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娇妻 娇妻 短篇小说 校园极豪 妹妹 次元的杂货铺 秘暧
全职高手 凉皮不加糖 洪荒 哈利波特 合集 乡村美事 斗罗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九章 婚变(三)

发布时间:2021-11-02 08:05:28

“你将老夫的寿宴闹成这个样子,就想走?真将我昆仑当做穿梭自由的之所了。”薛青元削瘦的脸上的青筋暴起,恶狠狠地说,身上的那件缁衣也劲气出来。“昨天忆梅山庄的人的话不给老夫一个说法,谁都别想活着离开了!”他说着,扭头对白如冰道:“你帮哪边?”白如冰白如冰紧锁着眉头,咬牙切齿地说:“忆梅山庄欺人太甚!我雪山派怎能放过他!”她说这话时,额头上的皱纹显得更深了。。

>>>《冬华》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婚变(三)》精选

“你将老夫的寿宴闹成这个样子,就想走?真将我昆仑当成来去自由之所了。”薛青元瘦削的脸上的青筋暴起,恶狠狠地说,身上的那件缁衣也鼓荡起来。“今天忆梅山庄的人如果不给老夫一个说法,谁都别想活着离开!”他说完,转头对白如冰道:“你帮哪边?”

白如冰紧锁着眉头,咬牙切齿地说:“忆梅山庄欺人太甚!我雪山派怎能放过他!”她说这话时,额头上的皱纹显得更深了。

厅上众人见状纷纷叫起好来。骆驼帮帮主西日阿洪大声叫道:“今天兄弟们可没白来啊!不仅见识了好戏,竟还能看到西域三大门派的掌门、少掌门施展功夫,真是这一辈子也难得的机缘……”他话音还未落,只见一只圆溜溜的事物“嗖”地飞了过去,“当”地一声,正好满满地塞进了西日阿洪口中。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青红相间的李子。那李子来势力道甚大,竟打掉了西日阿洪的四颗门牙,只见鲜红色的血水混着西日阿洪的唾液顺着李子流了下来。骆驼帮的帮众忙上来帮忙擦拭。西日阿洪恼羞成怒,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想要开口说话,无奈那李子将嘴塞得满满的,一时还真不好拿出去。只听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我们过招是为了解决帮派中的事务,不是来给你们这帮跳梁小丑表演杂耍的!”说话的正是白如冰。

西日阿洪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坐了下去。厅上众人谁也不敢再大声喧哗议论。

“照顾好廿廿!”尹天旷转头对素弦交代道,随后冷笑着对薛青元和白如冰道:“晚辈向两位前辈讨教,两位前辈是一个一个上呢?还是一起上?”

“尹公子虽然是忆梅山庄少庄主,但在老夫眼中也只不过是个孩子。”薛青元顿了顿,高声叫道:“赵风,赵广,陪尹公子玩两招!”

昆仑二怪一听,立刻站了出来。两人冲尹天旷一揖,口中齐声道:“尹公子,得罪了。”

星远一见,急了,抢前一步道:“你们两个人,我家公子只有一个人,你们想以多欺少吗?”

尹天旷用折扇将星远一挡,眼睛却不看他,微微打量着昆仑二怪,气定神闲地说:“本公子也不一定就惧了他们。星远退下。”星远狠狠地瞪了薛青元一眼,悻悻地退到素弦旁边。

“天哥,那两个伯伯是坏人吗?”廿廿坐在素弦怀里问道。

“伯伯不是坏人,天哥只是陪这两个伯伯过过招,廿廿不要怕。”尹天旷转过头温柔地对廿廿说道。

“那伯伯既然不是坏人,天哥你千万别打疼了他们啊!”廿廿急忙嘱咐说。薛青元听到,鼻子里冷哼一声,向昆仑二怪使了个眼色。昆仑二怪得令,猱身而上。

尹天旷之前见过瘦子赵广与白雪寒相斗,随身兵器是一把药锄,那胖子赵风的兵器却未见过。只见胖子赵风倏忽间不知从身上何处拿出了一只大炒锅。原来那赵风习武之前是个厨子,用炒锅炒菜炒惯了,竟将其当成了兵器。那炒锅用精钢铸成,进可做兵刃,退可为盾牌,实乃一锅两用。

尹天旷折扇的扇柄也是精钢铸成。不一会儿,已经与昆仑二怪交手十几回合。那昆仑二怪虽然武功精湛,但尹天旷得尹青山真传,又得忆梅山庄两位副庄主传授了许多独门功夫,很多招式都是二怪从未见过的。因此,尹天旷以一敌二,竟渐渐占了上风。

薛青元见情势不妙,捻着胡须向另外两名弟子使了个眼色。那两个弟子径直走向素弦和廿廿,一个绊住素弦,另一个一把抱住廿廿,要从素弦怀中抢走孩子。原来那薛青元见尹天旷对廿廿的情形,早已看出那是尹天旷最在乎的人,拿住了廿廿,就等于拿住了尹天旷的软肋。

“你们要干什么!”素弦大叫道,“打不过我家公子就来欺负女人和孩子吗?”素弦一面和昆仑弟子抢夺着廿廿,一面气愤地大叫。星远正欲上前帮忙,只见两道金光一闪,那两个昆仑弟子突然间定住了,双目直愣愣地望着前方,似乎不明所以。随后只见两道血痕从他们的脖子上流出,两个弟子连话都来不及说一句,便倒了下去。临死还一直睁着两只惊异的眼睛。只见那两人每个人的脖子上面都嵌着一朵金色的梅花。伤口中流出的血水却是暗红色,那金色的梅花上显然喂了毒。

尹天旷丢下昆仑二怪,一个箭步奔到廿廿身边,一把将其抱起,冷冷地对薛青元道:“在下真没想到薛掌门竟能做出这等龌龊事来!”

薛青元不动声色地说:“尹公子的暗器功夫了得,这用毒的功夫更是了得。是你义父教你的吗?昆仑一派严禁弟子使用这些下三滥的东西,你义父没对你说过吗?”

“呵呵,”尹天旷冷笑一声,“别说我忆梅山庄早已不是昆仑的弟子。即便是,这些下三滥的毒药也要比薛掌门那些下三滥的手段要强。”

“好!那咱们就来点光明正大的!”薛青元说着,抬起手掌来连击三下。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无数昆仑弟子,将整个玉虚厅围得水泄不通。厅外,也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昆仑弟子。此时太阳已然西斜,金黄色的阳光透过门窗洒进大厅。昆仑众弟子都手握长剑,无数把长剑反射着阳光,明晃晃地让人睁不开眼睛。

厅中群雄立刻耸动起来,纷纷亮出兵刃。薛青元高声道:“众位英雄且莫急躁,今日是昆仑、雪山与忆梅山庄之间的仇隙,与众位英雄无关。大家且安坐,薛某自不伤及他人一分一毫。

此时厅中人人自危,又没有谁敢起身离去。一来怕被其他人笑话胆小,二来也未见得能从众多昆仑弟子的长剑中安然无恙地出去。天山老人见身边的年轻人手握长剑,脸上神色阴晴不定,笑笑说道:“既来之则安之。咱们还是坐下喝酒吧。”那年轻人听了天山老人的话,果真坐了下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