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短篇小说 校园极豪 妹妹 次元的杂货铺 秘暧 全职高手 凉皮不加糖
洪荒 哈利波特 合集 乡村美事 斗罗 危险的诱惑 龙血天师
首页 > 资讯

第33章 跟你一样

发布时间:2021-09-15 19:54:51

王重喜一怔,面色有些怪异,少于五十?他数过? “咱家只是对公子说说一会儿验身的细项,不必公子答,自有咱家的人来验。”王重喜垂眸喝了口茶,听少年又开了口。 “还有哪些?”

>>>《一品仵作》章节目录<<<

《第33章 跟你一样》精选

王重喜一怔,面色有些怪异,少于五十?他数过?

“咱家只是对公子说说一会儿验身的细项,不必公子答,自有咱家的人来验。”王重喜垂眸喝了口茶,听少年又开了口。

“还有哪些?”

“还有双胸、腋下、会门……”

“双胸对称,腋下无臭,会门无痔。”少年又答。

王重喜嘴角一抽,面色更加怪异,他都说了不必他答,这少年听不懂话?

少年却再开了口,“还有那处是吧?毛发均匀,色黑,每日掉毛不足十根,肾气佳。”

“咳咳!”王重喜一口茶呛在嗓子里,后头的小太监赶忙帮他拍背,一屋子的太监盯着少年,眼神多有陌生。

美人司设了六年,见过美人无数,验身时无不面红耳赤羞愧难当,头一回见到面不改色,不等司监查验便自报出来的!还报这么详尽,他量过数过不成?

少年在一众太监崩溃的眼神里面色不改,是量过,也数过,验尸的时候。

“公子,咱家方才说过了,验身自有咱家的人……”

啪!

王重喜好不容易喘上气来,把话再说一遍,未说完便听啪地一声,桌上拍来一物。他一怔,低头一瞧,见竟是张银票,上盖城中永盛银号的印章,面额足有五百两!

“公子何意?”王重喜怔了怔,心中自明,嘴上却装糊涂。

“面皮薄,羞于赤体。”少年面如寒霜,此话一出,屋中众太监绝倒!

他面皮薄?

那那些进了暗房以死明志誓不宽衣的公子是啥?

王重喜瞧了少年好一阵儿,他知道这些公子少有真心以色侍人的,大多是被逼无奈。进了这美人司初回验身,不愿宽衣者见得多了,但像这少年这般还是头一回见。

他瞧了眼桌上银子,验身一关是必查的,美人司里不必学宫中规矩,亦不必学侍君之事,只验身一事需细查。

此事说来乃陛下的嗜好,陛下不爱被宫中规矩教成一样的美人,偏好各色性情不同的。侍君之事也不喜他们来教,陛下最喜自己来。

但陛下爱美有些洁癖,美人登记造册,画像入宫,陛下瞧上了哪人,会细瞧册子,册子里发长几许、身上何处有痔都要一一看。

有些羞于验身,没银子的自是要强验的,有银子的倒可拖一拖。若陛下没瞧上,验与不验都无碍,若瞧上了,送入宫前要沐浴更衣,那时他们会细细登记造册,随人一同送入宫中。

王重喜也不奇怪少年的银子哪里来的,他既穿得起江南织造的素锦,便是家中有些家底的,只衣衫旧了,应是家道中落。但这样的人家,家中有些最后的家底儿也正常。

拿人手短,且这少年貌美性子怪,许日后陛下会喜欢……

“既如此,那便依公子吧,咱家向来好说话。”王重喜一笑,将银票收入怀中,收好后抬眼问道,“公子的身份文牒给咱家瞧瞧?总要造册的。”

少年闻言点头,一张身份文牒递了过去。

王重喜接来一看,这回是真崩溃了。

这少年……名叫周二蛋?

王重喜觉得今儿这日子定是没看黄历,来了个自荐入宫的少年,貌美难寻,本以为是好日子,哪知他性情古怪,名字还怎么也对不上这张脸!

“我爹说,贱名好养。”少年道。

好养不好听,这花名册造出来,如何敢呈上去污陛下的眼?

王重喜瞧了眼身份文牒,古水县永宁乡人,倒像是家道中落的人家的落脚地儿,但这名儿……真不像是曾有家世的人家取的。

心中虽有疑,王重喜却知道这些都不归他管。美人司只管搜罗天下俊美公子,登记造册,将陛下瞧中的送进宫中,如此而已。至于这些公子是何身份有何身世,不归美人司管,陛下也未必在意。

陛下喜怒难测,性情放浪不羁,行事有些荒诞。这些年送入宫中的公子,帝宠永固者少,君恩大多不过一时,陛下腻烦了便不再理会了。那些公子在行宫里度日,如同身处冷宫,又有谁在意他们曾是何身份有何身世?便是有人死在了行宫里,也不过一张席子卷了,抬出宫外随意埋了。

王重喜抬眸打量了眼暮青,这少年的名儿,花名册一呈上去,定能叫陛下眼前一亮!这姿容,陛下应该也能惊艳住,这性情……许也会觉得有趣吧。

至于这分兴味能有多久,那便要看这少年的造化了。依他瞧着,这少年总是能得些时日的圣宠的。

王重喜眯缝着眼笑了起来,身份文牒合上,递给了暮青,“公子好名字,定能一朝得君恩!”

少年淡然立着,并无喜色。

王重喜一笑,此时没有喜色,待日后家中和自己有了前程,便自会有喜色了,“咱们美人司里还有几位公子住着,待过些日子便有画师前来画像,公子这几日也且住在美人司里了。若名册和画像呈进宫,陛下想见公子,宫中自会有人来接。”

简单将事一说,他便起身,亲自带着暮青往住处去。身后小太监们跟着,知道这是司监大人瞧出少年能得圣宠,提前巴结着了,不然哪会亲自带路?

暮青随着王重喜走出暗房,行过一处花园,便见一湖。湖中静等着艘画舫,瞧这样子,竟要上船。

暮青抬眸远望,见对岸合欢成林,点着一湖碎红,碎红下新绿千重,晨阳点在波心,白雁低飞,黄莺绕林,一幅人间盛景。

风日晴和,少年负手立于船头,一身清霜总不散,眸底映着波光,心事千重。

刺史府接近不得,行宫倒是个去处,险是险了些,但有条线索在宫中,她一直忽略了——死了的那位娘娘。

义庄的守门人说,爹是看了那娘娘的尸身被灭口的,但有没有可能是爹发现了什么被灭了口?表面上看是元隆帝下旨杀的爹,但有没有可能是杀那位娘娘的凶手所为?

若是凶手所为,从那位娘娘的死因上入手,许能查到凶手。

若是元隆帝所为,她为爹报仇也是要接近他的,不如现在就进宫!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