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仙者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首页 > 资讯

第八回 银刀款留青丝发

发布时间:2022-11-25 12:42:09

便,两个小厮索性蹲下,屏息凝神静气竖着耳朵细听。在木柜里,许望也不由得以手掩住嘴鼻,深怕被人察觉到二人躲在柜内。忽听到那泥猴儿叫道:“你瞧!这大柜里头最能藏东西!那月额儿定是顺着门缝钻进来了。”此言一出,许望登时吓得一身冷汗。永恂依旧盯着柜门门缝小石头侧耳听了一会儿,道:“我听着里头不像有动静,你莫不是随口乱说的?”泥猴儿连声道:“这儿药材药饵早就一点不剩,空荡荡的,它能往哪里藏?只有这柜子掩上,必定是进去了的。不信,咱们打开瞧瞧!”。

>>>《刺鸾传》章节目录<<<

《第八回 银刀款留青丝发》精选

于是,两个小厮干脆蹲下,屏息静气竖着耳朵细听。在木柜里,许望也不禁以手掩住口鼻,生怕被人察觉二人躲在柜内。忽听见那泥猴儿叫道:“你瞧!这大柜里头最能藏东西!那月额儿定是顺着门缝钻进去了。”此言一出,许望顿时吓得一身冷汗。永恂依旧盯着柜门门缝,却仿佛听而不闻。

小石头侧耳听了一会儿,道:“我听着里头不像有动静,你莫不是随口乱说的?”泥猴儿连声道:“这儿药材药饵早就一点不剩,空荡荡的,它能往哪里藏?只有这柜子掩上,必定是进去了的。不信,咱们打开瞧瞧!”

小石头虽不甚信,却拗不住他,于是两人一左一右,蹑手蹑脚凑到木柜前。许望心知不妙,却又不敢乱动,生怕一下子便被人察觉。只见永恂左手一抬,捏住柜门内框两处。小石头拉拉柜门,见纹丝不动,不禁“咦”的一声,仔细打量柜门。见门不曾上锁,又没拴住,越发纳闷。

泥猴儿催道:“愣着做什么?快些打开。”小石头道:“奇怪,这柜打不开。”泥猴儿哪里肯信,道:“胡说!又没锁、又没闩,怎么会打不开?”小石头急道:“不信,你来试试。”

两人一起发力,却被永恂在里头钳住,如何能动!这下子,泥猴儿也是摸不着头脑。他道:“这柜多半是坏了,只能朝里开,不能朝外开。”小石头骂道:“你少混说,这柜子向来是只能朝外头打开的,怎么会是反朝里头推?我看是这门上合叶锈蚀太久,所以开不了。”

两个药童合力拉了半天,那柜门始终拉不开,他们只得松开手,靠在一旁喘个不住。在柜中,永恂依然两指拉住框边,休说喘气,连汗也不曾流一滴。许望听见外头小石头又道:“算了,咱们闹这半天,柜里要是有月额儿,它早吓得跳走。多半不在这里头,再往别处去寻吧。”泥猴儿也没法子,只得听他的。于是两个小厮出了库房,掩上门,另到它处去找那蛐蛐儿。

听得外头再无半点动静后,许望这时方敢放下手,长长地吁了口气。永恂松开柜门框,朝下头瞥一眼,道:“月额儿,怎么还不起来?要躲到什么时候。”许望听他把那蛐蛐的名头叫到自己头上来,不禁心中一恼,推他一把,道:“你别只顾着说嘴!快些想法子弄开那簪子才是。”永恂撇撇嘴,又待了片刻,见外边确实无人,这才推开柜门,与许望一同挪出大方角柜,重新站起。

他低头打量半日,许望见他不好下手,便道:“你去找个什么东西来,把我头发割下,不然越缠越久,更难弄了。”永恂一愣,问道:“你真要这么做?你头发缠上不少,这……”许望道:“别管我,你快找找。”永恂不答,却从袖里褪出一把解腕尖刀。他比划了一阵,又道:“可是,你那头发……”许望咬牙道:“我不怪你,你快下手!”

永恂不再说话,许望听得头上传来“嗤嗤嗤”三声轻响,顿时觉得为之一松。她再一试,已经离开永恂胸前。许望抬头一看,只见永恂手里已经多了一团头发,内中正是那银花头簪,连永恂的半条衣带亦一并缠住割下,搅在一起难分难解。许望摸摸发髻,果然少了一茬,倒多出一圈短发,摸着十分怪异。

永恂好不容易将簪子弄出,用衣带细细揩拭过,递给许望,见她不接不理,便强递与她手里。永恂拿着剩下那团物事,双眼睃向许望,讷讷道:“这个……我……”许望也不理会,一跺脚,转身便走。留下永恂眼睁睁看着她背影,直到她出了库房再也不见踪影后,这才又看看手中之物。

接下来数日,因病患渐少,许望又想着要避开永恂,因此便不曾往惠民药局去了。原来这德清县要迎接钦差,日期渐近,因南下的灾民们有碍观瞻,县衙便派出人手,驱逐那些无业流民。湖州府又令邻近各县开放义仓,允准各富户乡绅家中自行或派粮或开粥厂,以救济贫民。因此,这德清县中惠民药局,许多病人又携老扶幼辗转到别处去了,这里又变得冷清起来。这日,因许望记挂着药局中只怕还有病人,按捺不住,还是过来了。

许望正在灶上熬煮药膏,忽见门外有人,不是别个,正是永恂。她连忙低头,不作理会。永恂一双眼睛左瞟右闪,一时瞥向外头,一时瞥向灶旁。周遭无人,他觑着许望神色,又不好进去,过了半晌方道:“什么时候来的?”许望不答,永恂支支吾吾,又道:“那日……我……你……”

许望不待他说完,便道:“这儿是内院,收治妇孺。你若有事,要拿药拿家什,让药童进来便可;你若无事,还是少进来的为好。”说完,转过身去,瞧着锅里。永恂见她如此,更不好再说什么,只得走开。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