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娇妻 娇妻 短篇小说 校园极豪 妹妹 次元的杂货铺 秘暧
全职高手 凉皮不加糖 洪荒 哈利波特 合集 乡村美事 斗罗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一章 小书童舌退万军

发布时间:2021-11-02 08:05:17

自回那瘦子见星远来了,始终也没插嘴,此时一听此怒了:“你们忆梅山庄只派了一个吃屎的孩子!这也太没将我们昆仑二怪放到眼里了。那尹青山还真我以为一个孩子就能打得过我们两个吗?”那蒙古将军却笑了。他原本见了那白马的神骏,又见了那孩子的暗器功夫,心中那蒙古将军却笑了。他本来见了那白马的神骏,又见了那孩子的暗器功夫,心中一直暗暗忌惮。且又听过忆梅山庄的名头。心想:如果是忆梅山庄出头,今日之事确是难办。没想到那忆梅山庄却只派了一个孩子过来。蒙古将军心中一松,不由笑了出来,对李谦说道:“这孩子就是你们请来的救兵啊!哈哈哈!”。

>>>《冬华》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小书童舌退万军》精选

且说那瘦子见星远来了,一直没有插话,此时一听便怒了:“你们忆梅山庄只派了一个吃屎的孩子!这也太没将我们昆仑二怪放在眼里了。那尹青山还真以为一个孩子就能打得过我们两个吗?”

那蒙古将军却笑了。他本来见了那白马的神骏,又见了那孩子的暗器功夫,心中一直暗暗忌惮。且又听过忆梅山庄的名头。心想:如果是忆梅山庄出头,今日之事确是难办。没想到那忆梅山庄却只派了一个孩子过来。蒙古将军心中一松,不由笑了出来,对李谦说道:“这孩子就是你们请来的救兵啊!哈哈哈!”

那李谦却也正自一头雾水。他一向在内廷伺候,一心只想着怎样拍好皇上的马屁,对江湖之事从不关心,更何况是远在西域的江湖。他本来见了白马,又见人家出手救了皇太孙,也以为会有高人相助,哪知却只是个孩子。

“我家公子说,这点小事,就派我一个人过来就够了。”那名叫星远的孩子依然笑嘻嘻地说。

那瘦子一听更怒了,本来一张惨白的脸,竟然憋得有些发红。他大喊一声:“那就让你赵二爷爷来领教领教!”他说着,一个起落,瞬间已经跃到那孩子身边,本想依葫芦画瓢,像刚刚擒拿朱瞻基一样跃到星远的马上,哪料那匹白马果真神骏异常,见来人不善,抬起前蹄,一声嘶鸣。那瘦子却也真近不得身。

“赵二侠武功非凡,星远平时只和公子学过几手三脚猫的功夫,哪里敢领教。”星远这话说得谦逊,却也透着一丝隐隐的傲娇。那胖子提高声音问道:“那这位小朋友今天到这里来有何贵干?”他本就声音尖细,像个太监,说这句话时声音又尖又高,而且声音也异常地大,众人听到耳中只觉得浑身不舒服,离得不远的士兵只感觉到腰中的武器随着他尖细的声音嗡嗡作响,很多人不由用双手堵住了耳朵,坐下的战马也骚动起来。不久前落在雪地中休憩的飞鸟,又被惊起,呼啦啦地飞走了。他们哪里知道,这是胖子专门练的一种功夫。

“赵大侠的鬼泣神功果真名不虚传。在下领教了。”那星远向胖子拱拱手说,“江湖上谁人不知昆仑二侠赵氏兄弟的名头。星远一介小小书童,哪里敢来领教。我家公子确实只是让我给这位蒙古将军带几句话。”虽然实力悬殊的高手在前,但星远这几句话依旧说得镇定自若,不卑不亢。原来那一胖一瘦的二人乃昆仑派门下,也是昆仑派掌门人的首徒。由于外形异常,被起了个绰号叫做昆仑二怪。这两人本也是亲兄弟,胖子为哥哥,名叫赵风,弟弟是瘦子,名叫赵广。

那蒙古将军心中生疑,问道:“你家公子要和我说什么?”

星远道:“我家公子请将军放了皇太孙。”

蒙古将军一听,哈哈大笑,抖着手中的马鞭说道:“我这费了多少工夫,又请了昆仑二侠来助阵,才抓到了这个小娃娃,你家公子说一声,我就放了?真是笑话!”

