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仙者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首页 > 资讯

第十四章 邪剑

发布时间:2022-11-25 11:14:06

这一一瞬间,杜晨逸突然爆发出的实力让苏晨豪无提防。手中一轻,断刃就了会出现在的杜晨逸的手中。他眼神迷蒙,就像上下打量爱人一般上下打量着手中的断剑。苏晨大惊。他现在的了金丹前期,所以九转金丹的加成,就算遇上普普通通的元婴期修士,也也不是豪无招架之力之力。虽然面对自己杜晨手中一轻,断刃就已经出现在杜晨逸的手中。。

>>>《苟在宗门,我能修复万物》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邪剑》精选

这一瞬间,杜晨逸爆发出的实力让苏晨毫无防备。

手中一轻,断刃就已经出现在杜晨逸的手中。

他眼神迷离,就像打量爱人一般打量着手中的断剑。

苏晨大惊。

他现在已经金丹后期,因为九转金丹的加成,就算是遇到普通的元婴期修士,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但是面对杜晨逸,苏晨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苏晨脸上的冷汗涔涔留下。

还好这是自己宗门的长老。

如果刚才是你死我活的战场,苏晨敢保证自己已经死了。

传说中,神剑宗七峰,有六峰的峰主,实力都达到了合体期,而杜晨逸,是这六峰中修为最低的,仅仅只有合体中期,跟心剑峰长老辛薇一样。

最强的是掌门慕容尘,以及灵剑峰峰主周云,两人都是合体巅峰。

“金丹,元婴,化身,练虚,合体,中间差着整整三个大境界。。。”

“所以,金丹期有个卵用。。。”

“更别说合体后面还有大乘和渡劫,五大妖帝听说都是踏入大乘不知道多少年的超级强者。。自己如果面对他们,一个眼神就灰飞烟灭了吧?”

专心看剑的杜晨逸不知道,自己刚才因为激动展示了一下实力,竟然给苏晨造成了这么大的心理阴影。

苏晨也决定,等这些散事处理完毕,就回藏剑峰专心修炼。

过了一会,杜晨逸终于看完了,他也终于想起了旁边还有一个苏晨。

“那谁,你叫什么来着?”

杜晨逸挠了挠头,他一头短发,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一丝疑惑,晶莹的汗水在下巴上不断滴落,以至于前襟都已经被汗湿了。

他也是神剑宗七峰峰主中唯一一名短发长老。

“杜长老,弟子叫苏晨,是藏剑峰弟子。”

“哦,对对对,崔师姐的弟子,你来干什么?”

杜晨逸恍然大悟,接着继续问道。

苏晨后脑上三条黑线滑下。

要不是打不过你。。。

算了,不做梦了。

“弟子想要让长老看一下,这把剑有没有修复的可能。”

“嘿,我告诉你,这你可算找对人了,我告诉你,神剑宗上下,从长老到弟子到杂役,七百九十三个人,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能干成这事!”

他满脸自豪的拍着胸脯,接着就熟练的把断刃放到了身后的火中。

苏晨看着杜晨逸又把自己抛在了脑后,只得站在剑庐的角落中,像喽啰一般看着杜晨逸的操作。

一个时辰过去了。。。

炉中的断刃纹丝不动,仍然是最开始的样子,甚至连一点变形都没有。

“好诡异的剑灵。”

杜晨逸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凝重,好像面对什么了不得的对手一般。

“这剑灵好像有腐蚀人心的能力,如果你想用这把剑的话,我得想想办法。你且先等着。”

苏晨看到杜晨逸好像被难住了,也没说让他等多久,索性盘着腿坐到了地上,开始修炼。

我喜欢修炼,修炼使我快乐。。。

等他三十六周天转完,睁开眼睛,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剑庐中的火竟然灭了。

杜晨逸的身上闪着银光,断刃在他面前悬空漂浮,被银光包裹着。

刚刚看清杜晨逸现在的状态,就发现杜晨逸身上的银光突然收敛。

然后,他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了下来。

空中的断刃,也失去了支撑,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苏晨连忙上前查看,意外的发现杜晨逸并没有昏过去。

他脸色苍白,嘴角残留一丝鲜血,被苏晨扶着,还看着地上的断刃。

“这穷奇剑,果然不愧邪剑之名,我竟然压制不住它的剑灵,还好我暂时封印住了它,你暂且用着,等到哪一天发现剑灵苏醒,一定第一时间告诉我。”

杜晨逸对自己的伤势毫不在乎,反而仔细的叮嘱苏晨。

苏晨从自己的纳戒中掏出一粒丹药,直接给杜晨逸塞了进去。

杜晨逸吃下丹药,眼前一亮。

“这是孟家的丹药,你跟孟家什么关系?”

他的状态明显好了很多,看着苏晨疑惑的问道。

“这个说来话长,长老,咱还是先养伤吧。”

苏晨把杜晨逸扶到剑庐中唯一的一把椅子上。

“也好,我这一伤,没有三五个月恢复不了,索性就帮你考虑一下如何对付这穷奇剑中的剑灵,你是在哪发现这把长剑的?”

脱离了铸剑状态的杜晨逸明显正常了很多,他一边运转功法修复经脉,一边和苏晨聊天。

不知道是怎么弄的,岩浆又重新流进了剑庐中,火光照亮了本来有些清冷黑暗的剑庐,映红了两人的脸。

“这剑是在藏剑峰后山剑池中寻到的。”

“也只有剑池中,能找到这种剑了,看来铸剑峰的实力还是不够强啊。”

杜晨逸的脸色好了很多,他语气有些低沉,跟刚才的亢奋简直截然不同。

“行了,你走吧,不要告诉其他人我受伤的事情,穷奇剑有什么异动,第一时间通知我。”

杜晨逸挥了挥手,让苏晨离开剑庐。

但是他刚走出剑庐,就有一群铸剑峰弟子冲上来围住了他。

看着眼前这一群面色不善的师兄师弟,苏晨有些不知所措。,

“干嘛呢这是?”

一名五大三粗,满脸黑灰的铸剑峰弟子分开众人走上前来。

剑庐的火光灭了整整一天一夜,让所有的铸剑峰弟子都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杜晨逸就是他们的信仰。

而这个变故,是苏晨进去之后才发生的。

“师父怎么了?“

苏晨却放松了下来。

他看的出来,眼前这名铸剑峰弟子,那一辆凶恶的表情,是装出来的。

“杜师叔要闭关,好像是对铸造之法有什么新的见解。”

苏晨一本正经的说道。

反正杜晨逸已经叮嘱过他,不能把他受伤的消息流传出去。

那就跑火车呗。

此话一出,刚才怒视着苏晨的诸位铸剑峰弟子同时放松下来。

怒气冲冲的表情也开始变化。

“啊,这位师弟,哦不,这位师兄,能不能透露一下,师尊又有什么新的领悟?”

还是那名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弟子,但是此时的表情已经是见到了肉骨头的斯派克一般。

“这个,锻造一途我不懂,你们还是等杜师叔出来自己去问吧。”

苏晨说完之后,急匆匆的离开了剑炉。

他怕再待下去,会被这些热情的铸剑峰弟子淹没。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