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娇妻 娇妻 短篇小说 校园极豪 妹妹 次元的杂货铺 秘暧
全职高手 凉皮不加糖 洪荒 哈利波特 合集 乡村美事 斗罗
首页 > 资讯

第十九章 送羊

发布时间:2021-10-14 18:54:23

吓走了卫大庄,姐弟两个从地上爬出来,有根有些忧虑地垂着长睫毛:“姐,这下大伯是走了,下次但是要来的。并且,他躲了几天回过神来,肯是要来家里发阵疯的。咱们两个又制忍不住他,这小羊羔,怕是迟早也保忍不住。”大妞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小羊羔的事,想再办法,不大妞拍拍身上的尘土:“小羊的事,再想办法,不能叫它进了大伯的手。这回能顶个几天哩,不忙。走吧,咱先吃饭去。”。

>>>《田园无小事》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送羊》精选

吓走了卫大庄,姐弟两个从地上爬起来,有根有些担忧地垂着长睫毛:“姐,这回大伯是走了,下回还是要来的。而且,他躲了几天回过神来,肯是要来家里发阵疯的。咱们两个又制不住他,这小羊,怕是早晚也保不住。”

大妞拍拍身上的尘土:“小羊的事,再想办法,不能叫它进了大伯的手。这回能顶个几天哩,不忙。走吧,咱先吃饭去。”

姐弟两个回了屋子,吃起了饭。吃完饭,大妞去看了看那些闷起的树柿果。算算时间,这些柿果闷上才两天半整,还需要闷最少半天才能掀盖的,可大妞忍不住了,想先掀开看看情况。

小心的掀开了其中一个陶罐,里面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香甜味道,往罐里瞅一瞅,金黄金黄的,大妞伸手拿出一个柿果,又把陶罐封好,用清水将柿子果洗干净了,拿菜刀把它一切两半,递给有根一半,自已一半,吃了起来。

柿果很甜,也脆生,就是还略微的带点涩,估计再闷上一天半天的就差不多了。有根头一回吃到这么甜也不太涩的果子,高兴的跳了两跳:“姐啊,姐,这果子咋这么好吃呢?咱还从不知道柿果闷一闷就会变甜,变得不涩了呢!!”一边说着,一边大口的解决了手中的半颗柿果。

大妞点点头:“再闷个一天半天的,就完全不涩了。等下回赶集,咱就可以拿它卖钱了。这回卖了钱,先给咱俩一人扯一身衣裳,剩下的,不忙着添置家具,先攒起来,等着修葺房屋用。”

听到‘钱’字,有根将塞进嘴里的柿果抽了出来,心疼地:“对呀,卖钱。瞧,早知道,我就不吃了,留着卖钱。”

大妞笑呵呵的点点有根额头:“你呀,过日子也不带你这种的,一两个果子算什么,咱后院有两大棵柿树呢。只要别人不知道闷柿果的法子,谁也抢不去。”

有根郑重的点点头:“嗯,我谁也不说。”

两人正说笑着,院里传来一声洪亮高昂的长唤:“大妞?大妞哇~~~”

大妞进院里一看,正是老孙头站在院外,身后跟着他家的那头老黄牛,忙招呼道:“孙大爷?快进屋来,进屋坐。”

老孙头牵着牛进了院子,一边摆手:“呵呵,不进屋啦,我带牛娃来看看你家小羊仔儿的。”

有根出来看见了老孙头,也热情地:“孙大爷,小羊就在后院,我带你去呀。”说着,先跳着脚的跑进了后院。

“你这羊,受了不轻的伤那。”见到小羊的第一眼,老孙头说了句跟孙婶一样的话,有些心疼的眯着眼,一下,一下的摩挲着身边老黄牛的背。

说来也怪,那牛看见了小羊‘哞~~’的一声唤,那小野羊竟掉转了身子,一瘸一拐地朝老黄牛走过来,偎在它身上长长的‘咩~~’了一声。

老孙头叹口气,摸摸小羊:“娃儿吃苦了,看见我家牛娃,就好好的诉诉苦吧。”

老孙头这话说的,好像自家虐待了这只小羊了似的,大妞抽抽嘴角,上前道:“来时就受了伤,一直给它这么包着,它不让近身,药也没换过。”

“羊娃啊羊娃,吃苦了。大妞啊,以后要好好的待它。你瞧,它跟牛娃相好哩,你若是好好待它,以后,它也跟你这么相好。”老孙头疼爱的一遍又一遍的摸着小羊。

这小羊也怪,平时连近身都不让,现在倒乖乖的靠在牛身上,叫老孙头摸。这羊以后是要抱小羊的,大妞当然也想好好的待它,可现在卫大庄成了个威胁,两人在家时都看不住,要是两人不在家,还不早就叫他牵了去?

