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出轨 交换 盎格鲁玫瑰 三国之大汉崛起 农女的锦鲤人生 妙手生香 妇科专家
漫威 末世骚男 幸福生活 妹妹是哥哥的 傻子的春天 蜀汉之庄稼汉 偷趁云雨种孽根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放过我

发布时间:2021-02-24 08:01:35

“我们也不是谈好了,你已不再来找我了?”林久久地有些地缩,厉非寒的气场太可怕的了。尤其是这种天黑了时分,真是可怕。厉非寒像是听见什么好气的东西,闻言道:“是的,我是答应下来过特别是这种天黑时分,简直恐怖。。

>>>《厉少蜜宠新妻》章节目录<<<

《第26章 放过我》精选

“我们不是谈好了,你不再来找我了?”林久久有些瑟缩,厉非寒的气场太可怕了。

特别是这种天黑时分,简直恐怖。

厉非寒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东西,闻言道:“没错,我是答应过,但我这次并没有找你,似乎是你自己来的。”

“我……我没有!”林久久真是无语了,这就是巧合好吗?她也没想到出门就能碰到啊!

“厉先生,你真的误会我了,我刚刚收工,正准备回家的。当然如果你觉得我这时候出来碍了您的眼,我现在就能立马消失。”林久久快速道。

厉非寒哼了声:“会所里求我救你的巧合,无缘无故进了我的包厢是我误会,现在在这里又碰到了,你竟然还在说你不是故意的?”

“林小姐,你的人生是被成千上万个巧合组合成的吗?还是你始终不肯承认,闯进我的视线,让我对你产生兴趣,全都是你的小心思?”

林久久无言以对。

“你的种种做法都在向我表明,你想和我发展点什么,可在我进一步时你却又玩起了若即若离的戏码,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聪明?”厉非寒冷眸微眯,冷声质问。

从没有人像她这样几次三番找上来又自己退开的,厉非寒绝对不会把这个当成是寻常小事。

如果不是她的脸还有几分看头,他早就不会再容忍这个女人了。

他已经表达的够直接主动的了,可她却还在和他玩欲擒故纵。

厉非寒的视线将她牢牢锁住,似劝告也似警告:“林小姐,论心机,你不是我的对手,当心到最后,自己没办法收场。”

“我不是,我没有……”林久久语无伦次地想要解释,可目光陡然和他的对上,一大堆话就不知如何说出来了,男人的视线像是可以洞悉一切,让她地所有想法都无所遁形,她张了张嘴,却是好半晌都没能说出个理由来。

可她这副样子却让厉非寒品出了不一样的意味。

他忽然低头俯身,将那张张口语言的唇不留余地的攫住。他做的毫无征兆,林久久瞬间怔愣,一秒钟后想要挣扎,然而嘴巴一张开,就被厉非寒趁机彻底霸占。

她的呼吸霎时间全部被渡进了他的口中,林久久手脚并用地挣扎,然而男女之间力气的失衡让她知道,自己根本就是在做无用功。

不管她怎样用力踢打,对厉非寒来说,都像是小打小闹挠痒痒。

厉非寒终于放过她的嘴唇,俯身凑近她:“林小姐,我劝你还是消停一会,和我比力气,你是真的太天真还是太傻?”

他低低的笑着,魅惑却可怕。

林久久却不想再和他拉扯,可是拳头落在他的胸膛,却直接被他抓住,紧紧贴了上去。

她挣扎着想要收回,可却发现好像连那只手都不是自己的了。

她抬起腿,然而还没等碰到他,就被厉非寒手急眼快低抵住了。

“林小姐,你难道不知道,男人有些地方是不能随便碰的吗?别忘了,这里可是大街上,虽然我不介意在这办你,但你最好介意一下。”他想到什么,又道:“你想去车里也行,兴许会比在这里更刺激。”

林久久瞬间停止一切动作,一动不敢动了。

“林小姐,这样乖乖的多好,为什么你一定要拒绝我呢?其实我的技术真的非常好,接吻或者在床上,你要做的就是享受,好好享受我给你带来的快乐。”他凑的更近:“我说过,我很喜欢亲你,所以刚才那一下,只是开胃菜。”

“我不……”后面的话被厉非寒用嘴尽数堵了回去。

这一次她是真的学乖了,因为她知道,厉非寒那番话绝不是危言耸听,如果她不听话,那么迎接她的就一定不是这样又温柔又有技术含量的亲吻了。

她因为害怕这个男人所带给她的一切,而想要逃离,可却每次都会忍不住沉溺其中。

他都气息越发灼热。

林久久也觉得身体里一阵躁动,快喘不过气了,厉非寒这时笑着说:“林小姐,早就和你说过,接吻是要呼吸的。”

“我……我不会!”林久久说的理所当然,他就教那么几次,怎么可能就学会了?

“还不会吗?”厉非寒低声喃喃,而后道:“那么,我不介意多多教你几回,直到你会为止。”

大街上此刻没有几个人,两人吻得忘乎所以,秦玉也收了工换好便装走出摄影棚,可她还没走近,就已经看见了路旁那两个像是连体婴儿一样的两人。

那个男人她绝对不会认错,前不久他们才刚刚见过面,厉非寒,可是那个女人呢?

那是谁?秦玉皱眉看了会,直到那两人忽然调转方向,林久久的脸清晰的出现在眼前。

瞬时间,秦玉只感到双眼刺痛,心也跟着疼痛不已。

林久久,你居然还敢做出这种事?秦玉眼眸眯起,冷冷地盯着那两人的方向,眼中几乎要冒火,小贱蹄子,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敢去招惹厉非寒那样的男人!

秦玉死死等着林久久,握紧的拳头中,指甲已经嵌进肉里,她眼中的嫉妒几乎要溢出来,神情狰狞。

“厉先生,我……我不行了……”林久久踉跄地别开头,唇色晶莹。

“这才哪到哪?”厉非寒怜爱地看着那双唇,留恋不舍。

林久久知道自己正在陷入一个巨大的漩涡中,强烈的求生欲让她再次生出理智:“厉先生,可不可以把一切都当作不存在?如果我曾经冒犯了你,那我可以做任何事来向你道歉。”

林久久边说边给他鞠躬。

厉非寒面色渐渐变冷,忽然伸手握住她的腰原地转了一圈,天旋地转之后,林久久被整个压到了后面的豪车上,厉非寒的脸上像是下了寒霜:“你认为我是这么好打发的人吗?”

林久久后背撞的生疼,震的她额头上的伤口都跟着疼了。

不过她忍住没有哼出声,只拿双眼看着厉非寒,柔软了语气,乞求意味明显:“厉先生,昨天我们不是已经达成了共识,你放过我,不再来找我,我希望您可以信守承诺。”

厉非寒闻言笑了笑,说道:“头一次我看见你时,你像个受惊后绝望的小白兔,怎么才几天而已,你就变成这样一个牙尖嘴利的人了?”

停了停,他又转换了话题:“但是,你的话倒让我想起来了,等着下次见面,我一定会让你重新做回那个受到惊吓的绝望兔子,让你主动来找我。”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