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快穿 四合 娇妻 娇妻 短篇小说 校园极豪 妹妹
次元的杂货铺 秘暧 全职高手 凉皮不加糖 洪荒 哈利波特 合集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三章 画蝶

发布时间:2021-11-02 08:05:24

不久,星远和素弦也带着苏赫和碧萧(绿竹)回去了。尹天旷让苏赫先跟随星远学些拳脚功夫,碧萧则被委派去照料廿廿。让碧萧意想不到的是,这位廿廿姑娘居然是在她最穷困潦倒的时候送了她一个肉包子的像小仙女通常的小女孩儿。碧萧对廿廿照料得也更为尽心尽力。要说这位话说这位廿廿姑娘除了长相绝美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奇处。她不爱胭脂水粉,也不爱女红刺绣,尹天旷教她拳脚功夫,她也是淡淡的。她却独爱在园子里扑蝴蝶,听小鸟唱歌,有时候,她会一个人愣愣地盯着地上的蚂蚁和蚯蚓足足一个时辰。尹天旷豢养的那些毒舌毒虫她也从不惧怕,更奇的是,她走近时,那些蛇蚁竟不会咬她。她常常把小嘴一嘬,对着小鸟或者蛇虫发出奇怪的声音。那鸟儿不仅不飞走,反而会落在她肩上。。

>>>《冬华》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画蝶》精选

不久,星远和素弦也带着苏赫和碧萧(绿竹)回来了。尹天旷让苏赫先跟着星远学些拳脚功夫,碧萧则被指派去照顾廿廿。让碧萧意想不到的是,这位廿廿姑娘竟然是在她最潦倒的时候送了她一个肉包子的像小仙女一般的小女孩儿。碧萧对廿廿照顾得也更加尽心。

话说这位廿廿姑娘除了长相绝美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奇处。她不爱胭脂水粉,也不爱女红刺绣,尹天旷教她拳脚功夫,她也是淡淡的。她却独爱在园子里扑蝴蝶,听小鸟唱歌,有时候,她会一个人愣愣地盯着地上的蚂蚁和蚯蚓足足一个时辰。尹天旷豢养的那些毒舌毒虫她也从不惧怕,更奇的是,她走近时,那些蛇蚁竟不会咬她。她常常把小嘴一嘬,对着小鸟或者蛇虫发出奇怪的声音。那鸟儿不仅不飞走,反而会落在她肩上。

她常常告诉尹天旷,这只小鸟在说什么,那只蝴蝶又在想什么。尹天旷心中暗暗称奇,问起来时,廿廿回答说:“我自小和爹爹娘亲住在大山林里,那里没有人陪我玩,我就和这些小鸟小虫一起玩,爹爹教我怎么和他们说话。”

尹天旷更奇了,追问道:“你爹爹是谁?”

“爹爹就是爹爹啦!”说到这里,廿廿却将小嘴一撇,“我想爹爹和娘亲了,他们什么时候接我回去?”

尹天旷哑然无语,心中泛起一阵心疼的酸楚。但其实他心中隐隐希望廿廿的爹娘不要来接她,就这样让他陪着廿廿一辈子。

“不过如果爹爹和娘亲接我回去,我肯定也会想天哥的。”廿廿扬起胖乎乎的小脸,亮晶晶的眼中含着笑。

尹天旷心中一暖,一股暖流自心间涌向四肢百骸。他心中默想着:廿廿,廿廿,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这一日,尹天旷在寻梅斋陪着廿廿做一只风筝。寻梅斋是尹天旷的书房。迎门的那张黑漆嵌螺钿花蝶纹翘头案上,铺着一张三尺来长的高丽纸、尹天旷拿着一只象牙管的兔毫毛笔,在纸上帮廿廿画着一只蝴蝶。旁边放着竹篾、棉线、剪刀等工具。廿廿则整个人都跪在了桌案上,低着头兴致勃勃地看着尹天旷画蝴蝶。她一张小脸极其严肃认真,时不时地帮尹天旷在调色盘上添一些颜料。

窗外,阳光带着暖意柔柔地洒进来,春风裹挟着青草气的息推开镂花窗棂飘洒进来,轻扯着两人柔软的衣袂。廿廿一缕轻软软的秀发随风飘到尹天旷脸上,尹天旷只感到一阵温暖甜美的气息,手中的画笔也不禁顿了一顿。