想到这,孙大妞灵机一动,即然老孙头这么喜爱这羊,不如把羊牵去老孙头家养两天,一方面给它磨磨野性养养伤,另一方面,等家里院子的围墙修葺好了,再把它牵回来,到时也就不怕偷了。

“孙大爷,实话讲吧,这是只母羊,我是打算好好养着,对它好好的,以后指着它抱小羊的。”大妞眼巴巴的瞅着小羊,唉声叹气地讲起来:“可是,你也知道我那大伯。我刚一回村,就叫他诓了两张上好的熊皮去,现在家里有了只羊,他哪肯就这么罢休?诺,昨天下午来了一趟,想把羊牵走,没牵成,今天早晨又来了,要不是我姐弟死活拦着,他当场就把羊宰了的。你看,菜刀还在呢。”

“祸材!!”老孙头听了大妞的讲述,皱着眉头低骂了一句,俯身捡起菜刀:“大妞,你跟他讲,他要是敢来祸祸这羊,我老孙头第一个不让!!”

有根仰着小粉面接话道:“孙大爷,我大伯那人你还不知道吗?出了名儿的‘刺子头’,他要是想宰了这羊,哪还管那么多?别说是把你搬出来了,今早我姐把屯长搬出来了,都没起用。”

“噫……是这…”老孙头皱着眉,又叹一声,抖着手抚了抚小羊的背,又低头点上烟袋,再抬头时,老眼里已含上了泪花:“羊啊羊,你也是个命苦的。唉,莫怪我护不了你,你若是我家的,那卫大庄敢怎么样,我定要跟他拼了老命,可是……”

“孙大爷,我大伯现在眼巴巴的盯着这羊,留在家里早晚要被他吃了肉去,我寻思着,要不你帮着我们姐弟养两天,先避过这一段儿呗?”大妞见老孙头心疼羊了,趁机说了自已的想法。照老孙头这架势,定是能答应的,再说,反正也是要出外放牛的,多一只羊也不多。

果然,老孙头的眼里一亮,回身认真的望着大妞:“大妞,你信得过你孙大爷我?”

大妞点点头:“信得过。”

有根也反应过来了,拍了拍手:“好法子,好法子。”又仰着小粉面,眨着灵动的大眼睛,可人亲的甜甜地道:“孙大爷,我最信你了!!”

老孙头眼里泛起狂喜,手下又狠狠的摸了摸小羊,猛吸一口烟袋:“中!!那我就替你们养着它!!再怎么也不能叫卫大庄那‘刺子头’吃了肉去!你们姐弟两个放心,我在孙家屯虽年纪不是最大的,但论起辈份,算是个不低的,羊到了我手里,他卫大庄不敢来耍横的。”

“那就太谢谢你啦,孙大爷。”大妞欢喜的笑起来:“我跟有根最近正在攒钱,打算把围墙修葺修葺,待修好了,再把它牵回来。只是,这时间可能长些,也有可能得到明年春儿,这段时间就得麻烦孙大爷你了。等以后这羊抱了小羊,头崽就先抱给你,算作答谢。”

“大妞,你这就见外了。我喜欢这羊,你姐弟两个能信我,叫我养一段儿,我还得谢你们那。哈哈,大妞啊,修围墙也不是个小事,你还是随你爹,是个有想法有胆识的。中,我就等你们修好了围墙,来喝完工酒啊!!”老孙头笑着,上前解了拴在柿树上的麻绳,搀在手里:“你看我家牛娃,从来不拴牛绳,比人还听话。等这羊的野性磨一磨,我也将它身上的绳解了,少受些苦。”

那小羊顺从的被老孙头牵在手里,依在老牛身旁,竟不跳也不燥,真是奇了怪了。

小羊有了着落,大妞和有根都很欢喜,大妞想上前又怕小羊烦燥,只好站在原地道:“孙大爷,这小羊到底是个野的,你不敢总离它近的呀,回头,再踢着了你。”

“不能。”老孙头挥挥手,示意老黄牛掉头,手里牵着小羊,一起走出后院:“大妞,那这小羊这一段儿时间可就归我啦。你们姐弟要是想了,就随时过来看看。”

“嗯。”大妞跟有根同时应声。

“行咧,那我就先回啦~”老孙头拖着长音,跟老牛和小羊一起缓缓的出了院子,下了坡,朝南走了一段儿,才拐了弯儿,不见影了。

“姐,我现在就想小羊了……”小有根一直目送老孙头没了影子,瘪起嘴。

“你呀!个没出息的”大妞点了点有根的额头,回身进了屋子:“你在家看会儿家,我去邱婶家一趟,把佃地的事儿定下来。”

~~~~~~~~~~~

第二更送到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