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乡野风月 嫂子  小娇妻 乡村 秦芸雨 乡村老卫的幸福生活
妻子 山野小神农 性感的嫂子 婶婶的诱惑 干爹的福利 少妇 美色
首页 > 资讯

第十八章

发布时间:2020-09-16 06:44:04

另边。。。房间里静得让人无法呼吸,一个绝美的男子躺在雪白的chuang上,美的有那么一刹那居然让人误我以为他是女生。离的沙发上,一头银白色的男生蓝瞳冰冷的目光注视着chuang上的人,但冰冷后面是愤怒的,是深深地的心疼。“额!”chuang上的人闷房间里静得让人窒息,一个绝美的男子躺在雪白的chuang上,美的有那么一瞬间竟然让人误以为他是女生。。

>>>《不要惹我》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精选

另一边。。。

房间里静得让人窒息,一个绝美的男子躺在雪白的chuang上,美的有那么一瞬间竟然让人误以为他是女生。

不远的沙发上,一头银白色的男生蓝瞳冰冷的注视着chuang上的人,但冰冷后面是愤怒,是深深的心痛。

“额!”chuang上的人闷哼一声。缓缓睁开眼,白色的天花板,浅紫色的墙身,熟悉的薄荷味,这里是他的房间,他永远都记得这种淡淡的薄荷香,是他最喜欢的。

“醒了。”冰冷却多了厌恶。

“你救我的。”他可以肯定是他救自己的,因为在他中枪后不久,他就闻到那股熟悉的,但并属于他的薄荷香。

他不语。

“你很恨我,对吧。”他自嘲的苦笑。

“我说了,不准动她。”为什么他还要做出这样事。

“为什么?她就这么重要吗?”他大吼,眼泪缓缓滑过脸颊,咽了咽“我在你身边5年了,整整的5年了,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为什么你眼里还是看不到我的存在。”

“因为我的眼里,心里全装满了她。”说起她,银白色头发的男生眼眸里装满了温柔,脸上挂着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

她在哪里②

虽然早就知道了,但亲耳听到他说,心还是会痛。他无力的闭上眼眸,身上的痛远远比不上心中的痛。

“RAYAN,你永远是我的好朋友。”对于他的情,他无法回馈,对于他的意,他选择漠视。因为心,早就装不下除了她以外的人。

门,开了,关上。

低声的哭泣,无声的抽泣,颤抖的肩头。

他不甘心,不甘心着5年的付出竟然一点回报都没有。他输了,输得很惨。或许说,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参赛的资格。

门外,银白色的头发的男生脸上露出丝丝担忧,他的心全系在另一个人的身上。

“少主。”前面的人恭敬的鞠躬。

“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可以放RAYAN出来。”冷冷的声音有着不容反抗的命令。

“是”

他们还能说什么呢?RAYAN少爷还真的命苦啊!默默的喜欢着少主,但偏偏神女有心,襄王无梦啊!RAYAN少爷为了少主还去了。。。

回到房间,电话响起来了。

“说”

“天霖,找不到。”电话那头声音很是无奈。

“继续找,一定要找到她。”挂了电话,他把自己埋在厚厚的被子下。

当他知道RAYAN要杀她时,他已经第一时间赶到了,但现场只有中枪的RAYAN,她,不知所终了。

害怕的感觉第一次涌进他的心头。

***

冷家。。。

“少爷,林少爷他们来了。”张妈在书房外轻声的说。脸上的皱纹已经多了很多,头发的白丝也爬满了。

冷熙走下大厅,无力的将自己抛向沙发里,他们已经出动整个神析帮的人,但到现在还没有梦梦的消息,他真的不敢想象,如果梦梦不在了,他该怎样向爹地、妈咪交代呢?但同时,心底有把声音不断的告诉他,她还在,她还用力的在呼吸。一想到这,他立刻精神起来。

“熙,你没事吧?”柳瑞林的脸色也暗淡着。语气中尽是担忧,为她,也为眼前的兄弟。

“俊,怎样了?”冷熙轻声的问,但看到林俊熙不语的直摇头,他已经知道答案了。还没有找到。

“熙,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她的。”林俊熙的眼眸闪过一抹坚定。

“恩”

