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仙者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首页 > 资讯

第九回 朝廷的地界?倭寇的地盘!

发布时间:2022-11-25 12:42:10

还说四月初十将至,真武观修葺已完。永恂与一众民夫,在观中挑泥牵担,打扫清洁各处。到响午时分,众人在斋堂后廊下吃饭时。永恂日前皆在观内干活儿,此处殿阁房舍,里数里外都探听得一清二楚。他独自一人坐在一旁,大口大口嚼着豆沙粽,双眼灼灼,周遭环境一切皆尽收眼底。十多名民数名民夫围坐在另一端,说起观内工程将完,只怕日后自己没了着落,不由得长吁短叹起来。那工头是湖州本地一名熟手泥瓦匠人,连日来与众人厮混熟了,如今听见他们这般说,便劝解一番。。

>>>《刺鸾传》章节目录<<<

《第九回 朝廷的地界?倭寇的地盘!》精选

却说四月初八将至,真武观修缮已完。永恂与一众民夫,在观中挑泥牵担,打扫各处。到晌午时分,众人在斋堂后廊下吃饭。永恂近日皆在观内干活,此处殿阁房舍,里里外外都打探得一清二楚。他独自坐在一旁,大口嚼着豆沙粽,双眼灼灼,周遭一切皆尽收眼底。

数名民夫围坐在另一端,说起观内工程将完,只怕日后自己没了着落,不由得长吁短叹起来。那工头是湖州本地一名熟手泥瓦匠人,连日来与众人厮混熟了,如今听见他们这般说,便劝解一番。

有民夫道:“您在这儿有家小、又有营生,哪里像我们,这餐吃完不知下餐在哪里。”又有人道:“自己少吃两顿,还能勉强熬着。可家里几口都眼巴巴地等着粮米,老的小的都指望着我一人,如今一想起来,怎么不愁!”众人皆点头称是。

工头笑道:“你们是认真的,还是和我说笑?”众人叹道:“谁拿这个来和您说笑!咱们什么境况,您亲眼瞧见,可有假的?”工头亦点头道:“这个不消说,你们确实也甚艰难。”有人问道:“您在本地若有门路,不妨引荐引荐,我们不怕吃苦,只怕没活干,没个落脚处。”工头想了想,又道:“这些年里不是天灾便是人祸,咱们这儿常遭水灾,因好多人都改种桑树养蚕织丝贩丝,又主招女工,亦发连粮米都少了。你们要找活计,难啊……”

有个民夫急道:“俺们不怕吃苦,只要有口吃的,做什么都成!”工头听了,问道:“死也不怕?”众人便道:“死有何难!最怕的就是我两腿一伸走了,家里妻儿没人养活!”工头环顾左右,见观中道士杂役都在斋堂里用饭,四下无外人。虽有个永恂,也知他一向独来独往,寡言少语,自不碍事。

工头便示意众人凑近些,低声道:“你们既不怕死,又想在本地落脚,那我也不妨告诉你们一个好去处。一路往东南,过杭州、绍兴,到了宁波,在舟山烈港一带,那里有位净海王,专纳四方英雄豪杰,招兵买马出海务生。他手下船队无数,大小船只成千上万,海上陆上兵马少说也有十数万。浙闽粤沿海处处都有他手下人开的私市,他船队每次出海,从扶桑、交趾、南洋运回一船船奇珍异宝,什么香料胡椒象牙玳瑁珊瑚琉璃珍珠更是不计其数。便是在私市上买卖的价钱,也比这边的官商公道,船队那边只要分你一成,剩下九成都是你自个儿所得。因此,咱们这儿许多人,都乐得投奔净海王。年轻力壮的,去船队出海;年老体弱的,便留在内陆,专等船队运货回来,贩卖海货。往来一趟,转手卖出这些海货,可赚十倍、二十倍之多!这个营生,岂不是比做别的营生强得多?”

众民夫听了,面面相觑。有个年轻的不禁问道:“从不曾听得有什么‘净海王’。朝廷何时又封了个藩王在此?”那工头笑起来,道:“朝廷封的藩王只会祸害地方百姓,要不是瞧在我们浙江为天下赋税之首,生怕耽误了他们那太仓库收入,他们才不敢将藩王封地列在这儿。不然,咱们浙江百姓,早早上吊去了!”

