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嫂子  小娇妻 乡村 秦芸雨 乡村老卫的幸福生活 妻子
山野小神农 性感的嫂子 婶婶的诱惑 干爹的福利 少妇 美色 父亲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一章 落入网中的蚂蚁

发布时间:2020-09-17 06:44:09

“美女,给。这个是我大哥打赏你的小费,他发出邀请你去他那坐一坐,顺道带瓶红酒。”陈重回到那位美女身旁,递过来她五张红票,并矛头一个健壮的男人。美女递过来红色的票子,露着迷.人的微笑。把腿从男人手下抽了出,而男人顾着望着舞台,并没有察觉到到这一点。美女美女接过红色的票子,露出迷.人的微笑。把腿从男人手下抽了出来,而男人只顾看着舞台,并未察觉到这一点。。

>>>《恋爱是门选修课》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落入网中的蚂蚁》精选

“美女,给。这个是我大哥打赏你的小费,他邀请你去他那坐坐,顺便带瓶红酒。”陈重来到那位美女身旁,递给她五张红票,并指向一个强壮的男人。

美女接过红色的票子,露出迷.人的微笑。把腿从男人手下抽了出来,而男人只顾看着舞台,并未察觉到这一点。

美女去了柜台那里拿了瓶红酒,这时的陈重已经来到了那个强壮男人身旁,告诉他那位美女邀请你去那里坐坐。而这时,美女正看向陈重那里,强壮男人以为是在看自己,于是相信了陈重所说的话,来到了那男人旁边坐下。

美女有些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强壮男人跑到她原来坐的地方。

陈重来到美女旁边,说道:“我大哥说他对那个男人更感兴趣。”

美女听后有些惊讶,她看到那男人将手放在强壮男人的大腿上摸着。

于是便发生了刚刚那一幕,强壮男人生气的揍起那男人来,引起的骚动也没有让陈重失望。

陈重见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两人身上,于是便悄然无息的进了后台。

再说梁宇天接过了陈重的书包,回到了李世豪他们那里,将书包放在沙发上,自己也坐了下来。

梁宇天刚一入坐,李世豪问道:“那小子去了?”

梁宇天点点头,有些惋惜道:“他什么也做不到的。”

再坐的众人都不是傻子,除了目光一直集中在舞台上的周威,其余的三人都注意到了陈重的异样,都能明白是怎么回事。

事实上,人生就是如此意外。

李世豪道:“进去了,想出来可难得很。”

盛冶冷笑道:“别让我们收尸就行。”

突然间,他们也注意到不远处的骚动,而盛冶注意到那个影子,悄悄的潜入到了后台。

盛冶笑了笑,便假装不在意的对李世豪说道:“豪哥,我去下洗手间。”

李世豪看了看他,没有多想,把注意力集中在看热闹上了。

盛冶跟着陈重也是偷偷的潜入了后台。

而外面发生的骚动,随着男人向强壮男人的道歉和店中工作人员的劝阻下也顺利解决。

那个保镖样的西装男也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已经有两个人潜入进去了。

舞台上的表演很快就结束了,莫晓晴也回到了幕后。

再说陈重躲在一个放置着许多杂物的储藏间,储藏间的旁边就是员工换衣服的地方。

陈重将耳朵贴在墙壁上,如果有个杯子,或听诊器之类的声音能传的更清楚。

“跟我们走一趟吧!”一个声音从墙后传来,紧接着,又是一个声音说道:“莫小姐,我们老板有请。”

莫晓晴道:“我要回去了,抱歉。”这算是婉拒了。

“给你脸,你还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他骂了几句不堪入耳的话,随后像是动起手来,这是要来硬的了。

陈重觉得自己应该要来一个郑重登场,从天而降什么的。

但是,又一个声音道:“莫小姐,我觉得我们之间可以谈谈,莫国权我想你再熟悉不过了吧。”

