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母亲 快穿 交换我的爱 寂寞 少妇 催眠 
老卫的幸福生活 寂寞的妇女 白洁 诱惑 公公 老师 女儿
首页 > 资讯

《阴阳师求生录》第四章 可怕的衣扣

发布时间:2020-11-22 09:43:30

阴阳师求生本能录小说名字叫作《阴阳师求生本能录》,提供更多阴阳师求生本能录是哪部小说,阴阳师求生本能录是什么小说。阴阳师求生本能录小说阴阳师求生本能录摘选:听见师父的声音,却也没看见他本人。我的身子了在瑟瑟发颤,在这困境兜头,无论是真…

>>>《阴阳师求生录》章节目录<<<

《《阴阳师求生录》第四章 可怕的衣扣》精选

阴阳师求生录小说名字叫做《阴阳师求生录》,这里提供阴阳师求生录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阴阳师求生录小说精选:听到师父的声音,却没有见到他本人。我的身子已经在瑟瑟发抖,在这困境当头,不管是真的有鬼还是有人在搞恶作剧,我决定去开灯,一定要弄清楚真相。在我打开灯的一刹那,整个房屋亮如白昼。我立马去走过去开师父卧室的灯,为了是自己镇静下来,我极力去想或许是师父已经睡了,梦里在叫我。虚惊一场的是,并没有看到师父躺在床上。卧室不大,一览无余,映入眼帘的只有一张简单的床和一张书桌。“今天真的是怪事多多,难道是幻觉?”浓浓的睡意潮水般涌了…

听到师父的声音,却没有见到他本人。我的身子已经在瑟瑟发抖,在这困境当头,不管是真的有鬼还是有人在搞恶作剧,我决定去开灯,一定要弄清楚真相。

在我打开灯的一刹那,整个房屋亮如白昼。我立马去走过去开师父卧室的灯,为了是自己镇静下来,我极力去想或许是师父已经睡了,梦里在叫我。

虚惊一场的是,并没有看到师父躺在床上。卧室不大,一览无余,映入眼帘的只有一张简单的床和一张书桌。

“今天真的是怪事多多,难道是幻觉?”

浓浓的睡意潮水般涌了上来,我正准备回房睡觉时,眼睛忽然一亮,发现了书桌上多了一张纸条。

我走过去一看,纸条上只有短短的几行字,是师父的笔迹:小帆,师父有事外出,你好自为之,一定要平安等师父回来,这本无字秘笈和墨玉你要收好。

这不是早上我已经看了扔在地上的那张纸条吗?怎么又跑到书桌上了?

豁然间,我恍悟了过来,拍了拍脑子。

唉,你看我这记性,肯定是早上为了早点去拉生意,竟然忘了将纸条给扔到垃圾桶。

既然师父不在,想着自己一匆忙就会忘事,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就当是幻觉了。如此一想,我倒不害怕了。

我收好师父给我的无字秘笈和黑不溜秋的墨玉,决定回房好好睡上一觉。

现在还不是很热,我习惯光着膀子睡觉,只穿着短裤,几乎裸睡。

刚躺下,就感觉到浑身都冰凉冰凉的。

特别是胸膛上,总感觉有一双冰凉的手在慢慢滑过,而且还是带着那种坏坏的念头,让人想入非非。

我以为是晚上变天起风了,便用被子将自己紧紧包裹起来。

奇怪的是,这被子裹在身上,那种冰凉的感觉愈发明显。这次不是胸膛有种被人摸的感觉,而是感觉到下面有些燥热。

虽然我单身,可没有饥渴到那种地步,这么累了还会有那种生理反应。

渐渐地,我脑海中立马就浮现了风信子的倩影。

随着身体渐渐升温,我撂开了被子,四肢摊开。

就在这时,我感觉右手似乎碰到了什么硬东西,圆圆的,还光溜冰凉,我立马侧过身去,将他抓了过来。

借着微弱的月光,我定睛一看。淡绿色,浑身通透晶亮,中间还有一个细孔。

“天啊!这……这扣子怎么还在!”

我惊叫出声来,急忙放开手,转过身来,努力回想起晚上发生的事情。

我明明记得,那粒踩在脚下的扣子已被我一脚给踢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这……这怎么可能?”

师父桌椅上的那张纸条并没有被扔进垃圾桶,是我早上太匆忙忘记了,这件事情我能肯定是我的疏忽。

可这床上的扣子,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把它放在在身边。退一步说,就算我把它待在身边,刚刚脱衣服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它掉在了床上?

难道……难道风信子真的是女鬼?她就在……就在我的身边。

我不敢继续想象下去,急忙下床去把灯打开。

房屋明亮的刹那,什么也没有看到,我总算能放松一下绷劲的神经,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为了彻底摆脱这颗扣子,我把它狠狠砸了几下才扔进垃圾桶。为了确定我扔进垃圾桶,还掏出手机拍了照。

搞定后,我再也没有了睡意,看了看手机,已经到了四点,估计还有两个小时就天亮,我决定就这么坐着等到天亮。

房屋内寂静得有些可怕,我有不敢放歌。

虽然听师父说下面四层楼最近都没有住人,我怕今晚会有人回来住,要是真的吵着别人休息也不好,以后还怎么和邻居和睦相处,便打消了放歌的念头。

人在安静又紧张的状态下,思想特别活跃。

我努力睁开眼睛,逼迫自己从一数到一百以转移注意力。

可越是这样,我的思维就越活跃,还没有数到十就被迫终止了。

脑海中很快就出现了瞌睡时见到的场景。

师父和几个同样穿着灰色道袍的道人,在黄袍道人的率领下,和一团黑影冲出来的白毛怪物进行一番激烈的恶斗。

由于面面太模糊,根本就看不清楚,我也不知道哪个才是师父,哪个白毛怪物究竟是什么东西?

