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老旺 老卫 乡野风月 嫂子  小娇妻 乡村
秦芸雨 乡村老卫的幸福生活 妻子 山野小神农 性感的嫂子 婶婶的诱惑 干爹的福利
首页 > 资讯

大明宗室第12章 打赌抄书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16 08:16:55

“李家老娘子对我儿有救急之恩不假,但我儿今非昔比,为父也非不近情理。这小娘子可做妾室,却做严禁正室。”“父亲,皇帝陛下法外开恩封父亲为5品实职千户,就算是3品卫负责指挥使,这是军户。父亲看不上幼娘姐天足,说好他们李家还看不上咱家军户身份。”“他“父亲,皇帝陛下开恩封父亲为5品实职千户,哪怕是3品卫指挥使,这也是军户。父亲看不上幼娘姐天足,说不好他们李家还看不上咱家军户身份。”。

>>>《大明宗室》章节目录<<<

《大明宗室第12章 打赌抄书在线阅读》精选

“李家小娘子对我儿有救命之恩不假,但我儿今非昔比,为父也非不近情理。这小娘子可做妾室,却做不得正室。”

“父亲,皇帝陛下开恩封父亲为5品实职千户,哪怕是3品卫指挥使,这也是军户。父亲看不上幼娘姐天足,说不好他们李家还看不上咱家军户身份。”

“他们敢!你我父子是太祖高皇帝血脉,岂是寻常军户粗汉所能比拟?这李幼娘岁数高我儿4岁,普天之下,又有几人会寻个年纪大于己身的妻妾?”

宗室身份的政治地位再窝囊,也是每个宗室子弟心中骄傲的东西。父子俩大眼瞪小眼,犟不过儿子,朱以溯舍不得儿子跪着,摆手道:“起来说话,为个女子而下跪,传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起来就起来,孩儿就是要娶幼娘姐当妻子。”

“正室不行,只能当妾。”

“那孩儿就不娶了,谁都不娶,当和尚去!”

“孽子!”朱以溯1拍桌子,怒声道:“这是不大孝!”

朱2哥扬着下巴,和老子对视,毫无畏惧。

“罢罢罢,你可要想清楚,娶了李幼娘为妻,你将来仕途最多也就止步于1个小小千户,职权还不如1个小小知县。”

“好男儿功名马上取,何依1女子?2郎要娶的是陪伴终身的妻子,不是功名利禄。”

“哼,我儿人不大,口气倒是不小。”嘴上如此说,朱以溯还是满意朱2哥志气的,双手负在背后,道:“我们父子调任新平堡,这新平堡处于边境,北虏、马匪多如牛毛。若没有军中扶持帮衬,你我父子举步维艰不说,这吃饭的家伙都难保住!”

“有人要杀咱,咱就杀回去。皇帝陛下厚恩,父亲与孩儿有守土之责,大不了战死沙场,以身报国。”

口号还是要喊的,朱2哥也知道明朝卫所制度中期就崩溃了,不喊个响亮口号,怎么能在朱以溯眼皮子底下操练班底?

十岁的儿子都有这种见识,让朱以溯老脸1红,闷声问:“你不怕明日父亲提了亲事,还未过门迎娶你的幼娘姐,你我父子就死于马贼之手吗?”

“孩儿要娶幼娘姐,幼娘姐也不厌烦孩儿。若亲事订了,孩儿马上封侯,她就是诰命夫人。孩儿不幸为国捐躯,她为孩儿守寡也是应该。”

场面话要说,朱2哥十分确定,1旦情况危急他可是能将跑路的本事发扬光大的。

“我儿志气倒是不小,为父本打算到任后为我儿求娶将门虎女,以为我儿依仗。既然我儿非李幼娘不娶,为父就依2郎。”

“多谢父亲大人成全。”

“别急着谢,事情哪有这么容易?4书5经、3册兵书、《金刚经》3日内若能誊抄完毕,这事为父就依你。若完不成,2郎婚事还是要听为父的意见。”

朱以溯哪会那么容易松口,给朱2哥娶个将门虎女,对他们1家融入大同镇边军体系有着莫大帮助。否则他们父子俩始终都是外人,又占据着拥有马市的新平堡,早晚会被边军军将们给阴死。

这事关系父子俩前途性命,朱以溯再疼爱娇惯朱2哥,这事也不能听朱2哥的。

总共十1本书,十6万多字。让他写,没有两个月写不出来。所谓的3天写完,就是1个完不成的任务。

这誊写书籍是一件枯燥的任务,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这就很容易造成精神疲惫。必须写慢,快了很容易写错字。错1字整张纸就废了,又要重头来。

但他怎么知道朱2哥有鹅毛笔这样利器?又怎么知道朱2哥前世握着笔誊抄了多少笔记?更不知朱2哥对身体的掌控力极高,很难出现错字。

朱2哥心中默算,1小时他能写3千字左右,1天写个十6、7小时,足足5万半。3天的时间马力全开,十六万字不在话下。

当即抬手道:“1言为定,击掌为誓。”

“啪!”

