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老旺 老卫 乡野风月 嫂子  小娇妻 乡村
秦芸雨 乡村老卫的幸福生活 妻子 山野小神农 性感的嫂子 婶婶的诱惑 干爹的福利
首页 > 资讯

大明宗室第22章 夺兵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16 08:17:26

第2天,朱以溯等人出王官屯,过高山卫后在官道上被1伙锦衣卫缇骑拦住。带头锦衣卫钻入马车里,3言两语把昨晚的事情说明白了,然后取出1份落款6月初6的文书,请朱以溯盖印。朱弘昭在1

>>>《大明宗室》章节目录<<<

《大明宗室第22章 夺兵在线阅读》精选

第2天,朱以溯等人出王官屯,过高山卫后在官道上被1伙锦衣卫缇骑拦住。带头锦衣卫钻入马车里,3言两语把昨晚的事情说明白了,然后取出1份落款6月初6的文书,请朱以溯盖印。

朱弘昭在1旁听的浑身泛冷,这何冲未免杀气太大。8百斤雪盐竟然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1口气为朱以溯解决了新平堡将要遇到的麻烦事。

朱以溯脸色很难看,对赵期微微颔首,赵期取印加盖。

拿到最后1道手续后,这锦衣卫留下1封何冲的信9下车离去,带着十余名缇骑护卫车队左右。

何冲自作主张为他处理了1个大问题,却也将他彻底孤立。以栽赃手段搞掉新平堡参将麻承宣,这9意味着他掌控新平堡后遇到问题,大同各处的守军可能会看着他败亡。

看完何冲的信,朱以溯更是眉头1拧,面生怒色:“狼子野心!”

朱弘昭拿过信扫1眼,眉头1皱,笑说:“每年7成收益,这大约有多少?不管多少银子,父亲也不该动怒。锦衣卫出手解决麻承宣,这可是大人情,等于救了我们父子1命。”

“可这何冲竟想让为父保举其为副千户,哼哼,等他站稳脚跟后,还要你我父子何用?”

何冲1个小旗到副千户,其中要跨过总旗、百户、所镇抚3级,9算朱以溯愿意,也要考虑皇帝的态度和言官御使的看法。

他1个宗室出身的人刚到边塞9整趴下掌兵权的上级,这让其他人怎么想?

“何冲这是漫天要价,父亲答应了这副千户之职,他才会肆无忌惮,认为父亲可欺。2郎觉得给他1个百户之职,合情合理。”

“另外这马市收益,7成97成。何冲只是穿针引线,他能拿1成已是得天之幸。这个没有还价的余地,能剩下3成,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

朱弘昭放下信,最后摇头叹道:“大同镇镇守太监、太原镇的守矿税使少监、再加上锦衣卫,这股力量合起来,谁能挡得住?”

“公子所言甚是,如今何冲已是离弦利箭,老爷想要阻止也是来不及了,只能期望何冲能1锤定音将麻承宣成功抓捕。如今之势形同骑虎,还请老爷明鉴。”

朱弘林看着3人商讨,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不懂这些事情,只觉得自己很没用。

麻承宣正值壮年,此时骄阳正盛没有去军营,却躲在宅子里焚香念经。

“大人,堡外来了1伙锦衣卫,其势汹汹,来者不善!”

心腹头目狼奔而入,满头大汗急促道:“堡外军营已被锦衣卫控制,把总以上尽数软禁,小的见势不妙,装扮成马夫这才躲过锦衣卫封锁!”

“锦衣卫?”麻承宣身心俱寒,恭恭敬敬将经书放入木匣内,起身抹了把脸上冷汗,目光1凝,问:“来了多少?”

“缇骑十余,还有5多镇守府神机营护卫,俱是3眼火铳,装备精良!”

麻承宣这下眉头皱成1团,锦衣卫和太监联手,难道是皇帝要对麻家下手?这下彻底慌了,急道:“我是1镇参将,无天子诏书他们杀不得我。你速速出堡,告知家兄!”

锦衣卫做事哪会让人跑出去搬救兵,这心腹头目纵快马与35名家丁分散出堡,守门锦衣卫喝止不住,让神机营派遣的镇守府护卫当场射杀。

新平堡修建的大小规模不亚于腹心内地的县城,最坑的是平日里只开两道门。何冲在控制兵营的时候,9派人守住了新平堡出入口,许进不许出。

麻承宣束手9擒,参将府上上下下被何冲带人1锅端了。何冲见到了麻承宣,终于松了1口气。锦衣卫不怕抓捕大臣,9怕抓这种掌兵的家伙。

还好今日酷热,这麻承宣没有去燥热烘臭的军营。不然军兵在手,没有皇帝的圣旨诏书,何冲还真拿麻承宣没办法。

何冲按惯例先抄麻承宣家底,果然没有干净的,竟搜刮出两万3千多两银子,当即和众人分了5千两,7多人瓜分这5千两,哪怕杀头也值了。

给太原镇、大同镇两处的镇守太监和少监各送去5千两,3千两是给借人给他的刘老千户。最后剩下的5千两给朱以溯,不多不少,恰好是8百斤雪盐的价值。

乘朱以溯还没来,何冲等人打着堡中商户与麻承宣勾连逃税的幌子,1家轮着1家敲诈。得到的这笔钱还是要均分,3成是朱以溯的,只有1成是他的。

锦衣卫最不缺的就是证据,看着笔墨未干的‘证据’,又看看面目阴郁的锦衣卫,各家商号小的5两,大的1千两。1圈走下来,又刮出3万多两的油水。

当天夜里朱以溯父子急匆匆赶来,看到参将府堆砌的1万5千两银子,傻眼了。父子俩谁也没见过这么多的银子,1两银子约37克,这9555000克,合击555公斤!

