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娇妻 娇妻 短篇小说 校园极豪 妹妹 次元的杂货铺 秘暧
全职高手 凉皮不加糖 洪荒 哈利波特 合集 乡村美事 斗罗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三章 掌门庄主

发布时间:2021-11-02 08:05:38

果然,只听尹天旷又张口道:“这新派的掌门人该是由谁出任呢?”“这……”薛青元假意拈须沉思,“老夫本见上了尹师弟,一起商讨的,可没想起,尹师弟居然连见一面的机会都不给老夫……”薛青元说着,居然有些梗咽。尹天旷道:“薛掌门无须难过,家父也思恋您尹天旷道:“薛掌门不必伤心,家父也思念您的很,常常跟小侄提起您之前的种种,不胜唏嘘。也让小侄对您的人品和作为十分地钦佩呀!”尹天旷说这话时,嘴角挂着一丝揶揄的冷笑望着薛青元。。

>>>《冬华》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掌门庄主》精选

果真,只听尹天旷又开口道:“这新派的掌门人该是由谁担任呢?”

“这……”薛青元假意拈须思索,“老夫本想见了尹师弟,一同商议的,可没想到,尹师弟竟然连见一面的机会都不给老夫……”薛青元说着,竟然有些哽咽。

尹天旷道:“薛掌门不必伤心,家父也思念您的很,常常跟小侄提起您之前的种种,不胜唏嘘。也让小侄对您的人品和作为十分地钦佩呀!”尹天旷说这话时,嘴角挂着一丝揶揄的冷笑望着薛青元。

薛青元却似浑不在意,朗声说道:“既然尹师弟对我这个师兄还算尚存一丝情谊,那这掌门之位老夫也不便推辞了。”

于大水冷笑道:“薛掌门本来就是昆仑派掌门,还推辞什么!”他顿了顿,又道,“若论我们忆梅山庄嘛,我们叫尹庄主,不叫尹掌门。”

薛青元冷冷道:“那敢问于副庄主,两派合并后,该称掌门还是庄主呢?”

于大水搓搓手道:“薛掌门果真一针见血,这倒真是个难题。要不就叫掌门庄主吧!”

白雪寒听到这里,“噗”地一声笑出了声,提声道:“不如叫庄主掌门!”尹天旷听了,转头向白雪寒望去,白雪寒遇见了尹天旷的目光,深情又带着几丝怨怼地回视过去。尹天旷冲着她微微笑了笑。

薛昊宇看在眼里,心中一股无名的醋火腾腾地升了起来。他起身走到尹天旷面前,气呼呼地说道:“与其在这里讨论什么掌门庄主,庄主掌门,还不如过来痛痛快快打一架,谁赢了谁做两派掌门!”

尹天旷上下打量着薛昊宇,笑道:“几年不见,薛贤弟长个了呀!嘴边竟然也长出胡须来了。”

薛昊宇听到尹天旷如此轻视自己,更是怒火中烧,憋红了一张脸,叫道:嘴上轻薄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就过来和我打一架!”

尹天旷依旧嘴角挂着笑:“贤弟这话就错了,我尹天旷一向只对女人轻薄,对男人可没什么胃口。”此话一出,众人立刻大笑起来。薛昊宇看看众人,一张脸紫得似茄子一样,大声叫道:“忆梅山庄的少庄主只会说嘴吗?!”

尹天旷道:“打架是可以,但是规矩要事先定好,是谁赢了谁就是两派的掌门吗?”

薛昊宇胸中充斥着怒火,似乎要炸了开来,此时只想狠狠“揍”尹天旷一顿,哪里还有心情思虑什么。刚待答应,却被薛青元喝住了。只听薛青元沉着脸道:“昊宇,我们昆仑派的掌门是儿戏吗?打一架就定了,将你爹爹置于何地!不要被一个女人冲昏了头脑。”

薛昊宇听到父亲这样说,倒有些愣了,不只如何应答。只见尹天旷撇撇嘴道:“薛掌门这样可就有点小气了,我忆梅山庄庄主的位置,就不惧赌上一赌。”他顿了顿,又道:“打架总归是要有一点彩头吧,不然多没意思。”

尹天旷话音刚落,只听薛昊宇大声道:“就赌白雪寒姑娘!”尹天旷听了稍稍愣了一下,随即脸上又漾开了微笑。白雪寒听了立刻站起身,恼怒地看着薛昊宇。只听薛昊宇继续道:“就赌白姑娘,赢的人娶白姑娘为妻,输的人此生不能再与她相见!”

“好啊!我没意见!”尹天旷笑道。

“薛昊宇,你这个混蛋!”只见白雪寒快步跑上前来,挥起手来照着薛昊宇的脸就是一个巴掌。周围众人都惊异地“喔”了一声。有些人参加过五年前薛青元的寿宴,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这场戏看得津津有味,而有些人并不晓得前因后果,不由有些疑惑,旁边的好事者赶紧添油加醋地为之讲解一遍。

白如冰坐在贵宾席上,刚刚想要起身干预,却被一个人按住了。她转头一看,正是忆梅山庄的副庄主于大水。于大水也不去看她,只是饶有兴趣地盯着白雪寒、薛昊宇,嘴中说道:“这些小孩子们的事情,咱们瞎掺和什么,让他们去吧。”白如冰一向性格执拗,此时竟听了于大水的话,又坐了回去。原来白如冰一直独居,而且性格怪异孤僻,没有任何亲人朋友。就连白雪寒等弟子都对她敬而远之。也从未有人“敢”或者“想”近其身三尺之内。可这于大水轻轻的一按,又是一句看似平常的“咱们”,让白如冰无意中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和亲切。她竟然被施了魔法似的按照于大水的话,又坐了回去。

此时只见薛昊宇被白雪寒打过的左脸立刻高高地宣红起来。薛昊宇看着白雪寒的眼光却没有丝毫的愤怒。那一双有些发红的眼睛里,有的只是渴望、无奈,怜爱,还有一簇似火一样燃烧的欲望。只听薛昊宇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不愿意嫁给我,但如果尹天旷赢了,你愿意嫁给他吗?”白雪寒听了,竟一时语塞。

“如果不赌这一次,你觉得他会愿意娶你妈?”薛昊宇继续平静地说,“我既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你。如果我赢了,是我成全了我自己。如果我输了,我至少成全了你。”白雪寒一动不动地盯着薛昊宇,一双空落落的大眼睛里莹光闪闪。她突然上前一步,抬起双手,扳住薛昊宇的头,踮起脚,抬起头,在他红肿的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

薛昊宇瞪大了眼睛,感觉全身都似过电一般。围观众人立刻“轰”地一声,似炸开了锅。饶是少数民族地方,并不十分计较男女之妨,但白雪寒此举,也已算是大胆之至。而在这一刻,白雪寒似乎又回到了过去那个大胆无畏、特立独行的白雪寒。

白雪寒似小鸟一般在薛昊宇脸上轻轻一“啄”,马上又和他分开身,站了回去。“这算是我还你的。”白雪寒轻轻地说,却不带一丝感情。

尹天旷远远瞧着,心中想:“这两人本是天生的一对,我此生有廿廿足矣,干嘛还要拆散一对鸳鸯。”他于是提声对白雪寒道:“不如你就嫁了她,咱还是赌两派掌门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