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神秘的u盘  斗罗大陆 岳父 浪漫的滋润 上了她的床 张二宝
最美不过你 极品按摩师 小强 妻御 养弟承欢  我和
首页 > 资讯

床上朋友

发布时间:2021-01-14 19:34:39

万幸的是,对方像是并也没什么心情就苏晴空刚的话去深入解读什么。像是从她身上下去了后,对方的情绪就完全恢复了波澜不惊了。听着车里离开了的声音,苏晴空心底被染了一抹淡淡的落寂好像从她身上下来了之后,对方的情绪就恢复了平静了。。

>>>《盛夏有晴空》章节目录<<<

《床上朋友》精选

所幸的是,对方好像并没有什么心情就苏晴空刚刚的话去解读什么。

好像从她身上下来了之后,对方的情绪就恢复了平静了。

听着车里离开的声音,苏晴空心底染上了一抹淡淡的落寞,对方好像确实是比较喜欢自己的身体,所做的一切也是头脑发热之后的反应,身体跟头脑同时不热了之后,就冷淡的离开了。

或许这就是男人吧。

苏晴空一开始莫须有的期待被一点一点的破碎了。

翌日,苏晴空一大早就接到了Steven的入职电话了。

她坐在大床上,缓和了一分钟才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她再次被Steven录取了?

黑暗的日子里忽然涌进来了一束阳光,这让苏晴空觉得好像一切都开始变得美妙了起来。

她不用去做餐厅的兼职了,不用生活的很辛苦做得还不是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环顾了一下周围,她还找到了一个暂时落脚的位置了。

因为要进Steven了,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luckygirl。

她想把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分享给傅先生,却发现对方今晚不住在这里。

从别墅出发去Steven总部的时候,苏晴空尝试着联系傅先生,可对方的电话一直显示的忙碌。

她走了好长的一段路下了山,往公交站的地方走着,打了好几通电话对方都没有接通,她本来是不抱希望了的。

就在快到达公交站的时候,电话通了。

对方的语气很平淡,平淡到让人觉得他是在不开心。

苏晴空略微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嗨,起床了吗?我有一个好消息要跟你分享。”

对方轻轻的‘嗯’了一声。

气氛微微的有些尴尬,她努力的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兴奋,“今早Steven的人事给我打电话了,她说我已经正式的被Steven聘用了。”

对于傅斯年来说,这已经不算是什么新鲜的消息了。

毕竟是他让人事通知的苏晴空。

苏晴空没等到对方祝贺的话语,只能讪讪的笑了两声,她以为他们的关系不仅仅只是在床上,但从对方冷淡的态度来看,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真的只是在床上而已,因为在别的地方,傅先生连多说一句话都不愿意。

他只是再度淡淡的‘嗯’了一声。

苏晴空识趣的要挂断电话,“那个公交车来了,先不说了。”

偏偏这种时候对方又好像反应过来了一样,“别墅的车库里有很多车,都是傅总喜新厌旧的结果,你可以选择一个你喜欢的开,路上注意安全就行了。”

除了白住的房子之外,还有白开的车子了吗?这接二连三的惊喜确实有些让苏晴空受宠若惊。

可惜的是......

“这个就算了吧,我不大会开车。”

事实上,穷了这么多年的苏晴空,根本就没有那个闲钱去报名学校,学习如何去开车,就算从贫穷的生活里挤出来那么一些闲钱,她也挤不出来那么一丁点的打工时间去驾校学车。

纵观她的生活,除了设计能让她跟其他的生活底层的人有一些什么不同之外,再无其他了。

傅斯年沉默了一下,对方就迅速的挂断了电话。

海城的另外一栋著名的别墅,这个别墅是本土著名的建筑设计师设计的,取名叫做荆棘园,跟秋岐山别墅别起来,这里多了一份傅斯年并不喜欢的烟火味,但除了秋岐山别墅之外,荆棘园是他第二喜欢的别墅了,因为这里的设计真的很棒。

他躺在超大size的软床上,看着马上要黑屏的手机,他的起床气好不容易缓了缓,对方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还真是一件比早上被人吵醒更暴躁的事情。

佣人轻轻的敲了一下房门,用木质的托盘将早餐端了进来。

傅斯年顺了顺自己的碎发,神情中还是挥之不去的不悦,“江姨,不是说了不用给我准备早餐了吗?”

他从来就不是个养生的人,吃早餐这种事情还不如让他多睡一会儿。

江姨笑起来脸上有几道褶子特别的明显,“少爷,我是听见你房间有动静,所以才送进来了,应该没吵到你的好梦吧?”

其实江姨也好奇,少爷这么大的起床气,换作是一般的人的电话,他恐怕早就要炸毛了,电话那头,恐怕一定是一个重要的人吧。

傅斯年点了点头,“行了,放在那里吧。”

江姨放下早餐,犹豫了几秒钟,还是问到,“少爷最近交女朋友了吗?”

傅斯年蹙眉,看向江姨的时候,江姨的手指着傅斯年的颈项处,傅斯年低头看了看,有些青紫的痕迹,是苏晴空留下的。

傅斯年深吸了一口气,指着门口,“江姨,我希望再也没有下次了,以后不要进入我的房间。”

江姨撇了撇嘴,许是年纪大了,多少有些有持无恐,不跟其他在傅家工作的年轻人那样那么的怕傅斯年,“行行行,不进就不进,但你能告诉一下江姨,在你身上这样那样的女人,跟刚刚给你打电话的女人是同一个人吗?”

傅斯年不是一个八卦的人,也绝对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事情展现出任何八卦的火苗。

“江姨,说真的,您的这一份工作比绝大多数白领都要高一倍,但平时确实很闲,如果您不再需要这一份工作的话,我相信有很多人在后面排着队等着您的离开,然后接手您的工作。”

江姨再次撇嘴,指了指门外,“我想我可能有点事情要去做了,再见,少爷。”

看着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傅斯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再重重的吐了出来,再次低头看了看身上的吻痕,有那么明显吗?

以至于江姨都一眼就看到了。

颈项处隐隐约约的吻痕落入傅斯年的眼里,他却想不了其他任何的问题了,只知道想起昨晚在车上之后,他的晨间反应就格外又特别的明显了。

啊,这该死的反应!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