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乡野风月 嫂子  小娇妻 乡村 秦芸雨 乡村老卫的幸福生活
妻子 山野小神农 性感的嫂子 婶婶的诱惑 干爹的福利 少妇 美色
首页 > 资讯

妃逃不可腹黑王爷惹不得第019章打击报复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17 02:15:30

门外,殷荃是吼也吼累了,摔了摔乏了,望着撒满了满地的书页,她突然间很想看一看,要不然这满地的狼藉被夏侯婴瞅见了,会有怎样的表情。再回忆着适才他那惊讶中微带零乱零乱中又含着抹怒气的目光,她轻轻一笑出声,笑声里是满满的洋洋得意。平时里一副高贵的美艳人畜勿近的样子

>>>《妃逃不可腹黑王爷惹不得》章节目录<<<

《妃逃不可腹黑王爷惹不得第019章打击报复在线阅读》精选

门外,殷荃是吼也吼累了,摔了摔乏了,看着铺满了一地的书页,她忽然很想看看,要是这一地的狼藉被夏侯婴瞧见了,会有怎样的表情。

回想着方才他那震惊中略带凌乱凌乱中又含着抹怒意的目光,她轻笑出声,笑声里是满满的得意。

平日里一副高贵冷艳人畜勿近的样子,刚才瞧见她的时候还不是心如鹿撞呼吸混乱?

这样想着的殷荃越发笑的大声了些,以至于屋内的夏侯婴眉心拧的更紧。

让她背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还本本都这么厚!他这分明就是打击报复!

扫了眼被自己摔散了满地的书页,她裹了裹身上的衣袍,蹲下去,随手捡起一页纸,皱眉看了眼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

“女子有三从,所谓在家从父,出嫁从夫……”

呸!你妹的三从四德!不过是男子用来框限女子权利的废话罢了!这时代的女人活的真累。

暗骂一句丢掉手中的纸张,她又捡起一张,看了一眼后用脚在上面狠狠踩了三下。

都什么谬论!

女子还有没有一点人权了?!

难道生为女子就活该倒霉受制于这男权当道的社会么?!

怨愤的扭头瞪向依旧紧闭的酸枝梨木镂花门,她刚扬起拳头准备敲打下去,不料房门却在此时被人从里面打开,开门的人是卫钧。

“殷姑娘,主子有要事在身,您对《女经》《女戒》和《开国礼法》有什么疑问询问属下便可。”

“我只有一个疑问。”收起手臂,殷荃扬起下巴,瞪向卫钧的目光锋锐如刀,盛气凌人。

“倘若我坚持不看这些狗屁不通的东西,你家主子会把我怎么样?”

瞧着她尖锐慑人的目光,卫钧突然就对自家主子生出了一丝丝同情。

敢如此忤逆主子的人,古往今来,恐怕也只有这么独独一个了……

卫钧不言,却先是在身后关上了门,在确定房内只有纸张翻动的声响后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低叹。

“殷姑娘,主子虽严苛了些,但从未做过分毫陷你于险境的事。你若坚持一意孤行,却会将主子……”

“卫钧,本王吩咐你的事,怎么还不去办?”正说着,房门突然在两人身旁打开,夏侯婴站在那里,视线冷的迫人。

闻言,卫钧当即垂了视线迅速离开,门前,顿时只剩下双双沉默的两人。

一言未发的夏侯婴正欲关门,不料一只手竟在此时忽然探入门缝,只要他动作稍稍快上一秒,便会毫无悬念的将她夹伤。

“如果我真的达不到你的要求,你会怎样?”无视夏侯婴冷冰冰的神情,殷荃边说边跨进屋来,夕阳的余晖从她身后映入,将包裹在她周身的雪白衣袍镀上一层氤氲的橘红,柔暖和煦。阳光在她披散的发丝间揉碎成丝丝红线,染一层淡金色如金属般的光泽,垂落在衣袍内外。

