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母亲 快穿 交换我的爱 寂寞 少妇 催眠
 老卫的幸福生活 寂寞的妇女 白洁 诱惑 公公 老师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四章 李节哀使(第三更!)

发布时间:2020-11-22 08:16:12

朱慈炤回到节度使公署的斜对面的巷子中藏好,不一会,五名锦衣卫也聚了回来,他了和几名锦衣卫分散开去,围在这节度使公署周围的巷子转了好多圈,故此此时要在此处集聚出来商议一番。 确认计划也没什么遗漏掉后,朱慈炤最终决定按照在城外说好的

>>>《我是崇祯四皇子》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李节哀使(第三更!)》精选

朱慈炤来到节度使公署的斜对面的巷子中藏好,不一会,五名锦衣卫也聚了过来,他已经和几名锦衣卫分散开来,围着这节度使公署四周的巷子转了好多圈,故而此时要在此处聚集起来商量一番。

确定计划没有什么遗漏之后,朱慈炤决定按照在城外说好的那样,天色再黑一些,分头行动。

只是那韩飞苦着脸,看着朱慈炤欲言又止。

朱慈炤知道他心中所想,道:“怎的韩飞,你不信我?”

韩飞被他看穿心中所想,忙道:“没,没有的事,卑职,小的怎的会不信公子呢!”

“那你苦哈哈着脸干啥,要给我哭丧啊!”

朱慈炤故作生气道。

韩飞苦着脸,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朱慈炤向其他四名锦衣卫看去,见他们也是面带忧色,只得无奈道:“一会我进去,你们要在外边接应好了,还有,要看好我妹子,即使我出了事情,也要赶紧带着我妹子出城!”

众锦衣卫听他这样说,只感觉魂都吓掉了,他们本来瞒着崇祯皇帝跟着朱慈炤来干一票就是大罪,甚至为了不让崇祯皇帝怀疑还将把帝女给拐出了,虽然不是他们拐的,但若是事情不成,永王殿下还陷入贼手,那他们还有脸回去?

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朱慈炤又如此的自信,他们只得咬牙答应了下来。

朱慈炤看了看看天色,感觉已有一更二点(晚上七点多),便道:“动手吧,再晚就出不了城了。”

明朝晚上是有夜禁的,明代法律规定,一更三点(晚九点)敲暮鼓,禁止出行,关闭城门,五更三点(早五点)晨钟敲响之后,才可以出行,违背禁令的要被苔打四五十下。而李自成的大顺政府则继承了明律,只不过修改了敲暮鼓的时间,将一更三点(晚九点),改成了二更三点(晚十点)敲暮鼓。

所以说现在朱慈炤至少有两个小时的操作时间。

将怀中一直在静静听着的朱媺曦交给韩飞,嘱咐朱媺曦道:“在这等着四哥,四哥一会回来带你买好吃的。”

“嗯!”

朱媺曦现在是盲目的相信自己的四哥,重重的点了点头。

朱慈炤又转头吩咐韩飞:“我妹子要是少一根毛,我回来一定收拾你。”

韩飞听此忙是应了下来。

朱慈炤便从怀里神奇般的掏出了一个布巾,蒙在了脸上,他已经早有准备,除了这个面巾,怀里还揣了一个布袋。

“我走了!”

朱慈炤说完这句话,便贴着墙脚向那节度使公署摸去。

其实他很想跟韩飞等说老子是特种兵,但是想了想他们根本不知道特种兵是啥,只得作罢。

韩飞看着朱慈炤贴着墙脚,左移右闪,然后来到那节度使公署的墙脚处,脚下蹬了两三下,便一个闪身翻进了节度使公署内,不禁有些愣神,因为凭着他多年锦衣卫的身份,朱慈炤那动作,那神态,似乎是......常做!

永王殿下真是个奇怪的人......

一旁的几名锦衣卫也看呆了神,名叫冯缑的锦衣卫不禁嘀咕道:“你们看,永王,竟,竟像一个飞贼!”

“嗯。”韩飞点了点头,不错,永王确实像是......啊,呸!

他不禁怒视那冯缑,冯缑知道自己犯了忌讳,忙是讪笑这打了自己嘴两巴掌。

只是韩飞这心里却泛起一丝波澜,他想起永王把那汤若望汤主簿劫来时娴熟的动作,又看看如今永王飞身上墙的身姿,不禁心里思索,难道永王,真的做过大盗......

却说朱慈炤凭着多年的军旅经验悄无声息的摸进了节度使公署,落地之后便打量了一番,看清此处是乃是西边厨房,便悄悄的向后衙摸去。

经过前堂大堂之时,朱慈炤见堂前戒石上赫然刻着“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十六个大字,心中不禁感慨,现如今的这些官老爷们,全都是照着这句话反着来的。

他摇了摇头,穿过前堂来到后堂,是三个岔路口,往左乃是兵杖房、什物房,往右则分别是仓库、杂房,中间则是一四进四出的内衙。

朱慈炤右拐穿过拐角,远远便见仓库那一队高举火把的兵丁正来回巡逻,急忙停下了脚步,他和众人说的那干一票大的,便是来这仓库干一票大的。

这天津卫的仓库是什么地方,乃是储备税银之处,大顺政权搜刮的那些缙绅的钱财,也全都储备在这个地方。

所以朱慈炤手头有些紧了才想到来这地方弄点钱花,反正这些民脂民膏都是我老朱家的,哼!

只不过原本在朱慈炤的设想中,这些巡逻兵丁是不会固定在仓库门口的,毕竟外面还有一个千户驻守,外紧内松便行了,何须整个节度使公署都紧张兮兮的,只是不曾想他朱慈炤失算了。

这有人看守,便有些棘手了。

他躲在花坛之中正四处打探,正巧看见左边的兵杖房的外墙上写着“禁火”二字,心中顿时有了主意,这兵杖房乃是平时储备兵器、维修兵器之所,自然储备着一些火药等物,所以要禁火,而这却给了朱慈炤可乘之机。

朱慈炤已然想到了一条妙计——放火,然后调虎离山!

因为这兵杖房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所以无人看守,朱慈炤贴着月下黑影来到了兵杖房门前,近前一看,竟然上锁了。

不过古代锁的安全性能在朱慈炤眼中真的是有点欠缺,从鞋子的布底中抽出一根早已备下的铁丝,插进那锁孔鼓捣了两下,便轻轻松松的打开了房门。

朱慈炤闪身进入房中,从怀中掏出火折子轻轻的吹了吹,刚往前一探便赶忙将手缩了回来,因为靠近里面墙脚的那一边,乃是一桶桶的火药,贴着封条。

“卧槽,再上前一点,一个火星飞上去,我肯定会和这节度使公署飞上天!”

朱慈炤擦了擦额头冒出的细汗,终于知道为什么这边没有兵丁看守了,因为很明显,若是那群拿着火把的糙汉子,一个不小心将一点火星传进门缝里,这些桶火药来个爆炸,那李有德,李节度使便要变成李节哀使了。

......

中秋不睡求推荐票,更新长有再来一章!

第三章到!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