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幸福生活 妹妹是哥哥的 傻子的春天 蜀汉之庄稼汉 偷趁云雨种孽根 月老 功夫
 领主之兵伐天下 罪欲 巅峰玩家 执魔 魔临 赘婿
首页 > 资讯

013:上位

发布时间:2021-02-24 08:17:41

传来笑声,即使一方输了,仍能坦然哈哈大笑。  这是下大雨前的欢愉!韦朗的心情也很好,自从他接任了马赖子的位子,这了是第四天了。  他每天也学着马赖子将那些小乞儿一个个的喊出道观,接着便大摇大摆走在街道上,拿着马大棒子给的铜板,置备一些早上他们整个番禺城仍旧一片热闹沸腾,街道上形形色色的人,忍受了几天的炎热酷暑,兴致都很高昂,商贩的叫卖声铿锵有力,穿梭人群玩耍的孩童,嬉笑满满,往来的商客谈笑风生,还有几名老汉,对弈翠柳之下,不时传来笑声,即便一方输了,仍能坦然大笑。。

>>>《谋汉》章节目录<<<

《013:上位》精选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谋汉》更多支持!

  几日的炎热天气,终于消停了下来!太阳被厚厚的乌云遮盖,凉爽的风带着湿气吹拂着番禺城。

  整个番禺城仍旧一片热闹沸腾,街道上形形色色的人,忍受了几天的炎热酷暑,兴致都很高昂,商贩的叫卖声铿锵有力,穿梭人群玩耍的孩童,嬉笑满满,往来的商客谈笑风生,还有几名老汉,对弈翠柳之下,不时传来笑声,即便一方输了,仍能坦然大笑。

  这是下雨前的欢愉!韦朗的心情也很好,自从他接替了马癞子的位子,这已经是第四天了。

  他每日也学着马癞子将那些小乞儿一个个的喊出道观,然后便大摇大摆走在街道上,拿着马大棒子给的铜板,置办一些晚上他们吃的东西。

  马大棒子也觉得韦朗机灵懂事,便有意栽培,带着他在那几条他所管长街转了几遍,也见了那些店铺的老板。还有几家卖花酒的酒肆,初进时,里面莺歌燕舞,把酒言欢,韦朗也有些不适。

  这几家酒肆才是马大棒子最主要的生意来源,他每收养一批小乞儿,其间就有几个小姑娘,养了几年之后,挑选有些姿色的变卖到酒肆里。

  这种感觉虽不是很好,但是已经比以前幸福多了!他再次在那些老板面前走的时候,也变得昂首挺胸。假装趾高气扬的样子。

  他似乎再一次找到了以前的感觉。以前的他也是这样子走路,用鼻孔看人,那种趾高气扬的样子,不可一世。可是现在的他却突然很嫌恶当时的样子。

  他只是在番禺城的街道上,这样子走过一次!就觉得很不自然!他改变了,他的一切都改变了。

  他的身价降低,他的虚荣也随着降低。即便他再得到这些,也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回到以前的样子。

  渐渐到了下午,韦朗背着一个小麻袋,袋子里装着的是一块块煎饼!命运真是会开玩笑,前几天他还在为这袋子里的其中一块煎饼发愁,现在却成了掌管麻袋的人。

  他来到了那条腥臭的胡同。

  韦巧儿跟往常一样蹲在一块瓦片后面,低着头,在等待着所谓的好心人。

  “巧儿!”韦朗走到她的跟前,叫了一声。

  韦巧儿并没有抬起头,反而将头埋的更深了,她已经几天没有理睬韦朗。她感觉韦朗变了,变得很陌生。

  “傻丫头,还生气呢?”韦朗笑着抚摸着她的脑袋。

  韦巧儿愤怒的拨开他的手,抬起头瞪着他,说道:“你走,你走!”

  韦朗的心咯噔一下,看着巧儿眼中的失望,愤怒,他试图解释,可是还是缓缓的站起身子,从麻袋里拿出了一块煎饼,放在她面前的瓦块上,说道:“今天别回去的太晚。”

  说罢,他转身就走了。韦巧儿突然站起了身子,她凄切的看着他的背影,往常她都会兴致勃勃的冲上去,紧紧的抱住他。

  现在那个背影,变得如此陌生,如此冰冷!她现在唯一能感觉到温暖的,是那划过脸颊的热泪。

  入夜,大雨倾盆而下!雷电交加!破旧的道观在风雨中显得摇摇欲坠。

  不过里面的气氛很和谐。

  韦朗回来的时候,马大棒子又让韦朗出去置办了一些酒菜,起初韦朗以为俞成会来,却没有想到这顿酒实则是为他准备的。

  酒菜摆齐,韦朗背对着那些小乞儿坐了下来,他不想看见巧儿生气的样子。

  他给马大棒子斟酒一杯,说道:“大爷,您今天这排场,可是让我受宠若惊啊,来来来,我先敬大爷一杯。”

  杯酒相碰,二人一饮而尽!这是他第一次喝这里的酒,辛辣刺激。

  “小子,这几天大爷我暗自观察你,你这小子不错,大爷决定让你顶替老二,以后你我便是兄弟相称!共谋钱路!”

  韦朗激动的看着他,兴奋道:“哎呦,这是哪家的财神爷敲了自家的门啊,大哥在上,受小弟一拜!”

  韦朗急忙站起身子,掸了掸衣服,长长作揖!