“天哥,廿廿想要一只上次你抓给我的白色的蝴蝶。”廿廿双手比划着说。

“但是白色的纸上怎样画白色的蝴蝶呀?”尹天旷笑着说,“天哥给你画一只粉色的好不好?就像廿廿的衣服一样的颜色。”

廿廿侧着头认真想了一想,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淡淡的光影。“好吧,粉色的是廿廿。那我自己画一只白色的,是天哥。”廿廿说着,从笔筒里又捡起一只毛笔,拿起一张宣纸,沾了一点墨汁,在上面画起来。只见她倒还真的画得有模有样的。尹天旷在一旁一边画着粉色的蝴蝶,一边笑呵呵地看着她。

这时,只见星远兴冲冲地跑了进来,口中大叫着“公子!公子!”星远一脚跨进厅门,看到尹天旷正在陪廿廿做风筝,笑嘻嘻地道:“公子好兴致!”

尹天旷依旧画着蝴蝶,头也不抬地问:“怎么了?”

“公子,你猜怎么着?那白雪寒竟然嫁出去了!”

“女人都要出嫁的,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尹天旷说着,将画笔放到山形玛瑙笔搁上。淡粉色的墨汁自笔尖滴下。他依旧没有去看星远,低着头欣赏着刚刚画就的粉蝶。“只是不知道是谁那么倒霉,会娶了白雪寒这个既狡猾又狠毒的女子。”尹天旷说着,从桌案后面走出来,坐到一把楠木云纹扶手椅上,从旁边的大理石镶面的茶桌上端起一杯茶递到嘴边。

“公子,您猜,要娶白雪寒的是谁?”星远故弄玄虚。

“还能有谁?”尹天旷呡了一口茶,“咱们这里能有身份娶这位雪山派圣女的,除了昆仑派,估计也只有他们蒙古人的贵族了吧。”

“公子果真是料事如神。要娶白雪寒的当真就是昆仑派的少掌门!”星远兴奋地说。

“嘿嘿。”尹天旷嘴角上扬,微微冷笑了一声,“前几日还刀枪相见,这几日倒结成亲家了。他们这是要联手对付我忆梅山庄啊!”

“听说那天咱们回去之后,那昆仑二怪便把雪山派的圣女抓了去!”星远说道。

尹天旷不动声色地说道:“那个小丫头功力还是浅了些,全仗着机智狡黠才能险中求全,败在昆仑二怪的手下也是正常。”

星远忙点头道:“就是,就是。她们雪山派的功夫本来就没什么值得一提的,只是派中都是女流,不喜与人纷争,而且其他门派也都让她们两三分罢了。”

尹天旷摆摆手道:“这倒不尽然,我听洪伯伯和义父都提起过,他们雪山派的武功自成一格,很是有些讲究。只是不知为何,到了白如冰手中,却式微了。

星远撇撇嘴说:“就那个老女人,脾气那么暴戾,能教出什么好徒弟。”他顿了顿又道:“本来那昆仑二怪将白雪寒抓去,说是要给他们的葛师弟报仇。可公子您猜怎么着?那昆仑掌门薛老头子竟然又恭恭敬敬地将白雪寒送了回去。而且还派了媒人去求亲,说是要迎娶白雪寒做他们昆仑派少掌门夫人。就那小丫头,还少掌门夫人。”星远说到这里笑起来。

还未待尹天旷说话,只见廿廿从书桌上爬了下来,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扯着刚刚画好的墨迹未干的蝴蝶,递到了尹天旷和星远面前,奶声奶气地说:“天哥,星远哥哥,你们看我画的蝴蝶好看不好看?”

星远一看,不禁捂着嘴笑了起来,原来廿廿粉嫩的小脸上抹着几道墨痕,似小花猫一样。

“哎呦,廿廿变成小花猫喽!”尹天旷说着,将廿廿抱起来,放到腿上。星远赶紧叫了碧萧过来,给廿廿擦脸。

星远笑眯眯地看着廿廿,眼中也盛满了笑意。“这个小丫头可真是可爱的紧。”

“你这个小哥儿也是帅气得紧呀!”廿廿笑着说。

“呦!小丫头嘴挺甜的呀!”星远弯下腰,笑看廿廿。

“碧萧说我嘴上抹了蜜。”廿廿笑着说。她说完,从尹天旷腿上跳下来。“廿廿要去听小鸟唱歌了!”廿廿说着,衣袂翩翩地飘了出去,像一片粉色的花瓣。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