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聊天群 我夺舍了大唐太子 宦海弄潮 绝世老神医 官场之权色 网游之三国无双 无垠
神羽战尊 如来必须败 神秘让我强大 斗破之无上之境 继父  调教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囚禁在公寓

发布时间:2021-04-09 08:11:02

气氛莫名的觉得的尬尴,杨钟琳身子不受以及控制的退后一步,却被男人搂住腰,他微温的气息坏绕在她的周围,杨钟琳红着脸,孩子好像觉得到异样,没有神的眼睛睁开眼睛,小手不停地的挥动着,杨声音更是低沉:“你先放开我。”。

>>>《娇妻难宠,总裁别靠近》章节目录<<<

《第23章 囚禁在公寓》精选

气氛莫名的尴尬,杨钟琳身子不受控制的后退一步,却被男人搂住腰,他温热的气息环绕在她的周围,杨钟琳红着脸,孩子似乎感觉到异样,有神的眼睛睁开,小手不停的挥舞着,杨钟琳脸色微微尴尬,推开金以宸。

声音更是低沉:“你先放开我。”

“呵……”看着女人红彤彤的脸,金以宸突然觉得心情不错,手缓缓松开,放开杨钟琳。

黑夜中,纵使穿着宽松的衣服,也阻挡不住对自己的诱惑。

金以宸的眼像是饿狼,闪烁着复杂的光。

待杨钟琳将孩子哄睡着,在房间里玩耍的功夫,门被人小声推开,其实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杨钟琳并未起身,只是回头看看金以宸,将床头柜的灯关掉,语气淡淡:“你先睡吧。”

“我今晚就跟孩子住在这儿。”

“呵……”又是那句淡淡的嘲讽,杨钟琳没来由的皱眉,还未来得及开口,下一秒,整个人被金以宸抱在怀里,不由分说直接抱起来,出去外面,杨钟琳害怕会吵醒孩子,一直没有开口,唯有那双眼复杂的看着金以宸。

语气透着若有若无的慌乱:“你干什么?”

“当然是……干你。”声音低沉,沙哑,带着男人特有的雄性气息,金以宸将头埋于她的发间,她身上的体香夹杂着奶香味,金以宸再也控制不住,将她重重的扔在床上。

不等女人起身,便欺身而上,压在她的身上,望着红着脸的女人,更觉心动。

“以宸,你……”

“唔……”女人低浅的呻吟传入到耳中,就像是最有用的催情剂,金以宸的动作更进一步。

一夜自是无眠,杨钟琳被折磨的快要散了架,只是嘴角带着一抹幸福,不论怎么样,金以宸是在清醒的时候拥有自己。

他,应该是在乎自己的。

杨钟琳想到这儿,迷迷糊糊的转过身,手伸过去却是扑了空,灵动的眼眸突然睁开,原本该是金以宸休息的地方,除过被子再无其他,手伸进去,哪里早就冰冷一片。

心底,莫名的被孤独填满,杨钟琳失神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不明白金以宸是什么意思。

他既然肯跟自己发生关系,为什么不愿意睡在一起?

窗帘随风而动,杨钟琳僵硬的躺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就听见房门被人打开,紧接着是金以宸那张帅气的脸,脚上踩着人字拖鞋,神情慵懒的看着他:“醒了?”

“嗯。”杨钟琳淡淡的附和着,从她摸到冰凉的床开始就不抱什么希望,昨晚,就当是一夜情罢了。

就像是上次,醉酒醒来,看到身边躺着的是金以宸,她并没有过多的兴奋,就算金以宸知道睡在身边的人是她,大概也不会高兴,毕竟杨潇潇才是他最在乎的。

“对了。”金以宸望着她的眼,看了眼地板,白色的地板上倒影着他的身影,他缓缓开口道,“我跟你姐姐的婚期已经定好,在下个月,你作为妹妹一定要出席。”

“你……”杨钟琳不可置信的看着金以宸,上次,在酒店,一夜温存之后,就听说他们结婚的消息,这次,在公寓,一夜温存之后,听到的是结婚的日期。

杨钟琳想想不免觉得有些可笑,她还真的是惨到家了,自己喜欢的男人从来没有喜欢过自己。

说到底,她只是床伴,不,连床伴都不如。

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代孕生子的替代品,没有多余的更多的作用。

“怎么,你准备说什么?”金以宸嘲讽的看着她,有些不忍心,可是想想,媒体已经公开他们结婚的消息,一大清早杨潇潇打来电话,说是已经算好了日子。

基本上是全家人都同意的消息,他有什么理由反对。

“没什么。”杨钟琳失神的从床上起身,幽灵一般,走到地上,忘了穿鞋子,就这么出去外面。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好好处理他们之间的关系。

金以宸看着她的背影一直都没有说话,走过去,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景,大概十几分钟左右,听见有什么动静,金以宸走过去,推开门就看见杨钟琳手里提着包,怀里抱着孩子正往外走。

心里莫名的升起一股无名火,冷冷的看着准备出去的女人,眉头一皱,声音特别淡:

“你要去哪儿?”

“我觉得我没必要留在这儿。”杨钟琳顿住脚步,漆黑的瞳孔冷冷的看着地面,甚至不愿意看他。

从未见过金以宸会这么伤她,就算特别不喜欢,也没必要刻意在睡了她之后,说结婚的事情。

这一巴掌还真是打得响亮。

“你今天如果敢离开这里,我保证从今往后让你见不到你的儿子。”金以宸威胁的开口道,“你不是说你想要钱吗?如果你离开,我马上让公司辞退你。”

杨钟琳为了她这个工作,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一定不会同意辞职的,果不其然,金以宸说完那句话,杨钟琳瞳孔微微收缩,绝望的看着他,手里的包包“啪”掉在地上,她就这么木然的站着,过了一会儿,才叹叹气:“我不走就是。”

说完,身子摇摇晃晃的下了楼,金以宸看着她的背影则是陷入沉思。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杨钟琳一直没有去公司,可能是因为赌气,可能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基本上金以宸出门都没有见过他,第三天早上,一大清早,从厨房倒了水准备出门的女人,刚到门口,迎面撞上金以宸,他的脸色不太好看,黑白分明的瞳孔微微收缩,就这么静默的看着她。

杨钟琳没来由的咽了咽吐沫,然后后退一步:“怎么了?”

“这是准备去哪儿?”金以宸穿着人字拖鞋,左手放在口袋里,低着头看了眼杨钟琳手里的白色水杯,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

“不去哪里。”杨钟琳脸色僵硬,不打算搭理他,正要离开,却被男人反手抓住手腕。

手指微微一用力,杨钟琳到了他的怀里。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