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都市仙尊 天阿降临 这一世,我再也不渣青梅竹马了 洪荒之开局炖了鲲鹏妖师 一离成名 山鬼听 朕只想寿终正寝
盛世为凰 外科教父 我在末世种个田 摊牌了,我就是一条龙 永生 最强医神 重生之金融巨头
首页 > 资讯

第28章明天和我去扯张离婚证

发布时间:2023-07-13 07:32:20

许家,冷锅冷灶。许大美捂着打鼓的肚子,推了推她爸爸,“爸,我饿了,你去蒸点地瓜吧。”她爸坐着一动不动,“让我蒸?你自己不会动手吗?”许大美哭道:“我不会点煤灶嘛,呜呜呜,我快饿死了……”到底是自己闺女,总不能真把她给饿死了。许强看天都快黑了许大美捂着打鼓的肚子,推了推她爸爸,“爸,我饿了,你去蒸点地瓜吧。”。

>>>《小福包在年代文里被宠翻了》章节目录<<<

《第28章明天和我去扯张离婚证》精选

许家,冷锅冷灶。

许大美捂着打鼓的肚子,推了推她爸爸,“爸,我饿了,你去蒸点地瓜吧。”

她爸坐着一动不动,“让我蒸?你自己不会动手吗?”

许大美哭道:“我不会点煤灶嘛,呜呜呜,我快饿死了……”

到底是自己闺女,总不能真把她给饿死了。

许强看天都快黑了媳妇儿还没回来,只得自己动手开始蒸地瓜。

“强子,怎么今天自己做饭啊?”邻居笑问。

许强手法生疏地点燃煤炉的火,然后往锅里倒上水,嫌弃道:“我家那婆娘去供销社买东西买到现在还没回来,等她做饭,我和我家大美都得饿死。”

“啊?今天下午两点多供销社就不让排队了,只让前299号的人留下来等……”

“那她咋去了这么久?”许强问完,见邻居摇摇头,忙回屋里找他闺女。

许大美正在翻箱倒柜找东西吃,“咦?花生被妈藏哪儿了?”

“大美!”许强喊,“许大美,你过来……”

“干嘛啊?”许大美不耐烦道。

许强走到闺女身边拽过她的手臂,“你妈真在供销社排队?”

“啊……嗯,是、是吧。”说话时,许大美眼神不住地游移,明显是心虚了。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是吧是啥意思?说清楚,你妈到底去哪了?”

许强问完,他闺女正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门突然被推开了。

“妈回来了,”许大美挣脱开她爸,“你去问她!”

许强回头,果然看见她媳妇儿走了进来。

女人面色苍白,目光木讷无神,心事重重的样子。

见她空手回来,许强怒气冲冲地质问:“一整天的你去干啥了?”

“我这就去做饭……”林玉兰回避他的问题,弯腰在麻袋里找了些还没有完全烂掉的芋头和儿菜,然后急急忙忙走出门。

她老公在后头跟着,“你下午到底干嘛去了?”

两个人前后脚出门,迎面撞见正朝自家门口吐口水的苏南兵。

“喂!苏家老二,你干嘛呢?”许强吼道。

“干嘛?吐口水呗。”

苏南兵双手叉腰,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

他妈妈拉住他,“别闹事儿!你爸才说的话,你一句没听见去啊?”

“我爸说谁先动手谁理亏,我现在不过吐个口水,又没动手,谁理亏还不一定呢。”他心里有气,这会儿越说越大声,引得许多人走出门。

“怎么回事啊?苏家小子又惹祸了?”

听邻居问完,许强理直气壮地大声说:“大家都来瞧瞧啊,苏师傅他家这二儿子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朝人家家门口吐口水还这么嚣张!”

