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超品技师 许玄琦叶轻舟 混世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穿越 半九十
首页 > 资讯

《妖孽皇太子:独宠下堂妃》第6章 王爷要休妻

发布时间:2019-10-09 21:47:57

苏承欢小说名叫《妖孽皇太子:独宠下堂王王王王妃》,提供妖孽皇太子:独宠下堂王王王王妃苏承欢,妖孽皇太子:独宠下堂王王王王妃苏承欢小说。妖孽皇太子独宠下堂王王王王妃小说苏承欢节选:苏承欢几乎想都不用想,大便知道这位大神是谁了,在这王府中,可以…

>>>《妖孽皇太子:独宠下堂妃》章节目录<<<

《《妖孽皇太子:独宠下堂妃》第6章 王爷要休妻》精选

苏承欢小说名字叫做《妖孽皇太子:独宠下堂妃》,这里提供苏承欢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妖孽皇太子:独宠下堂妃小说精选: 那声音,与香玉先前在林子里说话的语气如此相似,只不过,他的语气,更要鄙夷上千倍百倍。苏承欢几乎想都不用想,便知道这位大神是谁了,在这个王府中,能用这种语气说话的人,用脚趾头也该猜得出来可不就是那位见鬼的七王爷,苏承欢的夫君了。缓缓的抬起头,迎上那个阴冷的男人的那一刻,苏承欢便知道,自己不喜欢这个男人,确切的说,不喜欢这种男人。而且,非常非常的不喜欢!冷酷无情,自大自傲,跋扈专制,野心极大!总之,这个男人,不是苏承欢的菜…

那声音,与香玉先前在林子里说话的语气如此相似,只不过,他的语气,更要鄙夷上千倍百倍。

苏承欢几乎想都不用想,便知道这位大神是谁了,在这个王府中,能用这种语气说话的人,用脚趾头也该猜得出来可不就是那位见鬼的七王爷,苏承欢的夫君了。

缓缓的抬起头,迎上那个阴冷的男人的那一刻,苏承欢便知道,自己不喜欢这个男人,确切的说,不喜欢这种男人。而且,非常非常的不喜欢!

冷酷无情,自大自傲,跋扈专制,野心极大!

总之,这个男人,不是苏承欢的菜。

这是苏承欢凭借自己多年来看人无数,在第一眼便对眼前这个男人做出的评价!

看看他脸上此刻的表情便知道,只怕他对于自己的这个王妃,也是相看生厌吧。此刻,他的脸上写着两个字——嫌恶,那种嫌恶,是如此直白,如此的不加掩饰。

这是一个丈夫对妻子该有的态度吗?未免也太不把村长当干部不把王妃当老婆了吧?

苏承欢其实很想直接一口啐到他脸上去,但两人之间那种冷冰冰的气氛甚至让她连发飙的**都没有了。此刻,她最想做的事情是先将这一身湿漉漉的衣裳换下来再说,折腾了大半晚,说实话她真的有些累了,不想跟他们在这里多费口舌。

“我想先回房换衣裳!”

低声又重复了一句先前说过的话,苏承欢决定自己先忍了。

矗立在面前的高大身影似乎极不情愿的动了动,嘴角扯出一抹极讽刺又凉薄的笑,搞得好像为她让个路也是莫大的恩赐一般。

不想跟他计较,苏承欢快步越过他,就想赶紧朝里面走去。

可惜,老天爷似乎一点儿也不想如此轻易的放过她,她才刚迈出两步,不知道从哪里就冒出来一个身着白衫手中还握着一把玉骨折扇的男子。他面若桃花,满脸是笑,乐呵呵地道:“呵呵,早就听说七王爷的王妃长的极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活脱脱一个出浴的美人儿,七王爷好福气啊,哈哈哈!”

