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嫂子  小娇妻 乡村 秦芸雨 乡村老卫的幸福生活 妻子
山野小神农 性感的嫂子 婶婶的诱惑 干爹的福利 少妇 美色 父亲
首页 > 资讯

第18章 私盐!

发布时间:2020-09-16 08:19:24

很较为明显,这个铁盔姓孙了。怕朱弘昭这个二公子出尔反尔,南邵大步流星窜了回去。朱弘昭而已耸耸肩膀,一个铁盔而已,边镇这样的铁盔时时处处都有卖的。  见他耸肩膀一副不斤斤计较的慷慨大方模样,陈玄广这个独眼老汉笑说:“公子仁善,莫被孙小子欺了。这小子原是浙江宁波府见他耸肩一副不计较的慷慨模样,陈玄广这个独眼老汉笑说:“公子仁厚,莫被孙小子欺了。这小子原是浙江宁波府观海卫军户,一身好水性,岂会怕这点小雨?”。

>>>《大明宗室》章节目录<<<

《第18章 私盐!》精选

  很明显,这个毡笠姓孙了。怕朱弘昭这个二公子反悔,孙河大步流星窜了出去。朱弘昭只是耸耸肩,一个毡笠而已,边镇这样的毡笠处处都有卖的。

  见他耸肩一副不计较的慷慨模样,陈玄广这个独眼老汉笑说:“公子仁厚,莫被孙小子欺了。这小子原是浙江宁波府观海卫军户,一身好水性,岂会怕这点小雨?”

  “无妨,就当提前给他的。待到了新平堡,我父将会为大家备上一身行头。到时大家一人一个崭新帽儿,这孙河,呵呵。”

  几名家丁互看一眼,轰然大笑。这孙河好占便宜,这下活该了。

  就连假寐的何冲,嘴角也是微微翘了翘,眯着眼睛打量了一眼那个缩在角落里裹着棉被,脸色发白的俊秀少年。

  朱家父子待他还成,但新平堡不是那么好去的。

  边镇卫所军户逃逸,何况是处于第一线的新平堡?新平堡建立之初就是军户的地盘,但随着军户逃逸,手里兵丁少了,这卫所官在边镇挂着武官名头干着文官的事情,声势渐微。

  新平堡战略位置紧要,军户逃逸后却依旧繁华。因为有马市在,新平堡商业繁华人口众多,若不是地形太偏,可能就是晋商们要走的第二个出边杀虎口。

  这里位置如此紧要总不能没了军户就不守,所以大同镇右路参将就坐镇新平堡。手里握着三千招募的边兵,足以压服新平堡。这种前提下,新平堡千户所名正言顺的管理者,即新平堡千户也就没有了存在意义。

  可是,良久不问朝政的万历皇帝心血来潮,就把朱以溯这个宗室代表安排到新平堡千户所担当千户。这就有问题了,刘老千户可不能看着朱以溯父子挂在那里,和交情没关系,而是和他儿子刘世清的政绩有关系。

  所以何冲最大的使命就是帮朱家父子站稳脚跟,不求朱家父子能有多大掌控力,只求他们不会被边镇军将阴死。

  郭家商队上下绝处逢生,郭平成这位中年汉子见到俊少年安然无恙,大大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头大如斗。

  因为某些不能说的原因,这俊少年淋雨后病症加重,只能静养,更别说随商队北上经杀虎口去塞外苦寒之地。

  天明后,郭平成下定决心带着礼物拜访朱以溯。

  朱以溯等人比较倒霉,昨夜那个驿站主事司吏被雷劈成了一堆焦炭。作为事发现场唯一的官方人物,他们需要等山阴县知县过来做个调查。

  所以郭平成打算请朱以溯代为照顾这位名叫郭轻言的哑巴俊少年,连救命之钱都一并带来了,一共足金雪花银二百两。

  这是一份厚礼,如今朱以溯全部家当才五百两左右。对他的要求朱以溯全部答应,郭平成还留了侄子郭谅照顾那哑巴俊少年郭轻言。

  主要事情解决,郭平成与朱以溯攀谈起来。这郭平成虽是做生意的,却也有秀才功名。读书人经商说出去不好听,对朱以溯的说法是跟随商队游历增长学识。

  这点门道如何瞒得了朱以溯,大家心知肚明即可。两个人都有秀才功名,这交谈也就有了平等对话,聊得也就投机起来。

  一听朱以溯是宗室子弟,被皇帝陛下下旨封为新平堡千户,这郭平成立刻心思就活络起来,临走道:“昨夜一车茶货淋雨,表面茶叶见水,损耗近半。朱大人坐镇新平堡马市,守御国门郭某甚是敬佩。这余下的半车茶就送与朱大人麾下健儿饮用,还望大人莫要推辞。”

  一听只是半车砖茶,算不得什么贵重礼物,朱以溯不疑有他就收下了,亲自送郭平成离去,临别道:“若郭兄北归,不妨走新平堡。”

  “那朱大人可要备好茶点,郭某估摸着九月初就会登门拜访。”

  送走郭家商队,郭平成侄子郭谅与四名郭家家丁赶着一辆牛车来到驿站。

  待朱以溯安顿好郭谅众人,何冲就匆匆登门。

  此时朱弘昭在小村溜了一圈,见有可怜少女卖身葬母,这种调调他很喜欢。手里缺钱找赵期,一听朱弘昭开口就要十两银子,赵期哪敢答应,带着朱弘昭来找朱以溯批示。

  二三两银子赵期可以给朱弘昭,但十两银子,就有些棘手。

  正好四个人聚到一块,何冲性子急,就先说:“朱大人,可知这郭家送与大人的车里是什么吗?”

  “哦?难道不是半车砖茶?”

