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短篇小说 校园极豪 妹妹 次元的杂货铺 秘暧 全职高手 凉皮不加糖
洪荒 哈利波特 合集 乡村美事 斗罗 危险的诱惑 龙血天师
首页 > 资讯

第45章 相处

发布时间:2021-09-15 19:54:58

步惜欢闻言抬眸,眸底暗影尽去,却更觉幽静,“你希望朕宠幸柳妃?” 暮青微怔,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刚才他抬眼时瞳孔微缩,眉毛略微压了压,这代表他内心有些不悦,为何不悦? 这跟她希不

>>>《一品仵作》章节目录<<<

《第45章 相处》精选

步惜欢闻言抬眸,眸底暗影尽去,却更觉幽静,“你希望朕宠幸柳妃?”

暮青微怔,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刚才他抬眼时瞳孔微缩,眉毛略微压了压,这代表他内心有些不悦,为何不悦?

这跟她希不希望有何关系?她只是在推理案情。

见她这副“你莫名其妙”的模样,步惜欢自嘲一笑,他也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太皇太后将柳妃给他时,她与他根本就不相识,何来希望与否?他转过身去,心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半晌,他声音透过背影传来,和着山间清风,微微低沉,“不喜。”

但他的答案她并不满意,“陛下是不喜柳妃,还是不喜后宫所有妃嫔?”

步惜欢转过身来,那向来懒散的眉宇微蹙。

“换句话问,陛下有多久未宠幸妃嫔了?”暮青盯住他,晨光照着那清亮的眸,格外清澈。

“这跟案子有关?”他声音又低了几分,宫中从未有如此清澈的眸,但此刻他有些恼她这般清明。未出阁的女子,说起宠幸来,她倒脸不红气不喘。

“有!”暮青点头,“若陛下常宠幸妃嫔,那我便有些想不通柳妃为何敢入宫,难道就不怕侍寝时被识破?可若陛下久未宠幸妃嫔了,那倒说得通些。但……”

但其实也说不通。

久未宠幸,不代表永远不会宠幸。柳妃就不怕帝王心血来潮?

还有太皇太后,假设她知道柳妃已非完璧之身,难道柳妃就不怕侍寝时事发?

再者,步惜欢六岁登基,至今十八年,如今已二十有四,他可能久未宠幸过妃嫔?

虽然入宫那晚,她看出他的纵情声色不过是在演戏,但这不代表他没有正常需求……

她还是有什么事情没有想通。

暮青望向步惜欢,等他的答案。此番验骨牵出的疑云太多,线索太散,她需要理一理,好知道下一步从哪里下手查。

步惜欢却只瞧着她,那目光说不清道不明,只抿唇看她,不答。

他该怎么告诉她,他从未宠幸过那些宫中女子?

嗯?暮青看他这神情,却一挑眉,目光落去男子唇上。那唇微粉,晨光里如山间枝头落了早樱,本是好颜色,却紧闭成一线。

紧闭唇,代表有压力,不想回答某问题,是有难言之隐的表现。

他为何有难言之隐?她不就是问他多久未宠幸妃嫔了吗?很难开口?

雄性生来有炫耀能力的心态,动物界中,雄性通过炫耀外貌等来吸引雌性,从而获得繁衍后代的权利。演变到人类身上,男性往往会通过此事来证明自己强壮、健康、有力量,仿佛如此便能获得女性的青睐和认同。所以很多男性乐意谈起此事,对此事有难言之隐,无法开口……代表什么?

暮青一愣,突然想起天下间一个传闻来——元隆帝貌好若女子。

“陛下隐疾?”她忽问。

她前夜虽看出步惜欢纵情声色是在演戏,但这不代表他不好美人。与后宫妃嫔之事上又有难言之隐,最大的可能性不就是有病?

如此便说得通了!

一个无法宠幸妃嫔的帝王,给他一个非完璧之身的女子,他也不会碰。但他可能厌恶女子,连碰也不愿意碰。她记得在刺史府阁楼相见那晚,他问她的身手师从何人,她答顾霓裳时,他语气神态颇为失望。

他的喜好太皇太后应该清楚,既然不怕把柳妃赐给他会被事发,从另一方面也佐证了他根本不碰妃嫔的事。

但如果这样推测,柳妃入宫的目的就有待深查了。太皇太后也是,帝王有病,她再选妃也没用,那她把柳妃放到帝王身边的目的又是为何?

暮青皱眉,她知道,她的这一切推测很多是假命题,如果太皇太后只是在选妃之事上出了纰漏,确实不知柳妃非完璧之身,那她的很多推测就都不能成立。

果然这点线索要理出头绪来,还是太少了。

山风徐徐,少年半低着头,眉峰一会儿浅蹙,一会儿舒展,一会儿又蹙起,沉浸在思索中,久未发现气氛有些静。山风卷着男子华袖,晨光落去,似覆了清霜,清晨山间晨露微湿,冷浸了两袖红云。

不知多久,听一道隐含怒意的声音,“暮青!”

暮青抬头,见男子自昨夜促膝畅谈后,再一次褪了那懒散神色,脸上覆一片沉怒,眸光慑人得能杀人。她在男子沉怒的目光里只挑了眉头,面色清冷,“陛下何事?”

她懂他为何发怒,被看穿此事发怒很正常,不怒才不正常。

“你!”见她竟还问他何事,男子脸色逼出几分铁青,欲言又止了半晌,问,“你……验完了吗?”

“验完了。”暮青看一眼地上白骨。

宫人侍卫被杀,有些线索已断,不必再蒸骨验伤,只是就今早发现的新线索,她还需再理头绪,以找出下一步查凶的方向。

她垂眸,继续思索去了。步惜欢瞧了她半晌,忽然怒笑一声,红袖怒甩,大步离去。

“回宫!”

回宫时依旧走出来时的暗道,步惜欢在前,一路红袖刮着冷风,暮青在后,一路思索案情。

行至暗道尽处,步惜欢将手伸进墙上嵌着的羽人玉灯里,往那灯芯儿上一按,忽听有水声在面前石墙后头倾泻而去,一会儿,石阶上的暗门打开,湿暖的水汽迎面扑来。

暮青在后头瞧着,眸中有些惊色。她只知下来暗道的机关在龙眼处,倒未曾想到上去的机关在灯芯里。虽然灯芯的火苗儿温度不高,徒手便能灭,但大抵少有人能想到出口机关在灯芯儿下,要开暗道,先要将手伸进那油里火里。这机关的设置,称得上是巧思了。

随步惜欢上了暗道台阶,回了合欢殿九龙浴台,暮青一上来便瞧了眼脚下,果见脚下玉池水尽,却仍有氤氲暖汽,果然刚才听见的是这池中水泻去的声音。她记得昨夜走时,池中水是放掉的,看来是机关设置巧妙,在他们走后水又蓄满了池子,如此一来即便有人进殿,也难发现水下有暗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