对于这件事,即使冷熙不叫他出动神析帮的人,他也会毫不犹豫发散人手,因为,他已经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对于梦梦的感情已经超越了朋友的界限,或者说,在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习惯了梦梦的存在。

如果今天他可以早一些回到学校,那梦梦是不是就不会去后山呢?如果,他派人保护她,那么她现在是不是安全的窝在沙发里看着电视剧呢?他现在在责怪自己,居然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

他害怕,害怕的感觉再次像汹涌的潮水般袭来。

他还没有跟梦梦说喜欢她,还没有牵着她手走遍每一寸土地,还没有带她去她向往已久的普罗旺斯。。。还没有。。。很多很多。。。

“俊,熙,你们别担心,梦梦她一定会找到的。”除了这些安慰的话,柳瑞林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同时也知道霏雨肯定在房间里哭得乱七八糟的。她跟梦梦可是比亲姐妹还要亲密的知己,现在梦梦不知所终,霏雨的心情也很差。

她回来了

淡蓝色的天花板,米huang色的墙壁,圆形的公主chuang,一个2×3米的浅紫色衣柜,一股陌生的感觉涌入心头。我吃痛的撑起身子,打量起这里来。

我记得林俊熙约我到后山了,但到后山后,我却看到了rayan很yin冷的看着我微笑,还把手枪对准我,然后。。。然后。。。好像听到了枪响。。。之后。。。

我吃力的像想起更多,但头上却一阵阵的疼痛。

我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了rayan,更不记得我是不是曾经的罪过他,我只知道我这是活生生的飞来横祸。

今年我是不是犯太岁呢?我正在郁闷。

门被打开了,一位年约40岁的老妇人看到我,惊喜的用手捂着zuiba,眼睛闪着晶莹的泪光,瞪得老大的看着我,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我们就这样对视了两秒,老妇人兴冲冲的转身往外大叫“快通知少爷回来,小姐醒了”之后又是一阵‘塔塔塔塔’的声音,门被一股无情力推开了,老妇人冲到我的chuang边,一会儿摸下我的额头,一会儿拧着我的胳膊查看,感觉就像一个专业的看护。

“那个。。。”我怎么会在这里?话就咽在喉咙了,因为一大qun穿着白色衣服的人手拿着一个银白色的箱子走进房间里。

专业的打开箱子,拿出一排排细微的仪器。检查完后,那个为首的医生叮嘱了老妇人几句后就离开了。

“小姐,你现在的身体可是很虚弱,一定要好好的休息啊!”老妇人和蔼的握着我的手。脸上还是流露出一抹欣喜的微笑。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歪着小脑袋。问。

“是少爷带你回来的。”她现在想起那时的情景还真的吓她一跳,少爷的怀里居然抱着个女生,但很快少爷xiong膛的那抹鲜红色的血迹转移了她的视线,她当时还以为是少爷受伤呢!后来才知道原来是眼前的小姐。

少爷?又是那号人物啊?管他呢?

“我睡了多久了?”

“小姐,你已经昏迷了整整5天了。”老妇人答道。

5天!也就是说这5天我没有回过家。

“我饿了。”没有过多的情绪,垂下眼眸,无力的说。“我要吃现弄的法国菜。”

等老妇人走后,我蹑手蹑脚的来到阳台上,还好,不高。

××××××

××××××

林俊熙走下车,直往商场里面走。。。他心不在焉的逛来逛去,脑海里,脸上全是担忧。他似乎已经忘记了他来商场的目的了。

再次走出商场,他才意识到原来他什么都没有买到,抬头,手微微的颤抖,眼眸里泛着晶莹的烁动。脚想要上前,但却愣在原地。动不了。。。

那抹浅蓝色的身影在游动,棕色的秀发在空气中飘荡。这一刻,他的心无比的激动,整整5天了,他找了5天了,每个夜里他总是会辗转难眠,脑子像是装了一个自动计时器一样,每到深夜,他都会想起她的一颦一笑,与她的点滴,她的可爱,她的美。。。她的一切。。。

每天都要想着她才能入眠,怀念她的体香,原来自己的心在不知不觉中被她偷走了。。。

不知道这个认知会不会太迟呢?

