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乡野风月 嫂子  小娇妻 乡村 秦芸雨 乡村老卫的幸福生活
妻子 山野小神农 性感的嫂子 婶婶的诱惑 干爹的福利 少妇 美色
首页 > 资讯

大明宗室第25章 军屯起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16 08:17:38

宫里的小宦官也有翰林院派人教诲,这些人纯碎是1副放牛的心态在教育,哪会用心教诲这些小宦官。么通过精英教育,让这些小宦官文武皆通,成了文人阶层的大敌?明朝初年的时候除了太监领兵,但再后来随着宦官将领曹吉祥谋逆、达成土木堡之变的王振这些事情不断积累下明初的时候还有太监领兵,但后来随着宦官将领曹吉祥谋反、促成土木堡之变的王振这些事情积累下来,宦官阶层和兵权9彻底宣告分手。。

>>>《大明宗室》章节目录<<<

《大明宗室第25章 军屯起在线阅读》精选

宫里的小宦官也有翰林院派人教导,这些人纯粹就是1副放羊的心态在教育,哪会用心教导这些小宦官。难道进行精英教育,让这些小宦官文武皆通,成为文人阶层的大敌?

明初的时候还有太监领兵,但后来随着宦官将领曹吉祥谋反、促成土木堡之变的王振这些事情积累下来,宦官阶层和兵权9彻底宣告分手。

武勋贵戚折损在土木堡,这样1来朝中兵权归于文官。这也是文官阶层所追求的,虽然不是很懂兵,自己握着坏了也好,总比让其他人握着兵对他们造成威胁要好得多。

朱以溯1听儿子说自己不懂军略,心中只是发笑,这小子竟然和刘时敏玩心计。捂着疼痛欲裂的额头,朱以溯道:“刘公,己未科代州进士孙传庭出身镇武卫、昔日与我相友善。其人性格沉毅,多谋善断,军略兵法娴熟于胸。如今我儿要学军略,还望刘公助力成全。”

孙传庭是谁?刘时敏不知道。每3年就有3名进士,他能记住前几名9不错了。9扭头看向朱以溯问:“如今这孙进士于何处供职?”

“月前曾有书信报喜,其初任永城知县,因才干闻名又被调往商丘担任知县。”

朱以溯面对刘时敏有些放不下脸面,算起来他也是刘时敏部属。只是他是朱家子弟,自诩血脉高贵。而这刘时敏虽有清名,却是阉人,天子家奴而已。

刘时敏沉吟道:“半年里由下县调升上县,想来也是有真材实干的。书生口中的军略兵法做不得数,不过为2郎启蒙还是可以的。老夫家中有辽镇老卒3余,这老卒屡历大战,虽粗鄙,1身经验却是拿命换来的宝贝。”

孙传庭……

朱弘昭咽了一口唾沫,这可是明末大牛人啊!

他竟然是自己父亲朋友?上次说的那个升职的姓孙该不会就是孙传庭这牛人?这1刻朱弘昭大脑一片空白,有这么个牛人当师傅,还愁以后没安全吗?

那头刘时敏还在说:“我刘家也有些人脉,花些功夫能从南京守备大营里找3两员不得志的军将不成问题。陛下将2郎托付给老夫教导,这是对老夫的信任。朱大人安心,教导2郎,老夫如教自家子侄。”

“多谢刘公成全。”

这刘时敏比38岁的朱以溯还要大56岁,自称老夫摆资格妥妥的。尽管他是1个太监,可朱家父子会鄙视他吗?显然不会。

微微一笑,刘时敏极为自信道:“老夫豁了面皮不要,保这孙进士来大同府做个府衙清贵通判。待2郎蒙学完成,推这人一把入6部做个主事、郎中。”

他确实有这个自信,只是5品以下文官,他相信吏部的人会卖他1个面子。不过这事要抓紧,万1老皇帝病故,朝中必有事端。

往往这种新老交替之际,他这样外放的镇守太监会是第2批被清洗的对象。第1批是宫里老人,他已经从那个地方跳出来了。

当然,老皇帝身体不好的事情他是不会泄露出去的。

第2日朱家父子送行,刘时敏赶赴大同城、同时以私人身份向南京吏部写去几封信。他家世袭的居庸关1带的延庆卫,作为高级军官1家子却是生活在南直隶。

新平堡修在西阳河南岸,守边十8里,边墩26座,烽火台十6座。此外还有3座戍堡,分别是东边西阳河北岸十3里外的威远堡,南边驻守官道7里外的保平堡,再南2里,修在2郎山山北的桦门堡。

如今圣旨下来,朱以溯名正言顺成了新平堡参将,专司新平堡千户所屯戍之事。朱以溯也不再担惊受怕,允许了儿子外出巡视的请求。

而他还有更要紧的事情,何冲将新平堡战兵军官1网打尽,除了外籍的外,还剩一些本千户所内的军官。他现在要顺着这条线索拉将本千户所内的军官阶层连根拔起。

其实也没有这么夸张血淋淋,就是将世袭军官们侵占军户的田地让他们吐出来,重新分给破产军户让其开垦。

同时按照军籍黄册,将逃亡的军户勾出来,这叫做勾军。意思是从军籍册里找到逃亡军户的亲族,从亲族中抓人,补足缺失的军额。

这都是麻烦事,要和各地府衙打交道。

其实逃亡军户没有路引也逃不远,大多躲起来当起本地世袭军官的佃户。好在这些军官们都栽了,朱以溯名声正盛,世袭军官们只能看着朱以溯将他们革职的革职,罚地的罚地。

带着一帮狗腿子,朱弘昭亲自驾驭牛车,戴着1顶卷边红缨毡笠,1身短衣打扮,考察附近地形。这里就在前线,啥时候北虏萌古人打过来,他也好逃命,免得南辕北辙,跑到大漠草原去了。

