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首辅娇妻有空间 大数据修仙 喜遇良辰 仙者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二章 张姨之死(下)

发布时间:2022-12-23 09:08:53

“张……”孙菲菲刚要张嘴,立马行为意识到不对,而基本上在同时,陈寒的手了按在她的口上。陈寒看了她几眼,轻轻摇摇头,挥手示意她不能够呼出声来。陈寒拉住孙菲菲的手,在她的手上用手指写到:“一会跟在我身后,别出声,我上次离开了的时候还看见张姨,的话真有事情的话陈寒看了她一眼,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能呼出声来。。

>>>《未来军医》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张姨之死(下)》精选

“张……”孙小月刚要张口,立刻意识到不对,而几乎在同时,陈寒的手已经按在她的口上。

陈寒看了她一眼,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能呼出声来。

陈寒拉住孙小月的手,在她的手上用手指写道:“一会跟在我身后,别出声,我刚才离开的时候还看到张姨,如果真有事情的话,对方应该还在这附近,或许,此刻他就在注视着我们准备动手。现在我们不能退,退了反而给他机会,我们要装作不知道,一会如果真有事情,你表现得正常人一点就行了。”

写完,陈寒继续如没事人一般,迈步走向别墅,同时跟孙小月谈笑着:“你的伤势恢复得差不多了,我看我也该回医院了,我再给你开几幅药,你自己慢慢调养就行了。”

陈寒转变得太快,而且拿捏得都跟真事一般,随口说出来,就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一般。

“哦……好的。”孙小月也有一定自控能力,但跟陈寒比就差了许多,点了点头,表现略为显得有些僵硬。

心里此时乱成一团,不断的祈祷,张姨可千万别出事。从小张姨跟母亲一样将她带到大,所谓养恩大于生恩,跟张姨的那种感情,是真正的难以割舍的亲情。

关心则乱,如果不是有陈寒在一旁,孙小月肯定做不到如此平静的走入别墅。

“啊……张姨……”刚一进别墅,在上二楼的楼梯口,张姨正倒在血泊之中,地上流了许多血,她的身体下压着那盆青菜。

根本不需要去装,孙小月的泪水已经流了下来,冲上前去。

陈寒也装作很慌张的上前:“……这……这是怎么了?”

孙小月抱起张姨,陈寒的手已经按在她的大动脉上,太微弱了,又看了看出血情况。即便自己身边现在有凝血泵也无济于事了,对方直接刺中了她的心脏大动脉,而且还不是一下致命,让对方能清楚的感受到血液流出,慢慢死去。

“呜……张姨,你不能死,呜……张姨,我是小月啊……张姨……呜呜……”孙小月拼命的叫喊着。

她家里虽然很有势力,但她的出生并不算太受欢迎,从小最亲的人就是张姨,如今张姨却因为自己被杀害。

陈寒立刻取出几根银针来,插入张姨的体内,她还有最后一丝气息跟生命力,刺激一下能让她有一两分钟的清醒,随后就会死亡。

陈寒这几针是有名堂的,最早是叫做“回光针”,其意为回光返照。

这几针一下去,张姨的身体立刻重新了有活力,眼睛渐渐睁开。

张姨一见到孙小月,根本不去理会自己的伤口跟迅速流失的血液,竟然抬起手来推孙小月:“小月……小月……快跑……我没告诉……没告诉他你在那,快跑……”

“张姨……呜呜…我对不起你…”看到张姨在生命最后一刻,还在想着自己安危,孙小月的心如同被撕碎一般的疼。

陈寒对张姨谈不上喜欢,因为她太能唠叨,嘴里不停的说啊说。但也谈不上讨厌,因为陈寒看得很清楚,张姨没有坏心眼,就如同一个长辈关心晚辈,或许你不喜欢她的方式,但她的出发点却绝对是好的。

这一刻,陈寒也很是感动,但他却不能有一丝分神,对方随时有可能会动手,他的袖口里正反握着孙小月的匕首。

“小月……乖……听话,快跑……快……快……”张姨最后一丝力量已经用完,推着孙小月的手缓缓的落下,眼睛也渐渐失去光彩,胸口也已经不再起伏。

“妈……”从小到大,这一刻,孙小月声嘶力竭的喊着。

就在这一刻“嘭……”的一声,在上二楼的楼梯下有一个储物间,有人突然冲破木制的楼梯,手中两把弯刀,分别划向陈寒跟孙小月的喉咙。

孙小月虽然还记得陈寒说的话,知道对方并没有离开这里,知道对方会出手,但此刻她并没有按照陈寒所说,闪开对方的攻击让陈寒应对。

手中早就暗中握着的两把沙子,直接扬了出去。

“嗖……嗖……”此人手中弯刀一动,瞬间如同一道刀光镜面,沙子全部被挡住,而他的攻势则被被减弱。

孙小月因为抱着张姨浑身都是血,此时对方出来,一开始战斗,她反而冷静了许多。见沙子无效,放下张姨身体突然向外一滚。

毕竟对方收势挡了一下沙子,加上孙小月早有准备身体反应速度比以前又提高了许多,直接躲开。

那个人很意外,更让他意外的是,另外一边,陈寒竟然如同变魔术一般,手中一把匕首已经挡住了他的弯刀。

“当……”声音惊人,陈寒用的是孙小月使的匕首,不过并不是什么特制的。

对方全力的一道,陈寒都感觉手腕震得发麻,身体不得不微微向后一仰卸力,弯刀也差点将匕首劈断。

谢蝎四十岁出头,身高体长,手臂比常人长了不少,不知是先天还是后天修炼的。手中两把弯刀早就玩得出神入化,上次他的头部也被划伤,应该是为了缝合,头上的头发全部剃光,一条缝合的伤口还在,宛如一条大蜈蚣盘在头上,加上此时愤怒更显狰狞:“找死……”

见陈寒这个医生竟然挡住了自己的一刀,谢蝎怒喝一声,手中弯刀一旋转,就欲将陈寒的手腕割掉。

他的动作快,陈寒的动作也不慢,陈寒的手突然顺势一转,竟然放弃手中匕首,随着他手腕的转都跟弯刀的旋转顺势而动。

“嗯……”谢蝎突然感觉手腕力道一失,手上竟然突然传来剧烈的疼痛,他的弯刀急忙一收,另外一刀砍了上去。

陈寒到了此时,身形才猛的退了出去。

“咣当……”没等谢蝎继续追击,谢蝎就感觉自己要割陈寒手腕的那只手突然没劲,弯刀掉到了地上。

“啊……”疼痛,颤抖,谢蝎痛苦的捂着自己的手腕。

而此时已经退到厨房门口的陈寒,手中拿着一把手术刀,很小、却很锋利。跟他玩刀,谁也没有他对人体更加了解,刚才他握着匕首的指缝间夹着这把手术刀,刚才顺势贴近谢蝎手腕的时候,陈寒已经用这手术刀将谢蝎的手筋挑断。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