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娇妻 娇妻 短篇小说 校园极豪 妹妹 次元的杂货铺 秘暧
全职高手 凉皮不加糖 洪荒 哈利波特 合集 乡村美事 斗罗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七章 钱婶说媒

发布时间:2021-10-14 18:54:30

“哟,她那是装的呀?我怎么据说是在孙家屯的吃了未明的野果子,中了毒了?昨天我还去看了呢,躺在床上病怏怏的,不像是个装的。”大妞跟有根听了这话头儿,停了下去,见状打问着:“婶儿,你们说的柳家二媳妇,大名是叫卫春花儿吧?”那正说得起兴的媳妇子大妞跟有根听了这话头儿,停了下来,上前打问道:“婶儿,你们说的柳家二媳妇,大名是叫卫春花儿吧?”。

>>>《田园无小事》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钱婶说媒》精选

“哟,她那是装的呀?我怎么听说是在孙家屯的吃了不明的野果子,中了毒了?前天我还去看了呢,躺在床上病怏怏的,不像是个装的。”

大妞跟有根听了这话头儿,停了下来,上前打问道:“婶儿,你们说的柳家二媳妇,大名是叫卫春花儿吧?”

那正在说得起兴的媳妇子怔了怔神儿,点点头:“是的。”又‘咦’了一声,道:“看你面生,你不是柳村的吧?”

大妞点点头,正想着这卫春花上回被姐弟两个吓唬了一回,肯定不会罢休,还是要来的,现在正巧遇上了她在婆家乱装病瞎胡闹,一条整治卫春花的法子浮上心头:“婶儿,我不是柳村的,我是孙家屯儿卫二庄家的大女子,你们刚刚说的那个媳妇子,是我亲姑母。”

“呀!!”几个聊闲话的媳妇子同时惊异了一声,纷纷从泥地上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拿起各自的锄具。那个打头的忙‘呸呸呸’了一声,对大妞道:“哟哟,都是我们不好,不该在人后头说人闲话的,瞧,老天有眼,刚说了两句就叫人家亲侄女给听了去。妞啊,我们也就是瞎说说,没事儿闲聊,你可千万别去跟你姑母说说去啊,我们往后,不议了就是。诺,歇也歇够了,咱们这就下地去了。”说着,招呼几人就要散开。

大妞忙叫住几人,一脸的不悦:“婶儿,你们背后说人闲话本就不对,叫我听见了,咋还不能跟我姑母说去?再说,我姑母那天在我家不小心吃了有毒的野果子,确是中了毒的。婶儿,你们这样在背后乱说,万一叫我姑母的妯娌们听了去,真以为她是在装病,不好的!”

那打头的媳妇子脸色变得难堪:“原来是真病了,是我们嘴贱,嘴贱了。”

大妞一本正经的扫了众人一眼,依然不悦的拉着脸:“我姑母确是病了,我们姐弟这就是刚进了一趟镇里打听方儿去了,大夫说,这病除了扎针,治不了的。你们要是再凭嘴乱说,坏她名声,我可不罢休的。”

几个媳妇子连忙应了声,又保证了不再乱嚼嘴头儿,卫大妞才带着小有根离开了,继续往前走,树下的媳妇子们也连忙的各自散开了。

“姐,姑母对咱那么不好,你咋还替她说话哩?”走离了树下,小有根才不解地问道。

“以咱姑母那性子,又懒又爱占便宜,这病肯定要装到底的。她婆家兄弟三人又是混在一起吃饭的,凭谁都不愿意叫她在家病着,这回,咱们可有一段日子的清静了。”大妞高兴的又紧了紧肩上的玉米面儿,那卫春花可恶之极,这回整治整治,真是大快人心的事。

“哦。”也不知小有根明没明白,只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两人继续往前走,又走了小半个时辰才进了屯,上了坡进了院子。

进屋归整好了赚来的铜板和玉米面儿,大妞紧接着出院去了一趟孙家。孙家一家子都下地还未回来,大妞进了院,直接走到西厢房门边儿上,悄声道:“二妞?”

