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首辅娇妻有空间 大数据修仙 喜遇良辰 仙者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七章 漂移

发布时间:2022-12-23 09:08:20

陈寒被周雨诗拉着出门时,直接上了一辆法拉利,但是这而已通常型号的法拉利,全下去将近二百万。周雨诗迅速司机开车,直接冲了回去。车子出了大院,周雨诗的速度减慢了一些,将手伸到陈寒:“手机借一下。”到了这时,陈寒心里都很是出乎意料,但是自己跟周雨涵的婚姻周雨诗快速开车,直接冲了出去。。

>>>《未来军医》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漂移》精选

陈寒被周雨诗拉着出门,直接上了一辆法拉利,不过这只是一般型号的法拉利,全下来不到二百万。

周雨诗快速开车,直接冲了出去。

车子出了大院,周雨诗的速度减缓了一些,将手伸向陈寒:“手机借用一下。”

到了此时,陈寒心里都很是意外,虽然自己跟周雨涵的婚姻更多的是政治婚姻,却也没想到周雨涵是如此——有活力。

感觉就像十七八,充满了活力,还有一些叛逆。刚才虽然去打招呼,陈寒也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一丝狡黠的笑容。

难道自己心态老了,陈寒想着,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听到周雨诗借手机,顺手将手机递给她。

周雨诗一个手,直接将陈寒的手机电池取了下来,手一扬就要扔出去。

她的动作很突然,但陈寒的反应、动作都更快,手一伸已经掐住她的手腕,轻轻一捏。

“啊……”周雨诗感觉到疼,电池从手中脱落,陈寒直接接住,顺手将自己的手机也拿了过来。

“你干什么,对女孩子不懂得温柔一点。”

“男人、女人都一样。”战场上从来没有男女之分,陈寒将自己手机电池上上,淡淡道:“下回记住了,要扔、扔自己的东西,没有理由的拿别人东西乱扔,我这已经算很客气了。”

“你……”周雨诗没想到,陈寒会如此,气道:“你上次宴会没来,现在还这么嚣张。”

“这件事情我刚才已经跟你的父母说清楚了,如果你需要听解释我可以跟你解释一下原因。”

周雨诗就是因为上次的事情,特意冒充姐姐,想整整陈寒。陈寒在不知情,从来没见过周雨涵本人的情况下,也很自然的将周雨诗认成周雨涵。

原本周雨诗以为,陈寒会跟他一再解释,然后赔礼道歉,没想到陈寒竟然如此。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有男人以这种态度对她。

气得周雨诗都不知说什么,脚下猛的一加油门,轰,车子的速度猛的提了起来。

陈寒微微一皱眉,因为前面就是一个直角弯,这个速度可不是谁都能过去。

“啊……”陈寒心里刚想完,周雨诗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对,速度冲得太快,此时想刹车已经来不及了。

“哼……”陈寒也有些生气,他现在不过是二级体质,这种速度下他也难以保命,更加没办法跳出去。危急关头,陈寒一把拉起手刹,手一使劲直接反方向将方向盘打到了底。

“滋……滋……”车子横着划着弧线飘了出去,轮胎跟地面的摩擦发出响声跟烧焦一般的味道,周围车子不少都停下来,周围的人也都看向这个方向。

“快看……漂移……”

“那是跑车,这是谁,在大街上赶玩漂移。”

“拍电影呢吧,摄像机藏在那?”

“找死呢……”

周围说什么的人都有,而车子在陈寒及时控制下,来了一个超级漂移,撞翻了几个垃圾桶,擦着墙角发出刺眼的火花,总算没翻车,安全的转了过去。

车子在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跟一阵轮胎烧焦的味道后,终于停了下来。

“哇塞……”要是别人,经过这种事情,不吓得虚脱也意识难以缓过来,但周雨诗却无比兴奋,看着陈寒:“我只听人说你飙过车,没想到这么厉害,刚才那太酷了,我跟他们学过漂移,但跟刚才一比那就是过家家,你教我漂移吧,你要是教我飘移,那天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

教你,陈寒心说,我教你这个等于教你去送死。刚才那种情况,职业赛车手都未必能控制住,自己完全凭借自己冷静的心神,以及最近达到二级体质,眼、耳都比常人灵敏几倍,加之在关键时候强大的臂力,才能瞬间将方向盘硬是反转到极限。

做不到这些,学会了要领,也一样等于自杀。

“你自己慢慢玩吧”陈寒打开车门,直接下车准备离开。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做错事情你还有理了,我刚才说的话还算数,只要你教我……”周雨诗发现,陈寒根本不理他,已经打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准备离开了。

“喂……”周雨诗到了此时,至少明白一件事情,陈寒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巴结她、溜须拍马,更加不会因为她是市长的千金就惧怕。如果他要是知道,自己不是姐姐,恐怕刚才都不会跟自己出来,这个家伙到底什么人啊,简直是个怪胎。

都说他是二世祖,这哪像二世祖啊,哪个二世祖有他这么酷啊!

周雨诗眼睛一转,不再说之前的话:“你站住,车子是我借别人的,你刚才也动过车子,你也有责任。”

靠,这个周雨涵反应倒是挺快,陈寒心中也很是无奈。他不喜欢逃避责任,遇到问题他也不会逃避,都会解决。

虽然说刚才自己救了他的性命,不过车子自己确实动过,算了。

车子刚刚启动,陈寒还是叫住司机:“师傅,停车,先不走了,谢谢。”

那个司机也听到周雨诗的话,心中一阵鄙视,心说,还以为是俩大款呢,没想到是借的车。这么好的跑车,他们给刮成这样,惨喽。

怪不得这个男的要跑,估计因为这个黄了都有可能,不过这个男的倒也算是个男人,最后还是回去了。

司机在那幻想,陈寒已经将周雨诗的车门拉开:“下来”。

陈寒可不想再让她开车,技术不怎么样,胆子倒是大得没边,说白了就是不怕死、楞头青,这种人的车陈寒都不敢坐。

周雨诗倒是挺配合,不过换座位的同时,她还试图让陈寒教她,但不论她怎么说,陈寒都不为所动。

这样的结果让周雨诗更加生气,看着陈寒按照GPS上标注的目的地快速行驶,她气鼓鼓的在那想,好,叫你装酷,给你机会你不珍惜,那我就替姐姐好好教训教训你。

陈寒开的既快又稳,不过让周雨诗失望的是,陈寒并没有再次上演漂移之类的惊险动作,很快他们已经到了一豪宅前。

直接连接马路的私家路,大概有一千米左右,随后进入一个中央拥有喷水池,周围足有几千平米绿地的豪宅内。

此时整栋豪宅内灯火通明,停车的地方都是名车,有人看到他们这辆车进来,很快有一群人前呼后拥的走了出来。

“雨涵,你怎么才来,这位朋友是?”走在最前面,这群人的核心也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男子,留着自以为很潇洒的长发,端着一杯红酒走了过来。

看到贾波过来,还叫自己雨涵,周雨诗很满意。看陈寒要下车,她冲着贾波挤了挤眼,然后指了指车子被划坏的地方,然后冲着陈寒的方向比了比拳头,那意思很明白,让这个人利用车子的划伤,找陈寒的麻烦,教训教训陈寒。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