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娇妻 娇妻 短篇小说 校园极豪 妹妹 次元的杂货铺 秘暧
全职高手 凉皮不加糖 洪荒 哈利波特 合集 乡村美事 斗罗
首页 > 资讯

第十四章 闻见腥,猫儿能不上门么?

发布时间:2021-10-14 18:54:19

“哟,你这羊受了不轻的伤呢。”进了后院,孙婶一看见了小羊羔那包得满是树叶的四只蹄子就心痛了出来:“瞅瞅它那眼神儿,可伶人霍的。”大妞点点头:“是的,伤得不轻。但是,要也不是伤了,也捉不来它。”孙婶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行咧,大妞,你果真是个本事的,大妞点头:“是的,伤得不轻。不过,要不是受伤了,也捉不来它。”。

>>>《田园无小事》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闻见腥,猫儿能不上门么?》精选

“哟,你这羊受了不轻的伤呢。”进了后院,孙婶一看见小羊那包得满是树叶的四只蹄子就心疼了起来:“瞧瞧它那眼神儿,可怜人霍的。”

大妞点头:“是的,伤得不轻。不过,要不是受伤了,也捉不来它。”

孙婶拍拍衣服上的泥土:“行咧,大妞,你果然是个本事的,咱村除了老孙头,可就你家有头牲口啦。”又趴在大妞耳朵上悄声道:“屯里都知道你弄回来只羊,可就是不知你上哪弄来的。你可是会挑人,叫大仓帮着抱回来,要是换了别人,早给你把这事儿扬出去了。搁大仓身上呢?我这当娘的都死活没问出来。”

卫大妞笑笑:“孙婶,这回果子跟鱼的事儿我们姐弟吃了大亏,不敢再叫别人掺和了。大仓哥为人妥实,我们姐弟都信他。他大老远的帮着把羊弄回来,叫他在这儿吃点饭再走,他都死活不肯,水也没喝一口就折回地里了。”

提起果子和鱼的事,孙婶微怒的叹口气:“这事儿啊,我一会趁歇晌儿的工夫儿去一趟邱婶家里说说,那佃地的事能定下来就帮你们姐弟定下来,你们要是能种好了,来年我还替你去她家佃去。”

“嗳,谢谢孙婶啦。”大妞高兴的先道了谢。要是能佃到邱婶的肥地,就算舍了泥滩和果树也值了。

“这孩子,谢啥,当年我跟你娘那关系可好着呢,现在你娘没了,我就是你半个娘。”孙婶笑笑,转身往前院走:“得,我得赶紧回去了,丫头在家也该饿着了。”

“孙婶慢走。”大妞送走了孙婶,回过神来寻思着她刚刚的话,她说的‘丫头’那是称呼谁呢?她家一共两个女小辈,一个是孙二妞,一个是孙大满媳妇,她总不能称呼媳妇为‘丫头’吧,那这是在说二妞了?可二妞有手有脚的在家怎么可能会饿到?不过,这么一说,好像最近几天都没见到二妞……

想到这,大妞忽然想起来赶集那天孙婶说的二妞要嫁米地主的事,当时的说法,好像是孙家老太太病重急需钱,可二妞却不愿嫁,那现在这是……难不成孙叔孙婶把二妞关起来了?

孙家一家子对卫家姐弟都不错,他家有事情,就算不能帮也想伸伸手儿。大妞有心想把事情弄清楚,可看这两天孙叔孙婶的话头,又肯定是不会跟她说实情的,看来,只得找空打问打问大仓了。

卫有根这时已上炕歇着了,大妞去坡下溪水里洗了碗筷,回来也歇了一会儿,到了未正时,两人才相伴着往村南的偏东的那片鱼少的泥滩而去。

早晨见识了无花果那面的狼藉,姐弟两个料定了泥滩那里也好不到哪里去,但终归还是要做做戏,去看看。

到了泥滩,静悄悄的没有人,泥滩上除了满是木板划过的痕迹,到是没有什么大的破坏。大妞不动声色,细细的看了,发现放竹筒的几个地方还未被动过,又觉身后有眼线,顿时心中窃喜,看来他们果然还没有发现里面的玄机。于是对有根道:“根,去掏鱼。”

有根早就跟姐姐对好了话头儿,利落的划着木板进了泥中央,装模作样的伸手进洞掏了掏,掏了几个,才抬头一摆手:“姐,咋一条也不没有咧?”

