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老卫 乡野风月 嫂子  小娇妻 乡村 秦芸雨
乡村老卫的幸福生活 妻子 山野小神农 性感的嫂子 婶婶的诱惑 干爹的福利 少妇
首页 > 资讯

妃逃不可腹黑王爷惹不得第009章 不如本王美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17 02:14:24

尉迟婴走后,殷荃被龙珏带去全身沐浴。与往年相同,这一次耐心的等待她的并不是什么粗制滥造的麻布衣,相反地,是那种看几眼,便足已令她眼珠子滚满地的上好布料。盯着那放佛蒙着一层珠光般的衣料,殷荃吞了口口水。“我要换了这个?”指了指衣架上如流水般垂下的衣袍,殷荃盯着那仿佛蒙着一层珠光般的衣料,殷荃吞了口口水。。

>>>《妃逃不可腹黑王爷惹不得》章节目录<<<

《妃逃不可腹黑王爷惹不得第009章 不如本王美在线阅读》精选

夏侯婴走后,殷荃被龙珏带去沐浴。与以往不同,这次等待她的并不是什么粗制滥造的麻布衣,相反,是那种看一眼,便足以令她眼珠子滚一地的上好布料。

盯着那仿佛蒙着一层珠光般的衣料,殷荃吞了口口水。

“我要换上这个?”

指了指衣架上如流水般垂下的衣袍,殷荃的声音有些颤。

点头表示肯定,龙珏看着她,对她的反应有些不解。

扭转视线重新看向那熠熠生辉的衣袍,殷荃伸手,微颤的指尖轻轻触上那流光般柔软垂顺的布料,仿佛稍一用力便会将那看上去价值不菲的料子给戳破般。

她从未像现在这般如此谨小慎微过,即便在面对夏侯婴的时候,她也依然是无所畏惧的。

女人终究是女人,尤其是殷荃这种爱美的女人,从来都是天性使然。

即便转换了一个全新的时空,她也依然喜爱一切美好的事物,当然,夏侯婴除外。

在龙珏的帮助下换上那轻薄如万里霞光般的衣袍,殷荃照照铜镜,在铜镜前搔首弄姿的摆了一个特风骚的S形。

“动作别太大,当心抽筋。”

冷飕飕的声音从而后轻飘飘的传来,生生让殷荃打了一个激灵。

“你……”硬生生的把“才抽筋”三个字狠狠咽回喉咙,殷荃耸耸肩,勉强堆出一个笑脸,继续开口:“不觉得我美么?”

此言一出,龙珏的唇角突然抽了抽。

倒是夏侯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他先是端着下巴状似严肃认真的盯着她看了片刻,而后以更严肃认真的态度答:“不如本王美。”

大张着眼眶瞪着夏侯婴,殷荃发现现在只有一句话才能表达她内心一万头草泥马狂奔的状态:人至贱则无敌!

无视她集震惊与鄙夷于一脸的复杂神情,夏侯婴朝龙珏看去,后者微微颔首,遂拉起了殷荃的手臂。

“要做什么?”扭脸看向龙珏,殷荃不解。

“别动。”夏侯婴的声线从耳后传来,紧接着,左肩似是被什么东西打中,熟悉的酸麻随之而来,她是真的动不了了。

任由龙珏在自己脸上一通折腾,别着脖子的殷荃在心底又往夏侯婴脸上画了个叉。

至此,夏侯婴那张清绝俊美的脸在她心中早已被无数个鲜红叉叉彻底覆盖,失去了原有的模样。

瞅着在自己跟前忙活的黑衣女子,殷荃发现,这还是她第一次与她靠得这么近。

她的皮肤特别好,是干爽柔滑的那种,连一丝毛孔也看不见,细致的像刚刚发好的面团。

从眼角中瞥见殷荃的眼神,龙珏眉心微微蹙起。

她始终觉得,这个女子有些奇怪。

奇怪的说话方式,奇怪的勇气。

现在,就连她看向自己的眼神也开始变得奇怪了……

尽管稍稍有些走神,但这并不影响龙珏手下的速度,很快,一张全新的与她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在她手下诞生,脸的主人,正是殷荃。

待龙珏从自己身前挪开,殷荃看到了铜镜中自己的那张脸。

实在很诡异!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易容术!

殷荃原以为像易容术这种出神入化的江湖技艺只存在于金庸的武侠小说里,却未曾想,现在,此刻,竟被人施展在自己脸上。

下意识的伸手在脸上摸了摸,她怔怔的看向龙珏,眼中有惊异更有兴奋:“这就是传说中的易容术?能教教我么?”

她的眼眸像傍晚闪耀在北方天空的第一颗星,璀璨如波光,直接的令人难以抗拒。

被她这么握住了双手的龙珏身子有些僵硬,却又仿佛被那双容纳了正片星空的黑眸死死吸附,一时间既忘了反抗,又忘了拒绝。

“此乃龙门禁术,非龙门氏族者学习此术一律毁容而死,死状凄惨。”

片刻的沉寂过后,夏侯婴漠然的声音幽幽然自头顶飘落,像盆冷水,顿时将她浇了个透心凉。

“易容术也要看血统?!”殷荃瞪眼。

“你若不信,大可去尝试。到时毁容而死,做了孤魂野鬼别怨本王就是。”耸耸肩,夏侯婴的语气依旧飘飘然。

算你狠……

冲那张清绝冷艳的美人脸磨牙霍霍了好一阵,殷荃终究还是将满心的怒火给强压了下去。

这段日子在府内与夏侯婴相处久了,她也想通了看开了。她好容易穿越到这个时空里重新活过一次,实在是犯不着为了他那种分分钟能把人给活活怄死的妖孽置气,只盼着有朝一日出现一位脚踏七彩祥云的天界上仙,能把他给收了,从此就天下太平了。

瞧着她如风云变幻的神色,夏侯婴微微抿唇,他知道,她又在想些不着边际的古怪东西了。

他始终觉得,她很古怪。

分明是个把什么心思都摆在脸上的人,却又总好像想着些令人看不懂的东西。

比如……她常常挂在嘴边的装叉……

再比如,她看着自己时复杂多变的神情,有倾慕,有惧怕,也有嫌恶。

他不得不承认,殷荃是个复杂到仅用肉眼难以准确判断的女人。

时而像张白纸,简单到透明;时而像层迷雾,扑朔至浑浊。

她所有的一切都让他无法将她与将门庶女的身份联系在一起,她实在不像个久居深闺的女子。

但也不像国师送到他身边的细作……

毕竟,他不止一次试探过,殷荃并不会武功。

“你看着我做什么?”眉心微蹙,殷荃迎着他的视线看去,紧接着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般惊呼出声:“难道我的脸有什么问题?我就想想也要被诅咒么?”

瞧着她惊恐的反应,夏侯婴的唇角突然有些抽搐。

龙门禁术什么的当然是用来诓骗她的鬼话……如此荒诞的理由,她竟也信了……

“本王只是在好奇一件事。”端起下巴,夏侯婴偏了偏头,似乎真的在思索什么。

“什么事?”朝他凑了凑,殷荃好奇。

“你总说本王装叉,装叉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特别聪明特别有智慧的意思!”不假思索的答,殷荃神情严肃而庄重,一颗脑袋点的像拨浪鼓。

“是么……”夏侯婴闻言,修长的手指在光洁的下巴上轻轻摩挲了一下,继而看向她开口:“你也很装叉。”

殷荃泪流满面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