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首辅娇妻有空间 大数据修仙 喜遇良辰 仙者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章 咬人的狗不叫

发布时间:2022-12-23 09:07:48

陈寒一听,心里立马跟明镜似的,这么快就捅到院长那里,而从这个最终决定可以看出,这里边所以还所涉及到其他一些利益问题。更有甚者能看出,这里边有爷爷的意思跟痕迹,如此一来让时间直接证明一切,三来彻底消除自己更强硬击破规矩留下的的痕迹,更最重要的的一点儿是,方博航是下边为数不多知甚至能看出来,这里边有爷爷的意思跟痕迹,一来让时间证明一切,二来消除自己强硬冲破规矩留下的痕迹,更重要的一点是,方博航是下边为数不多知道自己身份的人,继续让他当自己的领导,基本等于让自己当这个副主任。。

>>>《未来军医》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咬人的狗不叫》精选

陈寒一听,心里立刻跟明镜似的,这么快就捅到院长那里,而从这个决定来看,这里边应该还涉及到其他一些利益问题。

甚至能看出来,这里边有爷爷的意思跟痕迹,一来让时间证明一切,二来消除自己强硬冲破规矩留下的痕迹,更重要的一点是,方博航是下边为数不多知道自己身份的人,继续让他当自己的领导,基本等于让自己当这个副主任。

至于对方博航来说,这算是明降暗升,采购部的副主任可比他这个急诊室的主任要实惠得多。更深一层的意思,陈寒印象中也有点,好像采购部院长一直没能控制,院长是长治医疗集团的总经理,昌海这家医院虽然是长治医院总院,但他却难以掌控。

他这个院长并没有完全控制这家医院,所以他的命令在长治医院的总院并不算太行得通,这件事情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这些话都是从王皓那里知道的,这次的这个决定,未尝不是让方博航去冲击一下采购部的控制权。

要是平时自然不可能,但现在利用这个机会把自己捆上。

陈寒心中暗赞,好权术,看来作为长治医疗集团的总经理,长治医院总院的院长大人,权术玩的相当厉害啊。

不过涉及到自己的问题,这位院长肯定得跟爷爷打过招呼,爷爷也同意,爷爷的怎么想的倒是一时有些看不透。

陈寒上一世是站在联邦最巅峰的首席医官,一路走到这个位置,也经历不少斗争。但因为那个时候,整个地球面临外敌,有毁灭的危机,相对来说很团结,内部斗争少了很多。而且政治、人心、权术这个东西,陈寒一直认为,这是超越文明跟年代的产物,绝对不会因为你是三百年后的人,就比对方zhan有什么太大的优势。这一点跟技术、科技、医术完全不同。

不过陈寒毕竟不是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正因为如此,刚才他才没有去理会林毅的喋喋不休。

“也好”陈寒点了点头:“这次改动德国的MRI,让我突然有了一些想法,其实现在我们进口的许多机器,完全没有真正发挥出其功用。就像这次的那台MRI,完全可以将其功能提高百分之四十,不论是清晰度还是其他方面,价钱也有很大的问题。”

既然要跟方博航一起调过去,显然是让方博航在明,自己在暗的意思,陈寒直接将想法说出来。

“这个想法很好,很好……”这些道理,方博航自然也都懂,可心里却是七上八下。院长跟胡副院长他们的争斗,自己算是彻底被卷入进去,陈寒当然什么都不怕,医院都是他们家的,自己却不行。何况之前还刚刚得罪过胡浩文,现在到他手下工作,难喽。

胡浩文这些年把控采购部,势力非同小可,从那天那么多主任都要看他脸色就能看出来,何况他背后真正的大人物是胡一丁、胡副院长。

心里正乱糟糟的方博航,听到陈寒说出想法,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抬头看着陈寒,自己怎么这么笨啊,就算院长也不可能派自己去跟胡浩文、胡一丁他们去斗,自己算什么,连院长的嫡系都不算,而且同时调陈寒过去,明面自己是副主任,实际上他才是正主,自己只要听他的就行了。

这很可能不止是院长的意思,还有着董事长的意思,不论是想锻炼这位大少爷,还是想动采购部,只要有董事长的意思,自己还怕什么。

想到这层,方博航的心立刻放了下来,底气立刻足了起来:“你说的这些都很好,那我们今天就好好聊聊采购部的事情,院长的意思,明天让我交接一下工作,后天咱们就开始正式上任。”

陈寒一直跟方博航聊到了凌晨四点多,果然是猫有猫道、鼠有鼠道,方博航知道的东西比王皓又深层了许多。毕竟在长治医院干了十几年,方博航不论是下边的小事,还是胡一丁跟院长之间的关系,能知道的全部跟陈寒说了。

在两人谈到离开急诊室,方博航要交接工作的话题时,陈寒提了一句安排王皓的事情,想推荐他当副主任,方博航听了很吃惊。毕竟王皓的资历太浅,虽然能力还行,但让他当副主任实在不合适。

