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老卫 乡野风月 嫂子  小娇妻 乡村 秦芸雨
乡村老卫的幸福生活 妻子 山野小神农 性感的嫂子 婶婶的诱惑 干爹的福利 少妇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 疑云(求推荐!)

发布时间:2020-09-17 08:13:39

了一想,回过头对了碧知县问着:“大人,你也没和什么人结怨?”  碧知县撩了一下长袖,然后长叹一声口气地说:“这做官的哪能不让歹徒记挂着呢?我看这安阳城他巴我死的人多着呢!”  碧婉凝一听,跑去碧知县身边挽着碧知县的右手,急切地的地说:“爹!不…………………………。

>>>《拍案惊奇》章节目录<<<

《第八章 疑云(求推荐!)》精选

  小风作为新人,恳请书友们宣传和推荐票支持下,顺便收藏下!说实在的写推理小说很累人,看着这惨淡的人气,小风有点想打退堂鼓了。或许这本短点结束之后,小风也试着玄幻的。但是在这之前小风会努力写好,谢谢大家支持!

  …………………………

  一语惊四座。

  武通更是一脸震惊的叫道:“杀人灭口!那到底是谁要杀了师爷呢?”

  张岳左手习惯的摸了摸下耳垂,眉头一皱,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推测而已。”想了一想,回头对了碧知县问道:“大人,你没有和什么人结仇?”

  碧知县撩了一下长袖,接着长叹一口气说道:“这当官的哪能不让歹徒惦记着呢?我看这安阳城巴不得我死的人多着呢!”

  碧婉凝一听,跑到碧知县身边挽着碧知县的右手,急切的说道:“爹!不许胡说,您还有女儿我啊!”

  张岳摸着耳垂,摇了摇头,叹道:“恐怕事情没这么简单!普通的歹徒,没那胆子去杀何师爷。再说官银丢窃,他们也不可能知道。”

  武通接口到:“那是不是何师爷见财起意,想独吞了这笔银子呢?”

  张岳使劲的夹着耳垂,直到生痛,然后悠然说道:“有这可能。如果何师爷不被灭口的话,这个可能性最大。但是现在问题是线索断了,一切都无从寻找。”

  正当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瘦小的捕快通报说,林三已经被押了过来,张岳顿时精神一振。

  不一会,一个馒头乱糟糟的中年汉子被押了过来。

  碧知县脸色一沉,大喝道:“林三,你可知罪?”

  林三却一副无赖样,不紧不慢的说道:“大人要让小的知什么罪呢?这十里八乡的相亲都知道我林三可是一个良民。”

  碧知县一拍桌子,大吼道:“死到临头还嘴硬?来人啊,给我上刑!”

  林三一听到这事,脸色大变:“大人,我林三可没做什么坏事,你凭什么给我上刑?”

  碧知县大怒道:“就凭你偷了官银,还是不承认!”

  “大人,还是我来审吧!”张岳拄着椅子说道。碧知县怒气还没消,但还是点了点头。

  张岳笑了笑,一拐一扭的跑到林三更前说道:“林三!我想问下四月初十那几天晚上,你在干什么?”

  林三一瞪眼,没好气的说道:“晚上当然是睡觉,不然还能干什么!”

  张岳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为什么每天早上看你回来,晚上的时候去看你出门的呢?”

  林三脸色一变,开口道:“你可不许污蔑我!你那有什么证据?”

  张岳摇了摇头,说道,“那我问你,四月初八你从韩铁匠那边买了两把铁锹是干什么用的?铁锹现在在哪?”接着不等林三开口,接着说道:“然后你每天晚上都是从城东边的废弃城墙一直挖到这县衙的密道。”顿了顿,“我查过,你以前在矿山做过,所以对挖密道有一些心得。况且有何师爷帮你做内应,所以很轻松的挖到密室下面。”

  碧知县点了点头说道:“难怪前几天睡梦中,都好像有东西悉悉索索的!”