面无表情的俯视着她高高扬起的目光,她的双眼里仿佛永远都不会存在恐惧和忧愁,永远都那么具有穿透力,永远都蓄着一抹光,一抹充满着热力和勇气的光。

“为什么……”他的视线如他的语气般忽而变得柔和如水,像轻纱柔幔般掬着一捧月光朝她倾泻而下,带着蛊惑和引诱,将她导向未知的前方。

夏侯婴伸手将垂落在她领口内的一缕黑发卷起在修长的食指,乌发盘绕在白皙的指端,像最妖艳的水蛇,攀上最圣洁的白玉。

张了张嘴,殷荃想出声,却在那一瞬不知要说什么,只怔怔的望住那双幽然深邃的眼眸,那里有一片海,泛着森森的幽蓝,如安静燃烧的磷火,如冷冽跃动的冰影。

忽然松开那缕黑发,夏侯婴将殷荃推出门外,“砰”一声关上门。

猛然回神,殷荃有些怔。

刚才,是他害羞了么……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毫不客气的挥动拳头敲打门板,殷荃嚷嚷的很欢快。

高贵冷艳的面瘫夏侯婴居然也会害羞!这简直就是天下第一奇闻啊!

她还想看!必须!立刻!马上!

“开门开门开门!”坚持不懈的敲着,殷荃忽然顿住,唇角掀开一片坏笑:“夏侯婴,你再不开门我可就穿着比基尼去逛街啦?”

未及她话音落定,房门霍然打开,她扬着下颚,眼中笑意越发光亮照人。

“商铺夜间不开。”高贵冷艳的某人动动唇,居高临下的视线里带着看白痴一样的轻蔑。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无视他的冷淡神情,她向他走近一步,口中的热气正好呼出在他喉结上。

唇锋抿紧,夏侯婴看着她,没有出声,耳廓却泛出一抹诱人的浅浅粉红。

那抹热气仿佛并非呵在他颈上,而是呵在他心尖,直将他所有冰冷的理智尽数融化,融成一汪春水,漫入他四肢百骸。

体内似有气息乱窜,顶撞的他五脏六腑有些憋闷。

是无涯的余毒作祟么……

思及此,夏侯婴别开头,沉默不语的走到书桌前,随手拿起一份奏折,不再理会殷荃。

坚持不懈的跟他到桌旁,殷荃俯下身,将手肘搁在桌边,支着下巴看向他,忽而偏偏头道:“我说,你害羞了吧?”

“……”

“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认了啊?”她的虎牙牙尖在夕阳余晖中一闪一闪。

“……”夏侯婴继续沉默。

“你脸红了!”

“夕阳照的。”合上折子,他抬起眼睫看向她,幽深如海般的眼眸里有暗流涌动,却是很快便平复了下去,继续道:“你领口散了。”

“你不喜欢?”红唇浮笑,殷荃朝前探了探,语调微微挑着,像一片艳丽夺目的羽毛,轻飘飘的响起在两人相距不远的空气里。

蓦地,就在此时,一道白绫赫然腾空而起,圈住她白皙姣好的颈项,也顺道束起了她那不盈一握的蜂腰。

“《女戒》第一条,戒轻浮。”慢条斯理的开口,夏侯婴冷飕飕的语气顿时令殷荃有种胸口碎大石的苦逼。

“你想知道倘若你做不到,本王会怎样,那好,本王现在告诉你,你可知前七任王妃都是怎么死的?”

“被你这种堪比茅坑臭石的变态个性给憋屈死的?”

不假思索的应声,她看他,眼神纯澈的像水晶。

蹙起眉心,夏侯婴忽然就有点后悔。

他是不是应该先把她给毒哑了或者先点了她的哑穴再说这些事……

瞧着他忽明忽暗的神情,她恍然:“难不成……是因为……”

“不错。”夏侯婴抿抿唇,朝她瞥去一眼后很快收起了视线。

“皇帝儿子那么多,为什么就你一人死了这么多老婆?”

“……”沉默不语的看向她,夏侯婴这次是真的开始考虑要不要点她哑穴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