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交换我的爱 寂寞 少妇 催眠  老卫的幸福生活 寂寞的妇女
白洁 诱惑 公公 老师 女儿 老旺 秦雨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八章 买马

发布时间:2020-11-22 08:16:20

话说回去,朱慈炤兴冲冲回到马市,此时了将至早上九点,当他站到马市坊门的时候,才意外发现马贩们了走得干干净净。 据传在一炷香之后,节度使府里的胡管事以每匹一两银子的“高价”,连马带车的买走了五十多匹。 一两银子一匹啊,众马

>>>《我是崇祯四皇子》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买马》精选

话说回来,朱慈炤兴冲冲来到马市,此时已经临近晚上九点,当他站到马市坊门的时候,才发现马贩们已经走得干干净净。

据闻在一炷香之前,节度使府里的胡主事以每匹一两银子的“高价”,连马带车的买走了五十多匹。

一两银子一匹啊,众马贩可是血赔。

故而胡主事一走,这卖马的马贩子们一溜烟跑了个精光。

朱慈炤不知何故,骂了那胡主事几声便要走人。

他刚刚要转身,便见马坊后面一人打着灯笼正探头探脑的看着他。

朱慈炤皱眉,喝道:“兀那汉子,小爷看见你了,别躲了!”

这戴着小帽的小厮这才一溜烟的跑了过来,他上前看了看朱慈炤,笑道:“公子可是要买马?”

朱慈炤闻此眼前一亮,但并不直面回他:“你是何人?”

“嘿嘿!”

小厮给朱慈炤作了个揖,道:“小的乃是这马坊里行走的小厮,公子叫我李四便可!”

李四?

本公子还叫李三呢!

“你有买马的门路?”

朱慈炤道。

那李四笑了笑:“小的干的就是给人介绍马匹的的生意,若不是那李贼爪牙来马坊闹了一番,小的怎会如此偷偷摸摸。”

“哦?”朱慈炤笑了,奇怪道,“我闻百姓皆翘首盼李闯王能来,你怎的有如此怨言?”

李四闻此却是苦笑起来:“自李贼派官员接管了这天津城,小的这日子却是越来越难过了,以往此地马商云集,富商众多,小的也能在这里讨一分营生,但现在您瞧瞧,哪还有富商敢来天津城做买卖!”

“竟是这般?”

朱慈炤故作惊讶道。

“哎哎。”

李四忙是苦着脸点了点头。

眼见李四急不可耐的想要领着朱慈炤去卖马,朱慈炤也不打算和他瞎聊,便道:“那好,本少爷今天就照顾照顾你的生意,让你开开张,你且前面带路,若是本本公子满意了,自有你的赏钱!”

李四听此这才笑了起来:“公子请跟我来!”

说着便在前面带起路来。

众人跟着李四在天津城内左拐右转,终是买到了一个小院前,老远,众人便闻到了一股粪便的味道。

那李四来到门前敲了敲门,从门缝里塞进去一个木牌,不一会,那门便打开了一条缝,从里面探出一个脑袋来,那人见是熟人,又看了看朱慈炤,特别看见怀中还抱着一个幼儿,顿时放下心来,忙是侧开身子,让朱慈炤等人进了门。

那李四进门后和那门子耳语了一番,门子不时瞟向朱慈炤等一行人,这才点了点头,过来施礼道:“有礼了公子,不知公子需马匹多少?”

朱慈炤打量着这门子,道:“你们有多少?”

这门自觉被朱慈炤轻视,便道:“公子能要多少,就是几千匹,小的这也是有的。”

“这在?”

朱慈炤四下观望了一下这个院子。

“自然不是”

那门子摇头道。

朱慈炤深深看了一眼门子,见他面色淡淡,带着一丝倨傲之色,瞬间想起明末的养马政策来。

嘉靖、弘治朝之前,明朝实行的是让民众代为养马的政策,称为马户,这些马虽然是农民所养,但是所有权却是国家的,故而一旦出现死亡、生病的情况,马户需要自己赔偿。

时间长了这些马户要么倾家荡产,无力再养,要么纷纷逃散。到了万历、天启、崇祯朝,边关战事吃紧,所以需要大量马匹,故而代为养马变成了准许民众私养,朝廷再花钱收购。

一时河北、山东、山西、陕西、河南一带出现了大量的私人马场,这些私人马场马匹少则十来匹,多则上千匹。

为了形成垄断,有一个统一的价格,大的马商们便收购小的马商们,故而若是大的马商,手中说不定真的几千匹马。

只是这几年,农民起义四起,山东等地的农民军多掠劫马场马匹,组成声震南北的响马营,故而这马匹的价格一直起伏不定。

“呵呵,我岂能要那么多的马匹?只二三十匹即可!”

朱慈炤沉默片刻,终是笑道。

二三十匹?

也是大买卖了!

那门子这才更加恭敬起来,收了那一丝倨傲之色,忙道:“哎呦,怪不得小的这两天老是感觉有喜事上门,原来是有公子这等贵客,这两天忙了些,竟一时怠慢了公子,公子这边请!”

说着,他一伸手指向内院。

“闲话休提,前面带路!”

朱慈炤自然要端起公子的架势,脚下一迈便跟着那门子进了内院。

进入内院之后,这才发现这内院别有洞天,只见此处原是占地极大的花园,早已经被夷成了平地,平地之上整整齐齐的盖着一排排的马房,水槽、草房、料房等皆是齐全。

只是这马房中并无一匹良马,只有四五匹驽马在马房中来回穿梭,也不未曾拴上。

就在朱慈炤站在此处肆意打量之时,那门子却是领着他的主人来了。

那马贩显然听闻了门子的汇报,一脸喜色的迎了上来。

这马贩身穿一件褐色的云纹多福袍,腰缠一条紫色镶玉带,下面穿着宽松的肥裤,脚上穿着一双千层底的半筒靴,一上前来,便抱拳道;“在下韩阳,贵客临门,有失远迎,惭愧惭愧!”

朱慈炤回礼,道:“韩掌柜有礼。”

韩掌柜笑了笑道:“不知公子高姓?”

“李,木子李。”

朱慈炤回道。

“哦,李公子,李公子来此可是要买马?”

他手中拿了一条马鞭,指了指院中的几匹驽马。

“正是,可不是这种。”

朱慈炤摇头。

“可是要买二三十匹?”

韩掌柜又问。

“正是,不知掌柜的可有马?”

朱慈炤道。

“可曾带银子了?”

那韩掌柜问道。

朱慈炤笑了。

两人一问一答,说的极快,似乎都是爽快之人,但是无不是在不给对方思考的时间,想套对方的底。

只不过对方的底可都不好套。

朱慈炤顿感无趣,便开门见山道:“韩掌柜无需有什么疑虑,李某乃是平常的人家,并非歹人,既是来买马,自然是有诚意的。”

......

票票不要停,求求求求求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