  马大棒子招了招手,笑着说道:“自家兄弟,怎么搞的文邹邹的,来,上来喝酒!”

  马癞子偷盗被杀,马大棒子如今也是做东家数钱,日子享受惯了,现在急需一个供他使唤的手下,以想继续过他逍遥自在的生活!这个时候,他下一个利用的对象,便出现了。

  可这个年代,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至于谁被谁利用,还不可妄下定论!

  酒过三巡,饭过五味,二人酒意上头!他们的情义竟然能说的慷概激昂!

  “哎,最近的手头又紧了,大哥我真是发愁啊!”马大棒子叹息一声说道。

  韦朗微微一皱眉,说道:“大哥,这几日虽然有一两个不能按时上缴钱的,倒也收益不错,而且俞大爷最近不也没有来嘛?”

  马大棒子突然瞪了他一眼,冷冷说道:“不要给我提俞成那挨千刀的!”

  此话一出,可能是他真的喝多了,也可能是他真的已经将韦朗看作自家兄弟了。

  “好好好,不说,不说!”韦朗急忙陪着不是,又给他斟满一杯!

  马大棒子说道:“这些小子每日拿回来那点小钱够什么用啊?连大爷我几顿酒钱都不够,俞成除了老二,可能是因为愧疚,才消停两天,过几天一定还会来!到时候又是一笔啊。”

  韦朗凑上前,低声说道:“大哥,要不咱再卖一个。”

  “卖哪个啊?你看看她们!”马大棒子伸手指着那蜷缩在墙角的小乞儿,说道:“一个个才六七岁,人家**怎会要啊?”

  “大哥,喏,那不是还有一位嘛?”他突然转身,伸手指着正看着他的韦巧儿!

  韦巧儿浑身一震,他们的对话,她都听得清清楚楚的,她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可是她并没有哭,而是平静如水的看着韦朗,心里面却翻滚如浪:“朗哥哥,要卖了我嘛?我是听错了?还是他真的变了?”

  脑海中回荡着他们经历的一幕幕!越是回忆,她就越是心寒!

  咔嚓!

  观外突然亮起一道闪电,将道观映的通明,随之而来,便是一声响彻云霄的炸雷!观里烛灯随之摇曳,韦朗急忙伸手去捂,防止熄灭。

  韦巧儿是最害怕打雷的,可是现在的她似乎没有听到外面的雷声!还有什么比韦朗的那句话更令人伤心,害怕的呢?

  马大棒子有些匪夷所思的看着他,低声的问道:“小子,那丫头可是你的妹妹啊,你舍得吗?”

  他既然已经认了韦朗做兄弟,也知道他与巧儿情同兄妹,便有意卖给他一个面子,不打巧儿的注意。但现在韦朗突然提出,倒是令他惊诧一下!

  “大哥,今天您能认我做兄弟,是小弟的荣幸!大哥有难处,小弟已经说过,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只要能帮大哥解决难处,小弟做什么都愿意,再者说。”他故意压低声音,往前一凑。继续说道:“那丫头跟我并非亲生兄妹,这几个月您看见的,我们是形影不离的,可是我心里烦的很,早就想把这丫头给处理了。

  大哥今日实则是帮我了却一桩心烦事,我还得感谢您呢。”

  马大棒子瞧着他,突然爽朗大笑,指着韦朗,说:“哈哈哈,你这小子,你这小子啊!真是有一套,大哥我今日没白交你这兄弟!”

  他举杯,韦朗也将举杯,两杯相碰,皆是开怀大笑!

  “好,明日一早你就带着她去找满月阁的花老板,就按照以往的价钱!此事就交给你了,可不要让大哥失望啊。”

  “您就放心吧!”

  两人又喝了一会,唰唰的雨声越来越大,喝完酒之后,马大棒子很快就倒头睡着了!顿时就鼾声大作。

  韦朗也酒上头顶,直觉脑袋昏沉沉的。他摇摇晃晃的走到了韦巧儿那里,长吐一口酒气,一屁股就坐在了她的旁边。韦巧儿双手抱膝,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

  “丫头,怎么还不休息啊?”韦朗打了一个嗝,伸手拍了拍她瘦小的肩膀。

  韦巧儿毫无动静,她沉默着,过了很久很久,她才缓缓的说道:“朗哥哥,你要卖了我嘛?”

  这简短的一句句,字字如针一般的扎在他们的心上!韦朗听到此言,直觉酒意醒了大半。他看着巧儿瘦弱可怜的身子!此刻的他多想抱抱她,安慰一下她。可他并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

  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早些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说罢,他便一歪头,闭上了眼睛!韦巧儿微微的转过脑袋,瞧着他,静静的瞧着他!她也没有说什么。

  虽然她的心里很想再问一句:“朗哥哥,你真的是不要我了嘛?你真的是要将我卖掉嘛?”但是她没有问。

  而是又转过头,双目仍旧无神的看着前方,眼前闪电闪烁,耳边雷鸣骤起!观外的雨越来越大。

  她已经非常习惯听从韦朗的话,而不是反驳他的话。

  这是一个漫长,煎熬的一晚,巧儿或许不知道,不仅是她感到漫长煎熬,还有一个人比她更要觉得漫长而煎熬。

  (求各位看官给力,求推荐票有木有?求冲新手榜有木有?)(小说《谋汉》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