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首辅娇妻有空间 大数据修仙 喜遇良辰 仙者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首页 > 资讯

第十五章 内伤

发布时间:2022-12-23 09:07:27

姚仁又取出来一罐啤酒,鼻子使劲地嗅了嗅:“靠,你搞什么搞,屋子里全是药味,你得什么病了,会是中招了吧?”“你中招两百次我也会,快说,究竟怎么回事。”陈寒也取出来一罐啤酒,坐下去望着姚仁。姚仁但是爱开玩笑,但他的能力但是超强的,这一次是去党校学姚仁虽然爱开玩笑,但他的能力还是超强的,这次是去党校学习,他原本前段时间是接任孙小月当的刑警队队长,当了一段时间,这次学习回来肯定能当个副局,提前回来,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

>>>《未来军医》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内伤》精选

 姚仁又取出一罐啤酒,鼻子使劲嗅了嗅:“靠,你搞什么搞,屋子里全是药味,你得什么病了,不会是中招了吧?”

“你中招一百次我也不会,快说,到底怎么回事。”陈寒也取出一罐啤酒,坐下来看着姚仁。

姚仁虽然爱开玩笑,但他的能力还是超强的,这次是去党校学习,他原本前段时间是接任孙小月当的刑警队队长,当了一段时间,这次学习回来肯定能当个副局,提前回来,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

姚仁又喝了半罐啤酒,热气稍微消减,看到陈寒担心的询问,也认真了一些:“没什么,昌海市最近发生了几起大案,事情闹得很大,上边也追的很紧,已经将专管刑侦的副局长跟管交通的副局长都撤了,所以才将我急调回来,暂时当个专管刑侦的代副局长。”

案子的事情陈寒不关心,术业有专攻,这些事情他没兴趣,只要姚仁没事就好。

“这次的事情如果办的漂亮,我就能去掉那个代字,而孙小月则终于可以继续当她的刑警队长了。”说到孙小月,姚仁坏笑的看着陈寒:“说吧,你跟孙小月到底什么关系。”

陈寒微微耸耸肩膀:“我跟她能有什么关系,也不过之前见了一面而已。”

姚仁白了陈寒一眼:“在哥哥面前你还装纯情,我还不了解你,如果你跟孙小月没关系,她能在我一回来没汇报案情呢,就跟我打听你,甚至连你在外国上学学的什么都想知道,快说……你们进展到什么程度了,拿没拿下。”

姚仁说到这,很激动道:“没看出来啊,你小子除了用钱砸小明星,竟然能将我们警队的警花泡到手,哥哥甘拜下风。”

陈寒心中一动,孙小月打听自己?哦!陈寒想了一想,恍然大悟,孙小月是因为那个犯人才打探自己,那个犯人应该清醒几天了,他们一定没问出什么来,加上自己那天的那些话,所以孙小月才打探自己。

“来,我给你把把脉。”陈寒说着,手已经搭在了姚仁的手上。

没看姚仁有什么大动作,手微微一缩,已经撤了回来:“靠,你给我把脉,你小子那两把刷子我还不知道,哦,我明白了,你是用这招泡的孙小月。”

“呵呵……”陈寒知道,现在解释姚仁也不会相信,只能苦笑的摇了摇头,随即正色看着姚仁:“刚才你抱我的时候,心跳虚弱,胸口起伏,手心有汗,看你眼神跟气色,加上你现在依旧能吃能喝,但身体的情况跟变化,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在最近几年一定受过严重的内伤,甚至九死一生,身体留下后遗症。你现在的情况应该并不好,是不是常服用一些止痛药,而且还使用注射型药物。”

“咔嚓……”姚仁的手微微用劲,手中的易拉罐已经捏扁,肃容的看着陈寒:“你怎么知道的?”