  张岳接着说道,“等你把官银一起盗了出来的时候,就带着何师爷给你的银子潜回到自己的村子里去,等风声一过,谁也不知道是你林三盗的银子。”

  林三大叫道:“你这根本是胡扯!你有什么证据说我盗官银的!”

  张岳一笑:“这是何师爷教你这么说的吧。他现在就在县衙,已经全部招供了,你不信的话,我可以带他出来你们可以当面对质。还有你隔壁的许徐大婶我也请来了,要不要让她也过来指证?”

  林三一听完,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倒在地,认命是的说道:“我招,我全招了!是何师爷让我做的。他没告诉我是偷什么东西。只是说帮他了这个忙,他就给我五十两银子。那时候我输了一大把钱,一时鬼迷心窍,就上了何师爷的当错,帮他做了这蠢事。大人,我真是冤枉的,大人!”

  说着林三竟爬着抱住了碧知县的大腿,哭喊道。

  碧知县眉头一皱,大声叫道:“来人,把林三这厮押入大牢,听候处置。”

  看着林三疯狂的叫骂着,众人默默的叹了口气。

  碧知县一脸无奈的对张岳说道:“贤侄,那你有知道这何师爷究竟是被谁害死的呢?”

  张岳摇了摇头道:“消息不足,我也没办法推断。大人,你这段时间到底有没有得罪什么大人物呢?”

  碧知县深思了一会,还是摇了摇头。

  倒是碧婉凝拉着碧知县的手摇了摇,说道:“爹,你看这是不是信州的马知州做的呢?”碧知县脸色一变,大声道:“凝儿,不许胡说!”然后看了一下四周,接着把厅堂的门关了起来。

  然后碧知县一脸乏力的做在太师椅上,张岳追问说道:“大人,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碧知县长叹一口气,说道:“还不是小女惹的祸。去年年底,这马知州和他那公子路过安阳,便来县衙小聚。谁知道马家公子刚好遇到小女,也看上了小女。其实嫁给知州的公子,理应也不亏。但这马公子却是一浮夸子弟,吃喝嫖赌样样都会。老夫当场就回绝了这门亲事,推搪道小女已经有婚约了。谁知道那马知州爱儿心切,竟然威逼我,老夫宁死不从。他临走的时候扬言道,一年之内要让我家破人亡。”

  碧婉凝一咬牙,这个柔弱似水的女孩居然也气愤的说道:“爹,就算家破人亡,我也不会便宜了这个马公子的。不管以后怎么样,女儿都跟着您。”

  碧知县欣慰的坎了碧婉凝一眼,长叹了一口气,说着:“其实这次偷银案,老夫也怀疑过。毕竟这安阳城敢动这银子的人还没出世!”

  张岳一听,眉头大皱,顿了顿接着说道:“不知道碧知县有什么证据否?”

  “证据?要证据有什么用!”碧知县叹了口气说道,“说句难听点的,在信州这一亩三分地上,就是皇帝老爷子来了,他马知州还不是逍遥快活着。他马家上下在京中也是有权有势的!”

  张岳点头道,“是比较难办。但是我们把证据整理好了,有一定的时候,就可以扳他一程。如果我们现在连什么证据都没有,以后凭什么和那马知州对抗?”

  “所以说我们现在必须把所以的情况都准备好,等要必要的时候就能用得上了。还有现在做任何事情都要三思而行,千万不要让那马知州抓到什么把柄!”

  碧知县点了点,“那就听贤侄的!”

  “对了,大人!您对马知州这人了解么?他有什么兴趣,平时喜欢干些什么。您知道么?”张岳突然展开话题问道。

  碧知县略微一沉吟,道:“这个我倒是也不清楚,不过我可以像好友打探下。”

  张岳也不啃声了,随即又用力掐着耳垂,忽然转头又问道,“我想见见那马知州,不知大人有什么办法么?”

  “如果贤侄想去见见的,倒是过几天那马知州的母亲过大寿,到时候贤侄可以随我一起去!”

  张岳点了点头,心道:“天理昭昭,因果轮回,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们绳之于法。”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