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公公 老师 女儿 老旺 秦雨  借种
借种 儿媳 秦雨 秘书 幸福人生 妻子 嫂子
首页 > 资讯

第18章 我要尿尿

发布时间:2020-10-18 07:58:39

“喝酒时问题不了任何问题,你要做的是,自己当心一点。”叶枫一把抢过了梅清霜手里的酒瓶,一脸真挚的道。但梅清霜很显然有些不领这个情,她伸出手回来抢叶枫手里的酒瓶,在推攘但梅映雪显然有些不领这个情,她伸手过来抢叶枫手里的酒瓶,在推搡的过程中,酒水倒了出来,一部分倒在了梅映雪的胸前,另一部分则倒在了叶枫的身上。。

>>>《天怒狂兵》章节目录<<<

《第18章 我要尿尿》精选

“喝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要做的是,自己小心一点。”叶枫一把抢过了梅映雪手里的酒瓶,一脸真诚的道。

但梅映雪显然有些不领这个情,她伸手过来抢叶枫手里的酒瓶,在推搡的过程中,酒水倒了出来,一部分倒在了梅映雪的胸前,另一部分则倒在了叶枫的身上。

最后叶枫还是没有抢过梅映雪,梅映雪又将酒瓶塞进了嘴里,仰起脖子又是一阵猛灌。

黑色的真丝上衣被酒水湿透了以后,变成了透明状,不但将里面的皮肤印得塞雪胜霜,还隐隐透过出了里面粉红色丝蕾的印迹。

梅映雪仰起了脖子,使得她的脖子看起来特别的秀美,看着眼前的美景,叶枫也忍不住邪恶了起来:“听说有些女人脖子和耳后是最敏感的地方,不知道梅映雪是不是也如此?”

梅映雪将半瓶啤酒喝下肚以后,这才将酒瓶往桌上一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而这个时候,酒吧的保安已经赶了过来,只是将王大年扶起来的时候,王大年已经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王大年自然第一时间被送往了医院,也算是得到了报应,梅映雪这个时候才回过头来,美目在叶枫的脸上打量着:“叶枫,这一次的事情谢谢你了。”

“大家以后就是同事了,小事情,不用那么客气。”叶枫微微一笑。

在这一刻,梅映雪有了片刻的失神,因为她从叶枫的表情中看到了真诚,叶枫的眼睛是那么的清澈,使得梅映雪情不自禁的想起了自己的高中时代,那个时候,自己不知烦恼为何物,眼神也是这么清澈。

“我有点喝多了,你能不能送我回家。”梅映雪几乎是下意识的说出了这句话。

“送你回家?”叶枫一脸怪异的看着梅映雪,这也怪不得叶枫会多想,梅映雪毕竟是一个熟到了极点的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万种风情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而自己今天晚上出来的主要目的就是猎艳,如果送喝多了酒的梅映雪回家的话……

叶枫努力的摇了摇脑袋,将内心的不良想法排除了出去,冲着梅映雪点头一笑:“行,那我今天就当一回护花使者吧。”

梅映雪没有开车,叶枫则是没有车,扶着摇摇晃晃的梅映雪走出了酒吧,来到了路边上,叶枫准备打一辆车。

在整个过程中,梅映雪丰满的身体时不时蹭在叶枫的身上,叶枫本就不是圣人,再加上血气方刚,等到走到路边的时候,已经是忍不住一阵兽血沸腾。

但叶枫知道,梅映雪刚刚受到了一次伤害,如果自己借着这个机会占她的便宜,就和王大年没什么两样了,当然,如果是梅映雪主动投怀送抱,那又是另外一说。

“叶枫,你说我是不是挺傻的。”梅映雪突然扑入了叶枫的怀里,吃吃的笑着,但眼中却全是委屈和幽怨。

梅映雪的身体很软,身上还散发着一种成熟妇人特有的幽香,叶枫能感觉到她身体的诱惑,尤其是感觉到她胸前的那对柔软和弹性以后,心跳忍不住开始加速。

夜风中传来了一阵暧昧的味道,天上月色如钩,叶枫很想趁着这个机会做点什么,但看着梅映雪的表情,他却什么都没有做:“这不是你傻,只能说王大年伪装得很好,你一时没有看出来罢了。”

“我二十岁结婚,二十一岁有了吴俪,二十三岁那年,那个臭男人离开了我,我带着两岁的女儿,艰难求生,有时候家里水管坏了,我都要自己修……”梅映雪喃喃的说着,泪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从精致的脸庞滑落!

“梅总,你喝多了……”这个看起来风光无限的女人,竟然有着这么悲惨的故事,叶枫不禁叹息了一声,这个时候正好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路边,叶枫连忙扶着梅映雪走了过去:“我们不说这些了,我送你回家。”

“我要说,为什么不能说。”梅映雪在上车以后,却抹了一把眼泪:“虽然我受了很多苦,但是我却一点都不觉得苦,因为看着吴俪一天一天的长大,我觉得我所有的付出都有了回报,我要将吴俪抚养成&人,要让她出人投地……”

梅映雪喃喃的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直接头一歪,趴在了叶枫的大腿上。

叶枫的手温柔的触摸着梅映雪的秀发,梅映雪的秀发很柔顺,就如同波光一样平静,但是叶枫却知道,这个女人的内心并不平静,她瘦弱的身体里承受了太多生命之中的不堪之重,如果这一次不是喝多了酒,梅映雪也不会将这些心事吐露出来。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叶枫是特种兵不假,但是特种兵不是救世主,面对梅映雪所受的苦难,他除了用这种苍白无力的方式抚慰,似乎并没有更好的方法。

“你们去哪?”司机开出了一段以后,扭过头来问着叶枫。

叶枫摇了摇梅映雪,但梅映雪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叶枫只能苦笑了一声,对司机道:“要不,你在附近找个酒店把我们放下吧,不过一定要条件好一点的。”

司机点了点头,一踩油门,融入了车流之中,趴在叶枫腿上的梅映雪似乎睡得更沉了,叶枫的心也更温柔了。

“师傅,停车,停车……”就在车子开出去不到一公里的时候,梅映雪突然间抬起了头来,一脸惶急的冲着司机喊着。

司机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猛打方向踩住了刹车,车子在路边上停了下来。

“你要干什么?”看到梅映雪拉开车门就往外冲,叶枫心中也是不禁一跳,一把拉住了梅映雪。

“我要尿尿……”梅映雪却挣脱了叶枫的手,只是看到路上车来车往,而路边上只有一片矮小的灌木丛之后,却不禁呆了一呆!

梅映雪本来就喝了不少的酒,而最后因为郁闷识人不清又灌下了大半瓶啤酒,而这半瓶啤酒,却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跟着叶枫走出了酒吧以后,就有些断片了。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跟叶枫说了什么,更不知道自己现在正在出租车上,直到尿意将她憋醒以后,她才意识到了这人事实,怎么办,难道要在这里尿,如果给人看见怎么办,那不是羞死人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