大手小手拍响,朱以溯还以为儿子会要求延长时间,他的底线是十天时间。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冲动,给了个盼头就跳进坑里了。想想也就释然,2郎终归还是个小孩子。

“这3天时间希望父亲大人不要干扰2郎誊抄,2郎这就去准备。”

说罢朱2哥急匆匆出门,心中恼恨这赵期做事慢,到现在还没把纸买来。先去对面偏房里按着礼单,将一些缙绅送的点心这类能速食的东西挑出来,然后又打了两盆清凉井水备用。

将6枝鹅毛统统裁剪加工,都绑上布条。其次收拾书桌,将需要誊抄的书籍垒好。4书5经他已经背熟,苦于不熟悉繁体字,誊抄的时候还是少不了。

同时心中庆幸,这4书5经最麻烦的是上面的注解,好在这个不需要誊抄。

父子俩都不知道,这个小小的院子里竟然藏着两个锦衣卫,1个藏在正房窗外,1个藏在偏房梁上。

看了一遍《论语》,又吃下3枚点心,喝了两碗茶后赵期终于是赶着牛车回来了。朱2哥风一样冲出去,拿起两沓被草纸包着的竹纸。

赵期莫名其妙的就见朱2哥边走边撕了草纸,见朱以溯1身崭新官袍出了正房,赶紧迎上去问:“老爷,要外出?”

“嗯,将车上的纸都搬到2郎那,准备1百两银子拜礼,随老夫去拜访锦衣卫菅总旗。这3日后要赴任,带几名家丁护卫也是好的。”

“老爷所言极是,这新平堡就在长城脚下,想着就心惊。”

见赵期1脸恐惧,朱以溯哈哈1笑道:“你这老奴,胆量还不如2郎雄壮。”

“2哥儿是太祖高皇帝血脉,自然是不惧兵戈的。再说,老奴怎能和2哥儿相比?”

主仆俩笑谈几句,准备好拜礼,驾着牛车悠悠走了。

那名躲在正房后墙处的锦衣卫掏出套着笔帽的毛笔,沾着口水在纸条上写了些,再掏出怀里乖巧信鸽,绑好纸条,放了出去。

他身材雄壮,正是菅典标总旗麾下的小旗何冲。

放了信鸽,1身短衣农夫打扮的何冲翻墙而出,找了个凉快隐蔽的地方休息去了。他对这个监视的任务已经没多少兴趣了,朱以溯父子虽然俱是英才,父慈子孝,朱2哥又是一片赤子心怀,再监视也不会有什么有意义情报。

皇帝最担心的就是宗室谋反,就朱以溯父子这点家当人脉,就是说自己要造反也没人相信。锦衣卫上下自然动力不足,他们喜欢的是大鱼。

偏房里朱2哥重新研墨,铺好竹纸后,先在草纸上写几字找手感,随后开始提笔誊抄《论语》,心中诽谤,竖写真心不如横写来的顺手。

更坑的是这竹纸是空白一片,连个纵横线都没。他哪里知道,这是朱以溯故意坑他。如果没有这个赌,朱以溯会安排赵期在竹纸上印刷纵横线,以方便书写。

没有纵横线校正,朱2哥只能停笔,否则写下去也是歪歪扭扭不成方圆。自己看都窝心,更别说拿出去送人了。

在黄木桌上提笔点上两排几个等距的点,吹干后再将竹纸铺上,这样就有了左右隔行校正的坐标,这才开始挥笔疾书。

“《学而篇第1》,学而时习之……”

1口气誊抄5页,朱2哥眨眨干涩的眼睛,长出1口气,揉了揉发酸的手腕。4书中《论语》足有1万近两千字,1页平均3字,这才完成了就分之1,还需努力啊。

1边重新研墨,朱2哥索性脱去衣袍,穿着一件白棉里衣,3月前里面是肚兜……提笔继续疾书,房间里又回荡起莎莎的纸笔接触摩擦声。

仿佛能催眠,房梁上那个少年锦衣卫不由捂嘴打了个哈切。将自己固定好,枕着手臂干脆睡了过去。

《论语》上下2篇写完,肚子也饿了。

擦了把汗朱2哥1手拿着点心,1手握着茶壶,匆匆填饱肚子,精神有些虚,就洗了把脸,开始誊抄字数比《论语》还多两千的《中庸》。

这本抄完,4书完成了两本,这时候已到晌午,继续吃些点心,朱2哥收好《中庸》稿子,再撕开1沓竹纸铺上,研墨挥笔,这鹅毛笔已经是第2根了。

傍晚时分朱以溯主仆事情顺利办成,忍着好奇心朱以溯没有去打扰儿子。嘱咐赵期:“去屠户家里提5斤肉来,晚上煮些肉粥给2郎。另外……没别的了,去吧。”

朱以溯还打算让赵期顺路跑腿去李家开两副养神的方子,1想还是作罢。

点两盏油灯,朱2哥开始誊写4书5经中的5经,按照顺序先誊抄的是《诗经》,这玩意儿好背,难得是有许多生僻字,速度不由放缓下来。

抄完《诗经》后,朱2哥打算再抄一些《易经》就休息罢工。他饿了有茶有点心,这可苦了房梁上那个少年锦衣卫。本就是个能轮换的活,这位也没带什么干粮,结果朱2哥期间就用夜壶小解两次,门都没出去1步。

没机会溜出去,这少年锦衣卫可把朱2哥给恨死了,肚子咕咕叫,这位睡了1天实在睡不着,只能干熬着。

丢了鹅毛笔,朱2哥吹灭一盏灯,迈着醉步原地转转,两腿发软,右手更是酸痛。就连小腰板也快折了,加上精神疲倦,让朱2哥好不难受。

跳了跳,将誊写好的5本书分别用较大的草纸包起,抱着。朱2哥出门去了正房。

那少年锦衣卫轻飘飘落地,正要跟着混出去,却见赵期坐在对面偏房台阶上削着什么东西,这少年锦衣卫哭丧着脸退了回去,发现自己饿的爬不上房梁,只能躲在墙角,这里还有夜壶,让这家伙脸都绿色。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