不一会儿,脑海中的画面消失。我陷入了沉思中。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师父突然走后,我整个人就变得不正常。师父到底有什么事会急着离开,也不和我道别一声,只留下简单的纸条。

哦,对了,我明明记得师父走的时候,字条旁边还有一本秘笈,上面写着无字秘笈四个大字。

由于走得匆忙,我就随便翻了几页,看到的都是空白纸张,里面什么都没有写。还有那个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的墨玉,**黯淡无光,一看就值不了几个钱,要是当真玉戴着,肯定会让朋友笑掉大牙,说我太寒酸!

思绪绕回来,从师父留给我的这两样东西,我立马又想到了师父留给我的那本小册子,那可是他平生的经验之谈。

糟了!这本书还在摆摊的桌子抽屉中放着。

我清楚记得自己是因为害怕,连摊子都没有收就朝丽都网吧跑。

现在我能做的,就是默默祈祷那本小册子一定不要被人拿走。

就这样在胡思路乱想过了一个晚上,又害怕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突发状况,我根本就不敢合上眼。

好不容易等到第二天天亮。我立马将窗户打开,让阳光尽情挥洒进来。本来打算早点去摆摊,弥补回昨天的白干损失,还没走几步远就感觉浑身酸痛。

我这是怎么了?竟然浑身酥软无力!该……该不会是昨晚那个干得太多了,就要精竭而亡了?老子还是处男呢!怎么能这样就破了!

我气呼呼地用手狠狠拍了拍了大门,发出沉重的“砰砰”声响。

等发泄完后,我整个人都似虚脱了一样,脸色苍白浑身直冒冷汗。

“叮叮……”

清脆的玉石撞击声清晰入耳,我猛地一惊,回头一看,顿时惊骇得说不出话来,有种天昏地暗的惊悚感。很快,浑身都不由自主地颤抖。

掉在地上的不是其它东西,而是我扔进垃圾桶的那粒扣子!

没错!这正是我确实扔进垃圾桶的那粒扣子!

整个人定格了几秒钟后,突然间,我不再害怕,而是由害怕变成发疯!

我像是对这粒扣子有血海深仇般,捡起来后狠狠地往地上砸,直至找不到它的身影,我估摸这它已经粉碎了。

这时我再也没有一丝力气,就直接瘫软在地。

“不行,今晚我一定要问问这个风信子到底是什么回事,要是她真的是鬼,我绝对不会放过她,竟然敢如此捉弄我。”

半天,我才费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脸都是怒火地自言自语道。

此时,已经完全天亮,有些灼热的阳光照射进来,房间立马开始升温。

想着摆摊的时间已经到了,我没有心情去吃早餐,拖着疲惫的身子就走向小摊。

平时花半个小时才能走到,今天却足足花了一个小时,而且走完这段路程,几乎耗尽了我平生精力。

幸运的是,师父留给我的经验小册子还在,这让我萎靡的精神稍稍有了点起色。

正在这时,电话响了,是牛大山的声音:“小帆,昨晚牛哥心情不好丢下你一个人,可不要介意啊。”

平时说话一向都是大嗓门的牛大山,今天说话的语气特别柔和,让我听了有点没有适应过来。

“牛哥,我和你是谁跟谁啊,这一点点不算事的小事用得着你亲自打电话来吗?”我也很客气地回答道。

“你……你现在方便有空过来一趟吗?”

我以为牛大山会很客气地继续和我说下去,没有想到他语气一转,声音一下子低沉微弱了许多,要不是我用心去听,还听不出他在说什么。

“怎么?有事吗?”我好奇问道。

“你还是过来一趟吧,在电话里说不清楚。”

牛大山的声音不仅小,还夹带着一些害怕成分。

顿时,我的心开始绷紧起来,心里嘀咕着:“这个牛大山在搞什么鬼?”

“唉,实话和你说吧,昨晚我看到鬼了,还是一个女鬼。”不等我回话,牛大山就开口说了出来。

“什么?女鬼?你……你是在哪里看到的?”

听到女鬼这两个字,我的心立马一寒。顿时,就感觉到一股冷气直往心头钻。

我正要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牛大山已经把电话撂了。

昨天没有生意,今天我也不奢求有人来找我算命,再加上昨晚一夜没有睡觉,还没有等小街热闹起来,我的两眼皮仿佛就有千斤重,一直睁不开来。

旁边的大爷还巴不得我睡觉,免得我抢了他的生意,他半眯眼养精蓄锐,丝毫没有理睬我的意愿。

不过这样也倒好,免得他打扰我睡觉。

很快,我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得很香,当我迷迷糊糊醒来时,小街又变成了昨晚冷清光景。

我揉揉眼,掏出手机一看,吓了一大跳,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半!

这一觉睡过去,竟然整整睡了一大白天!

又迷糊过了几分钟,我终于彻底清醒过来。

“十二点的约会!”

忽然,我想起了昨晚风信子跟我说的约会。

“糟了,已经十一点四十多了,看来今晚是走不了了。”我很懊恼睡过了头,面对今晚的特殊约会,我丝毫没有准备。

“帆哥,你没有爽约,想不到还来这么早。”

正当我一筹莫展时,风信子那甜美娇柔的声音突然就传了过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