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嫂子  小娇妻 乡村 秦芸雨 乡村老卫的幸福生活 妻子
山野小神农 性感的嫂子 婶婶的诱惑 干爹的福利 少妇 美色 父亲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

发布时间:2020-09-16 06:44:22

冷家别墅我刚走入家门,就看见哥哥系着围裙,,切记说我他在烧饭!张妈呢??“熙,你这是在干嘛??”我望着他的全新的形象,憋着笑,我给大家先说,冷熙现在的系着史努比图案的围裙,超级可爱的!!右手拿着勺子,左手拿。。。食谱!!天啊!切记说我他准“做饭啊!”他给我一个‘你瞎了吗’的表情。他都全副武装了,他的老妹还明知故问。。

>>>《不要惹我》章节目录<<<

《第九章》精选

冷家别墅

我刚走进家门,就看到哥哥系着围裙,,不要告诉我他在做饭!张妈呢??

“熙,你这是在干嘛??”我看着他的全新的形象,憋着笑,我给大家说说,冷熙现在系着史努比图案的围裙,超级可爱!!右手拿着勺子,左手拿。。。食谱!!天啊!不要告诉我他准备拿我来做白老鼠啊!!

“做饭啊!”他给我一个‘你瞎了吗’的表情。他都全副武装了,他的老妹还明知故问。

“张妈呢?”他不会是给张妈放假吧!恩,按照他的做法,他会这样做。

“放假!”果然不出所料“你等一下,很快就可以吃了。”说完就钻进厨房,兵兵蹦蹦的在里面忙了起来!

“熙,我在外面已经吃过了,我先回房。”我不顾哥哥在背后怎样的挽留、呼喊,我一进房间就冲进浴^室把自己洗得香喷喷的。

开玩笑,要我吃冷熙做的饭,我宁愿饿死算了,我们兄妹俩人都是遗传了妈咪的优良品质,十指不沾阳春水!做饭??是什么??我们只会吃!

在梦里,我隐约的嗅到一阵阵的薰衣草香,感觉很真实!

冷家的别墅里,在远处的拐弯处,月光把两道身影拉的老长的!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冷熙疑惑的问。他知道他们迟早会知道,但想不到这么快。

“今天”林俊熙的语气冷淡,但冒火的双眸泄露了他的愤怒。

冷熙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他那么生气干嘛?

林俊熙没有想到邪梦梦跟冷熙居然住在一起,他们是什么关系呢?情侣吗???

“你们。。。”林俊熙到zui的话咽了下去,他有什么资格问。

“我只当梦梦是妹妹!她也只当我是哥哥。”这样就不算说出他们的关系啦,他又没有说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妹。“不过梦梦不希望别人知道,所以。。。”

“我会保密的。”虽然林俊熙不明白梦梦的用意,但既然她不想别人知道,那他就帮她保密好了。

突如其来的表白

蔚蓝的天空,朵朵白云,清澈无比。突然有点怀念在英国日子,不知道爹地跟妈咪过的怎样呢?自己已经离家出走足足有半个月了,这半个月我不曾打过电话给他们,连他们打电话回来,我都要哥哥替我瞒住他们我的消息,现在想想,我真是不孝啊!

但他们如果知道我在这里,会不会连夜坐专机过来捉我回去呢?会不会提早将我嫁出去呢?说真的,他们说那个男生那么好,但我见都没有见过,我连他是圆是扁都不知道,他们就要把我家给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如果换作你们,你们会不会像我这样离家出走呢?

但按照爹地妈咪的能力,要找出我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但为什么过了半个月,他们还没有找到呢?难道。。。他们相信我在留言里的话。

我在留言里说:我要出去散心,不用担心我,我会好好的照顾自己的。

看来他们是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计谋,哈哈!!想我乖乖的嫁,行!!不过不是现在,等我玩够了再说吧!

说来真是奇怪,这半个月里,林俊熙还是经常跟我斗zui,但只局限在哥哥他们面前,在人前他就变回了那个冷冰冰的人。谁说翻脸是女人的专利!林俊熙绝对是一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人。

我觉的自己还是很幸运的,在这里可以认识到这几个朋友,他们帅到爆。不过,我以前听说,想我就读的这类贵族学校,帅哥都是国宝级的保护对象。那些女生见不得她们的偶像被某个女生占领,于是,就形成了一个可怕的氛围: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她们会想尽一切的办法来铲除她们偶像身边的女生。

但我在这里的半个月,完全没有这样的情况出现,虽然偶尔我会看到某女眼眸怨恨的瞪着我,但我还是安全的度过了这半个月。

“梦梦,出来一下,我有事跟你说。”我收回了视线,慢慢的移过头看着刘允凯。

“什么事?在这里不能说吗?”我看着他有点紧张的样子,估计他要跟我说的事是机密??

