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公公 老师 女儿 老旺 秦雨  借种
借种 儿媳 秦雨 秘书 幸福人生 妻子 嫂子
首页 > 资讯

第六章洛都王家

发布时间:2020-10-18 08:16:17

步子缓缓地的跟随。见中年人男人和白袍少年走入院子,王奶奶站起身相迎,萧莫作为晚辈自然而然是跟随站起身出了门,领先王奶奶一步站着。  中年人男子还未到跟前就行了一礼道:“母亲大人一切安好,孩儿携志明可以看出您了,最近过得可还好?”  “无心了,每个月十五都可以看出老只见白袍少年似乎是嫌弃长袍太过麻烦,一抚袍裙,正要大步向前走去,却被中年男人眼睛一瞪,又立马放下袍裙,拘谨的落后一步,放下步子缓缓的跟着。见中年男人和白袍少年走进院子,王奶奶起身相迎,萧莫作为晚辈自然是跟着起身出了门,落后王奶奶一步站着。。

>>>《江山盛世》章节目录<<<

《第六章洛都王家》精选

  院子本就不大,小小的木门难以通过那么大顶轿子,轿子只得停在了门口,萧莫不由好奇的望去。此时环儿已经迎上前去,只见轿子里走出一个身着锦袍的年约四十的中年男子,头上戴着一个玉冠,面色红润。身后跟着一个一身白袍的少年,这少年相貌出众,不过走路的姿势却极不像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

  只见白袍少年似乎是嫌弃长袍太过麻烦,一抚袍裙,正要大步向前走去,却被中年男人眼睛一瞪,又立马放下袍裙,拘谨的落后一步,放下步子缓缓的跟着。见中年男人和白袍少年走进院子,王奶奶起身相迎,萧莫作为晚辈自然是跟着起身出了门,落后王奶奶一步站着。

  中年男子还未到跟前就行了一礼道:“母亲大人安好,孩儿携志明来看您了,近来过得可还好?”

  “有心了,每个月十五都来看老婆子我,我在这清修一向过得很好,你就不用担心了。”王奶奶温和道。

  中年男子回头瞪了一眼白袍少年语气严厉道:“志明,还不给你祖母行礼!”。

  白袍少年一挠头俯身向前行了一礼道:“祖母安好”,然后偏头看了一眼中年男子略显不满道:“奶奶,志明本来是准备骑马来看您的,可是父亲大人说我不懂礼仪,又怕我闹事,孩儿就只能跟着父亲大人的轿子来了,不然孩儿还能早点见奶奶呢。”

  王奶奶伸手摸了一下少年的头慈爱道:“奶奶知道你有孝心,不过志明你是我王家第三代独子,不可莽莽撞撞,礼仪举止切不可失,当有一番作为。”还不等白袍少年说话,中年男子哼了一声道:“他要是能明白这些就好了,整日里浑浑噩噩,不务正业。”白袍少年被这么一说,面色委屈却也不敢再说话了。

  萧莫默默的看着,他此时早已明白,这中年男子和白袍少年是王奶奶的儿子与孙子。但是萧莫来到布衣巷也不久并不知道王奶奶为何会在布衣巷,这王家又是哪一家。

  此时中年男子也注意到了萧莫,王奶奶忙介绍到:“这位是萧莫,原来萧家的二公子,现在在布衣巷和我老太婆做邻居,很不错的一个孩子,经常会帮帮我这老太婆。”

  中年男子很有深意的看了萧莫一眼道:“多谢小兄弟照顾家母”,以中年男子的身份怎会不知道萧莫的事情,不过他并未点明,但也未多看萧莫。王奶奶见状忙对中年男子道:“展鹏,今日我与萧莫交谈,发现萧莫并非与传言那般,却是很有礼仪智慧,切不可看轻了他,母亲觉得一直喊萧四很是不合礼仪就仗着长辈身份给他取了单字莫为名,希望他莫优莫愁,向前看。”

  王奶奶把萧莫取名字的事说成是自己帮萧莫取得名字,其实这是在帮萧莫,在那时,名字乃是长辈亲赐,一个人不经过长辈就自己换名字,是很不合乎礼仪的,长辈赐名则有所不同。

  中年男子自然是知道自己母亲的眼光,不由惊奇的看了萧莫一眼。萧莫尴尬道:“王奶奶太看的起晚辈了。”

  “萧莫,不必拘谨,都是自己人,来来来我们进去坐下慢慢聊,知道你很不解,老婆子我在此清修也是有原因的。”王奶奶说着就回身往屋里走去,一群人都跟着她进了屋里。

  萧莫直至此时也是不了解这王奶奶到底是何身份。

  待大家都分主次坐下,王奶奶对着萧莫感慨道:“我王家原本是在琅琊,不过时代更替,我王家也随之没落了,我们这一支就更是如此。”

