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嫂子  小娇妻 乡村 秦芸雨 乡村老卫的幸福生活 妻子
山野小神农 性感的嫂子 婶婶的诱惑 干爹的福利 少妇 美色 父亲
首页 > 资讯

大明宗室第17章 人定胜天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16 08:17:11

何冲经验十分丰富,闻言立即脸色1变,大叫1声:“众人拾掇行囊,速去退往1楼,严禁延误时间!”朱以溯披着外衣打开门,朱弘昭见状忙说:“父亲,这村庄附近空旷无山,这驿站独树1帜,恐遭雷劈,还请父亲大人避退1楼。”这时候陈玄广这个独目老头出,颌首道:“少这时候陈玄广这个独目老头出来,颔首道:“少爷所言在理,请老爷速速退避。”。

>>>《大明宗室》章节目录<<<

《大明宗室第17章 人定胜天在线阅读》精选

何冲经验丰富,闻言当即脸色1变,大喊1声:“众人收拾行囊,速速退往1楼,不得延误!”

朱以溯披着外衣开门,朱弘昭上前忙说:“父亲,这村庄附近空阔无山,这驿站独树1帜,恐遭雷劈,还请父亲大人退避1楼。”

这时候陈玄广这个独目老头出来,颔首道:“少爷所言在理,请老爷速速退避。”

“听2郎的,通知各房旅人。”

朱以溯是读书人,知道雷劈高个儿的道理。家丁们本9和衣而睡,雷响之际9都醒来。这下蜂拥而出,遇到房门9一顿猛敲。

那名与朱弘昭对视的俊秀少年开门,白皙俊脸上更是毫无1丝血色,双手扶着门框,眉头紧皱,似乎身体很是不适。

朱弘昭安排父亲下楼,路过时眉头又是1皱,血腥气更浓厚了,奇怪看1眼这俊少年,急道:“速随我退往1楼。”

这时候天际1道闪电裹着白光绕着弧线劈了下来,劈中驿站院内白杨,雷声炸响,震的驿站内众人耳晕目眩,更有胆怯者哀嚎痛呼,抱头乱窜。

这少年身子1软眼看就要落在地上,朱弘昭1把抄起他手臂,拉着朝楼梯跑去。少年挣扎两下,挣不开9低着头一起跑了下来。

1楼大厅中旅人嘈嘈拥挤,朱弘昭扯着那少年奔下来,两名家丁上前挤开人群,想要迎朱弘昭赶到门口便利位置。却被堵住,前进不得。

“轰隆!”

电光1闪,又是1声炸雷劈下,院内两棵白杨树劈成焦炭,燃起火光。

拥挤在大堂的旅人、小吏更是惊慌一片,有的不敢再待在这里,鬼哭狼嚎着奔出去。见这些人安全冲出驿站范围,效仿者更多。

朱以溯1手牵着朱弘林,在家丁拥簇下右手探向从楼梯跑下来的朱弘昭,似要将他1把拉过来,护在怀里:“2郎!”

何冲见了挥起手中绣春刀,刀鞘劈砸,神态凶厉蛮横,暴力开路,带着之前那两名家丁挤过去,1把将朱弘昭抱起来,1名家丁将面无血色的俊少年拉扯,跟着何冲挤回去。

突然下起倾盆暴雨,浇灭燃烧的树干,紧接着又是1道雷劈下,1名穿着吏服打扮的胖子正好在树边,只见刺眼白光1闪,炸声响在耳边。震的一帮人视线发黑,胸闷气短。

暴雨落下,雷声渐息。

余下的旅人纷纷冒雨外逃,不多时拥挤的驿站大堂9剩了十余人。朱以溯这边十四人,晕倒的俊俏少年算1个,还剩1对书生、书童主仆。

“子不语……”

这书生轻声背诵似在壮胆,又被突然冒出1声炸雷惊得汗毛炸起。

1声炸响,雷电正中驿站土木小2楼,楼下众人无碍,只是个个发须直立,浑身发麻。而驿站顿时9燃起大火,暴雨1时难灭,众家丁不由分说,裹着朱以溯父子9朝驿站外跑去。

那个书生更是怪叫1声,晕了过去。好在书童胆量壮,顶着屋顶木料熊熊大火,吃力拖着书生,想将他拖出去。

“帮他1把!”

朱弘昭指着那个吃力的书童喊1声,本人被何冲抱着。

暴雨中他的声音听不清楚,陈策看了转身回去9推开书童,将那书生扛了起来。

倾盆的大雨,1众人躲在驿站外的1家杂货店里,委屈的小老板鼻青脸肿,看着被1脚踹坏的门板欲哭无泪。

燃烧的驿站熄灭,再无电光雷声,整个夜晚一片漆黑,除了雨声还是雨声。

赵期怀里紧紧抱着告身、印信,这是朱以溯的命根子,若遗失烧毁,别说当官了,连命都保不住。

雨来的急,去的也快。

约莫1炷香的功夫,暴雨转成小雨。

戴着即防雨又保暖的毡笠,朱弘昭裹着一件何冲从店家征(抢)来洗的发白青色长袍,裹得臃肿,双臂交叉缩成1团,望着黑漆漆的夜空。

天威不可硬抗,他心中发冷。

脑海中思维翻腾,难道是天要杀自己?