苏承欢看着此人,不知为何眼前却浮现出另一个白衣公子的身影。明明是一样的衣裳,穿在不同的人身上,怎么就会如此不同。那位林中遇到的皇甫云,虽是个瞎子,可却翩翩若惊鸿,让人惊为天人。开口说话亦是谦逊温和,只觉得如沐春风。

可再观眼前这位,贼眉鼠眼,装腔作势,明明长得那么对不起观众,却要学人家扮潇洒,真是东施效颦,难看的紧。

再听他说话的语气,那分明就是个轻佻之人,当着主人的面如此调戏人家的家眷,还真不是一般的不要脸。

“公子见笑了!”

低声应了一句,故意垂下了头,苏承欢此时却反而不生气了,跟这种人,她还真犯不着生气,此时她比较想看到的是,自己的那位夫君是啥反应。

可惜,自家堂妹的声音又一次不合时宜的插了进来:“孙掌门何时竟对我姐姐这样的柔弱女子感兴趣了,我可是听说孙掌门爱剑成痴,尤爱美人侍剑。您的名剑山庄佳人无数,个个都是用剑好手呢,故而孙掌门亦得了个名剑公子的称号,几乎快与云鹤公子齐名了呢!”

苏紫瑶几句话之间,有褒有贬,既奚落了苏承欢,又拍了那位孙姓掌门的马屁,倒真是个扒高踩低的人,一看就知道这女人颇有心计了。

未待其他人开口,特别是看见苏承欢身后那个所谓的夫君一直没有开口阻止,而那位孙掌门则满脸含笑,显示对于刚才的马屁很是受用!

苏紫瑶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竟笑着继续道:“名剑公子若真的喜欢我家姐姐,那也不是没有机会的,或许过不了多久,她就不是这府里的王妃了,到时候……”

话点到为止,苏紫瑶不再多言,而她如此放肆的话语竟未让那位七王爷有半点不悦,反而一脸的平静,像是在听别人家的事情一般。

苏承欢此刻再也无法淡定了,她这辈子也没有被人如此侮辱过,当下沉声问道:“妹妹这是什么意思?”

而那位孙掌门显然也没有料到自己不过一句玩笑,竟然引得苏紫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当下也有些讪讪的,更多的却是好奇。

“苏姑娘,话不能乱讲,孙某不过讲笑而已,还望王妃莫要见怪!”

说罢还假惺惺的朝苏承欢行了个礼。

苏承欢此刻恨不得直接用502胶水将那厮的嘴巴直接粘紧得了,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东西,标准的伪君子。

可她今日就想看看那苏紫瑶到底还要出什么幺蛾子,故而一直耐心的等着她的回答。只是,她此刻紧闭双唇,拳头微微攥紧的样子,看在身后男人的眼中,却成了软弱的象征。

几乎是嗤笑了一声,七王爷一点也没打算为自己的王妃说话。或者说,他正巴不得看着她出丑呢。

苏紫瑶何等的会察言观色,当即明白了七王爷的沉默便是无言的鼓励,再也没有顾忌,毫不客气的说道:“姐姐难道竟忘记了当日皇上为你和七王爷指婚时所说的话么?当日你为了嫁给七王爷,竟不惜让二叔去求皇上,皇上明知道七王爷根本不喜欢你,还是将你许给了他。但你别忘了,皇上当时也说了,给你们三年时间,若到时七王爷依然对你没有半点感情,那便不会再勉强七王爷。皇上虽说的隐晦,但你应该清楚那意味着什么,如今三年时间已到,七王爷随时可以将你休掉。”

一番话说的,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明白过来后,各人脸上的表情竟都不同。

苏承欢是直接糊了,她就说这个王妃好端端的寻什么死啊,想来竟是和这个什么见鬼的三年之约有关。

那姓孙的被某人奉承为名剑公子的人却是笑得高深莫测,一双眼睛上上下下来回将苏承欢打量了好几遍。

而香玉和小红两个丫鬟难掩喜色,仿佛她们马上要送走的是一尊瘟神一般。

苏紫瑶说完一脸的得意,似乎她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看自己的姐姐如何被人奚落如何成为下堂妇一般。

若说最面无表情的,当属七王爷了。

他一直淡淡的听着,任由苏紫瑶八卦着他的家事,任苏承欢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又变,却一点也没有出声的意思。

呀呀的!

