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迷失 交换 鬼灭开局暴打不死川  母亲 快穿
交换我的爱 寂寞 少妇 催眠  老卫的幸福生活 寂寞的妇女
首页 > 资讯

第十九章 崇祯皇帝的岳父和国公

发布时间:2020-11-22 08:16:05

“肆无忌惮!我......” 太子朱慈烺哪里受了这等恶气,大袖一甩,便要见状喝斥,朱慈炤却赶忙见状将他拉了回去。 自己三人身份非常特殊,使命艰巨的任务,且双方实力相差悬殊,并也不是耍雄称威的时候,那种上去便啪啪打对手脸,让对手双膝跪地讨饶的桥段

>>>《我是崇祯四皇子》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崇祯皇帝的岳父和国公》精选

“放肆!我......”

太子朱慈烺哪里受过这等恶气,大袖一甩,便要上前呵斥,朱慈炤却急忙上前将他拉了回来。

自己等人身份特殊,使命艰巨,且双方实力悬殊,并不是耍雄称威的时候,那种上来便啪啪打对手脸,让对手跪地求饶的桥段,基本上是无脑之举,他朱慈炤两世为人,是不会做的。

拉回朱慈烺,朱慈炤给了百户翟三一个眼神,翟三会意,众锦衣卫护卫着两辆马车,靠边停了下来。

那刘老汉的儿子则早早的牵着毛驴站在了道边,像他们这种小人物,更能懂得生存之道。

朱慈炤还想说些什么,显摆一下自己,但看见崇祯皇帝冷冷的向他看过来,吓得急忙闭上了嘴巴。定王朱慈烔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一直躲在马车后面。

见崇祯皇帝一行人如此识趣,那为首的几个青年,颇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然后纵马向前,继续交谈起来。

他们骑在高头大马上,目无旁人,其中一青年人道:“真是苦煞我也,这一路颠簸不说,丢了那么多的田产!”

另一人则安慰道:“我等安然逃出京畿还是好的,想那满朝文武大臣,具是悲惨呵!”

他嘴上说着悲惨,面上却带着笑意,显然口不对心。

“哦,二弟可曾听闻了什么消息?”

这青年好奇道。

这赵姓青年见众人皆向他看来,顿时有些自得,清了清嗓子,看看了左右道:“据闻那李贼攻破京师第二日便在承天门外设案录用我大明旧官,贴出告示,要一众文武大臣自报官职品级,然后按照原来的品级受官,谁曾想,这竟是李贼的一个计策!”

“哦,计策?二弟快细细说来。”

赵姓青年身边几人听此纷纷来了兴趣,催促其快快讲来。

崇祯皇帝本来耷拉的眼皮,听此突然射出了一道骇人的精光,咳嗽了两声,见朱慈炤等人向他看来,便轻声道:“跟上,听听。”

他声音淡淡,不带任何感情,但熟识崇祯皇帝的人,知道崇祯皇帝这是动了怒。

“爹......”

“夫君......”

众人皆看向崇祯皇帝。

“跟上,听听。”

依旧是简短的几个字,但是已经说明了崇祯皇帝的态度。

朱慈炤无奈,只得命令翟三,贴着路边的草丛,缓缓的跟上了那赵姓青年。

赵姓青年此时已经吊足了众人的胃口,微微一笑道:“诸位莫急,且听我道来,那李贼不愧是几百年一遇的奎木狼星转世,你道那李贼设案取官,真有那么好心?他之所以如此做,只不过是一时入京,找不到门路追饷,而故意在诈取百官的名单而已。”

“啊,竟是如此!”

众人皆惊,他们只知道李自成入一地必定拿士绅大户追饷,没曾想李自成竟然还会使计让文武百官自投罗网。

“正是。”赵姓青年点了点头,接着道:“想那满朝文武为了再升一级,竟然虚报官职品级,说来也是可笑,那李贼便是靠着官职品级拿人追饷,一品大员至三品大员每人需白银十万两,四品至八品大员亦是几万两白银不等,就连那芝麻绿豆大点的小吏,亦是需缴银万两左右啊!”

“吓,十万两白银,那得小山一样高了吧!百官能拿的出?”

众人惊呼。

“拿的出?”这赵姓青年哂笑:“我听从京中逃难而出的张举人说,成国公朱纯臣被贼拿去,先是不愿助缴白银,后被贼夹了手脚,一次竟拿出十一万两白银之多!”

“可信乎?我听那朱纯臣世代忠良,不会如此不堪吧!”

一旁一人道。

另一人闻言却摇头晃脑道:“这定是可信的,成国公朱纯臣在畿南的良田便有几万倾,区区十万两白银,他还是拿的出的。”

崇祯皇帝听此,却大声咳嗽起来,他的肺部如同风箱,呼呼作响,直咳得他面红耳赤,难受不已。

崇祯十七年一月份,崇祯皇帝见贼兵势大,也曾要求众臣助饷捐钱,众臣道是积极响应,但多拿出几十两、几百两来应付了事,成国公朱纯臣亦是当着崇祯皇帝的面“忍痛”助饷500两白银。

不曾想,贼兵入城他竟然漏了家底,被追饷十多万辆白银之多。这让崇祯皇帝心中很是难过,他对文臣勋贵们所保留的那一点浪漫的君臣之义,也渐渐消散。

他的咳嗽之声自引来那骑马的几个青年的注目,那为首的赵姓青年见崇祯皇帝这个样子,不禁嘲笑道:“你们看那斯,定是没听说过如此多的银两,闻之竟大咳不已!”

众人闻之,皆哈哈大笑。

朱慈炤则脸色阴沉,他不断给崇祯皇帝顺着气,目光却不时扫向那为首的赵姓青年,满是怒色。

他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要冲动,等天黑,等天黑便有机会好好教训这群废青了。

众人在马上笑毕,那赵姓青年又道:“若是我将那嘉定伯周奎周国丈助缴的金银说出了,还不得吓死尔等!”

周皇后正在给崇祯皇帝喂水,听此手中一抖碗差点跌落,幸好她及时接住,没有将碗摔破,但即使如此,也将崇祯皇帝胸前衣襟弄湿,吓得她连忙轻声告罪。

那嘉定伯周奎,乃是周皇后之父。

“哦?二弟快说说。”

众人又是催促。

赵姓青年满面红光,似是别人丢了银子他很是高兴,道:“那周国丈一家老小皆被贼人拿去,竟被贼人生生逼出了三十万两白银的巨款!”

“三十万两白银!”

众人皆瞪大了眼睛,这个嘉定伯平日最是不起眼,没想到家产竟如此之巨。

崇祯皇帝听此,刚刚止住的咳嗽,却是再也止不住了,他咳嗽不断,似是要将肺腑都咳了出来。

崇祯十七年一月份的时候,周奎也被要求助饷捐钱,史载,上悬令助饷,特遣司礼徐高加奎嘉定侯,奎坚谢无有,几番周折,奎泪捐银二千两。徐高曰:“老皇亲如此鄙吝,朝廷万难措手,大事必不可为矣!”

......

崇祯皇帝闻之大怒,来啊,将不投票支持朕的大臣,全都拉到御马监,养马!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