“不能,这里人多。”他边说边瞟眼旁边的三人。

“哦!是秘密吗?”跟着他出去了。

一路上,我都在想,他到底有什么秘密跟我说呢?好神秘啊!还有他好像很紧张似的!

他带着我来到教学楼的天台上,他将门反锁,还观察起周围来,确定没有人了,他才松了一口气,难道他要说的秘密是非常非常的机密!

我既期待又兴奋的等着他开口,我可是一个好奇宝宝。

他走到我面前,神情严肃,紧张的看着我,害的我也有点紧张了。

“梦梦!!”他似乎鼓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出我的名字。我期待的点下头。他要跟我说什么秘密呢??关于谁的呢??

“梦梦!”他在紧张吗?难道这个秘密很难讲出口?

“说啊!”难不成他要一直叫我的名字?在好奇心的促使下,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他口中的秘密。

“我。。。”

“恩恩”干嘛有不说了。

“我。。。我。。。我喜欢。。”

“你有喜欢的人!”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打断了。他有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呢?但以他多情的性格,他是认真的吗?

刘允凯的脸不争气的红了起来,我更加确定他对那个女生是认真的,因为以他多情的个性,他居然会脸红,说明他很重视那个女生。

“那个人是谁?”激动啊!!

“是。。。”

“你是不是不敢跟人家表白,所以要我帮你说。”他的话又被打断了。

原来这就是他要说的秘密!!

“我喜欢的是你!”

永远的朋友

什么!!

他说。。。喜欢谁???

好像是我??

我后退了两步,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他,我真的没法形容我现在的心情。

我一直以来只是把他当作朋友,是不是我曾经给过他什么错误的信息呢??我迅速在脑海里搜索着。没有啊!!

“梦梦!”你别再叫我了,我现在很想告诉你,我对你没那个意思,但我说不出话。

“梦梦~~~你没事吧”她这样的反应是在拒绝吗?刘允凯失落的眨下眼。

“你说什么?”我小声的问,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自然点。

“我说我喜欢你!”有了前一次的经验,这次刘允凯坚定的将自己的心意传递给她。

天啊!!我是不是在做梦!他喜欢我!怎么办??直接拒绝他好呢,还是婉转一点呢?拒绝后没有朋友做怎么办?我可不想没了这个朋友。

静静的,刘允凯在等待着邪梦梦的答复。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发现自己的目光开始在她的身上逗留。她的可爱、她的不做作,虽然自己在外落了个花花公子的称号,但那些与他交往的女人,全都是为了他的钱,刘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世界排行第四),这个身份让他厌恶。

他的父亲是一个很忙的人,有时候一年都见不到他五次,见他最多的是在报纸、杂志、电视上,但每次他的身边都站着不同的女人,他怎么可以这样,他的妻子还在,他气他妈妈懦弱,他气他爸爸花心,将女人玩弄于手掌之心。从那时起,他就经常流连夜店,酒吧,宾馆。。。他要比他的爸爸更花心,这算是报复吧!但他的爸爸知道了,只是跟他说了一句话“下次不要被记者跟踪到。”

真的是讽刺!他关心的居然不是为什么儿子会变成花花大少,为什么那个乖巧的小男孩会变成一个不归家的人。

家!他只知道,从他懂事以来,家里每天就只有佣人、妈妈跟他。但妈妈总是将自己锁在房间里。那样的家,他只觉得冷。

他知道,他只是政治婚姻的产物。

后来他索性搬出来,每天带不同的女人回家,在他的认知里,女人,只是暖chuang的工具,她们爱你,但她们更爱的是他的钱,地位,身份。。。

直到遇到了邪梦梦,一切都变了,他愿意为她改变。如果说他流连夜店,他可以不去;如果说他有过很多女人,他可以每一个女人给她500万将她打发走;这一切,只为她改变。

“刘允凯!我。。”

“叫我凯!”霸道的样子,多情的语气。

凯!!我汗~~~多别扭!

“恩,,,你的演技不错嘛!”哈哈!尴尬!我知道我现在的表情肯定很不自然。

刘允凯显示微愣,随后扯开一抹苦笑“对,演技!!”

“你是想要找我练习对吧,好让你向你喜欢的人表白的时候自然一点吧?”我也知道这个借口很糟。但我实在想不出其他的办法。

“对,我演的怎样?”

“很好。很有感情。”我说完就笑哈哈的退出了天台。“上课了,回去吧!”我这时才发现铃声那么可爱!

对不起,刘允凯,我只当你是朋友,永远的朋友。

看着邪梦梦的背影,刘允凯除了站在原地,还能做什么呢?

要我的命

我拼命的跑,还不时回头望,还好,他没有跟着来。但他今天真的让我很吃惊!他居然向我表白了。

我这样应该算是婉转的拒绝吧!

