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夫妻  迷失 交换 鬼灭开局暴打不死川  母亲
快穿 交换我的爱 寂寞 少妇 催眠  老卫的幸福生活
首页 > 资讯

第12章 好自为之

发布时间:2020-11-22 19:35:08

两13分钟后,刚还很猖狂的黄毛了彻底没了声息。黄毛为自己的不恭付出过了足够多很沉重的代价,俞秋用老虎钳一个一个的撩开黄毛的指甲,被老虎钳撩开的手指头登时血肉模糊不清,黄毛黄毛为自己的轻慢付出了足够沉重的代价,俞秋用老虎钳一个一个的掀开黄毛的指甲,被老虎钳掀开的手指头顿时血肉模糊,黄毛疼的直哆嗦,刚刚桀骜的他顿时变成一个怂逼,哭爹喊娘地求饶。。

《第12章 好自为之》精选

两分钟后,刚刚还很嚣张的黄毛已经彻底没了声息。

黄毛为自己的轻慢付出了足够沉重的代价,俞秋用老虎钳一个一个的掀开黄毛的指甲,被老虎钳掀开的手指头顿时血肉模糊,黄毛疼的直哆嗦,刚刚桀骜的他顿时变成一个怂逼,哭爹喊娘地求饶。

然而俞秋没有给他机会。

手脚的指甲全部被硬生生拔掉,大腿内侧和腋下的肌肉也被老虎钳钳住,然后硬生生撕扯下来。

一条条血淋淋的肉条就这么被撕下来,然后扔到地上。

仅仅三分钟,黄毛就疼的数次昏厥,然后又被那个男人弄醒,继续折磨。

对所有被俘虏的人来说,这三分钟犹如三个世纪般漫长。

等到黄毛被折磨到昏厥崩溃,俞秋一脸平静的来到第二个人面前,他说道:“我只问一遍……”

“我说!我都说!求求你不要这么对我!”

说话的是一个脸上有着长长刀疤的男人,那刀疤在他脸颊的左侧,缝合起来的刀疤像是蜈蚣一样狰狞,只是在俞秋面前,以往凶恶的刀疤却怂了。

他一个劲的求饶,都不用俞秋逼问,就自愿把一切都说出来。

俞秋点点头,问道:“谁指使你们绑架江家大小姐的?”

“是徐家公子,他指使我们做的。”

“具体点。”

“徐厚风,是他只是我们做的!”

俞秋点点头,这个叫刀疤没有说谎,于是他又问道:“你有那个什么徐厚风的联系方式吗?”

刀疤委屈道:“没有,我真的没有!像我这种喽啰是没资格联系到徐家公子的,都是我们头和徐家公子联系的,你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

刀疤深怕俞秋不信,把用在黄毛身上的那一套用在他的身上。

俞秋点点头:“行了,你们没什么用处了。”

刀疤却惊恐叫道:“你问我的我都说了,求求你别杀我!求你了啊!”

俞秋道:“我不杀你们。”

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电话很快接通,那头传来楚萱永远冷静干脆的声音:“什么事?”

俞秋报出此处地点,然后说道:“帮我叫个‘清洁工’过来,这里需要打扫一下。”

“什么?清洁工?很贵的好不好!你就不能下手轻点,不要致死吗?”

俞秋冷静道:“江雪雁被掳走了。”

楚萱:“……”

俞秋继续道:“其实我觉得我们可以发展一下海州的清洁工业务,真的挺赚的。”

所谓清洁工是业内人士的说法,那是一群从事特殊情节工作的人群,他们会把主顾遗留下来的现场打扫干净,扫除一些可能存在的影响,通常给那些有钱好玩的主顾收拾烂摊子。

根据主顾的需求,清洁工的情节范围也不同,有的甚至包含扫除警方可能存在的追查。

当然,俞秋不需要那些,他纯粹是懒不想收拾现场,所以才让清洁工来收拾。

而仅仅收拾现场,需要的清洁工是最低等的那种。

也是所有“清洁工”公司最不喜欢的业务。

那意味着低收入以及和一大堆零碎的肢体打交道。

楚萱却突然爆发了,她在电话那头喊道:“搞没搞错?你竟然让江雪雁被掳了?说好的3A级安保防护呢?你这样很砸招牌的兄弟!”

“安心安心,我会摆平的。”

“……小心点。”

俞秋笑了笑,挂断了电话,他正准备查一下整个所谓徐家的背景时,刀疤身上的手机响了,迎着俞秋审视的目光,刀疤显得很无措,俞秋叹气道:“看看谁的。”

刀疤连忙拿出手机看了下,发现是个不认识的陌生号码。

俞秋道:“接听。”

按下接听键,打开外放,里面传出一个还算平静的声音。

“电话那边的,我希望你可以放了我的手下们。”

俞秋笑了起来,这个所谓徐厚风倒是有意思,自己没去找他,他倒是先找到了自己,他拿起刀疤手里的手机问道:“我要是不呢?”

“你要想清楚,你只是一个保镖,得罪了我,你在海州是混不下去的。”

俞秋撇了撇嘴,说道:“没想清楚的是你,我给你个机会,现在收手,把江家大小姐安然无恙的送回去,我可以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不然……后果自负。”

“哈,好大的口气。”

徐厚风讥讽道:“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俞秋道:“没搞清楚身份的人是你……算了,让你家大人来跟我说话,我不想和熊孩子对话。”

“你!”

俞秋不冷不热的轻慢态度让徐厚风很生气,可他很快就压抑下自己的愤怒,他冷声笑道:“给脸不要,你会为你的狂傲付出代价的。”

“啪!”

电话里传来粗暴挂断的声音。

俞秋看着手里的电话,失声哑笑,到底谁会付出代价……很快你就会知道的。他把手机仍换给刀疤,他自己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俞秋唏嘘自语:“今晚可真忙。”

他拿出手机,看到江天达的来电,接通后,江天达沉稳厚重的声音传来:“俞先生,我听黄管家说小女今晚偷跑了出去,给您添麻烦了。”

俞秋道:“嗯,不但偷跑,她还被徐家的人给掳走了。”

“什么?!”江天达因失态而放大了声音,可他很快冷静下来,用愈发沉着的声音说道:“我为小女的任性向您道歉,您看现在怎么办?有什么我能做的?”

“不用紧张,我打个电话就能解决的事情,江小姐不会有事的。”

江天达很担心地说道:“您有所不知,江徐两家之间的恩怨持续了六十多年,其中的仇怨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

俞秋确信道:“江小姐一定会没事。如果江小姐受伤,我会让徐家付出相应的代价、如果不幸发生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我让徐家陪葬,另外保证江家称霸海州二十年。”

末了,俞秋用更郑重的态度说道:“请相信,这是我的承诺。”

电话那头,江天达明显愣了一下。

那家伙……能让江家称霸海州二十年?

他知道称霸海州意味着什么吗?难道那位俞先生真的手腕通天,拥有如此磅礴惊人的能量?这一刻,江天达怦然心动起来,心底甚至冒出了一些很不好的想法……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