“梦梦~~~~~”脚步停下来,身体变得僵硬,是错觉吗?

梦里也曾经出现过这把声音,他那焦虑的神情,恐慌的双眸,每个表情一一闪过我的脑里。

脸,冰凉凉的,原来两行清澈的小溪也耐不住激动的夺眶而出。

zui微张,身刚转。

熟悉的薰衣草香又ChanRao着我,是他的体香,这是他特有的。哽咽的声音微微在空气中打转。

我shen.出手环抱着他腰身。久久的,直到感觉到他的xiong前凉了一大半。他还紧紧的抱着我。

我不知道他是谁

(第一更)

“张妈!”我给了张妈一个大大的拥抱。

“小姐,你真的回来了?”张妈额角的皱纹比以前更多,更深了,是因为担心我的原因吗?

“张妈,我好饿!”等张妈进入厨房后,我坐到冷熙的旁边,小脸埋进他的xiong膛。

我不敢去看他的脸,因为他现在比5天前瘦了很多。“哥,对不起!”

冷熙直摇头,微笑着说“傻瓜,你回来比什么都重要。”

为什么?我总让他们担心呢?我真的很没用!如果我当时打电话给林俊熙确认,那我就不会落下了rayan的圈套了。

眼眶红红的,所有的话都堵在咽喉里,许久,我才说出一句话“哥,你真好。”

冷熙zui角的笑意更浓了,这个傻瓜,难道她不知道她的平安才是最重要的吗?

“对了,这几天你在哪里?”冷熙疑惑的问。

“我也不知道啊?我只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在一间别墅里。后来来了一qun人帮我检查身体,之后我就趁着没人的时候溜走了。”我眨着大大的眼睛说道。“对了,那栋别墅的前门有一个很特别的标志,恩!像一只狼,但又不太像。”我歪着脑子想了半天,我还是不确定那个图案到底是不是狼!

但我说完的时候,冷熙跟林俊熙的表情很凝重,很凝重。。。

“那你见过别墅的主人吗?”林俊熙急忙问。

“没有!”还见,跑都来不及呢?

随后,冷熙温柔的摸着我的头说“霏雨知道你回来了肯定会很开心。”

他不说我还不察觉,我就说嘛!回来这么久,都不见霏雨的踪影,原来不在家。

“那我上去洗个澡,吃饭的时候叫上我。

直到邪梦梦的身影消失在二楼,林俊熙表情沉重的坐在冷熙的对面,浑身的冰冷气息发挥得淋漓尽致。

“应该是他。”林俊熙认真的说,但低垂的眸子却让人不知道他的想法。

“他终于回来了。”冷熙也淡淡的说,但语气中多了一丝怀念。

“我们是不是又多一个得力助手了!”冷熙zui角挂着满意的弧度。

“安排时间,我要见他。”对于冷熙的开心,林俊熙似乎就变得略微担忧。是敌是友?等见面的时候就自有分晓。

“熙,我想请求你一件事。”林俊熙诚恳的态度让冷熙惊讶,这应该是林俊熙第一次求人吧!

“什么事?”冷熙应该猜出来了,能让堂堂的神析帮帮主放下身段的人应该是她吧。

“把梦梦交给我。”林俊熙不能在接受邪梦梦再度失踪,天知道这几天他是怎样度过的?他要好好的爱护她,保护她,绝不再让她从自己的眼皮底下不见了。

“好。”冷熙一口答应了,他们本应在一起。兜了一个大圈,他那个傻妹子还不是要跟林俊熙在一起。

***

躺在白色的陶瓷浴缸里,脑里总在想,那个少爷是谁呢?他为什么要救自己呢?应该说她也是学校的学生吗?

甩甩头,裹着浴袍,打开浴^室的门。

砰!门被狠狠的合上了。我的脸很烫很烫,我是不是走错房间了。但,这里是我的房间啊!

到底怎么办?出去,但我现在只裹着一件浴袍啊!

我焦急的在浴^室里踱来踱去的。

扣扣!