要说起来,林毅好像最有资格,他好像也在争取。

陈寒只说了一句话:“以后这急诊室,总需要有可用之人,相信院长也不希望埋没人才,这里是医院,能将心思用在医学上的人才更适合。”

方博航脑子一转,陈寒这是要培养自己人,而且正好借助这个时候提出这件事情,院长十有八九会答应。将心思用在医学上的人,那岂不是在说林毅喋喋不休将心思放在争斗上,想起林毅最近的表现,方博航连提也都没有再去提,陈寒用这样一种方法,对林毅进行了惩罚。这比揍林毅一顿甚至处分他会让他更难受,王皓当他的领导……

林毅啊林毅,自己拿话点过你,可你就是不开窍,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方博航心中很是感慨,真正会咬人的狗果然不乱叫,而眼前的陈寒,无疑是最厉害的那种。不知林毅能不能受得了这个刺激,对他来说,这比开除他都要严重。

一想明白这一点,方博航也点头表示同意。同时心里对陈寒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看来他除了医术超出想象,连心思也高深莫测,不声不响,打击的却是别人最痛的地方。

如果不是孙小月打来电话,两人还一直在谈。

孙小月此时已经换成便装,一身牛仔服,背后背着一个双肩小背包,看着就让人眼前一亮,跟大学生似的,看到陈寒过来,孙小月快步上前:“人醒了,这次全靠你了,现在整个昌海都快炸锅了。”

“没那么容易,他这种伤势,再加上现在没有什么设备辅助,总之很困难。”陈寒都感觉很是头疼。

“这可不行,你当初说的……”话说到一半,孙小月自己也说不下去了,现在仔细想想,陈寒好像从来没答应过她什么,更加没夸口说过什么。

只是在第一次救人之后说了几句,后来无奈之下,想找他试试看能不能套出话来,结果刚刚通过姚仁使陈寒答应就出了中毒的事情。

看到孙小月咬着自己下嘴垂,大眼睛提溜乱转的样子,再想想她穿着警服风风火火、火气十足巾帼英雄的样子,让陈寒都不由得心中一动。

陈寒人生记忆最深刻的日子,都是在军队度过,所以对于身上有军人作风的人感觉都特别强烈。

“你当过兵?”

陈寒突然问这个,倒是让孙小月有了台阶,点了点头:“在野战军待过两年。”

陈寒微微摇摇头:“可惜没参加过战斗,还称不上一名合格的士兵。”

陈寒说完,迈步走进特护病房,这层都已经清出来,连监控设备都接通了警局的指挥中心,但是身穿警服的警察都撤走了,里里外外多了几十名伪装成病人的特警。

“嗯……”孙小月愣了一下,随即跟上:“喂,你这话什么意思,我现在就不是一名合格的士兵吗?”

“合格的士兵从来不会这么问,所以你不合格。”

孙小月心里还有一句话没说,你只是一名医生,你有什么资格评价我是不是好的士兵。要是姚局说她还服气,毕竟姚仁的事情他多少知道一些。以孙小月的脾气,能不直接说出来已经很给陈寒面子了,这都是感激陈寒三番两次的帮忙。

在进病房之前,陈寒很随意的跟孙小月交谈着,可一进病房陈寒的精神就全部集中在病人身上,孙小月的话已如耳旁之风。

孙小月看自己话陈寒没理会,上前刚想再问,但一看到陈寒的神情,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他这种感觉,就跟当初自己见到野战军司令给他们训话时候一样,给人一种不怒而威、杀伐之气十足的感觉。

“陪我…一夜…我…我就说……嘎…嘎…嘎……”躺在床上的变态狂一见到孙小月,嘴还有些歪,一说话口水全往外流,但却依旧很是疯狂。

“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哥哥、姐姐……”

“一、二、三、四……”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宝宝,站站、宝宝好厉害,可以跑了……”

“宝宝上学要乖、要听老师的话……”

站在一旁的孙小月一下傻了,刚才还神情无比有杀伐之气、神色威严认真的陈寒,突然像发疯了一般,拍着手慢慢的说起这些话来。

但仔细听他说的话,很快就会发现,他好像在跟小孩说话一般。而且在某些词语上,例如爸爸妈妈之类的话上不断重复,还有一二三四数数这些儿童学的东西。

那个人虽然是变态狂,脑部受损,反应有些问题,但也不完全是傻的,否则也不会见到孙小月就说那种话。

他也莫名其妙的看着陈寒:“疯…疯子……”

孙小月在那站着,听了整整两个小时,听得她都感觉头疼,抬起手来捏了捏自己的额头,头疼啊!

还以为他会使用什么催眠啊,或者心理学之类的方法,现在怎么越看越看不明白。啊……自己都有些困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到发生了什么,孙小月就感觉自己回到了快乐的童年,自己正在开始学走不,父母都在周围,自己正在扑向他们……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