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仙者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首页 > 资讯

第十五回 哗变

发布时间:2022-11-25 12:42:15

上回说到,永恂本欲杀钦差,却明明听得侯荣与海贼毛邢秘谈。便他变了主意,一门心思只想将那封紧要书信拿下手,好定仇鸾之罪。永恂又忆起一桩心事,他不欲细思,心道:“罢了,的吧毫无用处。而如今办正事紧要。”便他靠在树上,微闭闭目养神。过了约一个时辰,天色未永恂又想起一桩心事,他不欲细思,心道:“罢了,想来无用。如今办正事要紧。”于是他靠在树上,闭目假寐。过了约一个时辰,天色未亮,远处山下村落里,偶有鸡啼。又过了一顿饭的功夫,村中公鸡打鸣,鸡啼声此起彼伏。少顷,东边一轮红日渐出,林间薄雾消散。永恂跳下树来,不顾草丛露水打湿麻鞋,只从小路上走,往德清县里而来。。

>>>《刺鸾传》章节目录<<<

《第十五回 哗变》精选

上回说到,永恂本欲杀钦差,却偏偏听得侯荣与海贼毛海峰密谈。于是他变了主意,一心只想将那封要紧书信拿到手,好定仇鸾之罪。

永恂又想起一桩心事,他不欲细思,心道:“罢了,想来无用。如今办正事要紧。”于是他靠在树上,闭目假寐。过了约一个时辰,天色未亮,远处山下村落里,偶有鸡啼。又过了一顿饭的功夫,村中公鸡打鸣,鸡啼声此起彼伏。少顷,东边一轮红日渐出,林间薄雾消散。永恂跳下树来,不顾草丛露水打湿麻鞋,只从小路上走,往德清县里而来。

原来此刻已到卯正,城门初开不久。永恂不急于入城中,又远远在山路旁侯着。待得人多起来,他方才跟着人群,进城自回药局去了。

到了四月十五那日,许镇山领着二十名民壮,在湖州城外龙王山山脚下驻守往来道路。因此处乃是进出城中的要道,再往南,便有路直通往半山的真武观,湖州府便将府衙及德清、武康县衙的衙役,皆安置看守于此。

这日,观中法事完结,少不免又大摆筵席,宴请钦差。到了二更时分,那些民壮劳累了这么些天,无不东倒西歪,瞌睡连天。许镇山倒还可撑得住,只是也提不起精神来。这时,他身旁一名民壮忽的站起身来,叫道:“山爷你瞧!北边这天怎么红红的?”

旁人听了,一时间皆哄笑起来。有人道:“你该不会又喝多了黄汤,把月亮当成日头了?”那民壮又道:“是真的!你们瞧,半边天都照得亮堂堂,实在怕人!”

许镇山已是站起来,举目远眺。果然看见北边湖州城内,火光冲天,连成一片。众人此时回过神来,看得清楚,都吓得不知所措。许镇山瞧这火势,离此处尚远,不像是德清县内起火,更像是北边湖州府城里起了骚乱。湖州府居乌程县,乃是府衙及千户所等要紧官署所在之处。

许镇山吩咐手下众人打起精神,切不可大意。他见城里火势越来越大,不禁想起妹妹昨日曾与自己提及,打算今日回药局看看。他越想越心惊肉跳,心道:“但愿妹妹早早回家,千万不可在外停留。城中大乱,偏生我如今又没法赶回去,这可怎么好!”

许镇山只盼着妹妹已经回家,避过这场灾祸。他却哪里猜到,如今许望仍在惠民药局里,不曾回家。原来今日申时前后,许望本已结束诊治,正在收拾药箱准备出门家去。谁料外院一阵喧哗,许望到堂前张看时,见前院里人头攒动,传来喊骂呼喝之声。

她正纳闷时,见泥猴儿满面鼻涕眼泪,哭叫着跑进来。她忙拉住小厮,问道:“外头怎么了?”泥猴儿哭道:“不得了!那些乱兵打进来了!”

许望大吃一惊,她将泥猴儿拉到自己身后,又赶紧示意堂上一众病人不要出来,躲进内堂中。少顷,那小石头也跑进来,吓得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许望劝慰几句,要他们一同进大堂躲好。

正乱时,许望又听见前院处有人大声呼喝道:“你们药局里还有些什么人!要是被咱们察觉有当官的、当吏的在里头,休要怪我们大开杀戒!”那药局正科官医极力分辩道:“诸位好汉请听我一句!这惠民药局只有贫民,哪来当官的!别说富户乡绅,就连一般百姓,平日也少到这里来看病。”副科亦在旁苦苦劝道:“我们此处,除了穷人流民,就连粮米、药材也一并全无。还望列位看在同是穷苦人家的份上,休要吓坏了这些无辜百姓、对他们亮出刀枪。”

那些作乱之人,正是湖州千户所的兵士。他们之前私下里四处纠集人手,不仅众军户都纷纷响应一同犯上,连那些平日里专在市井上游手好闲的地痞无赖,亦混入其中,如今共有七八百人之多,这日黄昏时分,从西门杀入长兴县,直奔湖州府与千户所而去。一路上,烧杀抢掠,尤其是那等官员、富商之家,更是一个也不放过。南边的武康与德清两县,虽离湖州城尚有段路程,然一众乱军亦不肯轻易放过这两处。两个县衙此前早被他们放了几把火,那些衙役望风而逃,衙中犯人亦被兵士们放出,与他们一起作乱抢夺。

如今他们中有些人奔到这惠民药局,乱叫乱嚷,只盼着要搜出一两个官员来,杀他个痛快。有的兵士走到内院,径直入内四处察看。许望见他们手中兵刃尚有血迹,心中突突乱跳,面上强作镇定,只当无事。

数名军卒走到大堂,见内里全是些老弱妇孺。四周房舍中除了厨房有些柴禾,连灶上皆是空荡荡的。有人见许望在此,便道:“既是许医女也在,可见这儿确实是正经替百姓治病的。咱们还是早些离了此处,去找那些当官的猪狗算帐才是!”

原来那兵士的母亲和妻儿,都曾得许望医治赠药,因此便存心不打搅药局。有军卒尚在犹豫,那人又道:“若是迟了,那些狗官逃出城中,咱们一番心血岂不是白费了?”旁边的兵士亦道:“是这话。我们此番专找那严克等人,不是反来害这些老百姓。他们与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即便要杀,也要拿那些大户人家来开刀才对!”

于是众军卒离了内院,一同纠集直奔出药局,杀往北边乌程县府衙而去。临去时,有兵士对药局正科官医等人道:“你们老老实实的,咱们自不会上门打搅。这药局里的人不可乱走,留在此处,我们便可饶过你们;但你们若是敢收留那些狗官或是富户家眷,或是敢为他们通风报信,我们自然认得你们是贫苦百姓,可我们手里兵器不认得!”药局正科官医连声应了,他们方才扬长而去。

众人这才心神稍定。药库正科官医又与数名病人一起,关闭药局前后门,生怕再有军卒进来。许望安抚好内院诸人,又问小石头等人道:“外边怎么会突然闹起来了?”小石头与泥猴儿便你一言我一语说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