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神秘让我强大 斗破之无上之境 继父  调教 继母 战神无双
教师 男人禁地 龙珠:我是数据化的赛亚人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三国志系统 妻子的浪漫旅行 
首页 > 资讯

第19章 巨大的陷阱

发布时间:2021-04-09 08:10:42

但是明白金以宸从来不也没我相信过自己,但是当真正的突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的时候,那种痛,难以用言语来二字来。杨钟琳执拗的望着金以宸,自我调侃的笑了笑:“我说过,这件事情也不是我做杨钟琳固执的看着金以宸,自嘲的笑了笑:“我说过,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

>>>《娇妻难宠,总裁别靠近》章节目录<<<

《第19章 巨大的陷阱》精选

虽然知道金以宸从来没有相信过自己,可是当真正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的时候,那种痛,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杨钟琳固执的看着金以宸,自嘲的笑了笑:“我说过,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

“是吗?”金以宸怀疑的看着她,眼底的不信任几乎让她痛不欲生,紧接着花满楼从外面跑进来,杨钟琳看到她的时候微微愣然,记得一个星期之前,她刚离职,如今突然出现在这儿,尤是那双眼,莫名的让人难受。

“金总,就是这个女人。”花满楼不由分说指着杨钟琳道,“就是她将设计稿给了零点公司。”

“你说谎。”杨钟琳身体不住的颤抖着,她没想到会被人这样的利用,更没想过在自己刚进公司的时候,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中。

怪不得,离开的时候花满楼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怪不得她默默无闻的离开。

原来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我从来没有给过零点公司我的设计稿。”杨钟琳焦急的看向金以宸,想要从男人那里得到丁点儿的安慰。

只是让她失望的是,自始至终只有淡漠。

他低着头,看不见脸上的反应,静静的听着花满楼的话,杨钟琳看到这儿,心忍不住发疼。

原来,他宁肯相信一个陌生人,也不愿意相信自己。

“那天阿妹亲眼看到你将设计稿放在了柜子里,如果不是你给他们,那设计稿怎么会到他们手里。”

“保不齐就是别人拿给他们的。”杨钟琳冷哼着看向花满楼,那天她设计稿子的时候正好是中午,偌大的办公楼只有她和阿妹两个人,的确她设计完样品之后,将它锁在了柜子里。

可是那个柜子并不是只有自己可以打开。

“你说的别人是谁?”花满楼皱着眉头,冷冷的看向杨钟琳。

“谁陷害我,我就在说谁。”杨钟琳揉着太阳穴,刚才被男人打了一巴掌,这会儿感觉整个脑袋眩晕的厉害。

头像是炸开一样的难受。

“以宸,你看看她。”杨潇潇不满的盯着杨钟琳,“要我说,她就是那个黑客,毕竟在公司,能熟悉公司的人只有她。”

要知道,杨钟琳在公司待了好几年,以前,她还是金以宸身边最得力的助手,就算后来离开,不过只是个缓冲的时间,现在回来,一切如旧。

她对公司内部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我再说一遍,不是我。”

“那你告诉我,是谁?”金以宸终于开口,开口的第一句却是在质问她,杨钟琳呆呆的看着金以宸,过了一会儿,叹叹气道,“算了,我会查清楚的。”

“不必了。”金以宸看着她的背影道,“你没必要在我面前装模作样。”

“为了那个孩子,不惜毁了我的一切对吗?”金以宸说完这句话,明显感觉杨钟琳的身体微微抖了抖,然后偏过头,金以宸看着她发白的脸色,突然觉得心痛。

“金以宸,你觉得我会用一个孩子干涉你的生活吗?”

杨钟琳说完,便抬脚离开,待杨钟琳离开,金以宸无力的坐在椅子上,脸色如常,手指一下一下的敲打在桌面上,半晌沙哑着嗓音道:“说吧,你的证据是什么?”

“什么?”花满楼刚才还一脸的幸灾乐祸,没想到金以宸会突然将矛头指向这边,她看着金以宸冷漠的眼,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恐惧,花满楼咽了咽唾沫,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吧,你的证据是什么?”金以宸抬头看向花满楼,刚才信誓旦旦的人,为什么突然会有些局促。

“是这样的。”花满楼舔了舔嘴唇,“那天,阿妹看到杨钟琳的设计稿,觉得很有新意,所以便想着能不能参考一下,当时杨钟琳就将设计稿放在了柜子里。”

“所以你并没有看到她把设计稿给别人?”金以宸皱眉,然后站起身,眼睛冷冷的看向花满楼。

“总裁,这……”花满楼感觉额头上的汗莫名冒出来许多,顾不得擦掉额头上的汗,低着头不敢看金以宸的眼,“就算杨钟琳做什么大概也不会让我看到。”

“算了。”金以宸摆摆手,“你们出去吧。”

“是。”花满楼如释重负,快步跑出去,等到了门口,才忍不住捂住狂跳的心脏,还好,金以宸没有再质问下去,如果再问下去,她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门外,杨潇潇看着她的模样,瞳孔闪烁着,过去拍了拍花满楼的肩膀:“你回去吧。”

“是。”花满楼点点头,离开,而杨潇潇望着她的背影,不由得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笑。

这次她倒要看看,这个女人怎么翻身?

想完,杨潇潇打算进去,刚推开门,里面的男人径自从面前走过,直接忽略了杨潇潇。

“以宸,你……”话还没有说完,只能看见金以宸拐过角落的背影,杨潇潇嘴角闪过一丝嘲讽,带着不耐烦。

该死,那个女人真的是个祸害。

“杨钟琳,你给我解释……”外面的门被大力的推开,并没有看到杨钟琳,金以宸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忍不住皱了皱眉。

难道说设计稿的事情真的跟她有关系?

来不及想完,金以宸随意的将门关上,还未说话就看见过来的杨潇潇,她看着自己的样子,叹息一声道:“以宸,杨钟琳肯定是害怕你会找她麻烦,所以提前跑了。”

“她这次给公司造成的损失可不小呢。”杨潇潇故作可惜的叹叹气,眼睛眨巴的看向金以宸,看到他的喉结动了动,很显然,她的话对男人起了反应。

说到底,金以宸也只是个男人,总归是不会允许女人挑战他的底线,尤其是辛苦打拼的事业。

“告诉保安,无论如何,都给我找到她的下落。”金以宸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完,随意的瞥了眼杨潇潇,然后快步离开。

没有一句话,甚至没有一个理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离开,世上哪有那么美的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