  “大人睿智,的确不是砖茶,是盐,上好的雪盐。满满一车总共四引盐,净是雪盐。”何冲一语道出真相,让朱以溯身子一颤,脸色发僵。

  颤抖着,朱以溯急声问:“可有盐引?”

  “有,俱是富义厂签押盐引。”

  一听有盐引,就说明这四引八百斤雪盐起码有官方身份,是经得起查的,不是私盐。可一听雪盐产地是富义厂,朱以溯脸都白了。

  这哥富义厂生产的雪盐可是特供皇室,专供满朝文武勋戚三品以上大员的。要是别的地方的雪盐也就罢了,可这偏偏是贡盐!

  他们父子本就身份敏感,这还没入职就牵扯到贩卖贡盐,皇帝再大度也会斩了他们父子!

  贡盐怎么能有盐引,说明这盐引本就有问题!

  “朱大人莫惊,此事只有卑职一人知晓。这八百斤雪盐在边市可卖三千两银子,若出塞卖与北虏贵族可得五千两。若大人信得过卑职,请划分六百斤与卑职,卑职可为大人开路解决新平堡若干杂事。”

  “莫说六百斤,这八百斤贡……雪盐本官一概与你。这是天大的祸事,老夫宁可将这雪盐投河,也不敢食用贩卖。”

  “大人安心,四引雪盐算不得大事,又有富义厂开具的盐引。捅破天去,也是盐场管事太监的不是,与大人何干?若一切顺利,卑职可保大人升为一方守备。”

  朱以溯如何能安心,见何冲有心拿这些雪盐做文章,他不答应也不成。他担心现在让何冲不爽,何冲一道秘本奏上去,他们父子不出几日就会人头落地。

  何冲与赵期匆匆离去,何冲也怕其他锦衣卫发现这些雪盐,牛车还没停,就被何冲登上去,驾着牛车带了两名家丁就原路返回,朝代州赶去。

  朱弘昭一旁听的心惊肉跳,这郭家商队足足十五六辆牛车,若每车都是这样的雪盐,出了杀虎口卖给北虏各部首领,就能有个七八万银子入帐。再拿银子收购牛马羊羔返回,或者直接拿盐换牛羊皮毛等物,又能赚上一笔。如此循环,可想而知这郭家会有多么的富裕!

  怪不得车队里每辆牛车配两到三个壮丁,还有十余骑随行,足足四五十个壮汉押运。这些人都有些少了,要是他起码也要配备上百人。

  空荡荡的房子里就剩下了父子两人,朱以溯呷两口茶压惊,见儿子听不明白,没有意识到贡盐、私盐的恐怖,就耐着心讲了一下。

  这盐是民间生活必备之物,一斤做工劣糙的粗盐官盐能卖一钱银子到三钱,质量更好的雪盐能达到五钱银子。人口基数摆在那里,每年消耗的盐都是有数的。

  可朝廷的盐税越收越少,原因就是私盐猖獗。因为这盐不论官的还是私的,做工用料没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有没有盐引。有盐引那就是官盐,给国家上了税的。没有盐引,那就是私盐。

  之所以如此看重盐税,就是因为这个利润太大了,百分之三百都不足以形容盐业的暴利。更难得是盐是生活必备的东西,永远不愁销量。

  百姓的用度就在那,官盐摆在那不会降价,这就孕育了私盐这个产业。而贩盐的盐枭,因为私盐不用上税,卖的低于官盐,利润却比官盐还要高。

  这就促成了私盐产业越来越大,而官盐卖不出去的事情发生。官盐卖不出去,国家就收不到盐税。

  随后又说起贡盐,这个很简单,皇帝用的东西其他人也能用,也配用?用了就是违制,处理结果简单粗暴又直接:杀头。

  朱弘昭明白了,这批雪盐产自四川自贡。自贡即能源源不断自流的盐井和给皇室进贡的盐井合称,这里设有富义盐厂,归太监体系的二十四监管辖提督。这是个大肥缺,仅次于司礼监秉笔太监、掌印太监、东厂、南京镇守太监的大肥缺。

  说完后,朱以溯松了口气,见儿子不以为然的样子不由气急,道:“难道我儿看不到其中凶险?这郭平成着实不当人子,用心端的险恶。”

  “父亲,这富义厂雪盐是贡盐,有盐引本就是违制。却能一路经四川、陕西到咱山西来,要经历多少关卡哨所?他们都视而不见,可见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所以二郎认为这事只是小事,父亲大人不该忧虑这个问题。”

  “小事?”朱以溯咬牙自问,随即苦笑,他看的反倒不如自己儿子看的清楚,就问:“那二郎觉得什么才是大事?为父又该忧虑什么问题?”

  “何冲三言两语,欺父亲心神不稳拿走这八百斤雪盐。所以这才是大事,父亲应该忧虑这个。”

  这可是五千两银子啊,钱生钱,等九千岁同学粉末登场,说不好能花钱买来个大同镇总兵官当当。等崇祯皇帝登台,这大同镇就是他们父子俩保命的本钱。

  朱弘昭对这段时期的历史并不了解,万历末期全国总兵官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结果萨尔浒大败,随后天启年间孙承宗未主政辽东之前,大明朝在辽东短时间内折掉绝大半总兵官,各地幸存的总兵官甚至有直接撂挑子辞职的。

  终于发现儿子的缺点是贪财后,朱以溯只是笑笑,一脸轻松道:“这是烫手山芋,交给何冲也好。本就是郭平成送的,为父并无出力,丢了也不算损失。我儿与赵期同来,所为何事?”

  “是这样的,昨晚还有一家子被雷劈死。家里就剩个女子,孩儿逛街时见那女子卖身葬母,觉得可怜就想和赵管事支十两银子。”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