林玉兰担心苏南兵把自己今天做的事情全抖露出来,忙伸手去拽她老公,“你别说了,人家一个孩子,不懂事,吐就吐了吧……”

“过完年马上就十三岁了,还孩子呢?这种不文明没礼貌还不讲卫生的行为就不能惯着,大家说对不对?”许强大声问。

不少人点头,“没错,吐口水必须得道歉啊。”

“苏嫂子,你儿子吐口水的事情你也看见了,你怎么不管管啊?”

许强说完,白露正要回应,刚把睡着的小锦宝放进摇篮床的苏建民走了出来,“我儿子我当然会管教,强子,麻烦你也好好管管你媳妇儿!”

“我媳妇儿怎么了?”许强不解。

“还怎么了呢……她如果不插队挤占我辛苦排到的号码,还推我家老四,我家老二会朝你家吐口水吗?”

苏建民此话一出,周围议论纷纷。

“啥?许强家媳妇儿插队?”最爱看热闹的张红梅着急挤到人群最前头,一脸好奇地问,“苏师傅,究竟发生啥事情啦?你仔细说说呗。”

“我爸爸排到299号给我三哥,三哥他们等了一整天才好不容易等到叫号,”苏小四食指直直指着林玉兰,“结果她突然插队说她才是299号,气不气人?”

“不可能吧?袖子上不是用粉笔写了号码吗?她怎么插队的?”

“她在大美姐的袖子上写了个299号!”苏小四气道。

张红梅走到许大美身边扯过她的衣袖,“还真有粉笔的痕迹啊,好像是299……”

许大美羞得躲回了屋。

“那、那是店员写的,”林玉兰骑虎难下,只能故作镇定地反问,“我哪来的粉笔?”

“这就怪了!我可是早上九点多就到供销社了,我家老二连午饭都没吃,一直在那儿等着,你是几点去的?”苏建民质问。

林玉兰为难,“这……”

其中一个邻居犹豫了一会儿,说:“许嫂子,我怎么见你好像是下午才出门的啊?”

此时躲在屋里的许大美涨红着脸,尴尬得听不下去了。

她跑出来说:“哎呀,妈你就承认吧,你就是插队了!你快和人家道歉啊……”

“大美你……哎呀……”

林玉兰臊红了脸,恨不得钻地里去。

不仅是她,她丈夫许强瞬间也觉得没脸见人了。

为了挽回面子,他抬手一巴掌扇在了林玉兰的脸上,“臭娘们,你瞧你干的什么缺德事啊?把我老许家的脸都丢尽了!”

林玉兰捂着脸大哭起来,“我还不是为了买到年货……”

“买年货,谁家过年不要买年货?你为了买年货就能插队占人家的号了?”

“呜……家里的活你一点都不干,每天翘着二郎腿抽烟,我给你们父女俩做完饭还要洗碗洗衣,忙活大半天才能赶去买年货,哪还买得到?”

许强听她哭着抱怨自己,气得又扬起手掌。

苏南兵先一步上前拦住他,“我爸和大哥都说过,男人不打女人,许叔叔,我朝你家吐口水,我和你们道歉,也请林阿姨给我三弟四弟道个歉。”

“当然!道歉是必须的,不过这婆娘做的事情,我也得好好教训一顿才行!”

张红梅语气嘲讽地说:“男人打老婆算什么本事啊?”

“就是啊,许强,不是我说你,年尾大家都忙,又要打扫卫生又要布置年货,今天你放假就该好好帮你媳妇,像人家苏师傅一大早就出门办年货了,哪像你啊?”

“你要是帮你媳妇儿干点活,她也不至于犯糊涂做错事了。”

听邻居们这么说,林玉兰又是一阵委屈地大哭。

许强觉得面子丢光了,不想再丢人现眼,拽着她媳妇儿回家了。

回家后,气氛剑拔弩张,林玉兰瑟瑟发抖地躲在一角。

许强冷笑了一声,说:“放心,我不打你,你待会儿好好和苏师傅一家道歉,然后明天和我去扯张离婚证!”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