  原来,王家原本是东晋四大家族之一。而当时的四大家族王,谢,桓,庾,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琅琊王家更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家族,名人辈出,富可敌国。

  琅琊王家,其始祖为周桓王之子王子成父,本为姬姓,后因立功,被赐姓王。

  秦始皇横扫六合时的名将王翦,《汉书》中“有累世之美”赞誉的谏议大夫王吉,都是王家的先祖们。当然王家最辉煌的时候是在东晋。“王与马,共天下。”这里的马是东晋皇室司马家族,而这句话就是当时东晋开国皇帝司马睿所说。

  “不以王为后,必以王为宰相”,可想而知当时的王家是多么的具有权势。甚至连后世诗句中“旧时王谢堂前燕”中的王与谢指的都是当时的王家与谢家。

  琅琊王家可不仅仅是权势倾天,政治上无人能敌,在文艺上更是不凡,“山阴道上桂花初,王谢风流满晋书”王羲之,王献之,王徽之皆是王家之人。在整个六朝时期,琅琊王氏家族,做官五品以上的有一百六十一人,官达一品的有15人,文人墨客更是数不胜数。

  不过哪有长盛不衰的家族,随着朝代不停地更替,王家也渐渐衰落,从大家族变成了不同的分支,人才更是越来越难出现。尤其是,王奶奶这一支,到了王奶奶这一代王家已经是每一代男子皆是独苗,来的中年男子是王奶奶的独子王展鹏,字子孝,也是洛阳王家的家主。

  不过幸好每一代的家主都还算精明和勤奋,王家虽然不复当年的盛况,但也有洛阳三大家族之一的地位,虽不能富可敌国,却也是富甲一方。王奶奶自从嫁入洛阳王家,直到成为王家的主母,老太君,她算是见证了洛阳王家的兴盛和衰落,人到古稀,孙子这根独苗也是渐渐长大。

  不过王家这么多年来或许是气运耗尽,王家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第三代的独苗身上,王志明却没有那份觉悟,整日里浑浑噩噩,心思倒是不坏,却是不作为,不上进,遇事都是无所谓,也怕与人争事。

  这要是放在其他大家族的公子爷身上倒是不算什么,但是放在王志明这王家第三代独子身上不作为,怕事就是真正的家族危机。所以王奶奶便一心向佛,甚至是在布衣巷吃斋清修,为王家祈福,也为王志明祈福希望自己的孙子能有一番作为,希望王家能再度兴盛。

  “奶奶,环儿手里那只碗里是什么?志明怎么没见过?”正当王奶奶提到希望王志明能有一番作为的时候,王志明却忽然激动的问道。由他这么一打断王展鹏也不由得看了过去。

  “志明,这可是稀罕玩意,你看看就知道了”王奶奶笑道。王志明拿起一个馒头皱着眉头道“这是什么玩意?能吃么?用什么做的,这么细白柔软,快说快说。”

  这个时候王展鹏也拿了一个馒头,瞪了王志明一眼道“你懂个什么?五谷都不分,给我一边安静地待着,像你这般没有礼数,早晚要败了我王家。”然后回头说道:“我要是没看错这应该是很普通的馒头,不过却是一点麦壳子都没有,这倒是奇了。”说着撕下一块尝了尝道:“我虽不曾吃过馒头,可这雪白的馒头,松软干净,倒是别有一番风味,能做出这个来怕是不简单啊,环儿,没想到你随老太太来这儿清修倒是学会个稀罕手艺啊。”

  “大老爷,环儿可没这本事,这都是萧公子做的。”环儿也识礼数,这会对莫的称呼也变了“萧公子做了一个稀罕玩意,能弄出特别白皙的面粉。”

  王展鹏不禁神色一奇,对着萧莫道:“没想到萧小兄弟还有这等才能,不知道可否让我见识见识这稀罕玩意呢?”

  萧莫忙道:“王伯父过奖了,晚辈只是闲暇时随意鼓捣了些玩意,上不得台面的,王伯父要看晚辈这就去拿。”说着就准备起身,这时候小丫在一旁道:“少爷,还是小丫去吧,这种粗活怎么能让少爷去干,少爷你多陪陪王老爷他们吧”,不等萧莫说话就向着院子外跑去。

  王展鹏一笑道:“是个懂事的丫鬟,四喜你也跟着去,看看能不能帮帮忙。”只见那叫四喜的青年小厮应了一声,便也跟着跑出了小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