“花痴女,你再不出来,我可要进去了!”门外,林俊熙恶魔般的声音响起,我的心莫名的跳快了一个节拍。

大家知道我为什么在踏出浴^室的一秒钟后躲到浴^室里了吧,因为我看到林俊熙那只se狼光着上身在我的房间里晃来晃去的。(注意:是我的房间。)

“se狼,你怎么进来的?”我记得我有落锁啊!难不成他是职业小偷,开锁比吃饭还多。

“走进来的。”答非所问。

“我明明落锁了。”我惊慌的大吼。声音也变得颤抖了。

“熙开门让我进来的,他把门锁上了,我出不去。”听听!各位女同志们,出不去?难道他不会不进来吗?借口!活生生的借口啊!最可恶语气还那么无奈!

冷熙那个混蛋居然还是凶手,亏我刚才还说你好,现在我收回所有对冷熙称赞的话。

“把头面向墙壁,不叫你不许回过头来。”

“好”

小脑袋鬼祟的探出来,看到看着墙壁的林俊熙,心里偷偷的松了口气。

***

房间内的呼吸声

走前两部,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面向墙壁的背影,轻声的挪步,打开衣柜的门,迅速的找出一套衣服。

砰!浴^室的门再度关上。

林俊熙这才松了口气,眼眸不在意的瞟向紧闭的浴^室,俊脸绯hong,xiong膛有点起伏,还好,差点出事了!

他再次瞟向浴^室的大门,脑里却浮现出刚才邪梦梦只裹着浴袍的身影,体内的燥热再次传来。

“该死”他低咒,按奈着自己滂湃的YuWang。粗鲁的打开阳台的大门,微凉的风吹过他的脸颊,吹散了一丝的热度。

‘卡塔’浴^室的门打开了,邪梦梦一身白色雪纺纱的睡裙,刚好达到膝部。

我疑惑的看着房间内,空无一人,林俊熙呢?天蓝色的帐篷微微扬起。

“原来你在这里?”甜美的声音在林俊熙的背后响起,他好不容易平静的心房再次掀起涟漪。薄唇微泯,眼眸垂下。

“进去吧,这里冷。”冷冷的语气中多了几分温度,背后的小脸莫名的傻笑了。

“你不冷吗?”话落,一阵清风吹过,夹带着丝丝凉意,远处的树影也在一面倒的摇曳着。

我不禁打了冷颤,转身走进房内。

林俊熙这才睁开眼眸,眼里的充满了柔情,不多时,他的肩旁上多了一件男装的衬衫。

“我不冷。”随手一扯,将衬衫塞回她的手里,脸上yin冷无比。

我内心不由得升起一股闷气,将手里的衬衫往地上一扔,赌气地说“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闷哼一声,回到房间内,把自己盖在被子下。

就你神气,关心你,你当我是草;我这不是怕你会冷死在我家的阳台么?拽什么拽!多少人想要本小姐关心本小姐我还不屑于去呢!烂人,臭人,坏人。气死我了。早知道就锁上阳台的门,让你在外面吹风到天亮。不把你冷成病不罢休!

“对不起!”低沉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里仿佛格外的响亮。

被子动了动,依然没有探出那颗可爱的小脑袋。

不多时,我感觉到我的身体被一股热量围绕着,我疑惑的挪动了身子,刚转身,对上一对深邃的眼眸,幽黑的眼瞳想有一种魔力,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今天好像有点不同,眼眸深处有种说不出温柔跟爱惜。我们就这样对视着,周围静的只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心跳声。。。

林俊熙凝望着邪梦梦的双眸,视线一直往下,他发现她犯花痴的样子很可爱,至少证明自己还有地方值得她如此着迷。

视线一直落在她诱ren的唇片上,他,慢慢的闭上眼眸,慢慢的凑上去。。。

“停!”眼看就要成功的时候,这个不懂FengQing的小女人缺喊了‘停’!难道她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闭上眼睛好好的享受吗?果然,她比猪还要笨!他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比猪还要笨的女人呢?(某汐飘来说一句:俊熙君,貌似你还没有跟人家表白哦!俊熙:要你管!!)

我推开他,连呼吸都不敢用力,他,他这是在干什么?要亲我吗?好紧张哦!好怀念他的吻啊!哎呀!我的脸红了一大片,怎么又想起那天了!

