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母亲 快穿 交换我的爱 寂寞 少妇 催眠
 老卫的幸福生活 寂寞的妇女 白洁 诱惑 公公 老师
首页 > 资讯

第十四章 汤若望

发布时间:2020-11-22 08:15:59

汤若望,字道未,崇祯五年就任钦天监主簿,所以他的字“道未”出典于《孟子》的“望道而末见之”,故此满朝文武都称为这位汤主簿道未公。 “汤若望?” 朱慈炤呆住了,汤若望在中国的历史上但是有些名气的,窦玛丽、汤若望、南怀仁可

>>>《我是崇祯四皇子》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汤若望》精选

汤若望,字道未,崇祯三年开始任钦天监主簿,因为他的字“道未”出典于《孟子》的“望道而未见之”,故而满朝文武都戏称这位汤主簿道未公。

“汤若望?”

朱慈炤愣住了,汤若望在中国的历史上还是有些名气的,窦玛丽、汤若望、南怀仁可是明清时期三大洋人,他们来中国传播天主教,并且修正历法预测天气,没事搞一些新奇的玩意,很受达官贵人喜欢。

但是朱慈炤在听说这是汤若望的宅邸的时候,想的明显不是这些,是技术!

虽说朱慈炤就是特种兵出身,但是对于火药的配方,对于火炮、火枪的制造还是有一定的欠缺的,况且这位洋主簿在崇祯九年的时候,还给朝廷造了二十门大炮,具有丰富的经验,而且人家还懂造望远镜(能看月亮的那种),所以,这位洋主簿很重要啊!

就算是清螨清入主北京之后,这位汤主簿也是很受重用,一直担任着钦天监监正的职务,对,中国的老天有什么脾气,清廷安排了洋人负责观察。

到位不?

“爹,儿子有些事情......”

思索了片刻,朱慈炤来到崇祯皇帝耳边,悄声诉说起来,众人皆不知永王又卖的什么关子,皆是疑惑不已,只见崇祯皇帝不时惊诧的看着朱慈炤,然后又不断地点头。

商量片刻,朱慈炤一招手,分出十名锦衣卫,由朱慈炤带着向汤若望的宅邸的后门摸了过去。

这是?

众人不解,看向崇祯皇帝,崇祯皇帝却故作高深,只脸上含笑,看着朱慈炤一行人,众人没有从崇祯皇帝那得到什么,便再次看向朱慈炤等。

只见朱慈炤猫腰来到那后门的墙脚处,和众锦衣卫交头接耳了一番,众人将衣角撕下蒙在了面上。

嘶——

这是要干打家劫舍的勾当?

众人见朱慈炤蒙着面部,露出一双眼睛凶神恶煞,齐齐打了个寒颤。

但不待众人细想,只见两名锦衣卫蹲下握拳,搭上人梯,朱慈炤脚下一蹬,一个翻身便直接翻进了墙内。

好身手!

众人见此,心中皆是暗赞。

朱慈炤翻入墙内不一会,那后门便吱嘎一声打开了,朱慈炤向十名锦衣卫招了招手,众锦衣卫蒙面抽刀,跟着朱慈炤进入了汤若望的宅邸之中。

半盏茶的功夫不到,宅子中便传来了呼喝之声,众人各个竖着耳朵细听,只听一像是永王的声音道:“爷爷们乃是李大王手下的大兵,专门做追饷助剿的营生,尔等主家我捉去了,若是想要捞人,奉上十万两白银,要不然一刀一个胳膊土里埋......”

“爷,这是?”

李文炳不解。

崇祯皇帝却轻笑道:“永王言这汤若望,懂得火器制造之法,若能裹挟他一起南下,那定当是一大助力,即使不能得此人相助,也得将此人铲除,他说了种种好处,不禁让我也心动不已,便同意了......也不知这样是对是错。”

火器?

刘文炳心中一突,瞬间想起了崇祯十年那起火器之争,那年崇祯皇帝欲要下令废除现如今的武器使用,全都改用或改进火枪和火炮,但是因为朝臣强烈反对,国库又没什么银子,只得作罢。

如果崇祯皇帝能在这次转变中坚持下来,说不定华夏四百年的历史终将在此改写。

只可惜,历史没有重来。

......

不过事到如今看,这火器真乃是神兵利器,因为自从叛臣耿仲明、尚可喜、孔有德等投靠了清军,把明朝的红衣大炮以及相关的技术匠人带到辽东,明朝的边城是越来越难以守卫了。

可恶的降虏狗贼!

刘文炳正胡思乱想着,却见朱慈炤和众锦衣卫架着一人向从后门处走了出来,这被架着的人显然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断挣扎着,只是头上不知被哪个可恶得家伙套上了一个黑色的布袋,只能任由众人摆布。

“放开我,你们这群野蛮人,你们大王不是不杀平民百姓的吗?放开我!哦,上帝,你们耽误了我的祷告!”

汤若望此时被一群“匪徒”架着心中惶惶不安,他正在家中做着祷告,就被一群人破门而入然后带走了,他想要反抗却被人狠狠的踹了两脚,只得乖乖跟着众人走了。

朱慈炤此时却眉开眼笑的来到了崇祯皇帝身边,笑道:“爹,事情孩儿都办好了,我们走吧。”

“嗯。”

崇祯皇帝点头,仍由刘文炳带头向安定门奔去。

但是那汤若望却不乐意了,竟死死地拽住门前的柳树,就是不松手。

“你们放开我,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神父,我不是汤若望,更没有十万两白银,你们放了我,神会保佑你们的。”

汤若望四肢并用,抱着门前的柳树就是不撒开,他来了中国多年,如今也圆滑了很多,竟然撒泼赖皮,还自我否定身份起来。

“嘿嘿!”

朱慈炤上前,一把将汤若望的头套扯下,笑道:“汤主簿,您看看这是谁?”

说着,一指旁边的崇祯皇帝。

汤若望目瞪口呆的看着崇祯皇帝,结结巴巴道:“哦,上帝,皇帝陛下!”

崇祯皇帝没想到朱慈炤突然扯下汤若望的头罩,一下子被汤若望碧眼看了真切,顿时有些不自在,只得道:“汤爱卿受委屈了。”

不待汤若望回答,朱慈炤便趁机一下子把汤若望从树上拽了下来,然后不顾汤若望的反抗,和众锦衣卫将汤若望绑了个结结实实,最后又看汤若望想说些什么,便又扯下脸上的面巾,塞进了汤若望的嘴里。

嗯,如此,便安安静静了。

崇祯皇帝呆呆的看着朱慈炤的这一顿操作,他发现自己越来越不认识永王了,从计谋到武力,从尊贵永王到吓人盗贼,他竟然全都信手拈来。

永王自田贵妃亡故,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他怎的如此,如此......能干!

想了半天,崇祯也只想到了“能干”二字。

他把朱慈炤这些惊人的举动看成田贵妃,也就是朱慈炤生母死后才有的,因为自从田贵妃死后,崇祯皇帝也就很少关注永王了,一来国家每日政务繁多,崇祯没空;二来便是让崇祯皇帝睹物思人,不愿多见。

但不曾想,士别三四,竟当刮目相看!

“爹,走吧!”

朱慈炤看崇祯皇帝呆呆的看着汤若望,不禁催促道。

“什么,哦,走走!”

崇祯皇帝回过神来,众人忙是向安定门奔去。

......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