那星远却不管蒙古将军的急躁,微微笑着说:“那汉王朱高煦答应给你一百万两黄金,外加以黄河为界,平分土地,是不是?”

蒙古将军一听,紧紧皱起眉头,惊道:“你如何知道?”他说着,不由偷偷看了看昆仑二怪的脸色。只见胖子赵风面无表情,那瘦子赵广却依旧呼呼呼地气得喘粗气。原来他和汉王谈好了一百万两黄金,却只允诺了昆仑二怪一万两。

星远却不理蒙古将军的问话,继续说道:“且不说这百万两黄金,朱高煦现下只给了你十万两。众人皆知汉王生性残暴多疑,做事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别说他不一定能够坐上那皇帝的宝座,即便坐上了,你以为他真的会将手中的江山拱手让人吗?”

那蒙古将军对于汉王朱高煦的行事作风也一直有所耳闻,星远的这几句话句句听来,不免心惊。“你继续说。”他此时却已不再将星远看成是个孩子,急着要听他的见解。

只听星远继续道:“我家公子说,对于蒙古人来说,与其让汉王登位,还不如让现在的太子登位。汉王像极了他的父亲,骁勇善战,野心又大,登基之后肯定会觊觎蒙古人现在的土地。你们还想以黄河为界划地而分?能保住现在的地盘就已经不错了。而现在的太子仁厚,将来定然是位太平天子。蒙古人连年和明朝打仗,损耗不小,倒可就着他在位休养生息,再图疆土。”

蒙古将军连连点头,不过他还是有些不甘心地问道:“那本将军费了这么许多周折,难道就白白将这到嘴的肥肉放了不成?”他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身边的朱瞻基。只见朱瞻基似乎已经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安危,正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个骑着白马的星远。

星远笑着说:“我家公子说,将军忙了这么一晚上,又是冰天雪地的,自然不能白忙。彩头总是要有的,这就要问问李大人的意思了。”星远说着,转头去看李谦。

李谦一听,连忙接道:“汉王答应给你多少,我们加倍。只要皇太孙安然无恙。”

那蒙古将军哈哈一笑:“没想到李大人和我们蒙古人一样爽快!就这么定了!准备好礼金李大人就来我们营帐接人吧!”他说着,拉了朱瞻基的马缰,竟是回头要走。

李谦一见急了,忙道:“将军,您怎么也得让我将殿下带回去啊!”

蒙古将军又转过头来,微微轻蔑地笑着:“我们自然是见了赎金才放人。放心,我们蒙古人不像你们汉人,说话从来都是作数的!这个小娃娃贵为皇太孙,难道还怕我们亏待了他不成?我们肯定会好吃好喝伺候的!”

李谦急得脸上又渗出米粒大的汗珠,忙又道:“我们随军带着一些银子,先请将军拿去,回头我李谦再给将军立一个字据,两百万两黄金,就着落在在下身上,我以全家人性命担保!就请将军高抬贵手,皇太子还是要和我们回去的。”

那蒙古将军手中握着筹码,脸上依旧挂着居高临下的倨傲:“你们汉人太狡猾,我们信不过。还是拿金子来赎人吧。”

还没等李谦说话,只听星远插嘴道:“李大人,二百两黄金是不是太多了点?其实汉王也只给了他们十万两而已,我觉得二十万两就足够了。”

那李谦被问得不明所以,不知道刚刚还洞察世事朝政的星远为何突然说出这样没头没脑、显然是在给自己添乱的话。那蒙古将军一听,更是火了,两只眼睛圆溜溜地瞪着星远,怒道:“没银子算了!我们将这小娃娃带回去,也给我们王子做个书童!你回去让你们太子再抓紧生个皇太孙吧!哈哈哈!”他说道最后,竟然得意得大笑起来。

李谦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侧头看着星远,只见那星远却意味深长地笑着,不紧不慢地说道:“我看还是李大人请蒙古将军到府中做个护院不错。”他说道这里,侧过头,眼睛瞧着李谦身后的方向。李谦奇怪,也转头看去,众人也都朝着那方向看去。

胖子幽幽地注视着前方,气定神闲地道:“来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