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神秘的u盘  斗罗大陆 岳父 浪漫的滋润 上了她的床 张二宝
最美不过你 极品按摩师 小强 妻御 养弟承欢  我和
首页 > 资讯

帮她擦药

发布时间:2021-01-14 19:34:27

‘踩刹车’早已是刹忍不住了。这个时候,谁都不能紧急叫停傅斯年了。而事实上,也没人能紧急叫停苏晴空了,而已在这种时候,场面就不受她以及控制了,因为她就就有些怕了。可怕不这个时候,谁都不能叫停傅斯年了。。

>>>《盛夏有晴空》章节目录<<<

《帮她擦药》精选

‘刹车’已然是刹不住了。

这个时候,谁都不能叫停傅斯年了。

而事实上,也没人能够叫停苏晴空了,只是在这种时候,场面开始不受她控制了,所以她就开始有些害怕了。

可害怕不能掩盖心里的那些期待,所以苏晴空就这么被傅斯年搂在了怀里,一个霸道的公主抱,抱住了她,就往房间里走了进去。

奢华昂贵的木板发出好看的光泽,卧室里挂着一副天价的油画,她曾经在电视报道上看到过。

她还没来得及看这幅天价油画一眼,整个人就被温柔的扔进了床中间。

松软的床开始从中间坍塌出一个窝。

而苏晴空就陷在了里面。

他扯着白色衬衣上的纽扣,这个动作在苏晴空看来如此的诱人却又如此的让人心惊。

她小幅度的往后退着,可退着退着,就没有地方可以退了。

傅斯年俯身上来,一点一点的封锁着她的位置。

苏晴空喉咙上下咽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对方,“我们能在这里这样吗?”

傅斯年已经在对方问话的时候扑了过来了。

他的体温慢慢的覆盖住了对方,薄唇在她的耳廓边打转,“当然了。”

他的薄唇转战其他的地方,停留在距离她的唇只有一公分的地方,并且保持着这个距离,说道,“傅总很少来这里的,不用担心。”

看着他的薄唇一上一下,说完喉结还滚动了一下,苏晴空忽然觉得一阵燥热。

她的手慢慢的环绕上了他的颈项,直到勾住的时候,心里才觉得踏实了一些。

此刻的苏晴空是放松的,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的原因,多年的常识在她的脑海里翻搅着,告诉她现在就要放开,现在就要离开,可眼下,她发现自己根本就走不开了。

有时候理性这个东西,在碰到热情的折磨的时候,根本就没任何的用。

苏晴空主动的贴上去了一个吻,她的吻技生涩,但是她学习的能力特别的强,照着傅斯年吻她的时候的样子吻了下去。

在他的薄唇上兴风作浪。

傅斯年轻哼了一声,然后很快就沉沦在她这个现学现卖的吻里面了。

房间里的加湿器冒着氤氲的湿气,好像是在熏陶着这一切一样。

没有拉住的浅白窗帘外,往上看,月牙弯弯,浩瀚无垠的星辰在闪烁着,乌云飘过,看起来像是星星眨巴了一下眼睛,而星星为什么要眨巴眼睛呢,不过就是因为地上的人儿啊,太让人脸红了。

其实更多时候,苏晴空都是个保守的人,甚至她都会觉得如果日后自己跟某一个男人结婚了,对方肯定会嫌弃她太过于单调。

可是在傅斯年这里,苏晴空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她的热情奔放在他的面前根本就隐忍不住了。

或许傅斯年是苏晴空在这个世界上面,唯一的一个可以在对方面前脱掉伪装,释放真的自我的人。

她的声声喘息在夜空中显得那般的明了,那般的勾人。

那一个瞬间,苏晴空彻底控制不住自己的神经系统了。

结束了之后,苏晴空这才后知后觉的感受到了痛楚。

她飞快的将腿从对方的肩膀上拿了下来,捡起一旁的被子盖在了自己的身上,翻了个身,背对着从她身上离开的人。

傅斯年看了看她刚刚躺过的地方,很湿,甚至还有一些淡淡的血迹。

他有些错愕,”我弄伤你了吗?“

苏晴空回头,含着痛的一双眸子水汪汪的看着对方。

她摇了摇头,”你弄伤我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她假装淡定的一笑,看似把这一夜看得很轻松,实则一切不过是她的伪装罢了。

傅斯年蹙眉,指着她留下的血迹。

苏晴空看了过去,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是被对方弄出了一点点的外伤。

她脸一红,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对方倒是意外的温柔,”疼吗?“

她裹紧了被子,点了点头,”有点。“

傅斯年起身,”我去拿药。“

他提着药箱进来的时候,把室内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些。

这个动作落在了苏晴空的眼里,她在想是不是对方也感觉到了室内的温度比较冷呢?

还是说,只是看她裹紧了被子而已。

她想坐起来,却发现稍微一坐,那个地方的痛感就加重了一些。

没办法,她只能靠在床头,伸手去借对方手中的药膏跟棉签,”你给我吧,我自己来。“

傅斯年并没有第一时间理会对方说的话,他这个人的性格可能就是这样的,如果觉得不同意的话,就不会在第一时间去接话。

他拿着药膏跟面前坐在了床边,看了苏晴空一眼,”你看得到自己受伤的位置吗?”

很显然看不到,但——

“我对着镜子就行......“

话还没说完,对方直接打断了,”麻烦。“

说完之后,苏晴空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被子被掀开了。

她深呼了一口气之后,”我自己来就好了。“

”我不是说了麻烦吗?为什么要这么的麻烦?“

他说话的时候,已经开始把药膏往上面抹了。

苏晴空的呼吸加深了一下,很明显的感觉到了痛。

傅斯年手上的力气放轻了一些,而实际上他感觉自己已经很温柔了。

”很疼吗?”

他粗眉问着,神情专注。

苏晴空的眼眶有些红润,这个药太清凉了。

她点头,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嗯,有点。”

谁知道在她说有点痛了之后,对方就靠近了一些,温柔的在上面吹了一口气,“呼,呼。”

苏晴空的脸突的一下瞬间就涨红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