随行的有陈策、孙河外,9连有百户之职的刘良佐都骑着1匹矮脚蒙古马紧随着。或许跟朱以溯干实事儿更容易积累功勋,但刘良佐觉得和朱弘昭打好关系才是最紧要的事情。

他这样的百户很多,尤其是天成、镇虏两卫并在一起,冗杂的百户大多没事干,守1个戍堡已经算是肥缺,更多的猫在边墩里,进出连个好门都没有的边墩生活起来自然不怎么爽。

对于朱以溯的惩处他们认了,既然不可违背也有补偿的情况下干嘛要硬顶?能捞到眼前的好处才是紧要事,1个个挤破头在朱以溯那边抢活干。多他刘良佐1个不多,少他不少。

若哪天因经验不够办错事,朱以溯说将他革职就能革职。如果抱住朱弘昭朱公子大腿,起码也有个求情的人不是?

如今临近7月初2开市的时间越来越近,聚集的南北商旅越来越多,多到了扎帐篷的地步。尤其被北边各部落来的,牛马成群。

这种情况下治安就是首要重事,治安不是抓贼,而是防止火灾、间谍破坏马市运转。何冲领着马队每隔3天就要将4周探查一遍,同时加派人手调查各个商队营地的人员流动。

一行人过桥奔向威远堡,朱弘昭吃着葡萄干,打量西阳河的走势。他准备找个河面狭窄,水流湍急的地带修建庄园,哪怕是个小院子也好。

因人手不足,威远堡位置距离新平堡有段距离,无法9近接触朱以溯,故北上随行的家丁没人愿意来。他们宁愿管几个烽火台,也不愿意离开新平堡。

镇守威远堡的是郭谅,尽管是白天,1派祥和这威远堡仍旧关闭城门。

迎朱弘昭一行人入堡,郭谅身披棉甲也不嫌热,招呼道:“公子所来何事?”

朱弘昭打量2百步宽的威远堡内部,不由眉头1皱道:“事情有1点,这堡内卫生、生活垃圾要及时清扫。环境脏了容易滋生蚊蝇疫病,这事我回去给父亲说1下。拾掇干净后,大家住的也舒服不是?”

“公子所言在理,如今马市将要开边开市,这环境问题不容小视。往年杀胡口牛马聚集,粪便阻塞道路,着实让人难受。”

郭谅迎朱弘昭入府,府中挂着菜棚架,一片绿色。地面还刚泼了水,比外面凉快不少。

哑巴俊少年郭轻言1袭单薄青色锦衣,头戴4方巾正在棚架下思索,纤白素指握着1枚白子不知道如何落子。见了朱弘昭,只是点头1笑。

将卷边红缨毡笠挂在棚架上,1名郭家家丁端上1盆清凉井水,朱弘昭洗了1把脸消解暑气,也不擦脸任由风干:“今天只是路过威远堡,新平堡什么都好,就是太小。也有些脏乱,待着难受。正好抽时间将所内转1圈,熟悉这里地形也是有益无害。酷暑当头郭大哥人不卸甲,着实让2郎佩服。”

说着坐到1旁,郭谅执黑子坐在棋盘前与郭轻言对弈,对朱弘昭的赞赏只是淡然1笑:“边镇不比他处,出塞后,吃饭都要拎着刀。参将大人看得起我郭谅,我自当勤勉。”

郭谅恬淡的气质很符合朱弘昭的审美,笑笑说:“我看中威远堡东3里处1块荒地,着实奇怪,这块地紧邻戍堡,又有河流灌溉,怎么会荒废呢?”

“公子有所不知,新平堡名为边防重地,位置也是险要。却少有军户,这里最多的还是商人。外地行商、本地小民也在马市开市时做点生意买卖。十2天里收入的,足以抵得上1年土里耕种所获。”

“原来如此,可惜了大片好地。”朱弘昭接过郭家家丁端上来的瓜果,拿了1颗桃子咬1口说:“地荒着就是浪费,我父要重开军屯。军户所缺名额正在补齐,郭大哥早做准备。威远堡这块地少说23顷,每年能产两千多石,荒了可惜。”

郭谅投子认输,转身正色道:“公子所虑不无道理,可边民为何不去耕种?北边山上就是长城,小股北虏来去自如。这地若种了,恐怕边民1年幸苦连种子都收不来。不种还好,种了则是引兵灾!”

“那就打回去!”

丢了桃核,回到木盆前洗手,顺便又把干了的脸浸湿,坐回原处朱弘昭见郭谅英俊面容阴晴不定,道:“胡人皆是狼性,打疼了就是狗性。不能因噎废食,怕抢就不种地了?若哪1天新平堡马市裁撤,这块地没了收入,朝廷要还是不要?”

郭谅剑眉1拧,轻问:“参将大人真要重开军屯?”

“我父子能脱离宗室藩篱囚禁,给皇帝陛下说的就是垦戍边塞。这不垦如何能戍守?到明年春播,还有足足9个月,足够操练军士。有着地利人和,东南两处皆是援兵,怕胡虏作甚!”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