我的眼睛瞪得老大的,我都喊停了,这个人怎么还吻下来,而且他还把自己压在下面,双手按住我那挣扎的小手。

“唔。。唔。。唔”我挣扎的呓呓作响。

我的zui里突然多了一条软软的物体,那是。。。他的舌头!!?

“闭上眼睛!”他霸道的命令着,声音已经有点嘶哑了。

他的声音让我着迷,我听话的闭上眼睛,慢慢的回应着他。这个人的吻技不是一般的好,逐渐的,我沉迷了,手不自主抱住他的腰,身体也越来越热,我不安的扭动着。。。

差点出事

(第一更)

在我们吻的意乱情迷的时候,门,不识趣的敲响了。

我的意识被这声敲门声给扯了回来。天啊!我在做什么啊?我居然很投入的跟他在舌吻,没有一丝排斥;没有一丝生气;反而很陶醉。。。我晕!

我用力的推着林俊熙的xiong膛,但他反手握着我乱动的手,另一只手落在我的腰部上,那么的用力,那么的霸道。

他的吻不再温柔,带有一点KuangYe,像一匹热情奔放的马儿,我感觉我的双唇有点疼痛,我知道我应该推开他,不应该在沉沦下去,但他的霸气,他的狂傲,他的温柔。。。我知道,我的梦神接受了他,我的心,多了他。

扣扣!!

敲门声不断的传来。

林俊熙终于离开了我的唇,他眼眸迷恋的看着我,眸子里闪烁着一些渴望以及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

“谁!”冰冷的声音夹带着一丝不满。

“俊。。俊少爷!小姐在吗?要吃晚饭了。”张妈听到林俊熙的声音微愣,但更多的疑惑,诡异!难道小姐跟俊少爷。。。

“我们不饿!”林俊熙随便的乱说一通,又俯下头吻住了邪梦梦。

我欲哭无泪,我好饿啊!但我推不开林俊熙,这下完了,我就算是跳下黄河也洗不清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想不误会都难了。呜呜。。。

他的吻不再是固定在唇片上,慢慢的,我的耳垂,脖子,锁骨上都热热的,susu的,我的身体越来越不安的扭动着。

下一秒,我觉得我的身体凉意阵阵。我这才意识到,我的睡裙已经被卸退了。我的心不由得惊慌了!他这是在干什么?

在外国长大的我对于这种事情也略知一二。

我的身体颤抖了,那是一种由心底发出来的寒意。

似乎感觉到邪梦梦的异样,林俊熙强忍着YuWang,温柔的问“怎么了?”

“你当我是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问他这样的问题,但我跟他什么都不是,他怎么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吻我,现在还这么暧.昧的。。。

林俊熙先是不解,但随后他列开笑脸,轻啄她的唇片,温柔的说“我的女人。”

我的女人?!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更重要的是。。。他都没有跟我说他喜欢我,或者他爱我之类的话。一点都不浪漫。

“谁是你的女人啦?”我把脸别向一边,因为我不敢看向他ChiLuoluǒ的xiong膛,那会让我有想要非礼他的冲动,谁叫他没事干嘛长得那么帅!那也算了,身材还那么好!

林俊熙一听,反而笑意更浓,随后,脸上的表情很认真,很认真。“梦梦,我喜欢上你了,从你出现的那一刻,我们就注定要相恋。”

他说,他喜欢我;他说,由我出现的那一刻,我们就注定相恋。耳际不断回响着这段话。

“我们交往吧!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一丝的危险。”他的眸子里有着无比的坚定及决心。

“恩!”林俊熙闷哼了一声,打开chuang头灯,低头一看xiong前的一排浅浅的牙印,心里无比的幸福。

“这里已经有我的记号了,以后不许让别的女人咬你。”

天蓝色的帐篷中传来男子一阵阵低声的轻笑。

“没有别的女人。”妈的!这个男人的语言杀伤力太强了。

“那你是不是答应跟我交往了?”谁会想得到,在黑道上冷酷无情的神析帮帮主会有这样不自信的一面呢!

“你说呢?”我无语了,我不是已经表明心迹了么?

尴尬的晚餐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