莫晓晴沉默了,随后的声音太小,陈重无法听到。

陈重有些着急,他打算闯进去看看情况了。

离开储藏间的陈重迎面就撞见了两个黄毛,和一个挂着yin邪笑容的中年瘦弱男人。

他们后面跟着的是莫晓晴,这时的她已经换回了平时的便装。

纯白的短袖,配上甚蓝的牛仔kù,身材曼妙无比。

莫晓晴看到了陈重,有些惊奇道:“你是?那个。。。”

陈重道:“店长想问你为什么不去上班,所以我来找你了。”

陈重说着,便笑了。他知道这个谎言实在是可笑的很。

先不说茶餐厅店长需不需要在晚上开业,事实上,茶餐厅只是早上到下午太阳落山这段时间营业,晚上是停止营业的。再者说,茶餐厅店长怎么知道莫晓晴会在这里。

所以说陈重的话语中漏洞百出。

那两个黄毛可不管这些,别说你来接人,就是你现在挡在他们面前,就已经是不可原谅的。

“小子,哪来的滚哪去。”其中一个黄毛道。

陈重笑道:“看来是没得谈喽。”

他默默的绷紧全身的肌ròu,一会可能有一次恶战要打。

那黄毛听他这般说,便是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谈,老子需要跟你谈吗?”他骂了句,就要好好收拾陈重一顿。

站在后面的莫晓晴,她有些不忍心看下去,想要拉住黄毛,让他住手。

而陈重一低头,躲过这一巴掌,接着右拳狠狠的向黄毛的下巴打去,这一拳可是陈重续了七分力的,打的又是人体的脆弱部分。

黄毛只感觉一阵头晕眼花,紧接着只见陈重一脚踢了过来,直接把黄毛撂倒了。

另一个黄毛看了,事实上他并不是头发全部都是huang色,只是前面那部分染黄了,不像倒地的那个,头发染的全黄。

在陈重看来,他头发前面的一撮黄毛,着实有些滑稽。

不过陈重不敢大意,刚刚打倒的那个,只过是出其不意而已。

在陈重的全部注意力集中在打架时,那个有着yin邪笑容的瘦弱男人已经不见了。

不过,就算陈重注意到了,也没有其他办法,现在的他,正和那个他认为很滑稽的家伙纠缠不清呢。

在一个yin险的下抬腿踢中对方的要害时,对方捂着下面痛的立马坐了下来。

陈重也收回了架势。他看着莫晓晴道:“先离开这里再说。”

莫晓晴点头,准备跟陈重一起离开。突然莫晓晴喊道:“小心!”

陈重正要转身,看看怎么回事时,只觉得脑后一阵剧烈的疼痛,便没了知觉。

在视野消失的最后一秒,他只看到莫晓晴露出了恐慌的表情。“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这是陈重被打晕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这小子还ting能打的,不过你的头可不是铁打的。还不是给我一折凳放倒了。”一个黑衣大汉笑道。

“行了,把他带回去,给黑爷处理吧。对了,还有那个女人,是黑爷要的。”那个有着yin险笑容的瘦弱男人,从黑衣大汉的身后走了出来。他淡淡的说道。

黑衣大汉冲莫晓晴笑道:“是我动手,还是你自己走?”

莫晓晴这时冷静道:“我跟你们走,能把他放了吗?”她一指被打晕在地上的陈重,向黑衣大汉和那个有着yin险笑容的瘦弱男人询问。

黑衣大汉回头看了看那个瘦弱男人,他询问道:“九爷,答应她吗?”

九爷yin险的笑了笑,他缓缓道:“这可不行哦,小姑娘。带她走吧,阿河。”

黑衣大汉阿河对莫晓晴道:“走吧!”接着他一把抱起晕倒在地上的陈重,走到那个头发染的全黄的年轻人旁边,倒在地上的黄毛被阿河踢了一脚,随后阿河道:“废物,连个小孩子都打不过,黑爷养你有什么用。”

然后他一转头,对那个额前有一撮黄毛的青年嘲笑道:“阿发,看来你就这点水平,连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都打不过。”说完,他转身离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