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老卫 乡野风月 嫂子  小娇妻 乡村 秦芸雨
乡村老卫的幸福生活 妻子 山野小神农 性感的嫂子 婶婶的诱惑 干爹的福利 少妇
首页 > 资讯

第十八章 巷子里的见闻

发布时间:2020-09-17 06:44:01

忙忙碌碌的一个上午,陈重倍感有些疲累,说实话,茶餐厅的生意未免太有些太好了吧。却,茶餐厅店长但是一副悠闲自在自由的的样子,偏偏都二十好几了,一点儿工作的颓唐感都也没,比陈重这个更年轻人还得饱含活力。趁着暮色时客人也不是很多,陈重随便的找了一个椅子坐在上然而,茶餐厅店长还是一副悠闲自由的样子,明明都三十好几了,一点工作的颓废感都没有,比陈重这个年轻人还要充满活力。。

>>>《恋爱是门选修课》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巷子里的见闻》精选

忙忙碌碌的一下午,陈重感到有些劳累,说实话,茶餐厅的生意未免有些太好了吧。

然而,茶餐厅店长还是一副悠闲自由的样子,明明都三十好几了,一点工作的颓废感都没有,比陈重这个年轻人还要充满活力。

趁着黄昏时客人不是很多,陈重随意的找了一个椅子坐在上面休息。他很想好好的来一杯下午茶,毕竟整个下午都在看别人在那一口包子,一口茶的享受着,陈重也是眼馋的很。

不过,那位与陈重年龄相似女服员倒是一直十分努力的工作着。

和她相比较,陈重有些惭愧,他这时赶紧离开椅子,开始努力的工作起来。在把最后一桌客人送走后,陈重将桌子上的残羹冷炙清理干净,他打算离开了。

“感觉好久都没有去菁菁姐那里看看了。给那里的孩子们带点东西吧。”陈重心中想道。

这样的,陈重打算向茶餐厅店长告别,却见茶餐厅店长正在结那位女服员的工钱。

陈重有些好奇,“按道理说像这种工作日结倒不是说不可以,只是太麻烦了,月结的话还方便点,她应该不是临时来的吧?”陈重心中如此想道。

少女领了工钱,那身黑色的fu务员工作服都未换下,就匆匆离开了。

陈重向茶餐厅店长问道:“店长,她怎么了?是店里新来的吗?上周末怎么没见过。”

茶餐厅店长回答道:“那个女孩子是这周一来的,工资要求日结,店里ting缺人的,于是就雇佣了她。”

茶餐厅又道:“陈重,人家可比你努力工作多了,这次你偷懒的钱会从你工资里面扣除。当做发给她的奖金。”

陈重点了点头,表示他知道了,并向茶餐厅店长告辞,他也要回家了。

于是,陈重来到职员休息室,换下工作服。事实上,陈重觉得这工作服穿在身上着实有些太紧了,感觉忙起来的时候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换上自己的衣服后,陈重注意到那个书包没有拿走,于是冲外面的茶餐厅店长喊道:“这个包是那女孩的吗?她好像没拿。”

只听茶餐厅店长回应道:“那你把它送去给她吧,人应该还没走远。”

陈重无奈,背起自己的书包,手上拎着另外一个包,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希望她还没走远,不然只能回去把包放在店里等她自己来拿了,我可不想再跑一趟了。”陈重心中想道。

在黄昏下,陈重跑过了那座天桥,尽管陈重不知道那个女生的具体位置,但陈重感觉是在这边,于是便向这边来了。

正当陈重跑到巷子里的时候,听到了些声音。

“你这丫头,去哪里了,不去上学。”随后是一阵怒骂。

只听一个轻盈中透着倔强的女声反驳道:“家里需要钱吃饭,上学我在家里也能学好。”

另一个声音道:“是啊!晓晴她可以解决自己的事的,孩她妈你就不用担心了。对了,今天你挣得钱呢?给爸爸,爸爸买点好吃的给你和妹妹。”那声音听起来有些醉醺醺的,似乎是喝了许多酒一样。

之前的怒骂声这时转向了那个男声,说着些在陈重听来并没有任何营养的话,果然,那男人应该是恼羞成怒了,他骂了几句从巷子出来。

迎面就撞倒了陈重。男人骂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走了。

陈重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看来这个打工者还真是不容易呢。

陈重从巷子的拐角走出,看到了那位正和一个中年妇女说着什么,那中年妇女好像是有些虚弱,她苦口婆心的劝说着那女孩。

陈重走上前去向女孩打了招呼,并将书包递给了她,冲那妇女笑了笑,便转身离去。

那女孩接过她的书包,道:“谢谢。”便没了下句。

陈重没有转身,只是向后招了招手,出了巷子。

离开了巷子的陈重,心里怎么都有些不舒服。他知道,估计是那女孩事情让他撞见了,所以心里受了些影响。

这个时候,夜已经降了下来,天空被遮上了一层有着银白色亮点的布。

陈重想要先去学校里取回他自己的自行车,然后去菁菁姐那里,觉得自己今天撞见的事或许菁菁姐会有一个不错的见解。

来到学校的陈重有些身心疲惫,他看着教学楼上还亮着的灯,推着自行车,缓缓的离开了。

出了校门,陈重才骑上自行车,对于他来说,现在可是享受夜晚灯光明亮的时刻。只有在晚上,那冷冷夜风才会吹散白天的温热。

许久,看见远处还亮着灯光的小院,陈重不由的感到心里一暖,尽管陈重并不在那里住了,但每次看到小院,都会想起以前在小院玩耍的日子。

到了小院,陈重把自行车锁好,他看见院子的铁门上还没上锁,于是就推门而进。

以前,那个铁门上的锁链不知被顽皮的他弄坏过多少次,菁菁的妈妈,也就是院长,那个始终都和善的修女,都会自己将锁芯修好。

陈重这般想着,进了屋内。看见菁菁姐正在整理着书,昏黄的灯光下,红润的脸庞,认真的模样,都深深的吸引着陈重。

陈重不忍出声,不过菁菁姐注意到陈重来了,便问道:“陈重,你是有什么事吗?”

陈重摇了摇头,有些拘束的将手背在后面,故作高深的道:“没有没有,我能有什么事啊,对了,这个给你。”

陈重递来一大袋的东西,放在桌子上。

菁菁姐道:“其实不必的,有好心人捐赠的。”

陈重道:“我也是好心人啊。”

菁菁姐笑道:“不,你只是个小孩子。”说完,她轻轻的点在陈重头上。

陈重道:“别老是把我当小孩子,那是以前,我承认那个时候在你面前,我确实是个小孩子,现在,我是可以承担法律责任的。”

菁菁姐道:“对对,当年的毛头小子现在都是个大人咯。”

两人相视的笑了笑,菁菁姐接着问道:“好了,说吧。遇到什么事了?”

陈重于是一五一十的将他在巷子里遇到的事告诉了菁菁姐。

屋外,是寂静的黑夜,屋内是温暖的私语。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