陈寒指了枝姚仁的脖子处:“你那里没遮严实,是不是里边起了大面积的皮疹,而且还逐渐扩散。这是使用注射药物所造成的,当然,其他原因也能造成,不过我猜你是因为使用注射性药物。”

姚仁很是震惊,刚才那种妖人的表情跟玩笑荡然无存。

“我最近学了一点东西,好像很符合你的情况,让我把把脉。”

把把脉能行!姚仁不信,全国最好的中医跟最好的医院他都去过,甚至外国的也去过,但自己的伤他最清楚,能维持现在这种状况已经很不错了。

看到姚仁表情变得凝重,陈寒笑道:“死马当活马医,医不好我还医不坏嘛。放心,医活我没把握,医死我很有信心。”

“哈哈……”姚仁听了这话,反而心中一宽,自己兄弟,管他那么多干什么,他想做什么就随他便,直接伸出手来:“说的对,医不好还医不坏,医不活咱还能医死呢,来。”

陈寒也笑了,不过很快屋子里就安静下来,真正号脉的时候,陈寒非常认真。因为姚仁是内伤,所以根本无需观察身体。

陈寒足足号了近十分钟,才缓缓的松开手,手指轻轻的在桌子上敲动着,心里正在盘算。

姚仁的身体坏到了极点,身体器官都有衰竭的症状,五脏六腑皆有伤,这种情况,一般人连三天都活不过去。这会很痛苦,就算有药物也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但姚仁却已经维持这种状况好几年了。

“伤了多久了?”

“两年多了,其中有一年多在治病,本来按照他们说的,我应该一直躺着等死,因为那样我能多活几年。”姚仁说着,摇了摇头:“不过我没同意,就算死老子也要站着死,才不会无聊的等死。”

“怎么受的伤?”

“一次执行任务,我们整队人只剩下我一人,我被人打了一掌。”

陈寒道:“我很奇怪,正常情况,你这种情况应该早在一年多前就该死了,你怎么挺这么久的。”

“妈的,你就盼我死呢吧。”姚仁笑骂了一声,随即道:“我会一些内功……嗯,你当气功理解也行,跟那些真正的高手虽然没办法比,不过练了几年也有些成绩。”

内劲、内功甚至气功这些说法,在三百年后陈寒的时代,已经都不存在,他看的都是一些记载,陈寒也很好奇:“现在真的有所谓的武林高手吗?”

“武林只是小说里的说法,现在用不适合,叫江湖或者更确切一些,因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不过高手倒是有。”说到此,姚仁想起了过去,感叹道:“我最强的时候,一个人对付十几个最强的特种兵都不成问题,普通人几十个都不在话下,可就是在那次执行任务,我们全组人被一对十六岁的男女杀得只有我活了下来,虽然那次我干掉了那个女的,还重伤了那个男的,但我自己也受了重伤,一组十六人全部死了。”

“至少你还杀了他们”陈寒说着,心里暗自在衡量,姚仁口中的特种兵应该不是一般意义的特种兵,应该是那种身体能达到二级体质初期,战斗力比一般二级体质中后期有的一比的特种兵,这样看来姚仁全盛时期还真是不弱。

姚仁摇了摇头:“我是靠经验跟拼命赢的,靠事先做好的陷阱还有众多兄弟牺牲性命跟自己拼命赢的,他的力量是我的几倍还不止,还有那些招式,两人都使用的是冷兵器,而我们则是全副武装。”

“嗯”陈寒心里也算有了个大概了解,又询问了一些,取了一张纸跟笔,快速写了一个药方。

“按照这个药方自己去抓药,怎样熬我也写的很清楚,这个药方你抓完之后就烧掉,不要让其他人看到,对你的身体很有好处,过一周过来复查,你的情况比较糟糕,需要长期治疗。”陈寒说着,提醒道:“还有,你必须记住,别再使用注射药物,如果实在疼得忍不住,可以来我这里,我有办法帮你止痛。”

姚仁的身体足够强,只要能将根治病根,他自己恢复能力也会被释放出来。

“你小子终于将我的话套出来了,这场戏是不是演完了,不过你装得还真……”此时姚仁感觉,自己好像上当了,一定是陈寒之前一直没套出来自己的秘密,才想方设法演了场戏。

他的话没说完,看到陈寒写的药方,一下愣住了:“这是你写的,你小子什么时候写得这么一手好字了。”

姚仁也算识货,陈寒的字独成一体,绝对可以说是大家之风,此时他身体还弱,难以完全发挥,即便如此也已经相当厉害。

陈寒随便找个理由,就糊弄过去。

两人聊着天,一晃几个小时已经过去,陈寒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

“我得去上班了,你回去后尽快服药,别再耽误了,如果再耽误几个月,我也没辙了。”

此时姚仁也迷糊了,信还是不信:“看你搞得跟真事一样,真的假的?还有,你什么时候开始上班的,你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陈寒,你没病吧。”

“病过了,好了。”说着,陈寒已经出门。

姚仁追上来:“靠,神叨叨的,我先送你去医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