这一次苏承欢真的想骂娘了,这男人真够不是东西的,老婆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他竟然半点安慰之言都没有。若只是这样倒也罢了,可他如今自己想要甩了老婆,却要借另一个女人的口说出来,还要在这样的场合,这男人还够腹黑的可以。

“王爷您的意思呢?是打算休妻吗!”

虽是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她没有问“是打算休了我吗?”而是换成“是打算休妻吗?”似乎意思一样,实则大不相同,至少苏承欢觉得是意义不同的。其实问出了这句话,苏承欢觉得自己再在这里呆一秒钟下去,只怕就会忍不住扁人了。

七王爷此时眼中深邃一片,望着面前的女人,淡淡地道:“苏承欢,你早该知道会有今天的,何必呢!”

一句“何必呢!”道尽了曾经那个女人为爱所付出的种种,亦能看出眼前的这个男人冷血刻薄到了何种地步。

苏承欢忽然就觉得这个男人连让她动手的资格都没有了,这样的男人,白送她也不会再要了,谁稀罕谁自个儿留在用去吧。或许他和苏紫瑶那种人倒是绝配,一样的尖酸刻薄,一样的自私无情。

挺直了脊背,苏承欢再一次开口:“王爷确定您今日所做的决定是经过慎重考虑的?”

“无比确定!”

七王爷一脸冰寒,对于这个女人今晚分外的倔强与胆大,他有些意外,但这丝毫不会改变他对她的厌恶。既然已经说开了,索性趁着今日将此事了结,也省的他日日看着她那令人讨厌的张苦兮兮的脸。

苏承欢听见他的答案,头也不回的朝里走去,再也没有半点迟疑。

当着众人的面,她由一个王妃,正式成了下堂妇!

哼,七王爷,本姑娘给你记下了!

心中恨恨的想着,一边往里走,苏承欢却已经一边开始盘算休夫书的内容。她可不是原来那个苏承欢,逆来顺受被人抛弃了就悲痛欲绝的去寻死。

既然七王爷已经决定要和自己分道扬镳了,那休书也必定是自己扔给他的,哼!

苏承欢心中一边走一遍盘算着,却不料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房间在哪里啊!

这个认知让她顿时觉得被雷到了!

这可咋整?

总不能像个没头的苍蝇一般在这偌大的王府里横冲直撞吧,那岂不是很容易便露馅儿。她还没那么傻,初到一个地方,扮扮猪吃老虎还是很有必要的。再说,平日里为了完成任务打打杀杀刀口舔血的日子她也有些厌烦了,既然机缘巧合来到这里,不妨尝试一下另一种生活也不错。

再说了,这女人以前那么软弱,想必常常受人欺负,如今被自己占用了人家的身子,是不是也该回报一下人家,至少随便折腾一下那些曾经欺负过她的人,也算是没白用她的身子。

不做亏本的买卖,但也绝不白占别人的便宜,这是苏姑娘一贯做事情的原则。

因为,这世上,亏不好吃,但便宜也不是那么好占的。万事万物的运行,自有一套它的法则,因此苏承欢秉承的人生信条便是:无愧于心!

看来初到这个暂时还不知道是个么子朝代的的地方,以目前的情形来看,一番宅斗是少不了了。

不知为何,一想到宅斗这个词,苏承欢忽然觉得像打了鸡血一样振奋。好吧,她承认,其实骨子里,她也是个很鸡婆的人。以前是没有机会发挥她这方面的天分,竟忙着没事杀个人玩玩儿去了,这一次,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耶!

苏承欢估计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自从到了这个朝代后,她原本冷静清醒的大脑就变得有些跟不上往日的节奏了。或者,换句话说,实在是太过跳跃式思维了。

以她目前的处境,好像更应该考虑的事情是怎么先找到自己的房间去换衣裳,而不是傻呵呵的站在院子里的长廊中憧憬自己光辉的宅斗生涯即将开始吧。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小姐,小姐,是不是她们又欺负您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