刚才若不是朱弘林胆怯将他喊起来,他开窗看看闪电雷霆,想用1副无畏的气概给朱弘林培养信心增长胆量。若没有朱弘林,他极有可能会被烧成1堆焦炭。

甚至闪电劈下来,什么感觉都没有9挂了,1瞬间9被高温高能量的电流蒸干浑身水汽。

前世他读史,就觉得世界是有意志的。这个民族每到关键处,就会被打断脊梁骨。宋末如此,明末也是如此。甚至连清末,也错过了不少飞腾的机会。

前世大家都谈穿越,只要懂点物理知识都知道穿越的概率就是1个圈圈〇。若穿了呢?有的人认为穿越者会成为位面之子,神挡杀神。有的反倒认为穿越者会被世界芸芸众生组成的宏意志(天)轰杀成渣,因为穿越者是病毒,会影响天的运转,脱离原有轨道。

若世界意志要自己死,自己要不要死?这是1个白痴的问题,只要有1线生机他9不会放弃。

天灾难挡,不能因为有这个危险9束手待毙。同样的,李自成流民大军,建奴满清入关,自己不同于地方缙绅,自己压根逃不了,明朝若倒了,自己非要吃他们1刀不可。

不能自缚双臂,也不能将身家性命寄托在别人身上,一切只能靠自己。

造反,造反,他满脑子开始充斥这两个字。

在这场雷击暴雨后,他已经没了刚开始崇高的理想,他只想自保。刚来这个世界,他可以理直气壮的要造反,因为他有领先这个时代4年的见识,他领导这个民族才能赶上瓜分世界殖民地这场大赛。

现在,造反只为自保,更实在。只为自己生命延续,只为自己能活的滋润,只为了自己的儿孙不用挨刀子,也为了这个民族能保存下最后的颜面。汉家衣冠,绝不能被猪尾巴代替。

“天地之威恐怖如斯,我儿惧否?”

回头看了眼父亲,朱弘昭缓缓扭回头,扬着下巴,微微闭上眼睛,朱弘昭吸了口清醒空气,嘴角翘起微笑道:“天威难挡,孩儿坚信人定胜天。”

“人定胜天?稚子狂妄,岂不知人力有穷时,天地之威无穷尽,凡人如何能与天地相并论!”

书生脸色苍白,语气激亢而面泛红晕,来到这对父子身旁,抱拳道:“山阴河阳堡童生王敦盛,1时激慨,望见谅。”

“无妨,此乃我儿弘昭,素有才学行为难免乖张。我乃朝廷新任天成卫新平堡千户朱以溯。敢问公子可是王公忠伯后人?”

见朱以溯神态恭敬,王敦盛赶紧再抱拳回礼,1听这父子俩名字9知道是朱家子孙,心中奇怪宗室何时有了实职还有锦衣卫贴身护卫。嘴上却说:“忠伯公乃敦盛叔祖。此番游学代州,若非公子警觉搭救,这性命9折于天威之下。公子虽有救命之恩,但公子言论在下不敢苟同。”

看样子这个叫王敦盛有个了不起的族人,朱弘昭9笑说:“南人善船,北人善马。有几人能踏水渡江?又有几人能善跑逐马?我等凡人天生如此,但先辈钻研创新,驯马造船,才使得我等能驾船行于水上,纵马奔于塞上。这就是小子口中人定胜天的原由,或许有失偏颇。但人若束手待毙不懂自救,那与傀儡木偶有何区别?”

“君子当顺天而行,岂能逆天而行?”

“何为顺逆?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天地之力伟岸无边,我非狂妄要与天地并论。而是天地之力化为磨难,即如今夜暴雨雷击,我等也要争那1线生机。生机,争则有,不争则无。”

王敦盛之所以发难,就是听不惯朱弘昭口中那人定胜天,人与天齐并论的狂妄。现在朱弘昭自己开口辩解,明明白白告诉他,你误会我了。

天地本就是个笼统的概念,可以指上苍自然,也可以指皇帝纲纪。那么天要你死,你死还是不死?若是大自然,那肯定要争生机。若是皇帝下旨赐你1死呢?按照儒家君为臣纲,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思想来说,只能乖乖洗干净脖子等着。

这种讨论建立在笼统的天上,自然各有各的理。如果一直争下去,对谁都没好处。没见旁边1个锦衣卫抱着绣春刀打呼噜吗?

敢当着锦衣卫讨论人定胜天,人要不要反抗天之类的问题,纯粹是找死行为。王敦盛只是1时气愤朱弘昭口中语气,现在反应过来后,浑身惊出1身冷汗,做羞愧模样抱拳认错:“公子高见,风霜雨露皆是磨难。”

这时候雨幕中传来一阵急促马蹄声,郭家商队十余骑骑士赶来从百货店呼啸而过,紧接着又有十余名家丁冒雨大步跑来。

隔着雨幕能见这些骑马家丁身影模糊,钻入驿站寻找,更有1人嚎啕,声音悲怆:“快找,郭谅你带骑丁4处散开。”

朱弘昭对王敦盛笑笑,扭头对蹲坐在木板、围在一起取暖的家丁道:“谁去通知对面,少爷有赏。”

雨中受寒,这年头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几个家丁互看1眼,1个问:“公子赏多少?干脆请咱喝碗好酒,这事老孙9给孙子跑1趟。”

“成,好酒好肉,速去速来。”说着,将自己脑袋上的大号毡笠给了这个叫孙河的矮壮家丁。

孙河乐滋滋戴上,笑说1声:“谢公子赏。”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