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仙者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首页 > 资讯

第七回 冤家宜结不宜解

发布时间:2022-11-25 12:42:09

永恂听到一边库房中忽的传来“吱呀”一声,他一推门进去,便见许望站在梯子上,正又大方角柜前找药。许望到他进去,吃了一惊,再顾找药,从梯子上下去。许望道:“你进去做什么?”永恂道:“这门没锁上,又没写着‘闲人勿进’,我怎么不能够进去?”许望瞪他许望瞪他一眼,移开梯子,关上柜子。那竹梯沉重,她一时搬不起,只得又拖又拉。永恂走过来,一手举起竹梯,面不红气不喘抬着梯子放回墙边靠着。许望睁眼看他在那儿自顾自拍掉手上的灰,一时欲言又止。。

>>>《刺鸾传》章节目录<<<

《第七回 冤家宜结不宜解》精选

永恂听见一边库房中忽地传来“吱呀”一声,他一推门进去,便见许望站在梯子上,正在大方角柜前找药。许望见他进来,吃了一惊,顾不得找药,从梯子上下来。许望道:“你进来做什么?”永恂道:“这门没上锁,又没写着‘闲人勿进’,我怎么不能进来?”

许望瞪他一眼,移开梯子,关上柜子。那竹梯沉重,她一时搬不起,只得又拖又拉。永恂走过来,一手举起竹梯,面不红气不喘抬着梯子放回墙边靠着。许望睁眼看他在那儿自顾自拍掉手上的灰,一时欲言又止。

永恂一转身,见许望打量自己。他抬高下巴,睨着医女,道:“你瞧什么?”许望道谢之语到了嘴边,顿时又咽了回去。她心下没好气,拿起簸箕就走。不料手上劲大了些,那簸箕里的几味药饵又轻,顿时全都抛洒在地。许望连忙蹲下去捡,永恂不言声,也俯身帮忙将东西捡进簸箕。许望只顾着地上的药饵,一直挪向前,一转眼,忽然瞧见面前多出一双麻鞋,这才吓得连忙停住。原来她不知不觉,竟挪到永恂身旁。

许望不敢抬头,回身正要拿起簸箕,准备走开。却觉得头皮处一阵牵痛,她不禁“哎哟”一声,差点跌倒。她往下一挫,那永恂竟也跟着面朝下摔过来。幸而他右手撑地,这才不至于跌在许望身上。

许望疼痛未消,见永恂离自己这样近,反吓得叫不出声来。她大惊之下,连忙去推搡永恂,道:“你别过来!”永恂被她当胸推了一把,毫无防备,身子一个趔趄,坐倒在地。他这一坐倒,把许望也牵连过去。许望身形一歪,整个人不由自主便倒在他胸前。

许望顾不上忌讳,只觉得头皮都快要被扯掉。她这时方明白,自己发髻上的银花头簪多半是缠在永恂身上不知哪里,因而将两人连在一处。他一倒,自己也跟着遭殃。永恂瞪大眼睛,看着许望靠在自己胸口,一手伸上来,在鬓发上不住乱摸。永恂道:“你、你、你……哎,你头发里有什么东西,把我衣襟都搅进去了。”

许望道:“在哪儿?”她一急,越发伸手去摸。谁知手伸得猛了些,竟又摸到上面去。她触到的地方颇为柔软,又微微呼着热气。许望突然遭遇这等变故,心神大乱,一时竟辨不出这是何物。手指再一按,只觉得旁边似有发须,但是又短又硬,绝非自己的头发。她这时方悟出来,那是永恂的嘴唇并唇边的胡茬。

许望大吃一惊,急忙撤手。她满脸通红,浑身发抖。永恂一言不发,他呆了半晌,方回过神来。他定定心神,才道:“你……你头发里那根簪子缠住了我的衣带,我且试试把它拔下来。”说完,他伸手去拨弄那根银簪。稍一用力,许望便顿觉头皮甚痛,她咬紧牙关不作一声。永恂连忙停手,问道:“怎么?痛得厉害?”许望道:“不妨事,你快把它们分开。”永恂只得再试,见那簪子埋在发髻中,因刚才那一跤,将内里的头发亦缠作一团,难以下手。

许望见他弄不来,也不多言,自己又伸手欲将那花头簪从头发里起出来。她连弄数回,却都不成。永恂道:“别弄了,再这么着,你那头发也别想要了。”许望不答,仍在拨弄。永恂不好帮忙,更不好碰她,双手在身后撑地,低头瞧着她的手,又道:“等到那簪子弄出来,你只怕得当姑子去了。”许望道:“你还说!”永恂见她生气,抬头望屋顶,嘴里嘟嘟囔囔,只是一句都不曾听清说些什么。

许望不去理他,弄了这么半天,簪子像长了根一般不曾有过松动,她累得手酸,只得放下。她正要说话,忽听得外头一阵脚步声响,正朝这边而来。

许望大惊,永恂手臂一伸,圈在她腰间,他一下站起,许望也跟着一同起来。她来不及细问,永恂手未缩回,又一发力,竟将许望整个抱起,双脚离地,贴在他胸前。这一下猝不及防,许望尚未清醒过来,便见永恂揽着自己已跑到柜前,他一手拉开柜门,身子一矮,两人已然钻进柜中。永恂反手一牵,轻轻将方角柜掩上。

许望惊魂未定,气也不敢喘,只听得心跳如擂鼓响,分不清是自己心中怦怦乱跳,还是耳畔听来永恂胸口心跳声。这时,两人听得外面木门打开,果然有人走进库房里。听声音,是药童小石头和泥猴儿。

两人叽叽喳喳,说个不住。泥猴儿道:“你可瞧真了?别是跑到外头去了?”小石头道:“我分明瞧见我的月额儿朝这里头一跳,钻进门缝里来的。如今定是躲在这里头。”原来他们来找一只蛐蛐儿,偏生那蛐蛐跳进库房这边来。两人低头四处只顾找,却找不着。

泥猴儿又道:“那响畜生准是又跳到别处去了,你听这库房里头静得跟野坟地一般,哪来的虫子?”小石头道:“这药局比坟地还静,它不躲在这儿,还往哪里去?前两日那些流民听见长兴县开义仓赈灾,那边吴大户家又开了粥棚,一窝蜂全跑那儿去了,咱们这里自然清静了不少。你先休要说话,咱们安静呆会儿,必定能听见月额儿的声响。”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