“梦梦!”冷熙的声音从远而近。

我看着哥哥喘着气的跑到我的面前“怎么了?”

“凯呢?”不要让他猜中了。刘允凯这个小子不会是。。。

“我不知道?”心‘咯噔’。脑海里浮现了刚才的画面。

冷熙不相信的看着她,明明刚才两个人出去了,现在又。。。

“算了,我今天还有事,等下你自己回去小心点。”他嘱咐道,真当我是小孩吗?

“哦”我怎么觉得哥哥好像每天都很忙似的,说的也是,他白天要上课,晚上回到家还要把公司的工作拿回家做,我有时也会帮他,但他只让我处理一些很小的事情就赶我回房睡觉。有好几次我早上醒来的时候经过书房,哥哥就那样趴在书桌上睡觉了。

已经上课了,但我并没有要回教室的意思,我怕见到刘允凯,我怕尴尬。我漫无目的地来到池塘边,清凉的风在平静的水面上泛起细小的波澜。给闷热的夏天增添一丝凉意。

但总有人要破环这平静的祥和。

“哼!ting会享受嘛!”我不语,瞥了眼来人。

“拽什么?我们大姐跟你说话呢!”有一个打扮怪异的女生冲着我说。

“你想怎样?”我紧闭着双眸,淡淡的问。

现在的邪梦梦体内的暴力因子已经苏醒了,她好久没有活动过了,既然有人送上门来,她总不能浪费吧!

“看不出来,你也是个SaoHuo,勾引完凯少又轮到熙少。”为首的女生不屑的上下打量着邪梦梦。眼眸的妒意满布。

勾引?!这个女生我在哪里见过呢?

“你是谁?我们见过吗?”我总要查清楚她的底细吧,将来我要报仇也知道找谁。

“你话还真多,不过。。。既然你也过不了今天,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我看着她的样子,真的越看越熟悉,在哪里见过呢??

那个。。。那个酒吧的女人,像个八爪鱼缠在刘允凯身上的女人,刘允凯这个祸水,等我看到你你就死定。

“听说过‘青龙帮’吗?我就是青龙帮帮主的干女儿。”女生一脸傲慢,自豪的说,旁边的女生们也骄傲的俯视着我。

这个青龙帮很厉害吗?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

“你今天来是想要我的命!”我淡定的说,现在如果我害怕的话,他们会更加的得意,更何况,今天谁要谁的命还说不定呢?

“怎样?害怕了吧?”女生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你哪只眼见到我害怕了。”我翻了个白眼,她笑得那么开心做什么?

“臭婊子!给我打。”女生一声令下,身后突然跳出几个魁梧的大汉,妈的!她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我连带微笑,但心里早就把那个女生的祖宗十八代骂过一遍了,她居然带了15个人来对付我,每个看起来都练过的。

即使空手道再拿个黑带9段,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啊!因为他们的手里都拿着刀。

丫丫的。青龙帮是吗?我记住了。

“啊——————”我大喊一声,灵敏的躲过他们锋利的到。

一场血腥的场面在这平静的池塘边上演了,清澈的池水也变得浑浊。

受伤的她

傍晚时分,橙huang色斜阳半露在远方的天边,四周的云霞红的有点沉重,乌鸦飞过发出一阵哀鸣,昔日热闹喧哗的街道今天变得冷冷清清的。

冷熙,林俊熙,柳瑞林跟刘允凯同时xiong口传来一阵哎闷,像瞬间窒息一般。

冷熙不安的走出房间,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一会儿,又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你好~~冷宅”

“张妈,小姐回来了吗?”

“少爷,小姐还没有回来。”

“那小姐回来叫她回我电话。”

冷熙不安的挂掉电话,心xiong的那阵郁闷又传来,像要撕痛他的心一般。

“俊,我有事要回家一趟。”冷熙顾不得现在还在开会,他要见到梦梦,总觉得有什么事发生了一样,让他很不安。

“熙,没事吧?”刘允凯跟林瑞林同时问,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冷熙。脸上写满不安与焦虑。

“我陪你回去。”林俊熙终止了会议,跟随冷熙回到冷家别墅。

刚进家门的他们,就看到张妈神色不安的握着电话,脸色全白,像是受到很大的刺激一样。

“张妈~~”冷熙走过去,摇了摇正在发楞的张妈,但张妈似乎没有听到他的呼喊,一颗晶莹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流了下来。

“张妈,出了什么事了?”冷熙心中的不安更浓厚了。(加作者fl**看续集)

张妈终于回过神来,看着冷熙颤抖的说“小姐。。。医院打来。。。受伤了。。”

冷熙还没有来得及听张妈说完,就破门而出,林俊熙急忙追出去,抢在冷熙前面坐上司机的位置上。邪梦梦到底出了什么事呢?

