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母亲 快穿 交换我的爱 寂寞 少妇 催眠
 老卫的幸福生活 寂寞的妇女 白洁 诱惑 公公 老师
首页 > 资讯

第14章 剁手

发布时间:2020-11-22 19:35:32

临江茶楼,徐厚风挂断电话电话,有些惴惴不安。徐家而如今真正的的舵手人居然破天荒的取得联系自己了?自己而已而如今更年轻一代中很通常的一个,他还不够很聪明,手腕也也不是很很厉害,是为人比徐家如今真正的掌舵人竟然破天荒的联系自己了?自己只是如今年轻一代中很一般的一个,他不够聪明,手腕也不是很厉害,就是为人比较狠,能出阴招。。

《第14章 剁手》精选

临江茶楼,徐厚风挂断电话,有些惴惴不安。

徐家如今真正的掌舵人竟然破天荒的联系自己了?自己只是如今年轻一代中很一般的一个,他不够聪明,手腕也不是很厉害,就是为人比较狠,能出阴招。

他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值得徐老关注的地方。

难道就因为自己掳来了江雪雁?

这个小妮子竟然有这么大的分量?

徐厚风惴惴不安的等待着,在等来徐老前,押送江雪雁的绑架团伙先行回来了,想到徐老的话,徐厚风不敢对江雪雁如何,若在以往,他一定很乐意对江雪雁这样泼辣狂野的妞儿做点什么。

没过一会儿,一辆劳斯莱斯如同幽灵一般破开夜幕霓彩,稳稳当当的停在茶楼前。

初秋的夜有些凉意了,一袭正装的徐老披了一件羊毛风衣,在老伙计徐德的陪同下,他踏入茶楼,早就在门口恭候的徐厚风赶忙迎出来:“二爷爷。”

徐老点点头。

在他那一辈儿,他们兄弟十三人,家主继承人有三位,最终胜出的,便是排行老二的他,如今,当年的老兄弟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都死了,如今就只剩下他一个人撑着偌大家业。

所以,在外人口中,徐老成为他的名字。

但是家里人为了表示亲近,都会叫一生排行,要么叫叔,要么叫爷。

徐老颔首,说道:“辛苦你了,小风。”

他语气亲切,徐厚风听得心头大乐——看来,江家丫头确实很重要,这一次,他难道要发了?

徐老一马当先走进茶楼,其余人跟在他身后鱼贯而入。

茶楼大厅中,徐老一眼就看到了江雪雁。

作为敌对势力的前进,徐老当然是认识的,江家诸老如今彻底放权,让江天达执掌龙头,而江天达沉稳干练,也没让一众对其抱有厚望的族老失望。

相比如今的徐家……

壮年之中,无一有江天达那般能力手腕的。

徐老快步来到江雪雁身边,在江雪雁警惕的目光中,徐老怒斥周围手下:“你们怎么搞的?这可是贵宾,你们就是这么对待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的?”

他语气怒极,震得徐家手下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这什么情况?

更让他们吃惊的是,徐老竟然亲自下手,要来钥匙打开江雪雁手上的钥匙,拿下其嘴里的口塞。

“你们搞什么鬼?”

江雪雁不认识徐老,可从周围人的神情看来,那必然是徐家位高权重的存在,可这么一个死对头家里的权重之人,竟然对自己这么客气,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徐老和蔼笑道:“江小姑娘,下面年轻人愈发不成器,竟然用这么下作的手段,还望您见谅。”

徐厚风登时脸色煞白,他慌了神,喃喃自语:“怎会这样!”

就在众人三观崩塌的时候,茶楼外传来动静,徐老面容一震,和颜悦色的对江雪雁说道:“江小姑娘稍等,老朽去去就来。”

他转身,快步来到楼外,然后在兰博基尼的轰鸣中,骚气锋锐的毒药稳稳当当的停在茶楼门口,等俞秋下车的时候,徐老已经在车门边候着了。

“俞先生,老朽徐万山,幸会。”

徐老主动伸出手,用近乎谦卑的态度问候俞秋。

这一举动让身后的徐家众人三观再次崩塌,这他妈什么情况?徐家之老,海州黑白两道无不敬畏的大人物,对他来说更是天一般存在的人,竟然用这种态度向一个年轻人主动问候?

这一刻,他们的天塌了。

而徐厚风更是脚步踉跄,头脑发晕,眼前发黑……

他做过调查,自然认识俞秋,这不就是江雪雁身边的那个保镖吗?

这保镖什么来头啊?

竟然让徐老用这种姿态问候?

俞秋握住徐老的手,亲和道:“徐老客气啦,我就是来接个人,不用这么大阵仗。”

徐老却道:“哪里哪里,您才客气了。”

说着,徐老侧身伸手,道:“俞先生,您请,江家的小姑娘就在里面呐。”

徐老笑得和蔼可亲,仿佛俞秋是他交往多年的老友。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俞秋来到大厅,看到了的正在扒窗户正准备逃走的江雪雁……好吧,这群人让徐老一连串的急转弯震得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徐老的脸色很不好看,俞秋则很无奈。

他招招手:“行了,过来吧。”

江雪雁眨眨眼,扒在窗边疑惑道:“你怎么来了?”看到徐老对俞秋恭恭敬敬的模样,江雪雁顿时变色:“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俞秋:“……”

他真是有些佩服这位大小姐的脑回路了,如果他真是和徐家一伙,那海州还有江家什么事啊。

“算了。”

俞秋已经放弃对这位的拯救了,毕竟,脑残者无药可医。既然江雪雁没事,那他就想和那位徐家公子说说话,他转身,扫视着在场的年轻人,问道:“哪一位是徐厚风啊?”

徐厚风通体一颤,觉得心头冰凉无比,他咬咬牙,走了出来。

“我是。”

俞秋点点头,说道:“还算有种,徐家多虎儿呀,徐老教得不错。”

徐老吃不准这是讽刺还是夸赞,只能干笑回应。

俞秋招招手,让徐厚风过来,他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其眼袋发青,面容阴鸷,虽然白净斯文,可身上总透着一股阴狠,他拍了拍徐厚风的脸:“你瞧,我现在得罪你了,我是不是混不下去了?”

手掌拍在脸上的力度不大,但是声音很清脆,脸皮颤动中,徐厚风觉得无比屈辱。

他死死的咬着牙,怒气都快把他气炸了。

俞秋捏着徐厚风的脸,和他对视:“我现在的口气是不是也挺大的?”

徐厚风眼睛几乎在喷火。

“哈,看来你不服啊。”

俞秋松开他,玩味道:“要不给你一个洗刷屈辱的机会?”

“俞先生说笑了,这孩子从小被惯坏了,冒犯了您,是他不对。”徐老慈祥笑道:“这孩子骄纵惯了,确实不好,要不……剁他一只手,给您赔礼道歉?”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