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首辅娇妻有空间 大数据修仙 喜遇良辰 仙者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七章 一杆进洞

发布时间:2022-12-23 09:08:33

“周哥你是惯着孩子,还不快谢谢您你周叔叔。”“谢谢您周叔”周校民摆了摆摆手,也已不再去问什么事情,再次跟汪洋喝酒时。始终喝到九点半多,陈寒跟汪洋才离开了周校民家。汪洋路上也没问陈寒什么,而已到了家里,在汪洋要回房短暂休息的时候提了一句。“万广超这个人我也知“谢谢周叔”。

>>>《未来军医》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一杆进洞》精选

“周哥你就是惯着孩子,还不快谢谢你周叔叔。”

“谢谢周叔”

周校民摆了摆手,也不再去问什么事情,继续跟汪洋喝酒。

一直喝到十点多,陈寒跟汪洋才离开周校民家。汪洋路上也没问陈寒什么,只是到了家里,在汪洋要回房休息的时候提了一句。

“万广超这个人我也知道一些,有些能量、也很聪明,算是省内*的头头,三十多岁能做到上百亿上市集团的总裁,更在省内将原来他父亲一系人马拉得更紧,在各方面都有些能量,跟他打交道小心些。”说完,汪洋上楼去休息。

亲人的关怀跟温暖,让陈寒心里暖暖的,这比直接给钱给物给帮助更让陈寒心里舒坦。

第二天早上,陈寒先赶到周校民家里,坐周校民的车赶去高尔夫球场。用周校民的话说,今天特意早起,锻炼一下上班也会有精神。

除了上车时打个招呼,一路上周校民都在看文件,不时的让秘书通知手下的人需要做什么。

车一路开入高尔夫球场,这里也有专门通道,可以让一些贵宾直接从球场下车,所以陈寒跟周校民一下车已经在球场。

周校民下车,看到万广超带着几名手下,旁边球车、以及球具都已经准备妥当:“你这准备得倒是蛮全的嘛。”

万广超三十四岁,年富力强,长脸、显得有些消瘦,人却很是精神,表现得很是稳重得体,笑着上前跟周校民握手:“难得周叔叔肯赏光到我这里来,我又怎么敢怠慢呢。”

周校民在丹阳最多也就一年多,很快就要进入省里,仕途风光,背景深厚。是在省内万广超特别注意的几个人之一,这次为了请周校民剪彩他也费了好大劲,因为丹阳经济发展不算太好,所以对经济很重视。一般超过三个亿以上的项目,周校民肯定会亲自去剪彩。

但自己这次他却几次推掉,面子上对自己如同晚辈,实际上拒人以千里。万广超栽不起这个面子,最后没办法还是求得父亲的帮助,父亲打了电话周校民才同意去。

现在周校民突然要跟他打球,昨天他想了一晚上,也没想出个头绪。

“整天在办公室里待着,偶尔也是要来松松筋骨的”周校民抽出给他准备的球杆比了比,虽然多次拒绝万广超的邀请,但到了周校民这个位置,对这些也都很是了解:“好杆”。

万广超笑道:“我倒是想送您一套,就怕周叔叔说我。”

周校民挥了挥杆:“哪天我退休了,你再送吧。小超,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陈寒,长治集团的继承人,你们都是年轻人,打得都比我好,比我多打几个洞应该没意见吧。”

此时周校民正好也看向陈寒,陈寒脸上露出会意的笑容,周校民这么介绍已经告诉自己,他已经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

陈寒这个笑容周校民显然也意识到其中的含义,心里倒是很意外,没想到陈寒对于官场上的话也如此了解。

周校民上了球车直接越过两个洞,万广超笑着摆了摆手,看到周校民离开之后,才转身看向陈寒。

“见面谈、跟我见面谈……”万广超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其实他说的话正是陈寒昨天跟白娜说过的,万广超道:“你这算计倒是挺好,来吧,如果你的球还能追得上我,那我们就谈谈吧。”

不论是万广超还是白娜,只是最初接触陈寒就很肯定,他们都不是那种做事冲动,不经过大脑的人。他们是那种思维缜密,做事很有计划的人。

“如果你说赢了你问题就解决了,那我想我们就什么都不用谈了。”陈寒很随意的抽出一根杆来。以他对力量的控制,玩这个太小意思了。

陈寒的随意、自信,倒是让万广超为之侧目,白娜昨天在自己面前多次提起这个二世祖,白娜是万广超手下最优秀的人才之一。能让她如此重视的人,陈寒还是第一个,但一个一事无成,在自己家医院还在最底层的人,配跟自己谈吗?

“啪……”万广超什么也没说,直接做出行动,一个漂亮的开球:“话谁都会说,但我更喜欢会做事少说话的人。”

万广超说完,陈寒的球也打了出去,球直接划出一个弧线,精准的进洞。

一杆进洞,万广超手中的杆还没等落下,僵硬的停在半空中。这怎么可能,这种事情发生的几率简直太小了,只有在电影里才会出现,现实中基本不可能的……

但事实就在眼前……

打球这种事情,即便是武功高手也不可能做得比专业球员好。当然,如果达到一定程度,身体、力量都能做到收放自如,协调一致的地步,经过训练肯定会非常厉害,不过能做到那种程度的都是地级中期以上的高手,又有哪个会以这个为生。

陈寒淡淡一笑,指了指前面第一个洞:“进了,我喜欢用事实让别人说不出话来。”

万广超缓缓放下球杆,转头看向陈寒,想说什么又忍住,直接上了旁边的球车,他的动作让陈寒看出他心里所想,他不信这是陈寒做到的,认为他这是运气、蒙的。

虽然刚才陈寒那一下很厉害,光是那力道就足以证明他很厉害,但绝对不可能一杆进洞。

对付这种人,一定要先让他知道,你有本钱跟他谈,让他重视甚至让他知道厉害才能有的谈。

“啪……”一杆进洞!!

“啪……”当陈寒第三次打出一杆进洞,万广超手中价值过万的球杆狠狠的用力的压在地面上,他正在尽量压制自己心中的不快。

过了足有十秒,他随手将杆扔给球童:“没想到你还有这手本事,哪天混不下去了,去给别人表演杂技也不错。说吧,什么事?”

万广超被陈寒打击得没有心情打球,直接将手套抻下来,扔给手下。

“万盛集团也是上市公司,涉及的产业众多,而进出口贸易不过是其中一部分。长治医院也不过是长治集团旗下的一部分产业,作为长治集团的继承人,我想跟你说的是,以后我们合作的机会有很多,就算最简单的合作,一年的利润也不会比现在少,而这种合作我们可以长期进行,十年、二十年。”

“而现在万盛所做,不过是在饮鸩止渴,这种行为不可能长久。我想以万董事长的眼光,应该不会只看到眼前这点蝇头小利,捡了芝麻丢西瓜吧。不论你是为了短期利益还是为了帮助别人,这种行为都不可取,在商言商,我长治集团以后在昌海、滨海、丹阳等地的投资会逐年增加,需要合作的项目很多,我不希望未来少了一个好的合作伙伴。”

话不在多,在精,陈寒今天见万广超,要跟他说的核心就是这么简短的几句话,剩下的就是看万广超如何决断了。而他的决断,也直接决定陈寒下一步将会采取什么措施。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