一路狂飙来到医院,冷熙跳出车门,直奔医院,他的脑里一片空白,什么冷静,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出来,天知道他听到张妈的话,心跳像停止一般。

“有没有一个叫邪梦梦的女生送来医院?”冷熙随手拉来一个护士匆忙的问。

护士双眼泛着桃花看着眼前的男生,完全没有注意到林俊熙沉黑的脸跟冷熙充满怒火的眼眸。

“花痴够了没有?”林俊熙一把拽起护士的衣领,冰冷的俊脸凑近她,眼眸的杀意直视着她。

护士这才回过神来,眼眸惊慌的看着他,支支吾吾了半天,就是没有说出一个字,天啊!!怎么这两个帅哥也是来找那个邪梦梦的。

林俊熙一掌击晕还在害怕的护士,冷冷的说“自己找。”他的内心那种不安的情绪越演越烈,他在害怕,害怕什么呢?他没有时间去想。

很快他们就找到邪梦梦,但他们看到的是邪梦梦满身伤痕的躺在白色的房间里,没有一丝生气。

“医生,她怎么了?”林俊熙眼眶有点红了,但他还是强忍着。

“林少爷,那位小姐伤到了筋骨,我们已经帮她处理好伤口了,但由于她的身上刀伤太多了,所以她。。。”医生没有再说下去,因为林俊熙身上的冰冷气息越来越重。

“如果你们医院治不好她,整间医院就等着下地狱吧!”林俊熙示意他下去,那位医生像是逃离般的离开了,他还想在活几年。

林俊熙再次看向病房内,冷熙悲痛的坐在chuang边,手颤抖的触摸着邪梦梦的伤口。突然,病房里传来一阵低泣。

林俊熙走到一个隐蔽的角落,冷冷的命令着电话那边的人“给你5分钟,帮我查一下今天有没有发生过黑帮的厮打。”

他不确定邪梦梦的伤是不是因为她跟他们走得太近,以至于被他们的对头看上了。但看着冷熙跟邪梦梦,他再次疑惑了。

你真的当她是妹妹吗?

住院

几丝轻缕的阳光调皮的跳进白色的病房里,跳到了chuang上的人儿上,旁边的男子眼眸掩不住悲伤的望着她,轻轻的抬起她的手,用毛巾轻柔的抚过她的肌肤,当触碰到她手背上的结疤时,她的手背上多了一滴透明的泪水。

“梦梦!今天天气很好啊!哥哥等你醒来带你吃去野餐,好吗?”冷熙不忍的望着窗外,阳光将寂.寞悲痛的身影加深。

已经一个月了,整整一个月了,邪梦梦就这样躺在这间单调的病房里,一动也不动。

每天,冷熙都是家里,医院公司三点一线,就连学校他都没有再去了,偶尔张妈也来接班,林俊熙他们一有空就回来,但每次看到邪梦梦没有半点起色,他们的脸上都挂起了担忧。每次,冷熙都会自信的对他们说“她很快就会醒了。我相信!”

林俊熙站在病房的门边,静静的看着里面,每一天,他都会在这里站上1个小时,但每一次,冷熙都不知道,冷熙总是要自己照顾邪梦梦,绝不假手于人。

早在邪梦梦住院的第二天,林俊熙就查出是青龙帮把邪梦梦弄成这样的,本来他们打算灭了青龙帮,他相信以神析帮的势力,区区一个青龙帮根本不足为惧,但冷熙说,如果梦梦醒的话,她会希望自己亲手把那些伤害过她的人一一解决。所以现在青龙帮已经在黑道上消失了,他们帮里的人全部被林俊熙关在神析帮的地下牢里,他要等邪梦梦醒后,亲手解决。

就在这一刻,他觉得生命好像少了一些东西,或许是少了她在自己的耳边叽叽喳喳,少了她跟自己斗zui。

“梦梦,今天张妈买了你最爱吃蛋糕,你快起来吃啊!不然,我就把它吃光了!”冷熙依然没有察觉门外站了个人。

“梦梦,你不是经常说我没有带你去过游乐园吗?只要你醒来,我每天都带你去,好吗?”

“你好困吗?怎么谁那么久?好吧!明天,就明天,明天之后我不准你再睡了,知道吗?”

“熙!!你去休息吧,梦梦我来照顾”林俊熙眨眨有点shi润的眼。走进病房里。

“俊,来了。”林俊熙不忍了,这那还是那个帅气的冷熙啊!满脸胡渣,颓废的脸庞,迷.人的双眼已经被一对黑黑的眼圈覆盖了。

在林俊熙再三的劝说下,冷熙终于到隔壁的房间里呼睡起来。

求月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