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仙者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首页 > 资讯

第十一回 杠精二号俞大猷

发布时间:2022-11-25 12:42:12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到了四月初六,巡按御史侯荣一行人等,从运河南下,已到湖州地界。钦差所到之处,鸣锣开道,旌旗招展,轰动了湖州府,鼓噪了德清县。侯荣及其跟随一众数十部将人等

>>>《刺鸾传》章节目录<<<

《第十一回 杠精二号俞大猷》精选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到了四月初六,巡按御史侯荣一行人等,从运河南下,已到湖州地界。钦差所到之处,鸣锣开道,旌旗招展,轰动了湖州府,鼓噪了德清县。侯荣及其跟随一众数十部将人等,自有湖州府上下官员迎接。

第二日,一众官员又亲送侯荣至真武观。观内道众,早已沐浴熏香,个个穿戴起锦绣道袍,十分鲜艳齐整。鸣钟击鼓,奏起仙乐,于观外恭候钦差到来。接过诏书,真人领道众将钦差恭迎至三清殿中,众多官员跟随。是日,真武观热闹非凡,自不消说。

这钦差到来,湖州官员忙于迎接招待,各处官衙衙役,更是疲于奔命。那许镇山与衙门中其他快手,连家亦不回,每日带领一班民壮巡治乡里各处,完事后又奔回衙门,从县令手中接过朱票,带上兵器骑上快马,于县内要道处防卫。许望自留在家中不提。

却说那真武观中,如今不仅多了位钦差,连浙江布政使司大小官员亦前来为法事拈香作福。白日里打过醮,晚夕观内便大摆宴席,与钦差及一众官员洗尘接风。这日,由浙江兼福建提督军务王忬作东,宴请侯荣。上清宫中摆下五桌筵宴,俱是龙肝凤髓,豹胎麟脯,不消多说。能坐上这宴席者,更是浙江布政使司内有头有脸的高官。王忬坐第一桌主位,侯荣则坐他身旁客位,众官员无不言笑晏晏,如沐春风。

酒过三巡,侯荣满面笑容,向王忬道:“下官离京之时,曾得圣上亲嘱:这浙江海防最是要紧,倭寇要防,海禁为我大明国策,更不可动摇半分。如今亲自来此一见,浙江四处太平无事,百姓安居乐业。提督大人居功至伟,诸位亦辛苦了。”

原来这浙江因屡有倭寇侵扰,朝廷为力保这江南富庶之地,不惜撤掉巡抚一职,改任命为提督军务,即兼领浙江军政。当此官者,自是大权在握。前任提督朱纨,在浙江上任时雷厉风行,抗倭颇见成效之时,却被朝中御史一本参倒,革职查办,最后自裁。朝中诸人,谁都心里清楚,这浙江提督军务一职,听着风光无限、权柄极高,内里却是个烫手山芋。外要剿灭倭寇海患,内里又被诸官眼红嫉妒不已,专等着挑刺找错,参你一本。因此这个官职极不好当。

果然,王忬一听这话,便道:“王某不才,幸蒙圣上垂爱、一众上峰提携,如今年近半百,担此要职,已是惶恐之至。”他向侯荣又敬一杯酒,道:“我上任不到半月,哪里有功。这浙江一带能保平安,都是在座诸位的功劳。”

众官连忙起身,口中推谢不已。侯荣笑道:“诸位有功不假,提督亦不必自谦。若无提督总领浙江军政,如今这海患只怕还未平息。之前那朱纨,虽满口大义,借抗倭之名,骚扰地方,百姓苦不堪言。如今浙江百姓能得王提督到任,当真有福气!”

王忬正要说话,忽然旁边席上却有人说道:“御史大人这话差矣。朱纨在浙江之时,清廉正直,从不扰民。只因他海禁极严,那些一心要开海防、出海买卖的民间富户才多有怨言。”

众人一看,只见这说话者,国字脸膛,浓眉大眼,留着络腮胡子,双目炯炯有神。此人年约五旬,正是王忬麾下参将、都指挥佥事俞大猷。

侯荣不识俞大猷,见他竟敢当众反驳,心中甚恼。只是他瞧在王忬面子上,才不曾发火。他又道:“参将既这么说,想必曾在那朱纨手下做事?深知其为人?”

他本欲讽刺俞大猷与朱纨是一丘之貉,因此才为后者说话。可那俞大猷毫不在意,反而点点头,道:“三年前在福建时,俞某任备倭都指挥。朱纨巡视福建时,力拒倭贼,这是我亲眼所见。他在任时,浙闽民间诸多欲与倭人通商的富户乡绅确实不满,但是百姓们对他却是百般推崇。若不是他指挥军队杀贼无数、救下无辜百姓性命,百姓们又怎么会对他感激涕零?朱纨被革职逮捕进京之时,浙闽百姓还曾上书朝廷,盼望能赦免朱纨之罪。朱公身负皇上重托,心系百姓,绝非那等假仁假义之人。”

侯荣一听,越发恼怒,他冷冷说道:“听参将所言,那朱纨既是良臣,岂不是错怪了他?”

俞大猷正欲答话,他身旁坐着浙西参将汤克宽。此人和其他官员一样,一脸怒容侧目而视,桌下却悄拉对方袖子,示意他不可乱来。俞大猷却不理会,又道:“朱纨当初被革职,罪名是私斩犯人,确实与骚扰地方百姓无关。”

侯荣双眉倒竖,还不曾开口,旁边王忬已是喝道:“还不住口!今日我等为御史接风,你却在风言风语,当真可恶!给我下去!”

俞大猷见长官如此怒斥,脸色不改,不慌不忙行过礼,扬长而去。王忬攒眉瞪眼,怒视对方背影,又转过脸来,对侯荣道:“侯大人请见谅,此人狂妄,不知礼数,都是下官教导不善之过。我看他必是喝多了酒,今日不想冲撞御史,待明日一早,我必亲自缚了他来,听侯大人发落。”

侯荣不好拂了王忬面子,只得道:“既是大人在此,有劳大人作主便是。”于是众人继续饮宴。席间,侯荣又问王忬道:“不知那武将是谁?”王忬道:“正要告诉大人,此人姓俞名大猷,他因失事停俸,如今在浙东任参将,戴罪立功。此人向来狂悖无礼,顽固不知变通,数次顶撞于我,我也恨极了他。还望御史回京之后,好好参他一本才是。”

侯荣见王忬如此说,正欲一笑,却忽然想起一事。他问道:“这俞大猷……莫不是与左都督陆大人交好之人?”王忬“哦”的一声,反问道:“御史所言左都督,敢问是兼领锦衣卫掌卫事的陆公么?”见侯荣点头,王忬道:“我一向多在地方上任职,于京中之事所知甚少。这俞大猷与陆公交情如何,我委实不知。”

原来这侯荣口中提及的左都督兼锦衣卫掌卫事,名叫陆炳。皇帝当年于湖北安陆为藩王时,他便是对方近身亲随。二人年岁相近,陆炳极得信任。此后皇帝登位,更是一力提拔对方,视陆炳为头等心腹重臣。侯荣的顶头靠山,咸宁侯仇鸾,虽得皇帝倚重,在朝中灸手可热,也不得不对陆炳礼让三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