“咋没有咧?”大妞又指挥着小有根又掏了几个,真的没有,才不甘的叫有根回来了,一边不满的嘀咕:“咋会没有咧,难不成这边也叫人盯稍了,鱼都被掏空了?”

两人望着泥滩又看了一会儿,才不甘的走了,落在草丛里那些视线的眼中,竟也一时分不出个真假。

现在只有把屯中人先暂时陷在姐弟两个摆的迷魂阵里,能拖几天是几天,拖一天,就能多收一天的鱼,两人的日子也就好过一点。

两人回家路上经过村南一棵百年老槐树,遇见老孙头正在树下给几个光屁股娃娃讲故事。老孙头就是每个镇集都要拉牛车进镇拉粪的孙守平老汉,也不知是他一直未娶还是他妻儿已死,总之他一直都是一个人,所以每逢镇集去拉一回粪赚的钱就够他吃喝了,除了镇集那天忙一天,其它时候老孙头都是坐在树下给光屁股娃娃们讲故事,要么就扯开嗓子唱上两句,那日子过得,算是孙家屯里最滋润的。

姐弟两个从老孙头身边经过时,礼貌的打了招呼:“孙大爷。”

“哎,好娃,好娃,二庄虽没了,可养了两个好娃那。那个,大妞啊~”老孙头叫住大妞:“听说,你们姐弟两个养上一只羊啊?”

大妞点点头:“嗯,是的。”

卫有根也小大人似的点点头:“嗯,是的,不过是只小野羊。”

“好事,好事,咱屯除了我,终于有人也养上牲口了,我家牛娃也算是有个伴儿啦。”老孙头点点头,像是自家儿子娶了媳妇,美滋滋的咧了咧嘴,又道:“大妞啊,那牲口都是个有灵性的,你待它好,它自然就出力,长得就好。你那羊虽是个野的,可也逃不出这个理儿去。”又眯起眼,笑起来,柔声地:“好好地待它,啊?”

“嗳,知道啦,孙大爷。”大妞又点点头,听说老孙头爱牛,果然是这样,爱乌及乌,只要是牲口,他都上心。

“嗯,好娃,好娃。”老孙头又点点头:“那羊要是有什么毛病,就来找你孙大爷,我养牛养了几十年,啥毛病都能对付。”

“行的。孙大爷,那羊就养在我家后院,你要是愿意,就来看看,那羊可漂亮呢。”大妞瞧出来老孙头是真心爱牲口,顺嘴做了做邀,以后羊若是真有什么事,就可以找他来帮忙的。

“中,那中,哈哈哈”老孙头开心的大笑了起来:“大妞,我定带我家牛娃去你家看羊的。”

这时,那群等故事的小屁孩不耐烦了,催着老孙头开讲,卫家姐弟笑了笑,转身离开了老槐树,继续往家走。大妞回身瞧了瞧那群催故事的小屁孩,都是三四岁的年纪,有根在那时却已经要为生计奔波于各家,哭求也好,讨饭也好,这孩子,是吃足了苦头的,以后的日子,万万不能再亏了他了。

两人顺着小路回了家,刚上坡还未进院子,就听见后院传来一声震天的惨嚎,紧接着,发出‘咕咚’的一声沉闷的声响。

那惨嚎是人发出的,那‘咕咚’声定是什么东西掉进了粪坑,想到后院还拴着羊,姐弟两个心里双双一沉,赶紧往后院跑去。

~~~~~~~~~~`

二更~~~~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