他说完,又压低声音道:“这净海王,姓汪名直,在沿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此人十分了得,便是本省上下官员,也不敢与他强来。他那私市,甭说是舟山、宁波,便是杭州也有。你们想想,若是没有本省官员与他方便,那汪直怎能上市面做他的买卖?如今有这净海王坐镇浙江一带,四海安定,那些烧杀抢掠往来运货船只的海盗,都被净海王手下的船队一一剿灭。因此,这私市的生意蒸蒸日上,咱们浙江各州府也得了大好处。”

众人这才明白,原来这净海王竟是海寇。有人脸色一变,倒吸一口凉气,道:“这汪……这人胆子比天还大,竟敢私募人手招纳船队?都说浙闽粤海禁极严,怎么你们不怕反倒敢和他们做起买卖来,原来里头还有这些缘故。”又有人迟疑道:“替他卖命不难,就怕官府日后追究起来,说我们是贼,那……”

工头见他们始终半信半疑,又道:“远的不说,近的就有。前些天,千户所那边闹事,你们都亲眼瞧见了。可是你们知不知道,就连那等军士手里,也是每人一条鸟铳。那些火器从何处得来的?还不是从汪直船队手里低价购来!先前那些倭寇恃着利刃火枪,在我们这儿杀人无数,抢掠一空。官府见实在难以抵挡,这才痛下心来,与那汪直私下做起了买卖,从他手里购得倭人所持的铁炮,用来做官兵手中兵器。朝廷虽说管着海防,不许我们跟外海往来做买卖,只是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我们沿海的百姓离了这海,还怎么有活路!因此,这地方上头也明白这道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何况有汪直在,我们大明百姓的船只,才可免受海盗骚扰,这才叫两全其美。”

这些事情,民夫们头一回听说,越发惊疑不定。有人问道:“什么是鸟铳?是倭寇手里的兵器?”内中有民夫曾是北方军户,如今逃至湖州,他略知一些内情,便道:“听说这鸟铳又唤做佛郎机铳,原是那佛郎机人在广东香山县濠镜一带带进来的,被我明军得过一些。后来兵仗局仿制过几批,如今京军三大营、九边重镇守军中皆有此铳。我曾亲眼见过,鸟铳用火绳点燃机关,枪有准心,可百发百中。枪管中塞铅丸火药,扣动扳机发射,百丈之内,任你是铜墙铁壁也打得穿,端得十分厉害。”

工头道:“正是这个。这佛郎机人专门窥伺大明沿海,操纵船只往来于南洋。那倭人不知怎么的,也得了些佛郎机铳去,就叫做铁炮。听说那倭国内战乱连连,因而那些地方诸侯都争先恐后研造仿制铁炮,就和他们所佩的长刀一样,士兵手里人人皆有。他们到了咱们这岸上来,就是用这铁炮长刀杀我们百姓,当真可恨至极!不瞒你们说,早些时候,那倭寇常到咱们沿岸滋扰,幸好如今汪直从中调解,我们这各处户所军士又装备了鸟铳,这才安生,连地方上的流寇盗贼都少了。”

众人虽知那汪直是海盗头子,但是听见出海买卖获得甚巨,都不禁心动。于是人人追问如何投靠汪直船队,舟山烈港所在等等。原来那工头的两个儿子,就在那舟山汪直船队中谋生,因此他知道内情。只是这烈港位置隐蔽,极是易守难攻之处,他又不曾亲眼所见,因此一时说不准。

众民夫与工头低声交谈之际,唯独永恂靠在廊柱旁,席地而坐,听而不闻,连看也不曾朝他们看一眼,似是毫不关心,众人更不会去兜搭他。工头又劝众人道:“汪直虽说是海盗,可官府亦不敢拿他怎样,反而要靠着他来打通海路做买卖。要是你们能进他船队,也就和做海商一样,一来二去的,很快便能积攒下钱,养家糊口都不在话下。”

那当过军士的民夫叹道:“这话有理。瞧那千户所的兵卒,四五个月都不曾领过军饷。讨一回便被打一回,听说如今终于拿到饷银,去置办粮米,那些米商还趁机抬价,竟将掺糠夹沙的米卖给他们。军户们在市集上闹起来,有人当场打死一个米行老板,其他人还哄然叫好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