“哎,大妞,你来啦?”里面儿传来二妞惊喜的回声:“你去跟他说了啊?咋样儿,五郎咋说的?”

大妞‘嗯’了一声,道:“我原话跟他讲了,他只道……”

二妞满怀希望地:“道什么?”

“他道,只让你放心嫁了米家罢。”大妞叹一声,看来二妞虽然嘴上说着他肯定不会来,但心里还是抱着希望的,现在这么一说,她心里肯定要不好受了。

果然,二妞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哦,我就想着会这样的。”

“二妞,我觉得你还是死心嫁了米地主罢,或许,真得比嫁五郎要享福呢。”大妞没说赵五郎趴在草窝里大哭的事,还是给二妞留个好印像吧,有幻想总比幻想破灭来得要舒坦些。

“嗳,我知道了的。”二妞的声音从门边儿移到里面床的位置。

“中,那我先回了的,一会儿孙叔孙婶该回来了。”大妞应了一声,出了孙家院子。二妞伤心是肯定要伤一段子时间的,再过段时间,也就慢慢好了。在米家总比跟着窝囊焉吧的赵五郎来得要好。

大妞回了家,有根已经生好了火。她赶紧和了一点玉米面儿,在锅沿儿上烙了玉米面儿饼子,又从缸里挑了几条伤着的小鱼,放在锅里炖了,中午就着鲜美的跳跳鱼吃喷香的玉米面儿饼子,姐弟两个都撑得直打饱嗝。

吃过饭,有根便上炕去做他的最后一个绣品去了。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基本改掉了中午午睡的习惯,要么跟着大妞做活,要么就做绣品。

大妞则在大仓送来的两个竹蒌里铺了些新鲜的树叶子,把炕上摆的柿果小心的分别码进两个竹蒌中,只待第二天孙大仓帮着搬去老孙头停牛车的地方。

大妞正在忙活着收拾最后一个竹蒌,院儿里响起一声哟喝:“大妞啊~~在家不?”

听着这声儿有些陌生,不是孙婶,也不是邱婶,这屯里也没几个认识的婶子,那会是谁呢?大妞连忙应声出了屋子,一看,原来是王屯的媒婆子,钱婶。

“钱婶,快进屋。”大妞忙将钱婶让进堂屋,坐在小木凳上,心道,昨儿才碰见钱婶,应了说媒的事,该不会今儿就有人家儿了吧?如果不是来说媒的,那钱婶进门,还能有什么事?如果她是来说媒的,自已该咋推掉?

“哎,哎,”钱婶进了屋,四下打量了,嘴里不停地道:“家里有了女人,就是不一样儿了哇,门窗也有了,柴米油盐也有了,这样才有个生气劲儿麻。”

有根听见动静,下得炕来,见是钱婶,忙道:“钱婶,快坐呀。”

钱婶高兴的摸摸小有根的头:“哎,这孩子,真乖。根呀,等你大了,可一定得要钱婶给你说媳妇呀,别人不准的,你钱婶我先订下了。”

“钱婶,我还小呢。”小有根脸红了红,躲进里屋做绣品去了。

大妞笑着拿了两个柿果洗干净了,摆在桌上:“钱婶,吃柿果呀。”

“不吃了,不吃了,我呀,忙着呢,一会儿还得去一趟赵村。”钱婶摆摆手:“大妞啊,这可是个大喜事儿。昨儿你不是应了媒麻?今儿啊,我就给你找了个好人家儿,这是来跟你说说,看中不中。”

竟然真的是找到人家了。大妞想着,这时候她是该很兴奋的打问,于是也不跟钱婶推让柿果,问道:“哪个村儿的,什么样儿的人家啊?”

“哟,说起来,这家儿你还认得呢。”

认得?自已来了这里,没认识几家人家,家里有适龄男青年的,更没有了,钱婶说的,这是哪家呢?该不会,就是孙家吧??自已现在根本就没想着要嫁人,可这要真是孙家,拒了媒,以后大家还咋相处?大妞心里急,紧着问道:“我还认得的,那是哪家呀?”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