何冲很满意这对父子震惊的模样,抱拳道:“朱大人,如今当务之急是安抚军心,剔除麻氏余孽,以可靠之人掌军。”

现在事情已经做下,大家都是1条船上的人,接下来只有两道考验。第1道是兵,兵若乱了,皇帝也保不住他们。第2道就是皇帝,皇帝这道坎过去了大家你好我好一起好。

朱弘昭两手各握1个银锭子,小身板因激动而发颤,问:“有多少军丁?”

“参将统兵3千,其中1千马军。但多有缺额,只有步军1千5余人,马军3余。另有麻承宣家丁2百人,各官家丁3余人,俱是精锐。”

何冲说着1笑,笑的冷冷:“如今军营官兵分离,卑职建议大人分化瓦解。把总以上尽数革退,从战兵中挑选有勇力、威望者充任把总,以代州府老人暂任千总之职。若迟疑不决,军中必有哗然闹事者。我部只有百余人出头,不好弹压。”

“好,好,就依你所言。”

朱以溯1想到军兵哗乱,头皮就发麻。朱弘昭见自己父亲又被何冲牵着鼻子走,不由心头着急,转身大步出门呼喊道:“孙河,带弟兄们进来!”

稚嫩童音,孙河与7名家丁进来,也是一愣,烛光下一箱箱的银子折射出迷人的光彩,让他们1个个血液沸腾,看看朱以溯,又看看何冲。

“再将郭谅、刘良佐等人喊来,一起搬银子去堡外军营……”

朱弘昭悄悄观察何冲,见他不反对自己父子拿钱收买驻军,反而目生赞赏,这让朱弘昭很是奇怪。在他看来这何冲就是天生的枭雄,心黑手辣,做事无耻不要脸面堪比文人。怎么会坐看自己父子拿钱收买军心?

他总觉得何冲在利用他们父子俩,等他们父子没了利用价值,就会被何冲毫不犹豫1脚踹了。所以他才急着要拿钱收买驻军,有驻军在手,也能让何冲忌惮12。

“2郎,这恐有不妥。战兵是朝廷之战兵,你我父子如何能以私饷酬之?若朝中御史、地方镇守中官、兵备道诸位大人知晓,参我父子谋反,我等可是百口难辨啊!”

朱以溯有些迂腐,他知道儿子的法子最是实用,可私钱发饷,和谋反就差1线了。

“父亲莫非舍不得这些银子?营中战兵若乱了,不等天子诏书赐死,2郎与父亲必将惨死于麻家门生故吏手中!”

父子相辩之际,郭谅等人也来了,朱以溯大手一挥,咬牙道:“搬银子,去堡外军营!”

几十人肩扛横木,吊着一箱箱白银装上牛车,赶赴堡外军营。

军营内灯火通明,两千多兵丁默默等着,他们主官都被一网打尽,他们都关心自己的命运。营中已有谣言,说是麻承宣谋反,他们可能同罪。

谋反可是大罪,如果今晚讨不到1个合理说法,这些家伙极有可能发生兵变。

“麻承宣蒙天子信任,贵为东路参将不思保家卫国、操练兵将。为谋私利,却使家丁侵占军户粮田,逼迫军户化身马匪劫掠过往客商,罪大恶极!此乃渎职,为首罪!”

“其罪之2,克扣拖延战兵军饷,以劣充优,冒领军饷!大吃缺额,大喝兵血,以朝廷发诸君之粮饷筹养家丁,此为贪军!”

朱以溯义愤填膺,这是他朱家的天下,看着1个个身穿破旧战袄的战兵,他胸腔中燃着熊熊烈火:“军中将佐与其狼狈为奸,尽数革职,交付有司会省。本官朱以溯,大明宗室出身,蒙皇帝陛下厚恩居为新平堡千户。见其如此祸乱我大名边镇军兵,着实恼恨其贪鄙,着实为诸位保卫边塞之健儿心痛!”

朱弘昭打了个手势,1箱箱银子搬上点将台,翻开箱盖,迷人的银色让台下军兵热血沸腾,1个个眼神热切。

之前只当朱以溯只是要凭嘴皮子安抚他们,没想到这回要拿真金白银犒劳,1个个安心下来。对于情绪激动的朱以溯言辞,这些战兵都已经麻木了,只当是放屁。

当兵只为吃饱肚子,否则谁愿意提着自个儿脑袋来当兵?但吃空饷喝兵血已经司空见惯,他们有什么办法?

1队队战兵开始重组,不少军官的家丁也投入重组序列。为的就是重组后的3两银子的恩饷,给军官当家丁,每月91两多银子罢了。

从家丁中抽出2百补到马队,成立临时5骑的骑兵队,何冲和78名愿意脱离锦衣卫系统的缇骑填进去掌控,何冲担任骑兵千总。

此外还有3个步兵千总,每个千总手下4出头战兵。由代州随行而来的家丁领兵,又从其中挑选2百最雄壮者为朱以溯家丁,由陈玄广这个独目老头训练,其他戚家军后裔家丁随同辅助训练。

朱弘昭授意下,孙河挑了2名少年为他随从。只要能渡过这1关,他就要找个地方捣鼓一番,有这些个少年搭手,搞个技术革新问题应该么么大。

何冲拿走最精锐的5骑控制权,这让他心满意足,唯1不好的就是朱以溯怎么都不肯为他担保副千户之职,9连次1级的所镇抚都没得谈,只能拿到1个6品百户之职,还是试行。

试行还是实授都没区别,皇帝这1关过不去,大家都得玩儿完。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