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神秘让我强大 斗破之无上之境 继父  调教 继母 战神无双
教师 男人禁地 龙珠:我是数据化的赛亚人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三国志系统 妻子的浪漫旅行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不同的命运

发布时间:2021-04-09 08:11:16

“我……”杨潇潇还很想说什么,头忽然呆住通常,接着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晕了过去的。岳云婷后来就急了,把握住杨萧山的胳膊,不停地的责问着:“潇潇上次也不是好好的的吗?怎么会忽然岳云婷当时就急了,抓住杨萧山的胳膊,不停的质问着:“潇潇刚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娇妻难宠,总裁别靠近》章节目录<<<

《第27章 不同的命运》精选

“我……”杨潇潇还想说什么,头突然愣住一般,然后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晕了过去。

岳云婷当时就急了,抓住杨萧山的胳膊,不停的质问着:“潇潇刚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砰——”房门打开,紧接着是金以宸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看到躺在床上晕过去的杨潇潇,眉头紧皱。

“到底怎么回事?”金以宸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

“我们也不知道。”岳云婷一头雾水,刚才的时候,杨潇潇还在看电视,跟他们说话也挺正常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变了样子。

“我去叫医生。”金以宸说着出去外面,不多时叫来护士,杨钟琳始终安静的站在身后,并不发表任何意见。

金以宸几次想问什么,可是看看女人脸上的样子还是作罢,大概五分钟左右,主治大夫才从病房里出来,有些叹息的看着金以宸他们,惋惜道:“病人是因为经历了比较起伏大的事情,才会引发了情绪,从而导致的晕倒。”

“那潇潇她怎么会晕倒的?”

“是电视上的事情刺激到她了。”杨萧山失落的叹息着,谁都知道,杨潇潇曾经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付出了多少,如今被人一句话都不说,全部否认,她怎么可能甘心。

“那现在怎么办?”岳云婷愁容满面,一时间忘记了和杨萧山吵架的事情。

这潇潇可是她的命根子,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她以后可怎么办?

“那会不会有什么危险?”金以宸淡淡开口,看向主治大夫,那种压迫感莫名的让人不舒服,主治大夫咽了咽唾沫,脸色发白道,“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会有后遗症。”

“你说什么?”岳云婷听完,当时就炸了,潇潇离开的时候明明就是活蹦乱跳的,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前两天,在医院看到她的时候,杨潇潇还说没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那她什么时候醒来?”金以宸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的看着主治大夫。

“这就要看病人自己的意志力了。”

金以宸叹叹气,不太擅长安慰人的他在那里站了半天也没什么效果,最后无奈的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走过去,推开门看到缩在角落里的女人,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

“你怎么会在这儿?”

“难不成还要看他们一家人团聚的样子?”杨钟琳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反应,只是说话的语气特别淡,莫名让人不舒服。

金以宸原本晴朗的天因为女人的这句话再次变得阴沉,冷冷的看着杨钟琳,然后走过去,捏住她的下巴:“杨钟琳,别在我面前装作很委屈的模样。”

“我在你面前从来没有装模作样过。”杨钟琳终于抬头,黑白分明的瞳孔怔怔的看着他,莫名的让他心一疼。

原本到嘴的话就这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不等杨钟琳反应过来,他已经抓住她的手出去外面。

外面的天气燥热,尤其是紫外线照在身上,莫名的觉得很难受,杨钟琳几次想要挣脱开,奈何男人的手就像是钳子,她连动的权利都没有,只能被迫跟在男人的后面。

直到上了车,金以宸才松开她,黑白分明的瞳孔冷冷的看着杨钟琳:“不许动。”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杨钟琳红着眼,不愿意看这个男人一眼,每次都是这样,在没有征求她的意见的时候,擅作主张将她带出来,岳云婷本来就不喜欢她,如今更是能借着这个机会狠狠的报复。

外面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身上,特别的不舒服,金以宸并没有开口,只是自顾自的开着车,等车子开过市区,再进一步,便是金氏公司。

他猛的将车子停在路边,瞳孔微微收缩,整个人靠过去,冷冷的看着杨钟琳:“你就这么见不得她好?”

“她好不好跟我有什么关系?”杨钟琳无所谓的笑笑,无论在杨家,还是在金家,她杨潇潇才是最好的,至于她杨钟琳,本来就是莫须有的私生女。

至于留不留下都是问题,她怎么可能有什么要求。

“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讨厌杨潇潇?”金以宸认真凝视着女人的眼,果然,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杨钟琳眼底飘过一丝冷漠的光,很快恢复正常,低下头,“是。”

她对于任何东西都是从来不掩饰的,只是这个男人太傻,从来都不明白而已。

“就算我讨厌她,跟你有什么关系?”杨钟琳抬头看向他,距离很近,近到可以看到男人脸上的毛孔,他的瞳孔是浅褐色的,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特别的漂亮。

“你别忘了,她是我的未婚妻。”

“那是你们的问题。”杨钟琳不耐烦的推开他,他们之间的事情杨钟琳不喜欢评价,也不愿意评价。

“那你不觉得她可怜吗?”金以宸认真的看着她,低声问道,“这么多年的努力,因为一场闹剧被迫结束。”

“为什么要觉得可怜?”杨钟琳挑了挑眉不以为意的开口道,“如果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要可怜。”

“那我还活不活了。”

“你果然就是个冷血无情的人。”金以宸摆摆手,冷眼看向杨钟琳,却是从她的身边离开。

果然,女人都是狠心的。

“那你知道我从小是被他们怎么对待的吗?”杨钟琳淡漠的笑了笑,她的脸上并不是那种特别嘲讽的笑,而是释然,似乎是无所谓,似乎是诉说着别人的故事一般。

“说说看。”金以宸身体往后退了退,复杂的看着杨钟琳。

他听说过这个女人的故事,就像陶曦调查到的,母亲是个妓女,因为跟杨萧山一夜情生下了她。

后来在她四岁的时候,妓女突然生病,在弥留之际将杨钟琳送回了杨家,就因为这个事情,杨萧山差点儿净身出户。

不过杨家对她还是不错的,无论是身份,还是生活都跟杨潇潇一模一样,不同的是两个人的命运。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